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4章 离开天池秘境

第274章 离开天池秘境

  “我不知道。”云澈没有对茉莉否认,但也无法承认,他微微犹豫后,心一横说道:“但我的【逆天邪神】确跨越过轮回,因为我最初在天玄大陆被毒死,后来又在沧云大陆出生,并在二十七岁那年坠崖……醒来时,却又回到了天玄大陆,并在当初被毒死的【逆天邪神】我身上苏醒……一直到现在。而苓儿,就是【逆天邪神】我在沧云大陆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人,她明明也已经死了!”

  茉莉:“……”

  “你的【逆天邪神】身上,竟然还发生过这种事!”茉莉着实的【逆天邪神】被惊到。她听过关于轮回镜的【逆天邪神】传说,但并未见过轮回镜,更没有见识过它的【逆天邪神】能力。而如果云澈所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那倒是【逆天邪神】和传说中轮回镜的【逆天邪神】“穿越轮回”之力吻合!也唯有轮回镜,才能做到这一点!

  “那么,你的【逆天邪神】记忆里,有没有一种东西,一直都存在于你的【逆天邪神】身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逆天邪神】话,应该是【逆天邪神】你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逆天邪神】那枚吊坠吧?我记得,你打开的【逆天邪神】时候,里面是【逆天邪神】一面镜子……”茉莉缓缓的【逆天邪神】道:“原来除了天毒珠,你的【逆天邪神】身上,竟然还有一件玄天至宝!不过这件玄天至宝,你是【逆天邪神】从哪里来的【逆天邪神】?”

  “我不知道……它一直都在我的【逆天邪神】身上,我之所以一直戴着它,是【逆天邪神】因为它是【逆天邪神】我找到亲生父母的【逆天邪神】唯一凭证。”云澈晃了晃头:“我现在只想知道,既然沧云大陆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那它到底在什么位置?我又该怎么回到那里去……那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苓儿……我必须再找到她!”

  “……如果我可以脱离你的【逆天邪神】身体随意行动的【逆天邪神】话,最多三天的【逆天邪神】时间,我就可以找到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所在,但对现在的【逆天邪神】我来说,却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完成的【逆天邪神】事。沧云大陆距离天玄大陆应该不太遥远,等你的【逆天邪神】实力到达了一定的【逆天邪神】高度,自然能看到更广阔的【逆天邪神】世界……对你来说,这是【逆天邪神】回到那片大陆的【逆天邪神】唯一方法。”

  不太遥远……这是【逆天邪神】以茉莉的【逆天邪神】实力层面而言!若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不太遥远,天玄大陆又怎么会没有半点关于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记载与传说。就算如茉莉的【逆天邪神】猜测,沧云大陆和天玄大陆是【逆天邪神】位于同一个星球之上,那么两者之间,也必然隔着一段无比遥远,跨越比登天还难的【逆天邪神】距离。

  茉莉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句话,也重重点醒了大脑一片混乱彷徨的【逆天邪神】云澈,让他一下子变得清醒。

  对……没错!自己现在乱想再多也没有用!至少,归根结底,苓儿还在这个世上,这是【逆天邪神】一个无比之大的【逆天邪神】惊喜。而要再见到苓儿,唯一的【逆天邪神】方法,就是【逆天邪神】让自己变得强大,只要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俯瞰天地的【逆天邪神】时候,沧云大陆,就会出现在自己的【逆天邪神】视野之中,就可以再找到苓儿!!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绪顿时变得无比平静,他深吸一口气,忽然问道:“茉莉,如果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因为玄天至宝的【逆天邪神】干涉而让沧云大陆时间倒流,那么,现在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上,会不会再出现一个那时候的【逆天邪神】我以及天毒珠?”

  “这一点当然不可能发生。”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而且有一点你搞错了,若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触动了轮回镜的【逆天邪神】力量,那么时间逆流,仅仅是【逆天邪神】其干涉的【逆天邪神】一小部分,它最核心的【逆天邪神】干涉,是【逆天邪神】‘因果’和‘轮回’。现在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不但不会有你和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存在,甚至……是【逆天邪神】从来没有出现过。”

  云澈“……”

  “因果”、“轮回”……这是【逆天邪神】无比虚幻和神话的【逆天邪神】字眼,更是【逆天邪神】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触摸到的【逆天邪神】存在。云澈没有想过,这种无比虚幻的【逆天邪神】存在,居然还可以被干涉。他摊开手心,看着那枚暗淡的【逆天邪神】吊坠,低低的【逆天邪神】问:“如果它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轮回镜,那么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竟然制造出了这样的【逆天邪神】东西……”

  “这一点无从追溯。”茉莉道:“不过可以确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干涉‘因果’与‘轮回’,是【逆天邪神】比干涉‘次元’与‘时间’更艰难千万倍的【逆天邪神】事。当初真神存在时,的【逆天邪神】确可以以神力,轻微的【逆天邪神】干涉时间,但没有一个真神,拥有干涉‘因果’和‘轮回’的【逆天邪神】能力。因为那是【逆天邪神】混沌秩序的【逆天邪神】最基本法则,是【逆天邪神】绝不应该被触动的【逆天邪神】,否则,混沌秩序将有可能出现无法预料和控制的【逆天邪神】紊乱,但轮回镜,却偏偏可以干涉这最最基本的【逆天邪神】混沌法则……天毒珠与你的【逆天邪神】身体结合,也完全是【逆天邪神】因为这种‘因果’干涉,让原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就此发生。没有人知道它是【逆天邪神】由谁创造,又是【逆天邪神】以什么力量创造出来。”

  “关于轮回镜的【逆天邪神】传说很多,它在久远的【逆天邪神】历史之中,似乎经过很多人的【逆天邪神】手,直到最后下落不明……但这么多年,却从未听说有人能触动它的【逆天邪神】力量。而比起玄天至宝,更让人匪夷所思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你明明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低等人类,却拥有两件玄天至宝在身……若不是【逆天邪神】我必须依附于天毒珠,而天毒珠又与你的【逆天邪神】身体结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选择杀了你,夺走这两件玄天至宝。”

  “云澈,你怎么了?”

  耳边清冷中带着深深疑惑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云澈攥起手掌,却没有将吊坠再挂回脖颈上,而是【逆天邪神】收到了天毒珠之中,然后对着夏倾月随意一笑,道:“没事,只是【逆天邪神】忽然有一些感慨。”

  吞下了邪神留下的【逆天邪神】水属性种子,云澈如今对水系元素的【逆天邪神】亲和力,要远远胜过夏倾月,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也丝毫不觉得寒冷。他用一种怪异的【逆天邪神】目光打量了一番夏倾月,道:“我现在很想看看,你的【逆天邪神】师父,还有其他所有人在知道你居然已经步入王玄境后,会惊诧成什么样子。”

  毫无疑问,在出了天池秘境后,夏倾月现在的【逆天邪神】玄力一旦彰显,将产生巨大到难以形容的【逆天邪神】轰动。十七岁的【逆天邪神】王玄境,这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达到了四大圣地那个级别的【逆天邪神】水准……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苍风帝国竟出了一个圣地级的【逆天邪神】弟子,或许整个天玄大陆,都将为之震动。

  夏倾月深深看了云澈一眼,忽然道:“谢谢你。”

  “……为什么谢我?”

  “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对我来说很重要。也是【逆天邪神】我要用一辈子去追逐的【逆天邪神】东西,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我不会走到现在的【逆天邪神】高度,所以,谢谢你……”夏倾月敛起眸光,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当初在流云城,他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无力而无助,纵然被万般欺凌,逐出家门,也无力抗争的【逆天邪神】少年,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相助,他最在意的【逆天邪神】亲人,也会遭遇厄难……如今再次相遇,他已开始成长为一棵苍天大树,他给予她的【逆天邪神】帮助,远胜她当初的【逆天邪神】千万倍。

  “嘿,我们是【逆天邪神】夫妻嘛,不需要说谢谢的【逆天邪神】。”云澈咧嘴笑了笑:“如果你真想谢我的【逆天邪神】话呢,嗯……就笑一个给我看。我们认识这么久,都还没有见你笑过呢。”

  夏倾月轻轻摇头:“我做不到。从四岁那年开始,我就忘记了怎么哭,也忘记了怎么笑……”

  云澈顿时一怔,从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双眸之中,他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凄迷。他想了想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那么执着的【逆天邪神】追求力量?”

  小的【逆天邪神】时候,他对有着婚约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充满着好奇。他和夏元霸一起玩的【逆天邪神】时候,经常会问起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事,而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回答每次都是【逆天邪神】一样……那就是【逆天邪神】在修炼。

  她几乎所有的【逆天邪神】时间,都是【逆天邪神】在修炼玄力。云澈直到十六岁,也才见过她那么几次而已,而且每次都是【逆天邪神】匆匆一瞥。她对于玄力,有着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执着。

  夏倾月沉默了一会儿,她伸出玉手,轻捧飞雪,徐徐道:“你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和我一样呢……你,又是【逆天邪神】为了什么这么执着?”

  “为了我自己,还有身边所有我在意的【逆天邪神】人不受欺凌。”云澈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道。

  “不受欺凌……”夏倾月眼睫微抿,声音轻若飘雪:“我只求……一家团聚。”

  云澈心中一动,诧异的【逆天邪神】看着夏倾月,默然思索着她这句话的【逆天邪神】含义,少顷,他问道:“这个‘家’,有没有包括我?说到家人的【逆天邪神】话,身为你夫君的【逆天邪神】我,才是【逆天邪神】你……名义上最亲近的【逆天邪神】家人。”

  冰雪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掌间缓缓堆积,却久久没有融化。她玉手轻扬,看着雪白在寒风中四散飞离,一抹她自己也无法言喻的【逆天邪神】凄伤在心中无声的【逆天邪神】蔓延:“我是【逆天邪神】一个不配拥有夫君的【逆天邪神】人……因为我或许永远都无法尽到一个妻子的【逆天邪神】责任……将来有一天,我还会离开这里,去一个很远很远的【逆天邪神】地方,可能再也无法回来……”她闭上眼睛,梦呓般轻语:“曾经的【逆天邪神】你,平凡如沙尘,让我只有偶尔的【逆天邪神】牵挂,现在如钻石般耀眼的【逆天邪神】你,让注定没有未来的【逆天邪神】我,越来越惶恐……”

  轰隆隆…………

  一阵幽远的【逆天邪神】轰鸣声响起,地面也出现了轻微的【逆天邪神】震荡。两个快速扩大的【逆天邪神】空间漩涡分别出现在了云澈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前。

  “看来要回去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音未落,两个人便被同时吸入了空间漩涡之中。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