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6章 “妖人” 上

第276章 “妖人” 上

  众人都用一种极其惊异的【逆天邪神】眼神看着云澈,每个人都实摹灸嫣煨吧瘛垦相信,一个人竟然会将这千年难遇的【逆天邪神】造化拱手让人。如果他是【逆天邪神】在清楚那是【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状况下这么做,那么这等气魄,和这番人情,都可谓大过于天。

  楚月璃向云澈轻轻点头:“云澈,你这个人情,我们冰云仙宫记下了。从今之后,你将是【逆天邪神】我们冰云仙宫最重要的【逆天邪神】朋友!你若有什么需要,可尽管向我们冰云仙宫提出。”

  “这个白痴……为了讨一个美人的【逆天邪神】欢心,居然把传说中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给送了出去!!那可是【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萧狂雨咬着牙低低的【逆天邪神】道。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很清楚,有能力在十七岁获得排位战第一位的【逆天邪神】云澈,再怎么也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傻子!他只是【逆天邪神】在嫉妒……和所有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一样,疯狂的【逆天邪神】嫉妒着!咒怨着为什么找到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自己。

  他们看到的【逆天邪神】只有两人找到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机缘,却根本不知道他们在那时遭遇的【逆天邪神】劫难。

  楚月璃说出的【逆天邪神】话一点都不让人意外。如果云澈肯把菩提帝心莲交给他们,任何一个宗门都甚至甘愿将他当祖宗一样的【逆天邪神】供起来。这个人情实在是【逆天邪神】太大了,不但救了冰云仙宫有史以来最优秀的【逆天邪神】弟子,还将冰云仙宫所在的【逆天邪神】层面都大大的【逆天邪神】提升。

  云澈原本还不怎么在意所谓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情,楚月璃的【逆天邪神】话一说完,他心中一动,道:“楚仙子客气了,以我和倾月的【逆天邪神】交情,这都并不算什么……不过,嗯,真的【逆天邪神】任何请求都可以吗?”

  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他的【逆天邪神】眸光瞥向了楚月婵,感受到他的【逆天邪神】目光,楚月婵侧过美眸,一脸冷然。

  楚月璃眼睫轻动,淡雅的【逆天邪神】道:“你对我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这番大恩,我们难以为报。若你有什么请求,只要我们能做到,且不违背我们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处事原则,我们定然不会拒绝。”

  “好!”云澈点头,既然如此,他也就没再和冰云仙宫客气:“希望贵宫记住今天的【逆天邪神】话。他日晚辈如果有什么事需要贵宫相助,一定不会客气。”

  “我冰云仙宫说出的【逆天邪神】话,从不会反悔。你对倾月的【逆天邪神】大恩,也当得起我们如此对待。”楚月璃说完,双目转向了被焚绝城搀扶而起,脸色难看至极的【逆天邪神】焚莫离,眸光霎时变得如寒晶般冰冷:“焚莫离!我冰云仙宫与你焚天门素无恩怨,你却以宗门大长老的【逆天邪神】身份,恬不知耻的【逆天邪神】对我们年轻弟子下死手!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倾月有了天大机缘,刚才已经死在你的【逆天邪神】手下!你们焚天门,是【逆天邪神】准备与我冰云仙宫结为死敌吗?”

  焚莫离刚才暴怒出手,大致用了七分力,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回击,却至少有了九分力,一招之下,焚莫离的【逆天邪神】内伤可谓极重,若不是【逆天邪神】他以强大的【逆天邪神】玄力死死压制,早已昏死过去,他大口喘息,满脸愤怒,手指云澈:“这……这个畜生!他杀了……我门二少主!”

  随着最后一道空间光芒的【逆天邪神】闪动,天池秘境彻底关闭,但有两个人,却并没有出现,其中一个便是【逆天邪神】焚绝壁,另一个,则是【逆天邪神】木天北。

  “我杀了你们二少主?”云澈嘴角一歪,那不屑的【逆天邪神】表情如同听到了什么滑稽的【逆天邪神】笑话:“焚长老,你是【逆天邪神】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你们二少主?哼,反倒是【逆天邪神】你们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焚绝城与焚绝壁,却趁我在天池秘境中实力未复,想要暗算于我,还不惜拉上了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木天北!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夏仙子相救,我已经死在了你们焚天门两个卑鄙小人的【逆天邪神】手里!”

  “什么?”秦无伤脸色一变,随之满脸怒色。

  “一派胡言!!”焚莫离怒声道:“我堂堂焚天门,怎么会暗算你一个无名小辈!分明是【逆天邪神】你卑鄙暗算我门二少主!!”

  他话中的【逆天邪神】“无名小辈”四个字让不少人暗中发笑,排位战之前,云澈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无名小辈。但如今,云澈的【逆天邪神】综合实力,名望,都远远压过了他焚天门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所有人。如果他还能被称作“无名小辈”的【逆天邪神】话,那他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弟子,岂不是【逆天邪神】连“无名”配不上。

  “哈哈哈哈!”云澈狂笑了起来:“你们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卑鄙无耻,混淆是【逆天邪神】非,恶人先告状的【逆天邪神】能力真是【逆天邪神】让我大开眼界。焚绝壁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死了,但明明是【逆天邪神】死在木天北的【逆天邪神】手上!当时,夏倾月和你们少门主都在场,而且我还听你们少门主说起,你在焚绝壁的【逆天邪神】身上种下了某种特殊的【逆天邪神】灵魂印记,若是【逆天邪神】他被人杀死,你就能马上知道是【逆天邪神】谁杀的【逆天邪神】他……你敢以你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千年荣誉发誓,你看到的【逆天邪神】那个杀死焚绝壁的【逆天邪神】人,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吗!!”

  “你……”焚莫离一下子语塞,脸色变得青紫一片。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反应,也让众人顿时心中了然,死亡印记这东西,他们并不陌生,但看焚莫离的【逆天邪神】反应,他看到的【逆天邪神】那个杀死焚绝壁的【逆天邪神】人,绝对不是【逆天邪神】云澈。那么显然,就是【逆天邪神】焚天门在把这个罪责嫁祸到云澈头上,至于云澈说的【逆天邪神】,则应该都是【逆天邪神】实情了。

  楚月璃微锁月眉,问道:“倾月,你当时真的【逆天邪神】在场?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夏倾月平静的【逆天邪神】道:“回师父,弟子当时的【逆天邪神】确就在附近,听闻到焚少门主因苍月公主的【逆天邪神】事而嫉恨云公子,和焚绝壁在进入天池秘境后,一直尾随在云公子身后,并连同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木堡主想要置云公子于死地,但在出手时,木堡主却失手杀了焚绝壁,弟子带云公子借助冰雪的【逆天邪神】掩饰逃离险境。焚长老说焚绝壁是【逆天邪神】死于云公子之手……完全是【逆天邪神】虚言。”

  夏倾月说的【逆天邪神】全是【逆天邪神】实情,但她讲述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巧妙,木天北是【逆天邪神】失手杀死焚绝壁没错,但这个“失手”,却是【逆天邪神】云澈专程送上去的【逆天邪神】。

  夏倾月宛若雪中仙子,容颜绝美,气质卓绝,她的【逆天邪神】话,让人根本无法去生出怀疑。她的【逆天邪神】话音一落,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嘘声,各种鄙夷的【逆天邪神】目光落在了焚天门六人身上,让他们如芒在背。他们刚刚在排位战遭遇惨败,又触怒了冰云仙宫,现在又被众人鄙夷,若是【逆天邪神】传出去,无疑将对他们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名望造成极为恶劣的【逆天邪神】影响。

  焚绝城脸色不断变幻,终于一咬牙,气急败坏道:“云澈!我二弟是【逆天邪神】怎么死的【逆天邪神】,你心知肚明!这个仇,我焚天门必要你血债血偿!”

  云澈冷笑一声,刚要反击,忽而一个低沉的【逆天邪神】声音传来:“够了!!”

  凌坤冷眼扫视众人,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带着一股沉重无比的【逆天邪神】压迫,所有被他目光扫过的【逆天邪神】人连呼吸都一下子停止,他淡淡的【逆天邪神】道:“你们之间有何恩怨,等出了天剑山庄,想要怎么解决,都与他人无关。但这天剑山庄,不是【逆天邪神】你们解决恩怨的【逆天邪神】地方!你们到底是【逆天邪神】谁杀了谁,杀招惹了谁,我不想知道,之前的【逆天邪神】所有事,我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但接下来,山庄之内,谁再动手和挑起恩怨,休要怪我不客气!”

  凌坤的【逆天邪神】话,带着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威慑,所有人顿时缄口,而焚天门那边却是【逆天邪神】松了一口气。凌坤向凌月枫道:“月枫,我停留在这里的【逆天邪神】时间已经过久,明日上午就必须回去,所以,妖人的【逆天邪神】封印仪式,现在就开始吧。”

  凌月枫点头:“一切听从凌长老安排。”说完,他转身向众人道:“凌长老刚才的【逆天邪神】话大家也都听到了。各位刚刚脱离天池秘境,想必都玄力大耗,甚至身上带伤,但妖人封印仪式却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公诸于众,这个‘妖人’,也涉及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隐秘,能亲眼目睹‘妖人’以及封印仪式,会是【逆天邪神】一场千载难逢的【逆天邪神】宝贵经历,请大家随同凌长老和我一同前往御剑台,如若有所不便,也可回庭院休息,一切皆凭自愿。”

  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御剑台下封印着一个神秘的【逆天邪神】“妖人”,这件事各大宗门都有所耳闻,也都一直深深的【逆天邪神】好奇到底是【逆天邪神】何种“妖人”。此番有这种一番究竟的【逆天邪神】机会,当然都不想错过。于是【逆天邪神】,众人便齐齐跟随凌坤和凌月枫,向天剑山庄御剑台而去。

  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有兴趣。

  “倾月。”楚月婵喊住了夏倾月:“你对这所谓的【逆天邪神】‘妖人’可有兴趣?”

  看着如冷月一般的【逆天邪神】楚月婵,夏倾月马上明白了她喊住自己的【逆天邪神】原因,当下微微摇头:“弟子并没有太多兴趣。”

  “既然如此,随我来吧。你的【逆天邪神】玄力跨越幅度太大,极易造成玄力不稳,反伤玄脉。必须尽早稳固。”说完,楚月婵已飞身而起,飞向了庭院的【逆天邪神】方向。

  “是【逆天邪神】,师伯。”夏倾月向师父楚月璃打了一声招呼,便跟随楚月婵而去。

  十大宗门的【逆天邪神】人很快返回了天剑山庄,然后向御剑台行去。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四人组合无疑是【逆天邪神】极为扎眼的【逆天邪神】。秦无伤在前,云澈、夏倾月和苍月跟在后面。云澈和苍月不断的【逆天邪神】相互耳语,而夏元霸则是【逆天邪神】一路摩拳擦掌,两眼放光,显然是【逆天邪神】对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妖人”充满了期待。

  “焚绝城他们真的【逆天邪神】要杀你?”苍月紧锁眉头,强忍怒气道。

  “嗯,不过放心,区区一个焚绝城,对我已经造不成任何威胁。不过……”云澈暗暗吐了一口气,道:“师姐,我可能不能和他们一起回苍风玄府了。出了天剑山庄,焚天门的【逆天邪神】人一定会对我动手,所以,我必须逃过他们的【逆天邪神】耳目之后独自离开,他们断然不会对你、秦府主还有元霸动手。之后,焚天门必定会对我展开追杀,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将无法回到苍风玄府,不过师姐放心,我从来都不怕追杀这种东西,有人在我后面追着,反而会逼着我更加强大。”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苍月的【逆天邪神】心一下子揪起……焚天门的【逆天邪神】人认定焚绝壁的【逆天邪神】死是【逆天邪神】因为云澈,堂堂焚天门二少主被杀,必然会引起整个焚天门的【逆天邪神】滔天怒火,后果,便是【逆天邪神】无休止的【逆天邪神】追杀……

  那可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室都深深忌惮的【逆天邪神】四大宗门之一的【逆天邪神】追杀!!

  虽然自己已是【逆天邪神】以最轻松的【逆天邪神】语气说出这些话,他依然感觉到苍月的【逆天邪神】呼吸瞬间屏住,脸色也变得微微发白,一只小手更是【逆天邪神】牢牢的【逆天邪神】抓住了他。他连忙安慰道:“师姐,真的【逆天邪神】不要担心,别忘了,我还有冰云仙宫这道护身符,大不了,我躲到冰云仙宫里去。”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