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7章 妖人 下
  “可是【逆天邪神】,我担心你……那可是【逆天邪神】焚天门……要不……要不你躲到皇宫里去,他们就算明知道你在里面,也一定不敢乱来的【逆天邪神】。说,”苍月紧紧抓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手,失措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微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是【逆天邪神】焚绝城主动招惹的【逆天邪神】我,但仔细想来,我一直都非担没有去避开这些冲突,反而一直在激化,甚至弄死了焚绝壁……或许,是【逆天邪神】我潜意识的【逆天邪神】在制造被焚天门追杀的【逆天邪神】后果……毕竟被追杀的【逆天邪神】生活……”云澈微微呼气,被追杀的【逆天邪神】生活,他太熟悉和习惯了。

  “师姐,”云澈忽然话音一转,声音轻柔的【逆天邪神】道:“等这场风波过去以后,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回……家?”

  “嗯!”云澈点头,微微仰起头,憧憬的【逆天邪神】道:“虽然我被赶出来了家门,但那里是【逆天邪神】我成长的【逆天邪神】地方,最重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里有我的【逆天邪神】爷爷和小姑妈,有他们在的【逆天邪神】地方,就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家。我已经离开他们好久,无时不刻不在想着回去……我想带着师姐回去,他们如果知道我居然带回去一个公主老婆的【逆天邪神】话,一定会惊讶坏的【逆天邪神】。”

  想着那时可能的【逆天邪神】画面,云澈微微笑了起来。爷爷和小姑妈的【逆天邪神】身影,也在他眼前清晰的【逆天邪神】晃过……爷爷,小姑妈,你们现在还好吗……不知不觉,我已经离开了这么久……你们在那里有没有受到欺负……被关在那个荒凉的【逆天邪神】后山,你们会不会都消瘦了……你们可知道,我每一天都在想念着你们……

  现在的【逆天邪神】我,终于有了回去的【逆天邪神】能力了,我已经可以打败萧门中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个人,我会让你们一直以来受到的【逆天邪神】凄苦,百万倍的【逆天邪神】奉还给他们!!

  苍月久久的【逆天邪神】怔住,眸光一下子温软的【逆天邪神】几欲化开,心跳也一下子数倍的【逆天邪神】加快,她抚平着心中那忽然涌起的【逆天邪神】紧张和喜悦,悄悄垂下头,用一抹很轻的【逆天邪神】声音“嗯”了一声。

  御剑台,也在这时呈现在眼前。

  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御剑台比之进行排位战的【逆天邪神】论剑台还要大上数倍,一眼望去,论剑台的【逆天邪神】上空万剑齐飞,搅动着一个个或大或大的【逆天邪神】剑气风旋,走上御剑台,不时有一道道的【逆天邪神】剑气从身边掠过,凌厉的【逆天邪神】如在刀子割在脸上,隐隐作痛。

  论剑台的【逆天邪神】地面上,也插满了各种各样的【逆天邪神】剑,其中也包括少量的【逆天邪神】重剑。剑的【逆天邪神】数量极多,但无一不是【逆天邪神】凡品,纵然是【逆天邪神】最最低等的【逆天邪神】,品级也高至灵玄器。

  御剑台的【逆天邪神】中央,一把遍体漆黑的【逆天邪神】苍天巨剑半截没入地下,半截直入云霄。巨大无比的【逆天邪神】剑身之上,释放着一种沉重而古朴的【逆天邪神】气息,让看着它的【逆天邪神】人内心都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跟着沉寂下去。

  凌坤走在最前方,在这把巨剑面前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来,道:“此剑,名为‘刑天’,便是【逆天邪神】镇压妖人之剑。百年前所抓获的【逆天邪神】那个妖人,便是【逆天邪神】封印在这把剑的【逆天邪神】正下方。”

  “妖人强大无比,但在封印阵法之中,他的【逆天邪神】力量被极大幅度压制,永远都别想脱离。但既然是【逆天邪神】封印阵法,便自然会随着时间而力量衰竭,每隔二十年,天威剑域便会有一个人来此巩固封印阵法。”

  “妖人的【逆天邪神】存在,本是【逆天邪神】个隐秘。因为他所牵扯到的【逆天邪神】东西,将有可能关系到整个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生死存亡。今日之所以让大家来目睹他的【逆天邪神】真容,是【逆天邪神】大约在上次巩固封印不久之后,他的【逆天邪神】亲人用一种特殊的【逆天邪神】方法避过了四大圣地封锁,进入到了天玄大陆之中,并四处打听这个妖人的【逆天邪神】所在,意欲将之救出,最后还被他们找到了苍风帝国,若不是【逆天邪神】被我天威剑域发觉,后果将不堪设想。”

  “哦!听他的【逆天邪神】意思,那个‘妖人’好像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之外的【逆天邪神】人……难道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外族人?”夏元霸睁大眼睛道。

  “很有可能。”云澈缓缓点头,细致的【逆天邪神】听着。同时心中默然想到,听上去,四大圣地应该经常面对天玄大陆之外的【逆天邪神】人,那有没有可能……接触到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人!并知道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所在?

  凌坤目光一扫,继续道:“今日,众位就睁大眼睛,看清妖人的【逆天邪神】模样。倘若日后有人向你们问起相似之人时,务必要马上告知天剑山庄,千万不可疏怠!因为那极可能便是【逆天邪神】另外的【逆天邪神】妖人!十几年前的【逆天邪神】那件事,已足够证明他们找到了某种能在不被四大圣地发觉的【逆天邪神】情况下进入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方法!这个妖人万一被救出,恢复了力量,将足以给天玄大陆带来巨大的【逆天邪神】灾难!”

  “给天玄大陆带来巨大的【逆天邪神】灾难”……这句话无疑极其震荡人心,究竟这妖人是【逆天邪神】何种的【逆天邪神】存在,竟然会如此的【逆天邪神】可怕。

  轰隆隆……

  随着凌坤一个奇异的【逆天邪神】手势,巨剑下方的【逆天邪神】地面忽然闪现出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玄阵,在玄阵的【逆天邪神】旋转中,那把苍天巨剑忽然带动着下方的【逆天邪神】一大片圆状台面缓缓上升,台面之下,现场了二十年未见日月的【逆天邪神】下半截剑身。

  剑身越升越高,逐渐高至数百丈,就在这时,一个宛若恶鬼般的【逆天邪神】声音从下方传来:

  “呃……啊!!!!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老狗们!你们又来看爷爷了吗……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群卑鄙无耻,阴险下贱的【逆天邪神】老狗,有种你们马上杀了我!我要化成厉鬼,撕烂你们的【逆天邪神】皮肉,痛饮你们的【逆天邪神】鲜血,咬烂你们的【逆天邪神】骨头,碾碎你们的【逆天邪神】内脏……把你们拖下十八层地狱,永世受万刃穿心、狱火焚烧之苦!!”

  这是【逆天邪神】他们这辈子听到过的【逆天邪神】最怨恨的【逆天邪神】声音,最恶毒的【逆天邪神】咒骂。比地狱恶鬼的【逆天邪神】嚎哭还要阴森恐怖……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逆天邪神】人都全身汗毛竖起,脊梁骨不断有寒气窜上。他们无法想象,究竟要多么大的【逆天邪神】怨恨,才会释放出如此惊天骇地方的【逆天邪神】怨气……

  刑天巨剑继续上升一小会儿后终于停止,巨剑的【逆天邪神】剑尖带动着一个同样大小的【逆天邪神】台面嵌合在原本空缺的【逆天邪神】位置上。

  呈现在人们眼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淡黄色半球状结界,结界之内,刑天巨剑的【逆天邪神】剑尖部位,几十条粗壮的【逆天邪神】锁链,牢牢的【逆天邪神】封锁着一个披着满头白发的【逆天邪神】人。他的【逆天邪神】白发已长至及地,遮住了他的【逆天邪神】半个身体和半张脸,他的【逆天邪神】身体骨瘦如柴,一张脸更是【逆天邪神】皱若恶鬼,但他的【逆天邪神】一双眼睛,却如这世上最锋利的【逆天邪神】刀锋一般可怕,放射着地狱深渊一般的【逆天邪神】怨恨。

  “这就是【逆天邪神】……妖人?”

  “被封印在玄阵中一百多年,不吃不喝都不死,简直是【逆天邪神】个老妖怪!嘶……好可怕的【逆天邪神】妖人,我被他扫上一眼,都全身发冷。”

  “好……好可怕。”苍月紧张的【逆天邪神】贴近云澈,半个身体缩到他的【逆天邪神】身后。

  这个“妖人”的【逆天邪神】眼神之可怕,怨气之重,可谓是【逆天邪神】云澈平生仅见。连他看了都有些心惊,何况苍月。

  “茉莉,这是【逆天邪神】个什么人?你能看出来吗?”云澈试探着问道。

  茉莉不屑之极的【逆天邪神】道:“一个厉害一些的【逆天邪神】普通人类而已,妖人?哼,真是【逆天邪神】可笑。真正的【逆天邪神】‘妖族’,它们的【逆天邪神】可怕是【逆天邪神】你根本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

  云澈:“……”

  对于“妖人”恶毒无比的【逆天邪神】诅咒和目光,凌坤却是【逆天邪神】面不改色,泰然自若的【逆天邪神】道:“你想骂,就尽情的【逆天邪神】骂吧。嘿,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你?若不是【逆天邪神】你还有所用处,能够在某些必要的【逆天邪神】时刻做交换的【逆天邪神】筹码,你早已死了几百次!何需我们大费周章的【逆天邪神】让你多活了一百年。”

  “我呸!”“妖人”嘲笑着:“卑鄙的【逆天邪神】老狗们,你们做梦,都别想拿我换到什么东西!我一直不肯死,就是【逆天邪神】要亲眼看着你们被妖皇大人屠尽满门,这一天不会太久的【逆天邪神】……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凌坤也狂笑了起来:“看来你是【逆天邪神】真不明白究竟谁在做梦。我不妨再告诉你一次,你们的【逆天邪神】妖皇早就已经死了,死在我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剑主和日月神宫的【逆天邪神】天君手下,你们可怜的【逆天邪神】小妖皇才刚刚继位,就不自量力的【逆天邪神】要为父报仇,啧啧……死的【逆天邪神】那叫一个凄惨。现在整个幻妖界就靠一个小妖后支撑局面,可惜小妖后虽然也有着皇族血统,但你们幻妖界又好像并不甘心以一个女人为皇,她现在是【逆天邪神】自顾不暇……屠我们满门?哈哈哈哈,简直是【逆天邪神】个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你放屁!”“妖人”愤怒的【逆天邪神】狂吼着,凌坤的【逆天邪神】那些话,显然狠狠的【逆天邪神】刺激了他,让他情绪完全失控,全身疯狂挣扎,带动锁链“哗哗”作响:“我们幻妖界的【逆天邪神】妖皇大人岂是【逆天邪神】你们这些卑鄙的【逆天邪神】老狗能比的【逆天邪神】!妖皇大人不可能死……不可能!!总有一天,他会亲手将你们全部屠灭!!”

  幻妖界……妖皇……

  这些陌生的【逆天邪神】字眼在两人的【逆天邪神】对话中频频出现,让云澈一头雾水,他看向周围,发现每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写满了迷茫,不时的【逆天邪神】互相询问着,唯有凌月枫的【逆天邪神】神情还算镇定。

  看来,“幻妖界”、“妖皇”,都应该是【逆天邪神】圣地那个级别的【逆天邪神】势力才有资格接触到的【逆天邪神】东西。他们与那个什么“幻妖界”之间,显然有着巨大的【逆天邪神】仇怨。

  “哈哈哈哈,那你就继续做你的【逆天邪神】百日梦吧!”

  嘲讽的【逆天邪神】大笑声中,凌坤在手上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一抹,几十块淡黄色水晶状的【逆天邪神】东西便漂浮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前,每一块水晶上,都释放着一抹密度高到让人惊悸的【逆天邪神】力量。随着凌坤手臂的【逆天邪神】挥动,这几十块水晶分别飞向了囚禁“妖人”的【逆天邪神】淡黄色结界的【逆天邪神】不同角落,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没入结界之中,化作结界力量的【逆天邪神】一部分。

  顿时,整个结界的【逆天邪神】颜色变得更加深邃,色彩也变得晶莹,看上去黄光潋滟。那几十块黄色水晶状物体,每一块之中都蕴藏着强大无比的【逆天邪神】封印力量,随着它们的【逆天邪神】融入,二十年一次的【逆天邪神】结界稳固,也就此完成。u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