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67章 霸威
  云澈一出现,黑木堡中的【逆天邪神】一个人便眼睛一瞪,迅速向前对黑木青牙耳语道:“堡主,就是【逆天邪神】他……就是【逆天邪神】他在我们即将掳走苏横山女儿时坏了事!”

  黑木青牙扫了云澈一眼,忽然一耳光扇在那人的【逆天邪神】脸上,低沉的【逆天邪神】道:“一群废物!竟然让一个才初入灵玄境的【逆天邪神】人坏了大事,还要你们这群废物何用!”

  被扇耳光的【逆天邪神】那个黑木堡弟子脸部高高肿起,他懦懦的【逆天邪神】后退,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黑木青牙目光阴厉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对身前的【逆天邪神】苏横岳低声道:“横岳兄,这小子就是【逆天邪神】阻碍我们掳走那小丫头的【逆天邪神】家伙!哼,真是【逆天邪神】坏我们大事,若是【逆天邪神】小丫头现在落在我们手里,那还需要这么麻烦!”

  “是【逆天邪神】他?”苏横岳盯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一下子变得阴狠,他冷笑起来:“我正愁着到哪里去找这小子,他倒不知死活的【逆天邪神】自己跳了出来!”

  苏横岳向苏浩宇传音道:“浩宇,找个借口,给我狠狠的【逆天邪神】教训一下这小子!就算‘失手’打死了也没关系!”

  苏浩宇立即会意,他探知了一番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脸上随之露出不屑,他向前一步,冲着云澈道:“这是【逆天邪神】哪跑出来的【逆天邪神】野小子,看样子也不像我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人,呵!这是【逆天邪神】我太苏门商议大事的【逆天邪神】地方,不是【逆天邪神】你这种不知从哪钻出来的【逆天邪神】野小子撒野的【逆天邪神】地方,赶紧滚!你若不想自己滚,本少爷倒是【逆天邪神】可以送你滚!”

  苏浩宇这些话一出,在场之人都嗅出了不一样的【逆天邪神】气息。因为苏浩宇这话,显然是【逆天邪神】在刻意侮辱和激怒对方。看来他们之间,似乎有某种过节。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一点都不生气,他用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苏浩宇,打量的【逆天邪神】过程中还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又失望摇头,活生生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在打量一头正在售卖的【逆天邪神】牲口,他手托下巴,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道:“嗯,你就是【逆天邪神】号称太苏门资质最高的【逆天邪神】苏浩宇?长的【逆天邪神】还算可以,虽然比起本少来差了起码十万八千八百里,但也凑合着能看,只可惜这嘴太臭,臭的【逆天邪神】让人反胃。”

  “哈哈哈哈!”苏浩宇狂笑了起来:“我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一个野小子跑过来干嘛,原来是【逆天邪神】找死来了!”

  “不不不不!”云澈晃了晃手指头:“我长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找死俩字咋写。我只是【逆天邪神】刚才不小心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就是【逆天邪神】所谓的【逆天邪神】太苏门资质最好的【逆天邪神】天才弟子,所以过来见识见识长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人模还是【逆天邪神】狗样,顺便嘛……”云澈右手伸出,活动了一下手腕:“来讨教讨教你这个所谓的【逆天邪神】第一天才。”

  云澈这话一出,场中不少人当场笑出声来。苏浩宇灵玄境八级的【逆天邪神】玄力,太苏门,乃至整个江东,二十岁以下无人能及。而云澈,区区灵玄境一级,居然也有胆子要“讨教”!云澈的【逆天邪神】年龄看上去十七八岁,这个年纪初入灵玄境,资质也是【逆天邪神】相当不俗,但在苏浩宇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很多人的【逆天邪神】眼光里开始带上讥讽,有的【逆天邪神】甚至向云澈投去看白痴的【逆天邪神】眼神。

  “呵呵,真是【逆天邪神】不知死活。”苏横岳和黑木青牙同时冷笑。

  苏横山眉头一动,便要出声阻止云澈,但话刚要出口,又被他咽了回去,深深看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情一眼,便不再说话。虽然他和云澈只是【逆天邪神】刚刚认识,但和他短暂的【逆天邪神】交流中,他感觉到云澈有着远超年龄的【逆天邪神】成熟,至少不应该是【逆天邪神】鲁莽无知的【逆天邪神】人……他现在所作所为,或许有他的【逆天邪神】深意。

  苏浩宇激怒云澈,本就是【逆天邪神】为了激他和自己动手,然后自己趁机狠狠教训他一顿,没想到他还没怎么说几句话,云澈就自己要和他交手。苏浩宇心中冷笑,双手抱在胸前,不屑的【逆天邪神】道:“就凭你?还不配和我交手!”

  “哈哈哈哈!”云澈大笑起来:“黄牛吹天我见过,没想过这臭虫也会吹天,而且吹出来这气不但可笑,还臭不可闻啊。”

  “你……找死!!”

  云澈没被激怒,倒是【逆天邪神】苏浩宇被激怒起来,他“锵”的【逆天邪神】一声拔起长剑,指向云澈:“亮出你的【逆天邪神】武器吧,你不是【逆天邪神】不知道‘找死’俩字咋写吗?今天本少就好好的【逆天邪神】教教你!”

  云澈松开牵着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手,将她轻推到苏横山身边,却没有拿出武器,两只手在身前却互相把玩起来,口中漫不经心的【逆天邪神】道:“我向你讨教,已经是【逆天邪神】给了你天大的【逆天邪神】面子,你居然还想让我亮出武器?就你,好像还没资格。”

  “噗……”有不少人当场喷了出来。

  “哼!这个白痴,简直丢人现眼!”苏浩然在心中暗骂道,想到美若仙女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他内心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一阵荡漾,同时暗恨道:那么一个美人,竟然嫁给这样一个白痴,简直是【逆天邪神】老天瞎眼!

  “好……很好。”苏浩宇顿时有了一种和眼前这小子站在一起都掉档次的【逆天邪神】感觉,直接怒吼一声:“那你就去死吧。”

  苏浩宇长剑刺出,玄力涌动间,细长的【逆天邪神】剑搅乱周围的【逆天邪神】空气,荡起圈圈空间涟漪,这一剑所蕴藏的【逆天邪神】威力,顿时在场的【逆天邪神】不少长者点头赞赏。

  云澈眼角斜起,右手很随意的【逆天邪神】挥出,抓向苏浩宇的【逆天邪神】长剑。

  “我靠!这小子找死!”

  “居然敢直接用手去接苏浩宇的【逆天邪神】剑,他是【逆天邪神】不想要自己的【逆天邪神】手了吗?别说才灵玄境一级,就算是【逆天邪神】灵玄境十级,这么做也是【逆天邪神】自己找残!”

  “小兄弟小心!!”本就心中忐忑的【逆天邪神】苏横山见到云澈这般举动,顿时再也无法平静,惊喊出声……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距离苏浩然的【逆天邪神】剑只有不到半尺之遥,他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碰触到了苏浩宇的【逆天邪神】长剑。

  “卜”的【逆天邪神】一声,苏浩宇的【逆天邪神】剑被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就这么抓在了手中,再也无法寸进,剑上的【逆天邪神】玄力在一瞬间全部泻尽,还没等苏浩宇反应过来,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便已闪电般撤离,变掌为拳,狠狠的【逆天邪神】一拳砸在了剑身上。

  咣!!!

  云澈的【逆天邪神】臂力何其恐怖,这一重击之下,苏浩宇的【逆天邪神】虎口瞬间崩裂,长剑也脱手飞出,在飞出的【逆天邪神】过程中断成数截……

  “什……什么?”

  这是【逆天邪神】所有人做梦都不可能想到的【逆天邪神】一幕,他们全部大惊失色,就连苏横山、苏横岳、黑木青牙,甚至太长老,都完全惊呆。

  苏浩宇倒退两步,瞳孔收缩,右手手掌血流如注,疼痛无比,这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变化让他大脑直接处在半懵状态,还没能来得及喘息,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便已冲到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前,冰冷的【逆天邪神】面孔出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一拳结结实实的【逆天邪神】打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胸口。

  “咔嚓!!”

  一声闷响,苏浩宇整个胸口都凹陷下去,肋骨断了个干干净净,整个人如滚地葫芦滚出了很远,在地上拉起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血痕。

  “浩宇!!”苏横岳亡魂皆冒,飞扑到了苏浩宇身侧。他的【逆天邪神】身旁,那个名为李云机的【逆天邪神】中年人飞跃而起,一剑刺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敢伤我家少爷,给我拿命来!!”

  号称太苏门第一天才的【逆天邪神】苏浩宇,不但被云澈空手接白刃,还转眼之间打成重伤,这让苏横山震惊的【逆天邪神】同时也喜出望外,忽然看到李云机出手,他迅速冲了过去,同时大吼道:“李云机你敢!!云小兄弟小心!”

  一股地玄境的【逆天邪神】威压当头而来,这一次,云澈不敢托大,双手一甩,龙阙已被他抓在手中,看也不看攻击自己的【逆天邪神】人,“焚心”短暂开启,直接一个“陨月沉星”砸了过去。

  砰!!!!

  这一声巨响直震人耳膜久久发颤。云澈步入灵玄境一级后,在开启焚心的【逆天邪神】状态下,他的【逆天邪神】巅峰实力相当于普通的【逆天邪神】地玄境中期,又岂是【逆天邪神】李云机地玄境二级的【逆天邪神】玄力所能抵挡的【逆天邪神】。巨响声中,飞跃而至的【逆天邪神】李云机就如一只断了线的【逆天邪神】风筝般倒飞了回去,落地后连退十几步,然后支撑着剑跪倒了下去,大口的【逆天邪神】鲜血狂喷而出……云澈那一剑之霸道,让他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内脏都仿佛已被完全震碎。

  本欲赶过来营救云澈的【逆天邪神】苏横山停在了那里,看着手持巨剑的【逆天邪神】云澈,双目里满是【逆天邪神】震惊。

  所有人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也都是【逆天邪神】惊骇欲绝。

  这个看上去才十七八岁的【逆天邪神】少年,居然转眼间击败了苏浩宇,又一招砸伤了地玄境玄力的【逆天邪神】李云机……纵然是【逆天邪神】他们亲眼所见,却依然不敢相信这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哇哇哇哦!!”苏苓儿双手捧着小脸,眼睛里的【逆天邪神】小星星多的【逆天邪神】比清朗夜空里的【逆天邪神】繁星还要多:“云澈哥哥好厉害!云澈哥哥……好帅!!”

  “砰”的【逆天邪神】一声,龙阙被云澈深深的【逆天邪神】插入地下,他冷眼看着李云机,讥讽道:“听苏门主刚才所说,你的【逆天邪神】命是【逆天邪神】先门主所救,还收留你在太苏门十几年,结果你不但不知恩图报,却反而帮助别有用心者来为难胁迫他的【逆天邪神】后人……呵!养条狗还知道忠诚,你真是【逆天邪神】连条狗都不如,刚才砸你的【逆天邪神】这一剑,我都嫌脏了自己的【逆天邪神】手。”

  云澈骂人时从来都会无比刻薄,这番话如同刀子一样刺在李云机心窝里,本就内伤不轻的【逆天邪神】他脸色一白,眼睛圆瞪,急怒攻心之下,直接昏死过去。

  苏横岳一股脑的【逆天邪神】将十几颗丹药塞到苏浩宇口中,然后持续的【逆天邪神】灌输玄力为他化解药力,稳住伤势,他猛的【逆天邪神】转头,目视云澈,目光就如带血的【逆天邪神】刀刃:“你这个该死的【逆天邪神】小辈!居然敢伤我儿子,我必要你死亡葬身之地!!”

  “切!”云澈不屑之极的【逆天邪神】一撇嘴:“你这儿子技不如人还口出狂言,我好心出手帮你教育教育他,你不好好感谢我一番也就算了,还在那大呼小叫,真不知你从哪里来的【逆天邪神】勇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逆天邪神】面说出这些不知廉耻的【逆天邪神】话来……要怪,就怪你这个儿子无能,还什么天才……简直是【逆天邪神】个笑话!”

  “你!!”苏横岳眼睛圆瞪,肺都差点气炸,要不是【逆天邪神】他必须给苏浩宇灌输玄气,他肯定已经不顾身份向云澈出手。

  “这位……哦,太长老。”云澈直接不再理会苏横岳,目光转向脸色难看至极的【逆天邪神】太长老苏忘机:“你老刚才说,只要能在太苏门下找到一个二十岁上下,且能击败苏浩宇的【逆天邪神】弟子,那么宗门至宝的【逆天邪神】事今后就由苏门主全权决定,这对苏横岳父子也绝不许再提宗门至宝的【逆天邪神】事,还要给苏门主赔礼,苏横岳也是【逆天邪神】当着所有人的【逆天邪神】面前答应了……太长老,你说的【逆天邪神】这些话,你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忘了吧?”

  “哼!”苏忘机冷哼一声:“老夫说的【逆天邪神】话,自然一言九鼎。可惜,你不是【逆天邪神】我太苏门弟子!你就算现在拜师也没用,太苏门从无外来弟子!李云机也不过是【逆天邪神】半个家仆!”

  “嘿嘿,看来太长老的【逆天邪神】消息不太灵通啊。”云澈半眯起眼,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苏门主已经把他的【逆天邪神】女儿苏苓儿许配给了我,我现在可是【逆天邪神】苏门主的【逆天邪神】女婿……你说,我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太苏门下之人呢!?”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