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66章 搅局
  云澈并没有听他们提到这个“宗门至宝”是【逆天邪神】什么,但看他们重视的【逆天邪神】程度,甚至为了其而不惜如此大动干戈,想来必然是【逆天邪神】极其不得了的【逆天邪神】东西。也说不定,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和菩提帝心莲一样“圣物”级的【逆天邪神】东西。

  因为宗门至宝太过珍贵,甚至成为了太苏宗从扶苏国顶级宗门上升至沧云大陆顶级宗门的【逆天邪神】希望,因而这“宗门至宝”用在谁身上至关重要!若是【逆天邪神】用在一个普通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上,无疑是【逆天邪神】暴殄天物。由于这件事务必慎重,所以直到这一代,那一件“宗门至宝”依然没有被使用,而是【逆天邪神】被藏在一个未知的【逆天邪神】地方,且那个藏匿之地,必须以一把特别的【逆天邪神】钥匙才能打开。那把特别的【逆天邪神】钥匙,便掌握在每一任的【逆天邪神】门主手中。

  这一代,便是【逆天邪神】在苏横山的【逆天邪神】手中。

  苏横岳是【逆天邪神】个野心极重的【逆天邪神】人,他在年轻时就觊觎那件宗门至宝,但他资质虽是【逆天邪神】上游,但还不到惊艳的【逆天邪神】程度,所以纵然有想法也不敢提出来。门主之位的【逆天邪神】争夺,他便是【逆天邪神】因为野心太重,败给苏横山。但他在太苏门也有着相当高的【逆天邪神】威望,这么多年来靠各种手段拉拢起相当丰厚的【逆天邪神】羽翼,再加上他极力推行与黑木堡合作,太苏门长老会中有此想法的【逆天邪神】人也自然都倒向他。

  如今,苏横岳之所以如此坚决的【逆天邪神】想要苏横山交出至宝钥匙,甚至不惜与苏横山翻脸,还借助黑木堡的【逆天邪神】力量,便是【逆天邪神】因为他的【逆天邪神】儿子苏浩宇!

  苏浩宇今年刚满二十岁,玄力已是【逆天邪神】灵玄境八级!这在太苏门历史上,可是【逆天邪神】从未有过!他认为以自己儿子的【逆天邪神】资质,完全有得到宗门至宝的【逆天邪神】资格。他一次次向苏横山提起,甚至让自己派系的【逆天邪神】人联合向他施压,苏横山都绝不答应。苏浩宇虽然资质惊人,但决然达不到先祖所一再强调的【逆天邪神】“惊世”二字。而且,苏横岳一直身怀野心,如果把宗门至宝当真给了苏浩宇,将来,太苏一门的【逆天邪神】大权也将彻底落入苏横岳这一脉……为了一己私欲,甚至不惜判出太苏门,依仗黑木堡的【逆天邪神】力量,太苏门若是【逆天邪神】落在他的【逆天邪神】手中,后面简直不堪设想。

  “苏横山,你若是【逆天邪神】早些把宗门至宝交出来,我儿浩宇也就早已一飞冲天,不出十年,将引领整个太苏门登上一个我们现在只能仰望的【逆天邪神】高度!”苏横岳冷笑着道:“不要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你心里的【逆天邪神】想法,你是【逆天邪神】嫉妒我儿资质,还妄想私吞宗门至宝。嘿,人嘛,会嫉妒和自私也是【逆天邪神】正常的【逆天邪神】,但你却要整个太苏门受你拖累,作为太苏门长老,我可绝不答应!”

  “你放屁!”苏浩然怒声吼道:“明明是【逆天邪神】你包藏私心,意图染指宗门至宝,却反过来血口喷人,简直不知羞耻!”

  “唷!”苏横岳冷声一声:“当老子的【逆天邪神】还没说话,你这个当儿子的【逆天邪神】倒是【逆天邪神】先沉不住气了。莫非你这个门主之子自认比我家浩宇更有资格享用那宗门至宝?也对,你要是【逆天邪神】能赢了浩宇,那自然是【逆天邪神】比浩宇更有资格。浩宇,出来,和你的【逆天邪神】浩然族兄比划比划。”

  “是【逆天邪神】,父亲。”

  苏横岳身后,一个一身白衣,二十岁左右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走了出来,虽是【逆天邪神】一脸平静,但目光里的【逆天邪神】傲然,却是【逆天邪神】表露无遗:“浩然兄,废话说的【逆天邪神】再多也没用,只要你能赢了我,这宗门至宝,我自然是【逆天邪神】没脸享用,我们今后也绝对不再这件事上对门主有任何异议,请吧。”

  “你!!”苏浩然一张脸憋的【逆天邪神】通红,却是【逆天邪神】根本不敢上前。苏浩宇虽然比他还小上半岁,但玄力已高达灵玄境八级,他根本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对手,真交起手来,他唯一的【逆天邪神】后果就是【逆天邪神】被虐的【逆天邪神】灰头土脸,颜面尽失。

  苏横山也是【逆天邪神】胸口起伏,然后狠狠的【逆天邪神】吐了一口气。

  “怎么?浩然族兄莫非是【逆天邪神】不敢?嘿……浩然族兄不需要太紧张,不过是【逆天邪神】切磋而已,我一定不会下手太重,再说,万一你赢了小弟,那岂不是【逆天邪神】得偿所愿?”苏浩宇向苏浩然伸出手指,嘴角带笑,满脸的【逆天邪神】嘲讽。

  “好了,都不要再吵了。”

  一个苍老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太长老苏忘机在座椅上睁开眼睛,缓慢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沉重的【逆天邪神】威严:“这件事,横岳做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确有失妥当,但也情有可原。横山啊,先祖虽然说要等一个足以惊世的【逆天邪神】弟子出现才可动用宗门至宝,但先祖所说的【逆天邪神】‘惊世’可有很多种理解。浩宇是【逆天邪神】我太苏门百年难遇的【逆天邪神】奇才,才二十岁,便已步入灵玄境后期,这在扶苏国,倒也但的【逆天邪神】上‘惊世’二字,在我看来,完全有资格享用宗门至宝。我敢保证,接下来数百年内,太苏门都基本不可能再出现资质比得上浩宇的【逆天邪神】弟子!”

  苏忘机的【逆天邪神】话,显然句句都在偏向于苏横岳这边,但有些话,却也无从反驳,他盯着苏横山,淡淡的【逆天邪神】道:“浩宇今年二十岁,也不算小了,若再大一些,使用宗门至宝的【逆天邪神】效果必然大打折扣。横山,若你还是【逆天邪神】执迷不悟,一直死守着宗门至宝不放,那若是【逆天邪神】太苏门永远不出现所谓的【逆天邪神】‘惊世’之才,这宗门至宝就永远封藏在那里吗?宗门原本可早日一飞冲天,却因此而久久停滞,若是【逆天邪神】哪天宗门遭遇大难,再动用这宗门至宝,可就太晚了!”

  苏横山眉头越收越紧……如若苏横岳只是【逆天邪神】个本份的【逆天邪神】长老,苏浩宇也本性纯良的【逆天邪神】话,若是【逆天邪神】有足够多的【逆天邪神】人建议祭出宗门至宝,苏横山虽然会觉得不妥,但也不至于如此坚决。但苏横岳这一脉为了得到宗门至宝而有的【逆天邪神】一系列所作所为,让他在这件事上决不能妥协!!

  他拉拢派系,还可以原谅。但依仗黑木堡的【逆天邪神】力量来施压……这本质上,根本就是【逆天邪神】叛门的【逆天邪神】行为!!

  将宗门至宝交给利欲熏心而不惜叛门的【逆天邪神】人,他就算死,也不会同意!

  “这样如何?”苏忘机眯着眼,缓缓的【逆天邪神】道:“横山,宗门之中,你可以任意挑选二十岁以下的【逆天邪神】弟子,若能有哪个弟子战胜浩宇,宗门至宝之事,横岳今后便不许再提!”

  苏横岳和苏浩然一派的【逆天邪神】人全部笑了起来,苏横岳一脸正色道:“好!只要是【逆天邪神】我太苏门二十岁以下门内之人,哪个能战胜浩宇,证明浩宇不是【逆天邪神】资质最强者,我马上拍屁股走人,这宗门至宝一事,我一个字都不会再提,还会对今日‘不妥’的【逆天邪神】行为向门主赔礼……但若是【逆天邪神】没有人能胜过浩宇呢?”

  “那就请横山,把宗门至宝的【逆天邪神】钥匙交给浩宇吧。相信长老会,还有在场的【逆天邪神】各位同门,都不想看到这件事再继续闹下去。”苏忘机慢吞吞的【逆天邪神】道。

  苏横山双手攥紧,指间“啪啪”作响,他刚要怒斥,忽然,一个少年人骄狂的【逆天邪神】声音从旁边传来。

  “好提议!真是【逆天邪神】好提议!不愧是【逆天邪神】太长老,连提议都这么有水平,这么好的【逆天邪神】提议,我当然是【逆天邪神】举双手赞成!”

  云澈脸上挂笑,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过来,他的【逆天邪神】手上,牵着一脸紧张,紧紧依偎在云澈身侧的【逆天邪神】苏苓儿。

  在云澈实在看不下去,从栖龙阁走出时,刚好看到躲在一棵树后偷看的【逆天邪神】苏苓儿。看到他从房间里出来,苏苓儿连忙小跑过去,急声道:“云澈哥哥!爹爹说过的【逆天邪神】,你不可以过去!那边好危险。”

  “放心,我不会有危险的【逆天邪神】。”云澈微笑着道:“苓儿,你留在这里,千万不可以靠近……等这件事解决,我就陪你玩。”

  说完,云澈便要向前,刚迈动脚步,便又再次停了下来,向苏苓儿道:“苓儿,你相信我可以保护你吗?”

  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苏苓儿想也不想,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嗯!”

  “那,我们就一起过去!在我的【逆天邪神】身边,任何人都伤害不到你!”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道,然后拉起了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手。因为在他的【逆天邪神】心里,他的【逆天邪神】身边,才是【逆天邪神】苏苓儿最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其他任何地方,他都不会放心。

  云澈这骄狂的【逆天邪神】声音一出,顿时让他成为了全场的【逆天邪神】焦点。苏横山顿时大惊失色:“云小兄弟,还有苓儿……你们怎么来了!赶紧离开这里,这里的【逆天邪神】事和你们无关,也不是【逆天邪神】你们现在该来的【逆天邪神】地方!”

  云澈之前出手救下苏苓儿,若是【逆天邪神】被黑木堡认出他就是【逆天邪神】毁掉他们重要计划的【逆天邪神】人,说不定会就此盯上他。至于苏苓儿,她到来这里更是【逆天邪神】危险。苏白的【逆天邪神】话一出,他已经有了彻底撕破脸,然后动手的【逆天邪神】打算。这绝不是【逆天邪神】他们应该来的【逆天邪神】地方。

  “爹爹,我……我不害怕的【逆天邪神】,我来给爹爹加油。”苏苓儿向苏横山甜甜的【逆天邪神】一笑,却是【逆天邪神】把身体又靠近了云澈一分,两只小手把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抓的【逆天邪神】紧紧的【逆天邪神】。

  “是【逆天邪神】我要带苓儿过来的【逆天邪神】,因为把苓儿放在我身边之外的【逆天邪神】地方,我不放心。”云澈站到他身侧,低声道:“但请苏前辈放心,我就算死,也不会让苓儿伤到一根头发。”

  “……”苏横山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呆了一呆……他几十年风风雨雨,相似的【逆天邪神】、同类的【逆天邪神】话听到很多很多次,却没有哪一次,能像这次这般让他动容。那句“我就算死,也不会让苓儿伤到一根头发”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口中说出,更是【逆天邪神】源自他的【逆天邪神】意志和灵魂……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感受着他声音中所包含的【逆天邪神】意志,他一万分相信,如果要以性命为代价才能保护住苓儿的【逆天邪神】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选择让自己死。

  他轻轻的【逆天邪神】握着苏苓儿的【逆天邪神】手,那种朦朦胧胧的【逆天邪神】巍然感,就如同正在守护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整个世界。

  而苏苓儿也是【逆天邪神】牢牢的【逆天邪神】抓着他,偎依着他,即使到了他这个父亲面前,也依然留在他身边,而没有向他扑过来。她的【逆天邪神】眼睛里透着对他的【逆天邪神】担心,却唯独没有恐惧……仿佛只要能依偎在他身边,她便什么都不怕。

  云澈和他的【逆天邪神】女儿明明是【逆天邪神】今日才相遇相识,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两人竟会出现这种程度的【逆天邪神】情感契合。他相信就算是【逆天邪神】十几年形影不离的【逆天邪神】两人,也难以达到这种毫无杂质的【逆天邪神】守护与依赖。

  难道,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某种天定缘分吗?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