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8章 惊变
  “这个封印妖人的【逆天邪神】玄阵,名为天威镇魂阵。”凌坤手指结界下方不断闪现玄阵光芒道:“在这天威镇魂阵,无论是【逆天邪神】谁,玄力都会被极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压制。这个妖人现在被锁在邢天剑上,永远别想逃离天威镇魂阵。”

  凌坤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道:“这个妖人的【逆天邪神】外表和我们完全一样,修行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玄力,但却有一种被称作‘玄罡’的【逆天邪神】特殊能力。不过,妖人之中,拥有‘玄罡’也只在少数。”

  “现在,该看的【逆天邪神】东西你们都已经看过了,记住我刚才和你们说的【逆天邪神】话。”凌坤目光扫过全场,向前一步,站在了结界前方,看着妖人冷笑道:“妖人,让你见了这么久的【逆天邪神】阳光,你现在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对我感激的【逆天邪神】很呢?在送你回去之前,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嘿,你的【逆天邪神】儿子,还有你的【逆天邪神】儿媳,在二十年前不自量力的【逆天邪神】闯入天威剑域想要救你出来,可惜,他们却不知道你在百年前就被转移到了这里,哈哈哈哈哈。”

  妖人全身一抖,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癫狂的【逆天邪神】咆哮起来:“你们……你们把我儿子怎么了!!你们把他怎么了!你们要是【逆天邪神】敢伤我儿子一根头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啧啧,”凌坤冷笑着摇头:“你那儿子可是【逆天邪神】狡猾的【逆天邪神】很,居然从天威剑域逃了出去,还差点被他找到这里来。只可惜,他最终还是【逆天邪神】被我们找到,更可惜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们最后还是【逆天邪神】逃了,在我们的【逆天邪神】追杀下逃回了幻妖界。只不过,他们两个早已身负重伤,又在重伤之下逃亡了好几个月,生命之火也烧的【逆天邪神】差不多了,虽然逃回了幻妖界,但也都已变成了半个死人,估计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妖人的【逆天邪神】眼睛死死的【逆天邪神】瞪大,一股无尽的【逆天邪神】悲伤、愤怒、绝望从他的【逆天邪神】身上疯狂的【逆天邪神】散发,他狂乱的【逆天邪神】挣扎,疯狂的【逆天邪神】嘶吼道:“你胡说!!你胡说!我儿子绝对不可能死!啊!!!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狗杂种……该死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你!!啊!!”

  咆哮声中,封锁妖人的【逆天邪神】铁链夹缝中,忽然伸出了一只手,带着无尽的【逆天邪神】怨恨推向了凌坤的【逆天邪神】位置,一道化作实质的【逆天邪神】玄力光芒破空而至。

  周围顿时惊呼一片,人们全部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后退。凌坤也是【逆天邪神】面露讶色,但却不惊不乱,身体更是【逆天邪神】动也未动,那道玄力光芒撞击在了结界之上,却在“铮”的【逆天邪神】一声轻响中没入结界,完全消失。

  “大家不用担心,玄阵周围的【逆天邪神】这个结界,虽然不能隔绝人的【逆天邪神】出入,但却可以隔绝各种形式的【逆天邪神】力量。妖人不可能伤到我们的【逆天邪神】。”凌月枫解释道,不过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并不平静,因为他心里很是【逆天邪神】清楚天威镇魂阵的【逆天邪神】强大,它足以将一个人的【逆天邪神】玄力强大压制到连平常的【逆天邪神】百分之一都不到。但这样的【逆天邪神】压制之下,这个妖人刚才愤怒之下的【逆天邪神】出手,所产生的【逆天邪神】玄力气势,竟是【逆天邪神】丝毫不下于他!!

  被封锁了整整百年,又是【逆天邪神】在天威镇魂阵中,都能发挥出王玄初期的【逆天邪神】玄力……他全盛状态下的【逆天邪神】实力,简直无法想象!至少,要比凌坤都强出不知多少倍。

  “哼!”凌坤不屑的【逆天邪神】冷声道:“看来当初锁的【逆天邪神】不够紧,竟然让你的【逆天邪神】一只手脱离了出来,不过也没关系,你不会天真到认为自己能脱离星陨之链的【逆天邪神】封锁和邢天剑的【逆天邪神】镇压吧?”

  “你们这些卑鄙的【逆天邪神】小人,我要杀了你们……杀光你们……啊啊啊!!”

  凌坤之前的【逆天邪神】话显然狠狠刺激了“妖人”,因为或许对“妖人”来说,支撑他一直不肯死去的【逆天邪神】并不是【逆天邪神】妖皇,而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家人。他的【逆天邪神】吼声怨恨而绝望,他挥动着那只能活动的【逆天邪神】手臂,一道道玄光狂乱的【逆天邪神】砸向凌坤,口中释放着野兽般的【逆天邪神】嘶吼,缠绕着他的【逆天邪神】锁链在他的【逆天邪神】挣扎着撞击着刺耳的【逆天邪神】声音。

  “啧啧,真是【逆天邪神】可怜啊。”凌坤摇摇头:“曾经妖皇身边的【逆天邪神】守护神,幻妖界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逆天邪神】‘王’,现在却成了一条可怜的【逆天邪神】疯狗,连我都不愿多看上几眼,还是【逆天邪神】让我……送你下去吧!!”

  他手掌一翻,一块奇异的【逆天邪神】玄阵水晶被他捏在手中,一个小型的【逆天邪神】玄阵在他身前显现,随之,如有感应般,邢天巨剑下方的【逆天邪神】玄阵再次开始了闪烁,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旋转着,带动着邢天剑和妖人所在封印区域向地下缓缓而落。

  凌坤的【逆天邪神】实力虽然极强,但绝然没有能力催动这个封印大阵,亦没有能力去将之稳固,都是【逆天邪神】通过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十数个顶级强者将所需的【逆天邪神】玄阵与力量封印于天晶之中,至于凌坤,说白了只是【逆天邪神】一个跑腿的【逆天邪神】执行者而已。

  “这个妖人,感觉上真的【逆天邪神】好可怜。”苍月小声的【逆天邪神】道。

  “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可怜,也不知道他所在的【逆天邪神】幻妖界和天威剑域究竟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仅仅是【逆天邪神】被封锁在暗无天日的【逆天邪神】地方整整一百年,这世上就没有多少人能承受。他虽然看上去有些疯癫,但却又还没有真正的【逆天邪神】疯癫。这份精神力,也着实惊人。”云澈感慨着道。

  “我也觉得……他好像很可怜,反倒不怎么觉得是【逆天邪神】个坏人。”夏元霸压低声音,小心的【逆天邪神】道。

  “圣地那个层次的【逆天邪神】恩怨,是【逆天邪神】我们永远不可能碰触到的【逆天邪神】,妖人是【逆天邪神】否是【逆天邪神】恶人,更是【逆天邪神】我们没有资格论定的【逆天邪神】……看看就好。”秦无伤道。

  邢天剑缓缓向下,妖人的【逆天邪神】身影也逐渐开始消失于视线之下,但他如恶鬼一般的【逆天邪神】吼叫依然响彻在每个人的【逆天邪神】耳边,他狂乱的【逆天邪神】攻击也没有停止,混乱的【逆天邪神】玄光一次次的【逆天邪神】砸在结界上:“我一定会杀了你们……啊!!!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狂吼声中,他忽然停止了攻击,手臂伸向前方,猛的【逆天邪神】一拉。

  呼!!

  一阵狂风忽然在结界之中吹起,继而又微弱的【逆天邪神】蔓延到了结界之外,在结界之外带起一股吸力。显然,这个已经进入半疯癫状态的【逆天邪神】妖人在极怒之下疯狂的【逆天邪神】想要杀人,想要拉一个垫背死在他的【逆天邪神】手下,只要被他吸入结界之中,进入了“天威镇魂阵”,无论是【逆天邪神】谁,就算是【逆天邪神】凌坤,也将必死无疑,因为纵然强如凌坤,到了天威镇魂阵,玄力也会被压制到最多只有灵玄境的【逆天邪神】强度。

  只不过,有着结界的【逆天邪神】阻隔,这股吸力很是【逆天邪神】微弱,在场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苍风帝国同龄阶段最高层次的【逆天邪神】强者,根本不会受到这种程度吸力的【逆天邪神】影响。

  “啊!!!呃啊啊啊!!!”

  邢天剑继续降落,妖人的【逆天邪神】声音也开始变得沉闷,这时,那股毫无威胁的【逆天邪神】吸力停止了……但两息之后,一股气浪忽然集中在了狭窄的【逆天邪神】一处,猛的【逆天邪神】向外涌来……而这股气浪涌向的【逆天邪神】地方,赫然是【逆天邪神】……夏元霸所站的【逆天邪神】位置!!

  这股妖人倾尽全力的【逆天邪神】气浪,在场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人都可以轻松抗拒,包括只有真玄境的【逆天邪神】苍月,但除了一个人……

  那就是【逆天邪神】玄力底至只有初玄境的【逆天邪神】夏元霸!

  忽然而至的【逆天邪神】气浪之下,夏元霸被猛的【逆天邪神】带起,飞向了结界之中,直到身体碰到结界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他才发出一声惊恐的【逆天邪神】吼叫声。

  这突如其来的【逆天邪神】变故,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马上就要被封回地下的【逆天邪神】妖人,竟会忽然丧心病狂的【逆天邪神】锁定一个只有初玄境的【逆天邪神】年轻人下手。有着天威镇魂阵和结界的【逆天邪神】存在,妖人对他们原本无法造成任何威胁,但这些超强强者,都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忘记了一个超级弱者的【逆天邪神】存在,更没有想到,妖人竟会倾尽全力的【逆天邪神】对这一个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逆天邪神】弱者下手。

  “元霸!!!”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绝对不曾想到的【逆天邪神】变故,他们只是【逆天邪神】作为一个单纯的【逆天邪神】看客出现在这里,周围有着大量强者环绕,又怎么可能会想到灾难就这么忽然锁定他们而降临。看着被吸向结界的【逆天邪神】夏元霸,云澈骇然失色,暴吼一声,猛的【逆天邪神】冲了上去。

  “不要过去!!”

  秦无伤立即伸手想要拉住云澈,但“星神碎影”何其迅疾和诡异,秦无伤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伸手,却只抓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虚影。

  嘶!!

  云澈这一瞬间的【逆天邪神】速度,达到了他有史以来的【逆天邪神】极致,身影的【逆天邪神】闪现,竟带起了刺耳的【逆天邪神】空间摩擦声。在宛若流光的【逆天邪神】速度之下,他追及到了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后方,一手抓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左脚脚踝上……但也在这一瞬间,他和夏元霸,同时进入到了结界之中,天威镇魂阵之内!!

  没有了结界的【逆天邪神】阻隔,那股针对夏元霸的【逆天邪神】气浪一下子强横了千百倍,带动着夏元霸和云澈两人极速的【逆天邪神】冲向了妖人的【逆天邪神】方向……伴随响起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妖人癫狂的【逆天邪神】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杀!我要杀了你们!杀光你们!!”

  “云师弟!”

  “云澈!”

  “老大!!”

  “不要过去!!”

  苍月被秦无伤死死拽住,惊喊的【逆天邪神】凌杰被凌月枫一巴掌震了回去,看着被吸入结界的【逆天邪神】云澈和夏元霸,每个人都是【逆天邪神】勃然变色,凌坤向他们解释过何为天威镇魂阵,他们也无比的【逆天邪神】清楚着被吸入天威镇魂阵中会是【逆天邪神】什么后果。

  凌坤也是【逆天邪神】脸色疾变,在他眼皮底下,竟然发生这样的【逆天邪神】事,这无疑让他大失颜面,但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进入天威镇魂阵去相救……而他就算进去了,也根本不可能救出他们,反而会把自己搭上,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两个年轻人被吸向妖人。

  “姐……姐夫!!”夏元霸的【逆天邪神】一张脸变得煞白,看着在后方死死拽住他脚踝的【逆天邪神】云澈,他嘶声大叫声。

  一股巨大无比的【逆天邪神】压迫感从四面八方涌来,死死的【逆天邪神】压制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上,让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如同被冰封一般无法催动……但这种压制感只持续了短短的【逆天邪神】一瞬……天威镇魂阵的【逆天邪神】确可以极大幅度压制任意人类的【逆天邪神】玄力,但云澈,却在这时成为了天威镇魂阵下的【逆天邪神】一个例外,因为他的【逆天邪神】玄脉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人之玄脉,而是【逆天邪神】来自真神的【逆天邪神】玄脉!!

  真神的【逆天邪神】玄脉,又岂是【逆天邪神】一个凡间的【逆天邪神】天威镇魂阵所能压制的【逆天邪神】!!

  “啊啊!!!”

  随着邪神玄脉一道红光的【逆天邪神】闪现,那种被压制的【逆天邪神】感觉一下子消散无踪,他发出一声暴吼,全身上下血光翻腾,两只眼睛,也在一瞬间变成赤色。

  “炼狱!!”

  在这事关生死的【逆天邪神】时刻,云澈没有任何犹豫的【逆天邪神】强行开始了第三境关,在暴走的【逆天邪神】玄力下,他将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集中于右臂,拉着夏元霸猛然甩向后方……

  他这一瞬间的【逆天邪神】爆发,竟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抗拒了来自妖人的【逆天邪神】吸力,将夏元霸甩向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后方,他再次大吼一声,在半空转身,将全身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推向了夏元霸……

  “元霸……走!!”

  呼!!

  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大吼,他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化作一阵汹涌的【逆天邪神】风暴,撞击在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身上,带着他极速飞向了结界之外……而他自己,在反震力和妖人的【逆天邪神】吸力之下,以更快的【逆天邪神】速度飞向妖人的【逆天邪神】位置。

  “姐……夫!!”

  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身躯向后飞的【逆天邪神】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他终于碰触到了结界的【逆天邪神】边缘……在身体脱离结界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他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闪现过一丝满足的【逆天邪神】淡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砰!!

  夏元霸落在了结界之外,重重的【逆天邪神】砸在了地上。原本已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的【逆天邪神】他,竟是【逆天邪神】奇迹般的【逆天邪神】被退回到了结界之外。他头晕目眩,全身疼痛无比,却根本来不及喘息一声,踉跄着起身飞扑向云澈,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逆天邪神】狂吼:“姐夫……姐夫!!”

  云澈的【逆天邪神】后背,也在这时落在了妖人的【逆天邪神】手掌上,一声巨响,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一瞬间完全炸开,血肉碎骨漫天飞洒,一道足以两丈多长的【逆天邪神】血箭从他的【逆天邪神】口中吐出,随之整个人如破碎的【逆天邪神】布偶般被远远的【逆天邪神】扔了出去,然后再也没有了动静,一大滩血在他身下快速蔓开……他最后的【逆天邪神】意识,是【逆天邪神】妖人那快意无比的【逆天邪神】狂笑声。

  轰!!

  邢天剑忽然极速落下,然后在一声巨响中完全落入,将妖人,还有似已死去的【逆天邪神】云澈封印在了不知多深的【逆天邪神】御剑台之下。

  “云师弟!!”苍月发出一声杜鹃泣血般的【逆天邪神】绝望喊声,然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