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5章 天大人情

第275章 天大人情

  转眼之间,距离排位战前十位的【逆天邪神】宗门进入天池秘境已经过去了两天。

  在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后山空地上,几十人正在焦急的【逆天邪神】等待着。他们便是【逆天邪神】各宗门中未能进入天池秘境的【逆天邪神】人。天池秘境是【逆天邪神】另一个完全隔绝的【逆天邪神】世界,里面的【逆天邪神】任何信息都无法传达出来,所以这两天之中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完全不知道。

  苍月和夏元霸无疑是【逆天邪神】最为心焦的【逆天邪神】人,因为云澈进入时不但重伤初愈,而且玄力未复,进入那个未知的【逆天邪神】地方危险系数大大增加,这两天苍月几乎是【逆天邪神】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早早的【逆天邪神】便等待在了这里,眼巴巴的【逆天邪神】当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出现。

  凌坤则站在空地的【逆天邪神】中间,默然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

  铮!

  随着空间漩涡带起的【逆天邪神】光芒,一个一身白衣的【逆天邪神】人影被弹了出来,他头发微乱,身上偶有破损,似是【逆天邪神】刚刚经过一场激战……第一个出来的【逆天邪神】人,赫然是【逆天邪神】凌月枫。

  凌坤睁开眼睛,淡淡的【逆天邪神】道:“有何收获?”

  凌月枫微呼一口气,皱眉道:“这次运气不佳,碰上了天池秘境的【逆天邪神】严冬,一切都被冰封雪覆,并没有什么大的【逆天邪神】收获。不过,倒是【逆天邪神】有一个惊人的【逆天邪神】发现……这个秘境之中,居然存在着一只霸玄兽!”

  “哦?”凌坤的【逆天邪神】目光一闪:“是【逆天邪神】什么样的【逆天邪神】霸玄兽?”

  凌月枫摇头:“只闻到声势,没有敢靠近,或许是【逆天邪神】有人不幸触怒了它。”

  “嗯……”凌坤沉吟:“居然有霸玄兽的【逆天邪神】存在,早知如此,两天前我也该跟着一起进去。想找到一只霸玄兽,可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

  天池秘境虽然神秘,但里面的【逆天邪神】东西对凌坤来说太过低等,让他在进入过一次后,便再也没有进去的【逆天邪神】兴趣,包括这一次。

  铮铮铮铮……

  继凌月枫之后,随着道道光芒的【逆天邪神】闪动,越来越多的【逆天邪神】人被弹了出来,凌云、凌杰虽然看上去都是【逆天邪神】衣衫褴褛,但都完好无损,也都有所收获。

  各大宗门的【逆天邪神】人一一出现,很快,萧宗的【逆天邪神】人到齐,焚天门的【逆天邪神】人也陆续出现……但最终,只出来四人。

  焚莫离现身时,带着一股滔天的【逆天邪神】杀气,刚一出现,便是【逆天邪神】一声愤怒之极的【逆天邪神】咆哮声响起:“木天北!!你这个畜生给我滚出来!!居然杀我二少主……我要灭你全门!!”

  焚莫离的【逆天邪神】愤怒和他吼出来的【逆天邪神】声音让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人全部一时间胆战心惊,也让所有人心中惊诧……木天北杀了焚绝壁?从未听说天枪雷火堡和焚天门有什么恩怨,木天北为什么会对焚绝壁下手……杀焚天门的【逆天邪神】二少主,木天北这是【逆天邪神】疯了吗!

  “大长老!”焚绝城马上来到焚莫离身前,然后把他拉到了一边,咬着牙,低声说着什么。

  人一个接一个的【逆天邪神】出来,每多出来一个人,苍月的【逆天邪神】心就会揪紧一分。夏元霸不停的【逆天邪神】在旁边安慰道:“师姐,放心好了,姐夫那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逆天邪神】。”

  铮……

  最后一道空间光芒闪起,云澈和夏倾月同时出现,并肩站在了那里。

  “云师弟!”苍月一声惊喜的【逆天邪神】呼喊,悬着心的【逆天邪神】一下子放下,她长长的【逆天邪神】出了一口气,急匆匆的【逆天邪神】向云澈冲了过去。

  而在这时,一声愤怒的【逆天邪神】咆哮忽然如惊雷般的【逆天邪神】炸响:“卑鄙小辈……受死!!”

  咆哮声中,焚莫离就如一头愤怒的【逆天邪神】雄狮般飞扑而至,他的【逆天邪神】整只右臂,都燃起了深紫色的【逆天邪神】火焰,直轰云澈而去。

  在场的【逆天邪神】人基本都在谈论天池秘境之中的【逆天邪神】收获,谁也想不到竟会发生这样的【逆天邪神】变故。秦无伤顿时大惊失色,楚月璃和楚月婵也是【逆天邪神】脸色骤变……因为夏倾月就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焚莫离的【逆天邪神】这一击之下,夏倾月极有可能受到波及。一个半步王玄强者的【逆天邪神】攻击,又岂是【逆天邪神】两个小辈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

  但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们反应过来时,焚莫离已飞扑到了他们的【逆天邪神】身前,他们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能齐齐吼出一声“住手!!!”。

  快要临近到云澈身前的【逆天邪神】苍月忽然感觉到一股灼热无比的【逆天邪神】气浪从后面传来,危险的【逆天邪神】感觉让她花容失色。焚莫离极怒出手,又快又狠,意欲直接将云澈置于死地,而以他所飞扑的【逆天邪神】方向,苍月将最先受到波及。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猛的【逆天邪神】沉下,没有退避,反而身影一晃,闪现向了前方,同时极速的【逆天邪神】向夏倾月传音道:“帮我废了他!!”

  残影一闪,云澈已闪现在了苍月的【逆天邪神】身侧,将她牢牢抱住,“封云锁日”瞬间发动……

  夏倾月则在所有人诧然的【逆天邪神】目光中,主动迎向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焚莫离,蓝光缭绕的【逆天邪神】右手单手前推,撞向焚莫离的【逆天邪神】紫炎。

  “倾月!!”这一幕让楚月璃骇然失色,却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两人的【逆天邪神】力量撞击在了一起……

  一声闷响,一朵巨大的【逆天邪神】冰莲在两人之间瞬间绽放,冰莲转动之下,焚莫离手臂上的【逆天邪神】紫炎在一瞬间完全熄灭,焚莫离还没来得及勃然变色,巨大冰莲便忽然裂开,化作九朵小冰莲,分别砸在了焚莫离的【逆天邪神】面部、脖颈、胸、肋、四肢上……

  同为王玄之境,夏倾月若和楚月婵交手,基本必败无疑,因为在战斗经验、冰云诀操纵上,她比之楚月婵差之甚远,但单纯以玄力而言,她已完全超越了楚月婵一个等级,也超越了所有的【逆天邪神】冰云七仙,这种正面对撞,就算是【逆天邪神】楚月婵,也将处在下风,更不要说一个焚莫离……半步王玄距离王玄境虽然只差半步,但这半步,需跨越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天堑!

  所有人预想中的【逆天邪神】画面都没有出现,他们看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焚莫离在纷飞的【逆天邪神】冰晶之中倒飞了出去,落地之时一声闷哼,眼睛外凸,脸色苍白,他瞪大眼睛,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夏倾月,喉咙一阵涌动,终于还是【逆天邪神】全身一颤,“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全身上下痛苦的【逆天邪神】抽搐着。

  夏倾月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收回手臂,整个过程,她站在那里动也未动。她和焚莫离的【逆天邪神】交手所产生的【逆天邪神】玄力余波自然是【逆天邪神】无比恐怖,但在封云锁日的【逆天邪神】守护下,云澈和苍月只是【逆天邪神】被远远震开,并没有伤到分毫,他连忙松开苍月,不放心的【逆天邪神】上下打量道:“师姐,你没事吧?”

  苍月已被刚才的【逆天邪神】变故惊的【逆天邪神】小脸苍白,以她真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沐浴在一个王玄境和一个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那无疑是【逆天邪神】一种坠落向死亡深渊的【逆天邪神】感觉。看着平安无事的【逆天邪神】云澈,她安心的【逆天邪神】笑了笑:“我没事……”

  她说完这三个字之后,却发现周围竟是【逆天邪神】安静的【逆天邪神】可怕……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都集中在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上。无论是【逆天邪神】年轻弟子,还是【逆天邪神】那些雄霸一方的【逆天邪神】强者,都呈现着一种让面孔都急剧扭曲的【逆天邪神】骇然。

  “王……玄……境!”凌坤沉眉看着夏倾月,眸中闪动着让人难以捉摸的【逆天邪神】色彩。他说出的【逆天邪神】三个字,也如三道霹雳响彻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耳边。

  “这不……可能……”凌月枫一阵失神的【逆天邪神】呢喃道,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惊无以言表。楚月婵踏入王玄境,他虽然惊诧,但也完全可以接受,毕竟她原本就处在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境界。但夏倾月……十七岁的【逆天邪神】王座,这在苍风帝国,简直比神话还要虚幻,让人纵然亲眼看着,也无法去相信。

  所有人都完全傻了,十七岁的【逆天邪神】王座,这是【逆天邪神】一种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也根本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境界。

  “倾月,你……你竟然……”楚月璃走了过来,她看着夏倾月,美眸中满是【逆天邪神】震惊和难以置信。弟子的【逆天邪神】突破,她本应该是【逆天邪神】欣喜的【逆天邪神】,但夏倾月这次的【逆天邪神】突破实在太夸张,太恐怖,她首先感觉到的【逆天邪神】,反而是【逆天邪神】惊恐。

  站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前,感受着来自她的【逆天邪神】王座气息,身为她师父的【逆天邪神】楚月璃,都感受到了深深的【逆天邪神】压迫感。

  夏倾月缓步向前,温婉行了一个弟子礼,当着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轻语道:“师父,弟子在天池秘境有所奇遇,服下了一株完全盛开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只是【逆天邪神】弟子没有想到,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效用要远远超过传说,竟让弟子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里,直接突破到了王玄境。”

  聪慧的【逆天邪神】夏倾月知道,这件事,她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逆天邪神】面说出。她这次的【逆天邪神】突破太过惊世骇俗,震动的【逆天邪神】,将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一个苍风帝国。如果她不说出来,必然会有很多人或势力……甚至苍风帝国之外的【逆天邪神】势力拼命的【逆天邪神】想要探究原因,以企图有什么收获,将极有可能引来无法预料的【逆天邪神】麻烦,她就这么干脆的【逆天邪神】将原因公之于众,绝了这种后患。同时,菩提帝心莲她已服下,自然不是【逆天邪神】“怀璧其罪”,他人在羡慕眼红之余,纵然想觊觎也是【逆天邪神】无门。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名字,在场的【逆天邪神】十大宗门自然都如雷贯耳。那可是【逆天邪神】苍风帝国记载中的【逆天邪神】唯一圣物!在天池秘境中可能存在着一株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传闻,也在几百年前就一直存在着。闻得原因,楚月璃情绪中“惊恐”的【逆天邪神】那一部分自然消散,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极度的【逆天邪神】惊喜和激动:“四百年前,一位陨落在天池秘境的【逆天邪神】前辈曾留下秘境之中有着一株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讯息,这几百年来,无数前辈也都试图在其中寻找,没想到,这个莫大的【逆天邪神】机缘,竟然落在了你的【逆天邪神】身上……这可是【逆天邪神】真是【逆天邪神】上天的【逆天邪神】眷顾。”

  其他宗门的【逆天邪神】人听着她们的【逆天邪神】对话,那眼中的【逆天邪神】震惊、羡慕、嫉妒,都几乎要化作实质脱体而出……菩提帝心莲,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圣物!也难怪竟让一个少女一步跨越到了王玄。这是【逆天邪神】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机缘,更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机缘……在这天大的【逆天邪神】机缘面前,他们深深感觉到自己宗门几百年的【逆天邪神】机缘加起来,都及不上这一株临落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

  他们简直无比想象,十七岁就踏入王玄境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将来会达到何种的【逆天邪神】境界……但可以预想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夏倾月完全成长起来后,只要有她在,天剑山庄,将不可能再稳住千年未动的【逆天邪神】霸主地位!

  夏倾月却是【逆天邪神】摇了摇头,轻声道:“师父,这并不是【逆天邪神】弟子的【逆天邪神】机缘。那株菩提帝心莲,并非是【逆天邪神】弟子所寻到,而是【逆天邪神】……”她用眸光示意了一下云澈,继续道:“而是【逆天邪神】云公子所发现。弟子当时在秘境中遭遇巨兽,奄奄一息,云公子为了救弟子,将菩提帝心莲给弟子服下……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云公子相救,弟子不但不可能有如今的【逆天邪神】突破,就连性命也会留在天池秘境之中。”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都有些始料未及……因为她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这几句话,却是【逆天邪神】让冰云仙宫就此欠下了他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人情!!r1058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