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2章 梦醒时分

第272章 梦醒时分

  苓儿侧过身来,把螓首枕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目光朦朦的【逆天邪神】看着上方翠竹缝隙中透下的【逆天邪神】月光,许久,她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如果可以在竹林,又是【逆天邪神】在月亮的【逆天邪神】下方睡觉,一定是【逆天邪神】一件很美很美的【逆天邪神】事。”

  云澈目光向上,轻然一笑,手掌一推,只听“砰”的【逆天邪神】一声,上方的【逆天邪神】竹顶出现了一个足够大的【逆天邪神】空洞,一轮满月,完整的【逆天邪神】出现在苓儿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大量的【逆天邪神】月光也趁机倾泻而下,照亮了竹屋之中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

  “哇!”苏苓儿一声娇呼,看着天空的【逆天邪神】满月,感受着来自身边男子的【逆天邪神】气息,她第一次体验到了一种连心儿都醉掉的【逆天邪神】感觉。

  “云澈哥哥,我真的【逆天邪神】可以像漂亮姐姐一样成为你的【逆天邪神】老婆,和你永远都在一起吗?”苓儿痴痴的【逆天邪神】问道。现在的【逆天邪神】她,还不是【逆天邪神】很明白什么是【逆天邪神】男女之情,但她很单纯,很强烈的【逆天邪神】,喜欢和渴望着和他在一起。

  云澈握住她的【逆天邪神】小手,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当然了!你的【逆天邪神】爹爹,已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逆天邪神】面,把你许配给了我。等哪一天我回来了,而苓儿又长大了,我们就可以成婚,然后永远的【逆天邪神】在一起……”

  苏苓儿先是【逆天邪神】浅笑,然后反应过来什么,一下子抓住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等你……回来?云澈哥哥,你……你要走?”

  这是【逆天邪神】个邪神之魂制造出来的【逆天邪神】幻境。幻境这种东西,云澈并不陌生,凤凰试炼、龙神试炼中,他所去到的【逆天邪神】地方,也都是【逆天邪神】幻境。在幻境之中出现的【逆天邪神】人,也都不会知道自己其实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幻象。只是【逆天邪神】,幻境毕竟是【逆天邪神】幻境,他只能在这里停留十二个时辰,他离开之后,这里的【逆天邪神】一切,也都会全部消散。

  感受到苏苓儿声音中的【逆天邪神】慌乱,他心中一窒,说道:“苓儿,我不是【逆天邪神】属于这里的【逆天邪神】人,我的【逆天邪神】家在很远很远的【逆天邪神】地方,虽然我不想离开,但也必须回去,而且明天,就必须走……不过苓儿放心,等你长大之后,我一定会回来……回来娶你,然后把你带走,和你长相厮守……好吗?”

  这些都是【逆天邪神】不可能实现的【逆天邪神】谎言,因为十二个时辰结束后,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会消失,无论是【逆天邪神】曾经的【逆天邪神】苏苓儿,还是【逆天邪神】现在的【逆天邪神】苏苓儿,都不可能再出现在他的【逆天邪神】世界。但他的【逆天邪神】这个承诺,却是【逆天邪神】源自灵魂,没有任何虚假。如果苏苓儿还在这个世上,那么,哪怕要付出天大的【逆天邪神】代价,他也必将它实现,再也不会让她苦苦的【逆天邪神】守候着自己。

  夜晚一下子变得很静,月光不再耀眼,就连醉人的【逆天邪神】夜风也仿佛消逝不见。当云澈明天就会离开,而且似乎要离开很久的【逆天邪神】讯息进入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心海中时,她发现自己正在陶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悄然化成了不舍与悲伤……这片竹林,她和父亲也来过很多次,每一次,她会开心,但绝不是【逆天邪神】今夜这般幸福,她最喜欢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竹林,而是【逆天邪神】现在陪着她一起看竹林的【逆天邪神】人……

  苏苓儿扑倒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她没有哭,把眼睛闭的【逆天邪神】紧紧的【逆天邪神】,如梦呓一般轻轻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哥哥……你一定会回来,我会好好的【逆天邪神】,乖乖的【逆天邪神】长大,等你回来娶我,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一直等到你回来娶我……”

  这种来自十岁少女的【逆天邪神】痴恋话语,虽然稚嫩无邪,但却要比一个成年女子的【逆天邪神】动情话语更要触人心腑,因为稚龄女孩的【逆天邪神】话语不会有一丝的【逆天邪神】虚假、做作与刻意,只有最纯粹、最单纯的【逆天邪神】情感、心声与渴望。

  ————————————

  第二天,云澈背着苏苓儿回到太苏门时,已经是【逆天邪神】正午时分。时间上,距离邪神之魂所说的【逆天邪神】十二个时辰,只剩下最后不到半个时辰。

  昨夜他们相拥入眠,凌晨,天还未亮,云澈背着她爬上了太苏山一起看了日出,一起吃了来自太苏山的【逆天邪神】野味,他们在太苏山上留下了很多的【逆天邪神】声音与足迹……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临近。

  “澈儿,真的【逆天邪神】不考虑再多留几天吗?苓儿可是【逆天邪神】一点都不舍得你啊。”

  看着趴在云澈背上,死活不肯下来的【逆天邪神】苏苓儿,苏横山无奈的【逆天邪神】笑道。对于云澈和夏倾月,他心中自然是【逆天邪神】感激的【逆天邪神】,但还没来得及怎么招待,他们便已前来辞行。

  “我也很想留下,但却真的【逆天邪神】有不得不离开的【逆天邪神】理由。请岳父大人见谅……”他回首看了一眼背上的【逆天邪神】女孩,用尽可能平静的【逆天邪神】声音道:“我也舍不得苓儿。”

  苏横山点了点头,他已经认定云澈和夏倾月必定是【逆天邪神】出身自圣地级别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他们行动和决定,他即使有着“岳父”的【逆天邪神】头衔,也根本不敢去干涉,他看了静静趴在云澈背上,两只手儿用力抱着他脖子的【逆天邪神】女儿一眼,暗叹一声,道:“现在就要走吗?”

  “是【逆天邪神】……”

  “让苓儿代替我,送送你们吧。”

  送云澈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只有苏苓儿一个人,因为苏横山知道,云澈在意的【逆天邪神】只有苓儿,就算他亲自相送,也只是【逆天邪神】多余。

  出了太苏宗门,苏苓儿陪着云澈走出了很远,一直走到再也看不到太苏门的【逆天邪神】轮廓,距离满十二个时辰,也终于到了最后的【逆天邪神】倒计时。

  苏苓儿牢牢抓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一路上笑语嫣然,一点都没有露出悲伤的【逆天邪神】样子。到了这里,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停了下来,他轻轻的【逆天邪神】道:“苓儿,就送到这里吧,再远一些的【逆天邪神】话,我会担心你回去路上的【逆天邪神】安全。”

  苏苓儿没有一点点的【逆天邪神】抗拒,她点了点头,笑嘻嘻的【逆天邪神】道:“嗯!我听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话,你和漂亮姐姐路上一定要小心哦……唔,云澈哥哥,可不可以给我一样东西……一样……可以让我感觉到云澈哥哥一直在我身边的【逆天邪神】东西……”

  她一边笑着……一颗她没有控制好的【逆天邪神】泪珠,却从眼角滑落了出来,在她稚嫩的【逆天邪神】脸上划下了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水痕。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一颤,然后马上被难言的【逆天邪神】酸涩充满,他蹲下身来,轻轻的【逆天邪神】褪掉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外衣,然后从身上脱下龙鳞宝甲,在夏倾月诧异的【逆天邪神】眸光中披在了她的【逆天邪神】身上,龙鳞宝甲会根据穿戴者的【逆天邪神】体型自行调整,即使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身躯很是【逆天邪神】娇小,依旧很是【逆天邪神】合度:“苓儿,这件衣服叫做龙鳞宝甲,它可以很好的【逆天邪神】保护你,你要经常把它穿在身上,就像我在你的【逆天邪神】身边保护你一样。”

  把珍贵无比的【逆天邪神】龙鳞宝甲脱下,送给幻境中的【逆天邪神】苏苓儿,这看上去无比可笑,但云澈却根本无法控制……因为这是【逆天邪神】他在离开苏苓儿后,所能给她的【逆天邪神】最好的【逆天邪神】守护。

  他拿出一枚紫色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将天毒珠里储存的【逆天邪神】各种食物、饮水全部转移到了里面,又拿出了自己平时炼制的【逆天邪神】各种丹药放入其中,并一种一种的【逆天邪神】教导着她:“这些是【逆天邪神】小回天丹,受伤的【逆天邪神】时候用……这些是【逆天邪神】青露丹,不小心中毒的【逆天邪神】话就吃掉一颗……这些是【逆天邪神】回玄丹,没有力气的【逆天邪神】时候就吃掉一颗…………将来,如果……我是【逆天邪神】说如果有哪一天,你不得不离开家门,又不断的【逆天邪神】遭遇危险,一定要记得这里面的【逆天邪神】东西,你要用这里面的【逆天邪神】东西,好好的【逆天邪神】保护好自己,好吗……”

  苏苓儿听着他的【逆天邪神】话,不住的【逆天邪神】点头,再点头……

  云澈没有把这枚空间戒指戴在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手上,因为那会太容易被人盯上,毕竟,有着巨大容量和寿命的【逆天邪神】紫色戒指即使在太苏门里,也算是【逆天邪神】相当贵重的【逆天邪神】宝物。他用金蚕丝从戒指中穿过,然后挂在了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脖颈上,让紫光闪闪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没入她的【逆天邪神】里衣之下。

  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双眸之中,泪珠正吧嗒吧嗒的【逆天邪神】滴落着,每一颗泪珠,都滴入了云澈灵魂的【逆天邪神】最深处。他把苓儿抱在怀中,轻轻的【逆天邪神】道:“苓儿,不要难过,我们又不是【逆天邪神】永远分开,等你长大了,我就会回来……回来娶你!所以,你要开心的【逆天邪神】,快乐的【逆天邪神】长大,让我回来的【逆天邪神】时候,看到一个最漂亮的【逆天邪神】苓儿……如果在将来,万一遇到什么困境,也一定不要害怕,不要绝望,要永远记得,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即使在看不到你的【逆天邪神】时候,也在永远想着你,牵挂着你……”

  “嗯……嗯!!”苏苓儿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拼命的【逆天邪神】压抑哭声,细细的【逆天邪神】牙齿,已经将小巧的【逆天邪神】红唇深深的【逆天邪神】咬了一排牙印……

  时间,开始进入了尾声的【逆天邪神】尾声,云澈松开苏苓儿,双手捧起她的【逆天邪神】脸儿,在她的【逆天邪神】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转过身去,咬紧牙齿,一步一步的【逆天邪神】走向前方……在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视线中越来越远……

  苏苓儿没有去追赶,她双手抱在胸前,也抱着来自云澈,还残留着他的【逆天邪神】气息的【逆天邪神】龙鳞宝甲,在模糊的【逆天邪神】视线中,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他逐渐远去的【逆天邪神】背影。终于,她再也无法遏制,泪珠决堤而出,大喊声伴随着哭声响起在了这片空旷的【逆天邪神】大地上……

  “云澈哥哥!我等你……我等你回来娶我……”

  “云澈哥哥,你要想我……一定要想我……不可以不想我……”

  “云澈哥哥……我会快快的【逆天邪神】长大……你一定要回来……一定……一定……一定要回来……”

  “云澈哥哥……我舍不得你……呜呜……呜呜呜呜……”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越来越远,终于在某一刻,完全消失在了她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她缓缓的【逆天邪神】蹲到地上,捂着脸颊,呜呜的【逆天邪神】大哭了起来……她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走了,就连她的【逆天邪神】灵魂,也都一起带走了……

  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大喊随着风声传入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耳中,让他每一步,都迈动的【逆天邪神】无比艰难,他表情痛苦,但却不敢回头,因为他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无法迈动脚步。

  “你们之间,很奇怪。”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表情,夏倾月轻轻的【逆天邪神】道。她无法理解,一个成年男子,和一个才十岁的【逆天邪神】少女,为什么会在短短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中,产生如此强烈的【逆天邪神】感情。

  云澈仰起头,看着天空:“倾月,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夏倾月微微一怔,她默默看了云澈一会儿,轻然点头:“我相信。”

  这时,他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周围,忽然出现了空间扭曲的【逆天邪神】涟漪。

  “终于要回去了。”云澈闭上眼睛,轻轻的【逆天邪神】呢喃道:“再见……我的【逆天邪神】苓儿……”

  呢喃声中,他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影已同时消失在了扭曲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中,随之,空间穿梭的【逆天邪神】感觉袭来,转瞬之后便又消失,刹那间,一股寒风扑面而来。

  睁开眼睛,眼前已是【逆天邪神】白雪皑皑,雪白一片……他和夏倾月,已经回到了天池秘境之中,但位置却并不是【逆天邪神】天池的【逆天邪神】上方。

  “呼……”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虽然,那只是【逆天邪神】幻境,少女时代的【逆天邪神】苏苓儿,也只是【逆天邪神】以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所构造的【逆天邪神】一个幻象,但纵然如此,和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分开,依然让他胸腔沉闷的【逆天邪神】几欲炸开。

  “再美的【逆天邪神】梦,也终究会有醒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云澈看着前方,惆怅的【逆天邪神】道。随之,他沉下意识,对茉莉道:“茉莉,邪神的【逆天邪神】魂魄为什么要用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送我这么一场幻境呢?难道,是【逆天邪神】在读取了我的【逆天邪神】记忆之后,帮我了却我的【逆天邪神】某种遗憾吗?”

  “幻境?”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传来:“这么说,你一直以为,你之前停留了一天的【逆天邪神】世界,只是【逆天邪神】个幻境?”

  “……那当然是【逆天邪神】幻境。”云澈无力的【逆天邪神】道。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幻境,又怎么会出现早已离世的【逆天邪神】苏苓儿,还是【逆天邪神】少女时期的【逆天邪神】苏苓儿。

  “嘿……”茉莉忽然诡异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似乎是【逆天邪神】发现了某种有趣的【逆天邪神】事,她缓慢的【逆天邪神】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的【逆天邪神】情绪和行为会那么异常,你竟然是【逆天邪神】把那里当成了幻境……不过,我可很负责任的【逆天邪神】告诉你,你之前所在的【逆天邪神】那个世界,绝…对…不…是【逆天邪神】…幻…境!!”

  ————————————

  【这段终于写完了,累崩了……最讨厌写这种难写,还不讨好,又不得不写的【逆天邪神】情节了!!】r1058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