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0章 借威立慑

第270章 借威立慑

  依夏倾月之前所言,服下一株菩提帝心莲,可以让一个地玄境的【逆天邪神】玄者,直接跨越至天玄境。而夏倾月所服下的【逆天邪神】这一珠菩提帝心莲,是【逆天邪神】以天毒珠淬炼,其效用要比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强出数倍,云澈想过她有可能因此直接跨越至天玄境中期,甚至中后期……

  却绝对没有想过,她竟然从地玄境,连破两个境界,达到了让人闻之色变的【逆天邪神】王玄境!成为了一个被无数世人仰望的【逆天邪神】王座!

  一个只有十七岁的【逆天邪神】女性王座!!

  “这…也…太…夸…张…了…吧!”云澈在心中呻吟道。

  王玄境是【逆天邪神】什么概念?在整个苍风帝国,所有的【逆天邪神】王座加起来,也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人,而这十个人,他们是【逆天邪神】苍风帝国玄界最最顶峰的【逆天邪神】存在。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远胜苍风帝皇的【逆天邪神】威名。而这些王座之中,原本最年轻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凌月枫,后来一场意外,原本至少还要十年才能突破的【逆天邪神】楚月婵,因云澈带有龙息的【逆天邪神】元阳而直接突破,取代凌月枫成为最年轻的【逆天邪神】王座。

  而夏倾月,如今才十七岁半!!

  这岂止是【逆天邪神】夸张,简直就是【逆天邪神】天方夜谭!这在苍风帝国,是【逆天邪神】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空前……甚至绝后。

  而在这扶苏国的【逆天邪神】江东一代,王座……那就是【逆天邪神】神!一个可以碾压一切的【逆天邪神】神!江东在扶苏国玄界层面虽然算不上顶端,但绝对不低,但已经有三百多年未出现过一个王座。在历史上曾出现过的【逆天邪神】,年龄也都在七十岁以上。

  “从天玄至王玄,所需要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地玄至天玄的【逆天邪神】数十倍,她会有了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突破,或许,是【逆天邪神】和她的【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有关。”茉莉轻声自言自语道,不过这个声音并没有被云澈听到。

  黑木堡以及苏横岳派系的【逆天邪神】一些强者,包括苏忘机在内,原本准备出手,但乍然看到黑木青牙和苏横岳竟在转瞬之间溃败,他们如同被当头砸了一棍,眼睛大瞪,全身剧震,那夸张的【逆天邪神】神情,如果大白天见了鬼。

  苏横山张了张嘴,已是【逆天邪神】震惊的【逆天邪神】大脑发懵,过了好一会儿,他低声向云澈道:“云小兄弟,敢问这位姑娘现在是【逆天邪神】……什么修为?”

  “哦!”云澈一扬眉,用足够大的【逆天邪神】声音无比随意的【逆天邪神】道:“我老婆资质一般,今年都十七岁了,也才混了个王玄境二级,说出来着实让大家见笑了。”

  “什……什……什吗!”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无疑是【逆天邪神】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耳边炸起一个惊雷,让他们齐齐全身一震,看向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目光中,开始带上了一种惊恐,苏忘机更是【逆天邪神】惊的【逆天邪神】一屁股坐倒在座椅上。

  如果在平时,一个人指着一个十七岁的【逆天邪神】少女说她有着王玄境的【逆天邪神】修为,所有人都会把他当成疯子。但就在刚才,他们亲眼所见,两个天玄境的【逆天邪神】超级强者,在她手下仅仅一招便同时惨败……这至少是【逆天邪神】天玄境后期才可能有的【逆天邪神】力量!

  这个女孩,或许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只有十七岁的【逆天邪神】王座!

  现场的【逆天邪神】气氛开始发生骤变,所有的【逆天邪神】注意力和心神,都落在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上,她所带来的【逆天邪神】震撼,将其他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给掩下,之前上演的【逆天邪神】各种恩怨,在这巨大的【逆天邪神】震撼面前,根本是【逆天邪神】微不足道。

  看着周围人们的【逆天邪神】反应,云澈心中一声感叹……这就是【逆天邪神】绝对力量的【逆天邪神】好处,当有了足以碾压一切的【逆天邪神】绝对力量,也就有了压倒一切的【逆天邪神】掌控,人们会害怕、恐惧、敬仰、膜拜、臣服……不会有人敢去欺凌、呼喝、迫害、暗杀……

  要真正做到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身边的【逆天邪神】人,拥有绝对的【逆天邪神】力量,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方法,其他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空谈。

  这也是【逆天邪神】云澈一直一来努力追求的【逆天邪神】东西。

  如果,那颗菩提帝心丹他没有用在夏倾月身上,而是【逆天邪神】自己服下,那么,拥有如今力量的【逆天邪神】人,或许就会是【逆天邪神】他……王玄境,在他当初于初玄境、入玄境苦苦挣扎、修炼、突破时,这是【逆天邪神】一个神话一般的【逆天邪神】境界,一个那时连想都没想过的【逆天邪神】境界。如今,才不到两年的【逆天邪神】时间过去,他已与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王座并肩而立,同时,也与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擦肩而过。

  看着身边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云澈心中一番感慨,却并没有半点后悔,亦没有半点患得患失。夏倾月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妻子,这一点,就完完全全足够了。

  看着被两个贴身护法扶起来的【逆天邪神】黑木青牙,云澈目光一沉,冷笑道:“黑木青牙,你意欲掳走我未婚妻苓儿,还出手杀我这笔账,你现在想好怎么向我岳父和我交代了吗?”

  黑木青牙大口喘息,身体内窜动的【逆天邪神】寒气让他痛不欲生,他咬牙切齿道:“交代?嘿……有种,你们就杀了我!”

  “杀你?你以为我不敢吗?”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顿时阴下:“我岳父大人一届门主,凡事要从大局考虑,即使你对苓儿下手,他在对付你这件事上,也会多有顾虑。但我可不一样……你不过是【逆天邪神】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黑木堡堡主,我杀你,和杀一条都狗没有任何区别!倾月老婆,杀了他!”

  云澈的【逆天邪神】这番话,狠狠的【逆天邪神】提醒了所有人,让他们同时想到:能培养出这般年纪,就有着如此实力的【逆天邪神】一对年轻人,他们的【逆天邪神】背后,该是【逆天邪神】何其恐怖的【逆天邪神】一个庞然势力!他们所在的【逆天邪神】宗门,所在层面,必定高到了他们连仰望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

  那么,以他们的【逆天邪神】层面,或许杀一个黑木堡堡主,真的【逆天邪神】和杀一条狗没什么区别!

  苏醒后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对云澈意外的【逆天邪神】顺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话音一落,她的【逆天邪神】身上已寒气涌动,一朵小巧的【逆天邪神】莲花在她掌心间盛开,然后随着她手指的【逆天邪神】舞动在旋转中骤然飞向了黑木青牙。

  一股寒气伴随着冰冷刺骨的【逆天邪神】杀机扑面而来,这一下,黑木青牙是【逆天邪神】亡魂皆冒。他之前那句话只是【逆天邪神】随口出的【逆天邪神】狠话,说完之后,他才忽然醒悟自己面对的【逆天邪神】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太苏门,而是【逆天邪神】一个根本不属于太苏门的【逆天邪神】王座!一个王座要杀自己,又怎么会有什么顾忌!

  那朵冰莲所舞动的【逆天邪神】冷光看上去无比绚丽,但在临近时,却让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丝毫不怀疑,只要被这朵冰莲碰上,自己必死无疑,连一丝侥幸都没有。

  死亡的【逆天邪神】威胁之下,黑木青牙怪叫一声,硬是【逆天邪神】在重伤状态下发挥出了十二成的【逆天邪神】力量,如蚱蜢一般迅疾无比的【逆天邪神】后跃而去,躲过了来自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冰莲,但落地时却如条死狗般直接扑下,半天无法站起来……身为黑木堡堡主,一个有着天玄实力的【逆天邪神】强者,他或许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是【逆天邪神】如此狼狈凄惨。

  夏倾月眉头一动,雪白的【逆天邪神】手掌一翻,又一朵冰莲在掌心绽放。刚才的【逆天邪神】那一朵冰莲,已清楚的【逆天邪神】告诉所有人,纵然是【逆天邪神】威霸江东的【逆天邪神】黑木堡堡主,她也是【逆天邪神】想杀便杀,根本不会有一丝顾忌。第二朵冰莲绽放时,所有黑木堡的【逆天邪神】人都是【逆天邪神】脸色大变,苏忘机猛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以苍老的【逆天邪神】声音吼道:“住手!做事不要太绝,否则……”

  “否则怎样?”云澈一侧目,盯着他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他要杀我的【逆天邪神】时候,你在旁边看戏,我们要杀他,你却出来叽歪?呵,我岳父和我未婚妻苓儿都是【逆天邪神】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人,看在他们的【逆天邪神】面子上,刚才的【逆天邪神】话,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马上让我老婆杀了你!你要不要试试看!”

  苏忘机眼睛瞪大,全身颤抖,喉咙里一声颤声,但在面对云澈冷厉的【逆天邪神】目光时,却是【逆天邪神】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把差点出口的【逆天邪神】“你”字给吞了回去,然后重重的【逆天邪神】坐回椅子上,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怕死是【逆天邪神】人的【逆天邪神】本能,他身为太长老,平日里作威作福,高高在上惯了,还从来没经历过真正的【逆天邪神】死亡威胁,而这一次,是【逆天邪神】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逆天邪神】死亡威胁,那些所谓的【逆天邪神】骨气、血性全部化作了最寒冷的【逆天邪神】恐惧,全身发抖,却不敢再多说半个字。

  坦白说,苏横山现在的【逆天邪神】心里可谓是【逆天邪神】舒爽至极,黑木青牙与他几为死敌,他却从来奈何不得,苏忘机身为太长老,平日里经常不将他放在眼里,他纵然气愤,也是【逆天邪神】能忍则忍,此时看着黑木青牙,苏忘机噤若寒蝉,他自然是【逆天邪神】爽心至极。但以他的【逆天邪神】本性,也自然不愿看到事情真的【逆天邪神】发展到极端,他上前拍拍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摇头道:“云小兄弟,算了,黑木青牙虽然卑劣,但他在江东毕竟名声赫赫,就这么在太苏门内杀了他,总归有些不妥。他现在已身受重伤,看山去一年半载都不可能痊愈,让他付出些代价,就此放过他吧。”

  苏横山会这么说,云澈一点都不意外,他苦笑道:“岳父大人,我和苓儿已经当众定亲,你还称呼我‘云小兄弟’,实在是【逆天邪神】折煞我了……如果不喜欢称呼女婿的【逆天邪神】话,岳父大人可以直接称呼我云澈,或者‘澈儿’。”

  苏横山一愣,看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显然是【逆天邪神】把今天的【逆天邪神】“定亲”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放在了心上。他笑了起来:“你看我,只顾着定亲,却忘了改口……澈儿,我刚才的【逆天邪神】话,你觉得如何。”

  云澈微笑道:“既然是【逆天邪神】岳父大人开口,澈儿自当遵从。只不过,岳父大人希望他付出什么代价呢?”

  黑木青牙本已全身精神紧绷,额头冷汗淋淋,听到他们的【逆天邪神】对话,他精神一振,迅速拿出一枚空间戒指,丢向了苏横山,整个过程,却是【逆天邪神】一言不发……为了保命,他不得不软下骨头,当众交出“代价”,耻辱之下,他胸腔欲裂,哪还说得出话来。

  苏横山接过空间戒指,玄力一扫,里面盛放着整整三方的【逆天邪神】紫云玄铁。以紫云玄铁的【逆天邪神】珍贵,这基本上是【逆天邪神】黑木堡一年的【逆天邪神】收成。他满意的【逆天邪神】点头,向黑木青牙一甩手:“既然黑木堡主这么大方,苏某也就不客气了……走好不送!”

  黑木青牙胸腔猛然起伏,然后眼白一翻,直接昏了过去。他的【逆天邪神】两个护法连忙把他带起,用惊惧的【逆天邪神】目光看了夏倾月一眼,再不敢停留,随同而来的【逆天邪神】黑木堡弟子也都跟在后面,灰溜溜的【逆天邪神】离开。

  云澈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然后用感激的【逆天邪神】目光看了一眼夏倾月。

  当初,在他遇到苏苓儿时,她的【逆天邪神】世界被忧郁和灰暗完全填满……结合此时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身份,可想而知,那时的【逆天邪神】她,一定遭遇了家门的【逆天邪神】巨变和各种各样的【逆天邪神】绝望。

  云澈始终不知道她,还有她的【逆天邪神】家究竟遭遇了什么。而看着如今烂漫无暇,无忧无虑的【逆天邪神】苏苓儿,他永远也不想她再重蹈那时的【逆天邪神】命运。所以,他今天借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绝对力量,以强横的【逆天邪神】言语和行动,为太苏门树立了一个威慑,为那些对太苏门有恶意企图的【逆天邪神】势力制造了一个太苏门有着强硬靠山的【逆天邪神】假象……虽然,用一个不可能长久的【逆天邪神】假象来指望太苏门不重蹈曾经的【逆天邪神】命运太过天真了一些,但这是【逆天邪神】云澈此刻所唯一能做到的【逆天邪神】……

  即使……这仅仅是【逆天邪神】个幻境……十二个时辰后,一切都会化作泡影……但他依然倾尽所有的【逆天邪神】心念去做着所有可以为苓儿做的【逆天邪神】事,只为那颗对苏苓儿深爱,而又愧疚到最深处的【逆天邪神】心。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