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3章 乍现的【逆天邪神】真相

第273章 乍现的【逆天邪神】真相

  “不是【逆天邪神】……幻境?”即使这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话,云澈依旧摇头:“不可能!我完全确定,那绝对不可能是【逆天邪神】真实的【逆天邪神】世界,仅仅是【逆天邪神】个幻境!”

  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确定的【逆天邪神】认为那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幻境,但我更加确定,那绝对是【逆天邪神】一个真实的【逆天邪神】世界。而且在判断是【逆天邪神】真实还是【逆天邪神】幻境这件事上,我比你有资格的【逆天邪神】多!而以你现在的【逆天邪神】力量,也根本没有能力去判断那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幻境。”

  云澈:“……”

  他的【逆天邪神】确无法判断那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幻境……就如在凤凰试炼之境和龙神试炼之境,那两个世界除了危险重重,对他而言和真实的【逆天邪神】世界并无什么区别。如果他不是【逆天邪神】因为试炼而进入,而是【逆天邪神】在其他状况下自行进入,他也不会认为那只是【逆天邪神】幻境。

  而茉莉不一样,她所在的【逆天邪神】境界,是【逆天邪神】云澈根本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她对元素法则、空间法则的【逆天邪神】理解与感知,更是【逆天邪神】云澈完全不可能及得上的【逆天邪神】。就如在进入这天池秘境,茉莉直接就能说出这个秘境存在的【逆天邪神】时间,以及它不可能是【逆天邪神】这个位面的【逆天邪神】人类所创造出来的【逆天邪神】事实……最后也由邪神之魂证实,这的【逆天邪神】确不是【逆天邪神】以人的【逆天邪神】力量制造出的【逆天邪神】秘境,而是【逆天邪神】由邪神所创造。

  “之前所在,你称之为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地方,有着无比完整和稳定的【逆天邪神】元素法则、自然法则和秩序法则,且这些法则,都绝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幻境中临时建立的【逆天邪神】基本法则!而且从法则的【逆天邪神】完整度上看,那是【逆天邪神】一片至少存在了数十亿年的【逆天邪神】大陆!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什么所谓的【逆天邪神】幻境……就算是【逆天邪神】真神在世,也不可能创造出一个在法则完整与稳定度上堪比存在数十亿年大陆的【逆天邪神】幻境世界!”

  云澈:“!!!!”

  “就算是【逆天邪神】邪神,也绝对不可能做到……更何况,那只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一缕残魂,那缕残魂与你对话时,已是【逆天邪神】虚弱不堪,它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能完成一次空间往返,已是【逆天邪神】极限的【逆天邪神】极限,根本不可能创造出一个幻境!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最基本的【逆天邪神】心灵幻境都不可能!”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如同一个接一个的【逆天邪神】惊雷在云澈脑中炸响,让他整个脑海天翻地覆、巨浪滔天……

  那不是【逆天邪神】……幻境?

  那是【逆天邪神】……真实的【逆天邪神】世界?是【逆天邪神】真实存在的【逆天邪神】世界?是【逆天邪神】那片自己所熟知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

  那么苓儿……还有时间……

  不!不可能!苓儿明明已经去了,是【逆天邪神】在我怀中离开,又是【逆天邪神】我亲手埋葬了她,那又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真实的【逆天邪神】她……还有时间,真正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根本不应该是【逆天邪神】那样的【逆天邪神】时间……

  “还有……”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在这时继续响起:“那个沧云大陆不但真实存在,而且距离这片天玄大陆应该并不是【逆天邪神】太遥远,因为它的【逆天邪神】元素、自然、秩序法则和天玄大陆有着诸多的【逆天邪神】共通之处,它和天玄大陆,说不定是【逆天邪神】处在同一颗星球之上。只不过……”

  茉莉顿了一顿,声音中带上了少许的【逆天邪神】疑惑:“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基本法则都和天玄大陆共通,但惟独最应该相通的【逆天邪神】时间法则,却有着一个明显的【逆天邪神】错层……哼!虽然干涉时间法则是【逆天邪神】基本不可能发生的【逆天邪神】事,但对于这种低等位面,我的【逆天邪神】感知绝不可能有错!或者,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时间法则被干涉过,或者,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时间法则被干涉过,也或者,是【逆天邪神】两者都被干涉过!”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中一遍遍的【逆天邪神】过滤,让他本就躁乱的【逆天邪神】脑海更加的【逆天邪神】混乱……这时,他忽然猛的【逆天邪神】抬头,脑海之中仿佛有一道闪电劈过……

  他忽然想起了当初在凤凰试炼之境,凤凰之灵向他说过的【逆天邪神】一段很奇怪的【逆天邪神】话……

  “……看起来,那个被你叫做苓儿的【逆天邪神】女孩对你来说真的【逆天邪神】很重要。你的【逆天邪神】内心,也因为她,而留有着极重的【逆天邪神】遗憾。不过,你并不需要将这份遗憾压抑在灵魂深处。你以玄天至宝穿越了轮回,篡改了这世间的【逆天邪神】因果律,蝴蝶效应之下,时间、次元、位面,都随之而变动,一些遗憾和亏欠,未必就没有了了却和弥补的【逆天邪神】机会……”

  “……”

  “……”

  玄天至宝……

  穿越轮回……

  蝴蝶效应……

  篡改因果……

  干涉时间……

  这些词汇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疯狂翻动,然后慢慢的【逆天邪神】,与他匪夷所思的【逆天邪神】重生,与茉莉的【逆天邪神】话,与“幻境”中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与苏苓儿……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开始契合在一起……

  穿越轮回……自己在沧云大陆死后,却苏醒在天玄大陆死去的【逆天邪神】身体上……

  这不正是【逆天邪神】穿越轮回吗……因为一个人在死后,应该是【逆天邪神】被洗去所有记忆和人生,以另一个完全崭新的【逆天邪神】生命和姿态进行下一个轮回,而自己却是【逆天邪神】带着所有的【逆天邪神】记忆,回到了上一个轮回……

  如果自己刚才去到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不是【逆天邪神】幻境,所遇到的【逆天邪神】苏苓儿不是【逆天邪神】幻象……那么,不正是【逆天邪神】……因果与时间的【逆天邪神】变更吗……

  自己的【逆天邪神】“穿越轮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因为这就是【逆天邪神】他最最真实和诡异的【逆天邪神】经历,那么……那么……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时间干涉,苓儿的【逆天邪神】再现……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可是【逆天邪神】,就连茉莉也说,干涉时间是【逆天邪神】基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而且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上,也根本没有凤凰之灵口中所谓能“穿越轮回”的【逆天邪神】玄天至宝。自己所拥有的【逆天邪神】天毒珠虽是【逆天邪神】玄天至宝,但能力集中在毒、药、熔炼、容纳和探知上,和“穿越轮回”根本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关系。除了天毒珠,自己也根本没有其他的【逆天邪神】什么玄天至宝,若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有而不自知,茉莉又怎么会察觉不到。

  “茉莉……”云澈深深吸着气,轻轻的【逆天邪神】问道:“玄天至宝中,有没有一件……可以穿越轮回,篡改因果的【逆天邪神】东西?”

  “……我刚才说,时间法则基本不可能被干涉,而没有说绝对不可能被干涉,就是【逆天邪神】因为玄天七至宝中,存在着一件可以让时间出现逆流的【逆天邪神】逆天之物,它便是【逆天邪神】玄天七至宝中位列第七的【逆天邪神】‘轮回镜’!轮回镜的【逆天邪神】能力,便是【逆天邪神】‘篡改因果,穿越轮回’!随着真神全部覆灭,这世界上便没有了足以干涉时间与次元的【逆天邪神】力量,除了这能干涉时间的【逆天邪神】‘轮回镜’,以及玄天至宝中位列第六位,可干涉次元的【逆天邪神】‘乾坤刺’。”

  “沧云大陆时间法则的【逆天邪神】异常,便是【逆天邪神】让我想到,可能有人动用了‘轮回镜’……这可是【逆天邪神】个极为有趣的【逆天邪神】发现,因为这至少彰显着‘轮回境’曾经在沧云大陆出现过!这件事若是【逆天邪神】被‘那些人’知道,这个位面,恐怕将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轮回镜……镜?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脏猛的【逆天邪神】跳动了一下,手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握住了胸口那个他一直戴在身上的【逆天邪神】吊坠上。

  难道……

  “茉莉,”云澈用平静的【逆天邪神】声音道:“如果轮回镜真的【逆天邪神】现世,以你的【逆天邪神】能力,应该能感知它的【逆天邪神】存在吧?”

  “不,”茉莉否认:“在玄天七至宝中,轮回镜的【逆天邪神】能力最为逆天,但它却排在了最末位,那是【逆天邪神】因为,它的【逆天邪神】能力每触动一次,要沉寂整整二十年。这二十年内,它将毫无力量,和一面最普通的【逆天邪神】镜子无异。”

  “……”

  云澈心跳极速加快,手死死的【逆天邪神】抓住了那个吊坠……在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记忆之中,他从小,脖子上就挂着它,从未取下过,在沧云大陆,他同样一直将它戴在身上,两片不同的【逆天邪神】大陆,两个不同的【逆天邪神】人生,却都有着这一枚一直陪伴在身的【逆天邪神】吊坠。

  这个吊坠打开之后,是【逆天邪神】一面小镜子……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小镜子。

  而根据萧烈的【逆天邪神】讲述,他的【逆天邪神】亲生父母当初被追杀,是【逆天邪神】因为一件被称作……“玄天至宝”的【逆天邪神】东西!

  难道,它就是【逆天邪神】……玄天七至宝之一的【逆天邪神】轮回镜?

  如果它就是【逆天邪神】轮回镜,那么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自己会从天玄大陆到了沧云大陆,又从沧云大陆,回到了天玄大陆……期间的【逆天邪神】记忆、人生一脉传承,毫无断层!所有的【逆天邪神】疑问,也都可以得到相应的【逆天邪神】解释……

  如果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轮回镜的【逆天邪神】干涉,那么……那么……自己刚才去过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自己所拥抱的【逆天邪神】苏苓儿……

  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自己在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一生、轮回的【逆天邪神】错乱、时空的【逆天邪神】错乱……一切一切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苏苓儿……还在这个世上!还在那片他熟悉和成长的【逆天邪神】沧云大陆上!

  那么,他的【逆天邪神】师父……或许也因为时间的【逆天邪神】逆流,而依然存在着!毕竟,苏苓儿十岁的【逆天邪神】时候,他才十二岁,那时的【逆天邪神】他,还正跟着师父浪迹天涯!

  “那是【逆天邪神】苓儿……那是【逆天邪神】苓儿……那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苓儿……她没有死……她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苓儿……”

  这突然而至的【逆天邪神】真相,让云澈的【逆天邪神】大脑如同炸开,全身的【逆天邪神】血液都几乎要沸腾起来,他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身体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着……明明看着、抱着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苓儿,他却一直天真的【逆天邪神】以为那只不过是【逆天邪神】邪神之魂制造出来的【逆天邪神】幻象,茉莉的【逆天邪神】话,结合他的【逆天邪神】经历和凤凰之灵的【逆天邪神】声音,让他闻暮鼓晨钟……他的【逆天邪神】苓儿刚才就在他眼前,在他的【逆天邪神】身边,他却把她当成幻象,然后,就这样离开了……

  云澈喉咙中一声低吼,猛然的【逆天邪神】伸手捶打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脑袋,他时而喜悦的【逆天邪神】近乎癫狂,时而又懊恼的【逆天邪神】几乎要精神崩溃……他狂喜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苓儿还在世上,懊恼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自己竟然把她当成幻象,竟然没有把她带回来……

  云澈的【逆天邪神】种种异状,让茉莉终于开始明白了一些什么。看着他一直抓在手中的【逆天邪神】那个吊坠,她忽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到了那片大陆,见到那个小女孩会情绪失控……也难怪,天毒珠竟然会和你的【逆天邪神】身体结合……”

  “那个触动轮回镜力量的【逆天邪神】人……难道就是【逆天邪神】你!?”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