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69章 碾压
  一个绝色美女的【逆天邪神】出现,总能在短时间内吸引绝大多数人的【逆天邪神】目光。但夏倾月不同,她的【逆天邪神】每次现身,吸引的【逆天邪神】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目光,更是【逆天邪神】让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灵魂都在那一刹那离体而出。

  夏倾月缓缓飘落而下,站在了云澈身前,一袭白衣,雪颜如梦,冰眸如辰,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白绫环绕着她的【逆天邪神】身体轻灵舞动。一时间,全场完全失声,所有人都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夏倾月,目光迷蒙间如同忽坠幻梦,看到了传说中的【逆天邪神】月宫仙子降落凡间……

  黑木青牙连退数步,右手在剧痛中颤抖,五指全部被摧断,扭曲的【逆天邪神】不成样子,他抬头看向夏倾月,一愣之后,心中震惊到了极点……他竟然被这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逆天邪神】女孩给击伤!刚才那一击所蕴玄力之浑厚,让胆战心惊。而来自夏倾月那冰冷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更是【逆天邪神】让他全身的【逆天邪神】神经都紧绷起来……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一种在层面上把他完全碾压的【逆天邪神】力量!

  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上百被寒气吹飞的【逆天邪神】黑木堡弟子如下饺子般纷纷落地,却没有一个站起,全部在地上痛苦哀嚎,龇牙咧嘴,因为他们的【逆天邪神】身上,全部或多或少的【逆天邪神】结起了冰晶,冰晶覆盖的【逆天邪神】部位都在短短的【逆天邪神】几息之内冻僵,甚至完全失去知觉,让他们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站起。

  黑木青牙的【逆天邪神】眉头狂跳,抬起左手指向夏倾月:“你……你……你是【逆天邪神】谁!!”

  黑木青牙的【逆天邪神】话中带上了明显的【逆天邪神】颤音。他刚才受了夏倾月一击,又被她的【逆天邪神】力量锁定,最能感受的【逆天邪神】到夏倾月有着多么恐怖的【逆天邪神】力量。这样的【逆天邪神】年龄,配上这样的【逆天邪神】玄力,足以让这个黑木堡主的【逆天邪神】灵魂世界被震惊到天翻地覆。

  夏倾月冷眼看着黑木青牙,不发一言。她的【逆天邪神】身后,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大亮,抱着苏苓儿嗖的【逆天邪神】窜到她身侧:“倾月老婆,你可终于来了,你要再不来的【逆天邪神】话,下半辈子可就要守寡了!”

  云澈一边说着,还摆出一副后怕的【逆天邪神】样子。夏倾月眼波微动,很是【逆天邪神】无奈,别人不清楚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她可是【逆天邪神】知道的【逆天邪神】足够清楚……星神碎影一出,就算是【逆天邪神】强至天玄境的【逆天邪神】黑木青牙,也别想那么容易碰到他的【逆天邪神】影子。

  云澈那句“倾月老婆”一出,那些痴迷中的【逆天邪神】男弟子们齐齐感觉到仿佛有一把刀插进了胸口里,向云澈投去了羡慕嫉妒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眼神……他们的【逆天邪神】注意力全部被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仙颜神姿牢牢吸引,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她有着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实力。而或许在他们看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第一时间,知觉里也不会把她和“强者”二字联系到一起,因为美到这个程度,一颦一笑便可征服天下,根本不需要什么强大的【逆天邪神】实力。

  “漂亮姐姐,你醒了……太好了……我叫苓儿。”被云澈当着这么多人的【逆天邪神】面很紧的【逆天邪神】搂抱在身前,苏苓儿似乎有些害羞,小脸色红扑扑的【逆天邪神】,很小声的【逆天邪神】向夏倾月打招呼。

  夏倾月侧过目光,向苏苓儿轻轻点头,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却无法笑出来……她或许已经忘记了该怎么笑。至少,云澈从来没有见她笑过。

  对那些实力强大的【逆天邪神】长者而言,他们惊叹的【逆天邪神】便不仅仅只有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容颜,她刚才一招击退黑木青牙,让他们无不勃然变色,满脸的【逆天邪神】震惊和难以置信……但他们随之又马上自我安慰道,一个才十七八岁的【逆天邪神】小姑娘,就算再怎么妖孽,也根本不可能做到把一个天玄强者击退。一定是【逆天邪神】偶然,或者黑木青牙那一招根本只用了很少的【逆天邪神】几分力……

  他们虽然这样自我暗示着,但黑木青牙刚才出手时,他们的【逆天邪神】感知却又分明在告诉他们那一击他分担没有留手,反而是【逆天邪神】用出十成十的【逆天邪神】力量!

  苏横山向前,面向夏倾月时,神态间竟有了少许恭敬:“这位姑娘,鄙人苏横山,姑娘之前受伤昏迷,现在看上去已然无事,真是【逆天邪神】再好不过,感谢你刚才出手,救下……小女。”

  云澈点头:“嗯,倾月老婆,这是【逆天邪神】我刚认的【逆天邪神】岳父大人,这次多亏了岳父大人的【逆天邪神】收留,我们才有了落脚的【逆天邪神】地方。”

  一边喊着“倾月老婆”,一边向她介绍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岳父大人”,这画面让不少人瞠目结舌,但可惜,这个漂亮到惊人的【逆天邪神】女孩却没有一点醋坛子被打翻的【逆天邪神】样子,她侧过身来,向苏横山轻轻一礼:“晚辈夏倾月,谢苏门主招待。”

  “哪里哪里,你太客气了。”苏横山连忙摆手道,虽然他已至中年,但在面前夏倾月时,目光依然不敢对视。他心中暗叹一声,目光转向黑木青牙,脸上瞬间蔓延愤怒:“黑木青牙!你这个小人!我素来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卑劣之名,但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卑鄙无耻到这种程度!我太苏门近年和你黑木堡齐名,简直是【逆天邪神】奇耻大辱!”

  苏横山又一侧目,向苏忘机道:“太长老,刚才的【逆天邪神】事,你也看看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苏横岳与这样的【逆天邪神】人为伍,不但有叛门之嫌,更是【逆天邪神】让人耻笑!而你身为我们太长老,居然还站在他的【逆天邪神】那一边,我虽为门主,但也是【逆天邪神】你晚辈,一忍再忍,纵然苏横岳一再责难,我也没反击过!但今天……之前黑木堡意欲掳走苓儿,我还可以告诉自己你们毫不知情。但刚才黑木青牙忽然出手我女婿,你们非但没有阻拦,反而气定神闲……太长老,苏横岳,我虽然极其不愿看到门内相争,让别有用心的【逆天邪神】人看我们笑话,但也不是【逆天邪神】没牙的【逆天邪神】老虎!现在的【逆天邪神】太苏门,说到底还是【逆天邪神】我说了算!”

  “够了!”苏忘机的【逆天邪神】脸色极其难看,他看了一眼右手发颤的【逆天邪神】黑木青牙和重伤倒地的【逆天邪神】苏浩宇,一拍扶手站了起来:“今天的【逆天邪神】事到此为止……横岳,带上浩宇走!”

  苏横岳脸色抽搐,他恶毒的【逆天邪神】看了一眼苏横岳和云澈,让身后的【逆天邪神】弟子抱起昏迷不醒的【逆天邪神】苏浩宇,一言不发,准备恨恨的【逆天邪神】离开。苏横山的【逆天邪神】话没错,太苏门现在说到底还是【逆天邪神】他说了算,他今天之所以敢气势汹汹的【逆天邪神】来到这里,最大的【逆天邪神】依仗便是【逆天邪神】苏浩宇无人可及的【逆天邪神】资质,在这一点上,他得到了大量宗门中人的【逆天邪神】支持,再加上黑木堡的【逆天邪神】力量,足够给苏横山巨大的【逆天邪神】压力,但他绝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个云澈!

  苏横山眉头一动,右臂伸出,但伸到一半,却又收了回去,憋着怒气,任由他们准备离开。而这时,一个冷哼声忽然响起。

  “等等!!”

  云澈上前一步,冷视着脸色僵硬的【逆天邪神】黑木青牙:“这里不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地盘,也不太适合说‘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种话,但……黑木堡主,你刚才想要出手杀我的【逆天邪神】事,难道就想这么算了?”

  黑木青牙眼睛一眯,冷笑起来:“怎么?你还想留下我?”

  现在的【逆天邪神】黑木青牙虽然嘴上冷笑,却身上一点都不好受,后背更是【逆天邪神】早已冷汗遍布,他手掌的【逆天邪神】右掌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五指折断那么简单,他感觉到整只右手中有一道道冰冷至极的【逆天邪神】寒气在流动,这些寒气就如一把把冰刃,每一秒的【逆天邪神】流动,就如十几把刀子在他手中剜来剜去,让他痛彻心扉,但他用尽全力,却也始终无法将这些寒气逼出哪怕一道。

  他是【逆天邪神】最想马上离开的【逆天邪神】人,因为对于夏倾月,他的【逆天邪神】心里已经滋生出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恐惧。

  “留下你?哈哈哈哈,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就你这丑恶狰狞的【逆天邪神】嘴脸,卑鄙无耻的【逆天邪神】灵魂,留下来喂苍蝇我都嫌脏,我不过是【逆天邪神】想把刚才的【逆天邪神】账,好好的【逆天邪神】算一算!”云澈一转头,肃然道:“当然,这事只是【逆天邪神】我和黑木青牙的【逆天邪神】个人恩怨,和太苏门没半点关系……”

  说到这里,云澈忽然伸手一指黑木青牙,一脸愤怒的【逆天邪神】道:“倾月老婆!就是【逆天邪神】他,刚才居然出手要杀我!这种杀夫之仇,就算我能忍,你也忍不了对不对!?”

  夏倾月睫毛轻翘,一双冰冷的【逆天邪神】星眸已锁定黑木青牙,还未等黑木青牙开口说话,身上的【逆天邪神】冰凰琼华绫便忽然闪电般的【逆天邪神】甩出,直拂黑木青牙胸口。

  黑木青牙双目一沉,低吼道:“狂妄小辈!我会怕你!?”

  黑木青牙手掌一动,一把黑色铁枪抓在手中,低吼声中,枪身卷动起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黑色漩涡,迎上了看上去毫无威力的【逆天邪神】冰凰琼华绫。

  这是【逆天邪神】来自天玄强者的【逆天邪神】威势,在场靠的【逆天邪神】稍微近些的【逆天邪神】人,都被压迫的【逆天邪神】呼吸不畅,甚至窒息。

  嘶啦!!

  冰凰琼华绫与黑色铁枪刚一碰触,一声刺耳的【逆天邪神】撕裂声传来,那个卷动着巨大力量的【逆天邪神】漩涡如一张薄纸般被撕裂,一朵忽然绽开的【逆天邪神】冰莲撞开枪身,罩向了黑木青牙的【逆天邪神】面门。

  黑木青牙大惊失色,慌忙后退。周围的【逆天邪神】人更是【逆天邪神】全部呆滞……黑木青牙刚才那一击,完完全全是【逆天邪神】用了全力,却竟是【逆天邪神】被这个女孩……一击而溃!

  “我来助你!!”

  苏横岳见势不妙,迅速折身,一剑刺向了冰凰琼华绫……两大在江东排的【逆天邪神】上前十号的【逆天邪神】天玄强者,竟然合力出手对付一个才十七岁的【逆天邪神】少女,这样的【逆天邪神】景观,所有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神情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丝毫动荡,唯有手势轻轻一变。

  霎时,旋转中的【逆天邪神】冰莲一分为二,分别撞向了黑木青牙和苏横岳……

  乒!!

  苏横岳的【逆天邪神】阻挡没有起到分毫的【逆天邪神】作用,他的【逆天邪神】长剑在碰触到冰莲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便连同手臂被一同冰封,两朵冰莲一朵印在了黑木青牙的【逆天邪神】胸口,一朵印在了苏横岳的【逆天邪神】胸口,然后同时爆开。

  两人同时惨叫一声,向相反的【逆天邪神】方向倒飞了出去,将七八个黑木堡弟子当场砸晕过去。

  两人身上插满了破碎的【逆天邪神】冰花,刺下了不知多少的【逆天邪神】伤口,一半的【逆天邪神】身体被冰封,一时间根本无法动弹。他们躺在地上,神情呆滞,根本不愿相信这一切……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他们,苏横岳、苏忘机……甚至云澈,都目瞪口呆。

  两个天玄初期,在江东一代处在实力最巅峰的【逆天邪神】强者,竟然被一个少女……一招惨败!!

  仅仅一招!!

  之前夏倾月击退黑木青牙,云澈就断定她在炼化完菩提帝心丹后,实力必定胜过了黑木青牙!不但达到了天玄境,还有可能一跃到了天玄境中期……

  但他绝对没有想到,面对黑木青牙与苏横岳两大天玄高手的【逆天邪神】合击,她竟然仅用一招让他们溃败!

  纵然是【逆天邪神】天玄境中期,也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难道,现在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已经是【逆天邪神】……天玄境后期?

  “茉莉,倾月现在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什么级别了?”云澈有些战兢的【逆天邪神】问道。

  “……真不愧是【逆天邪神】玄天至宝排行第五的【逆天邪神】天毒珠,这种完美到极致的【逆天邪神】淬炼,大千世界,也唯有天毒珠才能做到。”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中,也透着一抹惊然:“她现在的【逆天邪神】玄力,已是【逆天邪神】跨越天玄,位列王玄之境!还是【逆天邪神】超越楚月璃的【逆天邪神】王玄境二级!”

  “这两个天玄境二级的【逆天邪神】人,在现在的【逆天邪神】她面前,就和两个刚学会走路的【逆天邪神】婴儿没有任何区别!要不是【逆天邪神】她手下留情,这两个人现在已经化成冰粉!”

  云澈:“……”

  云澈:“……”

  云澈:“你……说………………啥!?!?”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