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1章 竹林幻梦

第271章 竹林幻梦

  一场蓄势已久后爆发的【逆天邪神】宗门纷争,最终以一个谁也没有预料的【逆天邪神】结果而终结。云澈并不知道苏横山会怎么处理苏横岳父子,以及一直支持他的【逆天邪神】一众长老和弟子们,也没有去关心,在黑木堡的【逆天邪神】人离开后,他便带着苏苓儿离开。

  这件事,也让云澈对苏横山的【逆天邪神】性格有了一个大概的【逆天邪神】了解。显然,这是【逆天邪神】一个正直正派,威严中带着谦逊,更有着慈爱之心的【逆天邪神】人,但却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太好的【逆天邪神】宗门之主……因为他做事不够狠,不够果决。否则,一个长老辈的【逆天邪神】人物,也不至于如此猖獗。虽然,到了如今这一步,苏横岳已和叛门无异,但云澈可以预想的【逆天邪神】到,他的【逆天邪神】处理方式,依然不会太决绝。毕竟,苏横岳毕竟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兄长,再加上他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一个人,他的【逆天邪神】身后,有着诸多支持他的【逆天邪神】长老辈人物。

  从今天的【逆天邪神】事上,云澈也看到了太苏门潜在的【逆天邪神】危机。

  “云澈哥哥,你和爹爹说我已经是【逆天邪神】……未婚妻,未婚妻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呢?”苏苓儿把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手,目光朦朦的【逆天邪神】问道。她隐隐约约的【逆天邪神】知道未婚妻三个字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但又想从云澈口中听到他的【逆天邪神】回答。

  云澈微笑道:“就是【逆天邪神】说,苓儿长大以后,要嫁给我当老婆……和你的【逆天邪神】漂亮姐姐一样。”

  夏倾月斜眸看了他一眼,神色微带异样。

  “老……婆……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苏苓儿嘴唇微张,这个称呼,她更为迷茫。

  “就是【逆天邪神】只有我才能称呼苓儿的【逆天邪神】两个字。苓儿成为我的【逆天邪神】老婆以后呢,我们就要永远在一起,互相陪伴,互相照料,互相让对方开心,一起做所有喜欢的【逆天邪神】事……”云澈轻声说道。这些话,说出来真的【逆天邪神】很简单,但那时的【逆天邪神】苏苓儿,直到香消玉殒,也没能从他的【逆天邪神】口中听到。

  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脚步一下子放慢了好多,仿佛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些话而懵了过去。

  云澈低头,认真的【逆天邪神】问道:“苓儿,那你长大之后,愿意做我的【逆天邪神】老婆吗?”

  苏苓儿抬起雪嫩的【逆天邪神】脸颊,然后很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甜兮兮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嗯!我喜欢和云澈哥哥在一起!”

  云澈把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小手更加握紧,心中弥漫着温暖……与夹杂其中的【逆天邪神】酸涩。

  夏倾月终于无法沉默下去,她侧过美眸看了一眼嫩嫩小小的【逆天邪神】苏苓儿,猜测了一下她的【逆天邪神】年龄,微皱月眉道:“你是【逆天邪神】认真的【逆天邪神】?”

  云澈知道夏倾月在想什么,任谁看到他竟然如此认真坚决的【逆天邪神】想要收一个才十岁的【逆天邪神】小女孩当老婆,心中都会冒出“禽兽”二字。他翘了翘嘴角,无奈道:“我是【逆天邪神】认真的【逆天邪神】没错……不过,我有我的【逆天邪神】原因。再说……”云澈的【逆天邪神】表情带上了轻微的【逆天邪神】苦涩:“这只是【逆天邪神】一场梦,不是【逆天邪神】么?既然只是【逆天邪神】场梦,那就让它……美到虚幻吧。”

  “……”夏倾月完全不明白他在想着什么,但看他眼神中认真和惆怅,她转过脸颊,不再去问。

  “倾月老婆,你今天……”云澈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问:“怎么那么……嗯……听话。”

  夏倾月眼眸垂下,清淡的【逆天邪神】道:“我现在的【逆天邪神】力量,原本该属于你,你若想使用它,我不会拒绝。”

  云澈一愣,用手捏了捏鼻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一下次从地玄境跨越到王玄境,这个进度,也实在太吓人了。不过跨度太大的【逆天邪神】话,有可能会造成境界不稳。倾月,我先陪你回栖龙阁调息一段时间比较好,以免万一留下什么后患。”

  夏倾月点点头:“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你陪苓儿玩吧。”

  云澈也没有坚持,叮嘱她一番要保持足够的【逆天邪神】警惕后,带着苏苓儿离开。毕竟,他之前答应过苓儿,夏倾月醒来之后会一直陪着她玩。

  云澈走远后,夏倾月回过身来,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背影,心绪一片茫然,有些失神的【逆天邪神】自语道:“还因为……我们是【逆天邪神】夫妻……吗……”

  ………………………………

  “苓儿,你想去哪里玩?”

  “嘻,和云澈哥哥一起,心情会变得特别好,去哪里玩都好……唔……让我想想!对了,我们去后面的【逆天邪神】竹林里玩好不好?”

  “竹……林?”这两个字,触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某根神经。

  “嗯!就在山脚下,有一片好大好大的【逆天邪神】竹林,我最喜欢那里面的【逆天邪神】风了。只是【逆天邪神】爹爹说摹灸嫣煨吧瘛壳里会有很危险的【逆天邪神】玄兽出现,从来不让我一个人去,爹爹又总是【逆天邪神】那么忙碌,很少带我去玩。”

  “竹林……竹林……好,那我们就去竹林里玩。”

  太苏门南,一大片竹林一直蔓延到遥远的【逆天邪神】山脚之下,浓郁的【逆天邪神】翠绿色充斥了整个视野。竹枝茂密,随着竹叶的【逆天邪神】摆动,阵阵清新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风不断拂来,让人心旷神怡。

  “哇哦!好舒服!”站在竹林之中,苏苓儿眼睛闭合,张开双臂,翘动着小鼻子,用力的【逆天邪神】嗅着来自竹林的【逆天邪神】清新味道。

  眼前的【逆天邪神】竹林没有云澈和苏苓儿当初居住过的【逆天邪神】那一片茂密,但一样的【逆天邪神】翠绿,一样的【逆天邪神】清新怡人,仅仅是【逆天邪神】这么看着,感受着迎面拂来的【逆天邪神】风,便感觉整颗心灵都在被轻柔的【逆天邪神】洗涤着。看着竹林,看着苏苓儿,云澈一时间有些痴了……当初,那么美好的【逆天邪神】竹林,那么美好的【逆天邪神】苓儿,那么美好的【逆天邪神】二人世界,为什么他看到的【逆天邪神】,却偏偏只有仇恨……

  苏苓儿总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忧郁,她不断的【逆天邪神】劝他放下仇恨……也许,她在那时,已经放下了自己的【逆天邪神】所有过往,只想与他厮守。她后来的【逆天邪神】忧郁,并不是【逆天邪神】来自于她的【逆天邪神】过去,而是【逆天邪神】来自于他……

  “云澈哥哥,这里很美对不对?”苏苓儿笑盈盈的【逆天邪神】道:“这里是【逆天邪神】我最最喜欢的【逆天邪神】地方了,每次来到这里,我都会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精灵,所有不开心的【逆天邪神】事都会全部忘掉,我喜欢这里的【逆天邪神】一切……我经常想,若是【逆天邪神】将来长大了,一定要把家安在一片翠绿的【逆天邪神】竹林中……唔!光是【逆天邪神】想想,都觉得好幸福。”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猛的【逆天邪神】一震。

  难怪……难怪在师父亡去后,她拖着重伤昏迷的【逆天邪神】他逃亡好几天后,在那片竹林中停了下来。那时,他以为苏苓儿只是【逆天邪神】认为竹林之中适合隐匿……原来,她是【逆天邪神】真心的【逆天邪神】喜欢着竹林,从小,就有着一个关于竹林的【逆天邪神】梦。

  在竹林之中,她的【逆天邪神】心可以静下来,她可以认为自己是【逆天邪神】一只精灵……也只有在竹林之中,她才可以克服所有的【逆天邪神】孤单、担忧、惧怕、忧郁、茫然……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的【逆天邪神】,永远等待着他的【逆天邪神】归来。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攥紧,内心如针扎般疼痛,愧疚如潮水一般盈.满了他的【逆天邪神】灵魂。他越来越知道,自己亏欠苓儿的【逆天邪神】,十生十世都还不完……

  “苓儿,我们在这里建造一个家好不好?”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说道。

  “啊?在这里……建造一个家?”苏苓儿一脸的【逆天邪神】惊讶。

  “嗯!”云澈微笑着点头:“苓儿不是【逆天邪神】一直很想可以住在竹林中吗?那我们,就用这里的【逆天邪神】竹子,建造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竹屋,这样的【逆天邪神】话,只要苓儿想,就可以随时住在这里。”

  “竹……屋?”苏苓儿怔了一小会儿后,星眸一下子变得无比闪亮:“真的【逆天邪神】……可以吗?可是【逆天邪神】,伤到这里竹子的【逆天邪神】话,会不会好可惜……”

  “哈哈!”云澈笑了起来,他轻轻的【逆天邪神】抚了一下苓儿的【逆天邪神】脸颊,怜爱的【逆天邪神】道:“这里有那么的【逆天邪神】竹子,而只有很少的【逆天邪神】一些,可以幸运的【逆天邪神】成为小屋的【逆天邪神】部分,这些竹子知道自己可以为最可爱的【逆天邪神】苓儿搭造竹屋的【逆天邪神】话,也一定会非常的【逆天邪神】开心。”

  “嗯!!”苏苓儿放下了心中的【逆天邪神】顾忌,无比开心的【逆天邪神】喊道。

  云澈伸出手指,化玄为刃,手指一扫之下,十几颗翠竹被整齐的【逆天邪神】切断,没过多久,他们的【逆天邪神】身前便堆起来了一大堆足够粗壮的【逆天邪神】竹茎,茂密的【逆天邪神】竹林之中,也有了一片足够的【逆天邪神】空地。

  以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这个工程并不太难,但也很不轻松,但有苏苓儿在旁边加油打气欢呼雀跃,还时不时的【逆天邪神】给他擦汗,云澈虽是【逆天邪神】汗流侠背,却是【逆天邪神】一点都不觉得疲累。

  天色逐渐暗下,一个简单的【逆天邪神】小竹屋也终于成型。这个小竹屋要比他当初和苏苓儿一起住过的【逆天邪神】那间小上很多,也粗糙的【逆天邪神】多,连最基本的【逆天邪神】遮风挡雨都做不到,但小巧之中却是【逆天邪神】有一种格外的【逆天邪神】清新感,而且这不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小竹屋,它的【逆天邪神】内部,还有着一张用竹子搭起来的【逆天邪神】小床和小桌。

  竹屋成型时,云澈满耳都是【逆天邪神】苓儿欢呼雀跃的【逆天邪神】声音,她围绕着小竹屋开心无比的【逆天邪神】奔跑着,空灵悦耳的【逆天邪神】声音传出很远很远……便真的【逆天邪神】如一只无忧无虑的【逆天邪神】竹林精灵一般。

  “云澈哥哥,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面好不好?这是【逆天邪神】我以前的【逆天邪神】梦想呢……而且有云澈哥哥陪着我,我一点都不会害怕。”

  “嗯,好啊!”

  竹林之中,他们从下午,一直玩到明月高挂。这一天,来自苓儿的【逆天邪神】笑声,比云澈在那些年里听到的【逆天邪神】还要多。这个下午,来自苓儿的【逆天邪神】欢声笑语,构成了他的【逆天邪神】整个世界。今天的【逆天邪神】他,也只属于苓儿一个人。

  明月高挂,跑了一下午的【逆天邪神】苓儿也终于累了。她和云澈并肩躺在那张他们一起搭起的【逆天邪神】竹床上……竹床很简单,很硬,稍微一动,还会“吱呀吱呀”的【逆天邪神】响,但躺在上面,呼吸着清晰的【逆天邪神】空气,嗅着翠竹的【逆天邪神】气息,感受着不时从缝隙中透过来的【逆天邪神】风,两个人都是【逆天邪神】惬意无比,当然,更重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身边之人的【逆天邪神】陪伴。

  “云澈哥哥,我真的【逆天邪神】好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唔,我这样说,会不会让云澈哥哥很奇怪……明明,我们今天才在一起,可是【逆天邪神】,在看到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第一眼,我就好喜欢……我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很奇怪的【逆天邪神】女孩子?”

  小床很窄,苏苓儿轻靠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小声的【逆天邪神】说道。

  “不会啊。”云澈微笑起来:“因为我看到苓儿的【逆天邪神】时候也是【逆天邪神】一样。人的【逆天邪神】一辈子,很难有一个人可以在看到他的【逆天邪神】第一眼时就莫名的【逆天邪神】喜欢,如果两个人彼此都有这样的【逆天邪神】感觉,那么,他们或者是【逆天邪神】天定的【逆天邪神】一对,或者……有着往世的【逆天邪神】情牵。”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