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65章 剑拔弩张

第265章 剑拔弩张

  “苓儿。”看到苏苓儿娇嫩的【逆天邪神】小脸,云澈被喜悦和温暖充满,而这种喜悦感直达灵魂深处,是【逆天邪神】其他任何形式的【逆天邪神】喜悦都无法取代的【逆天邪神】。他只需就这么静静的【逆天邪神】看着苓儿,便感觉人生已完美无暇。

  他并不知道,苏苓儿看着他时,心情的【逆天邪神】变化和他几乎一模一样。云澈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和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前世牵绊,至于小苓儿,她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这么觉得,单纯的【逆天邪神】喜欢和他靠近的【逆天邪神】感觉,找不到理由,也想不到原因:“嘻,云澈哥哥,爹爹让我来告诉你,黄昏的【逆天邪神】时候,会有很多人到宗门里来,然后可以会发生一些比较不好的【逆天邪神】事,到时候,云澈哥哥要在这里关紧房门,千万不可以出去。”

  “哦?”云澈的【逆天邪神】眉角微微一动,然后点了点头,微笑道:“好,我知道了。”

  “嗯!那……云澈哥哥,我回去了哦。你和漂亮姐姐要好好休息。”苏苓儿笑盈盈的【逆天邪神】道,然后小退了一步,但却没有马上离开,一双如水钻般的【逆天邪神】眼睛巴巴的【逆天邪神】看了一会儿云澈,一副很不舍得离开的【逆天邪神】样子。

  “啊?这么急着离开?我还想和苓儿说说话呢。”

  苏苓儿嘟了嘟嘴唇,道:“爹爹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们应该走了很远的【逆天邪神】路,一定累坏了。还有漂亮姐姐生病,也需要休息,让我传完话后就要离开,不可以打扰你们……云澈哥哥,等漂亮姐姐醒过来,你陪我玩好不好?还有还有……云澈哥哥来自很远的【逆天邪神】地方,我想听云澈哥哥讲好多关于远方的【逆天邪神】故事。”

  苓儿此时的【逆天邪神】天真、笑颜、无忧无虑,是【逆天邪神】一种让云澈近乎眩晕的【逆天邪神】幸福感,也奢侈的【逆天邪神】让云澈如在梦境之中。他轻轻微笑,缓慢而认真的【逆天邪神】点头:“好!到时候,我一定陪苓儿玩,还给苓儿讲很多的【逆天邪神】故事……一言为定!”

  “嗯!嘻嘻……”苏苓儿一歪头,然后如一只被放飞的【逆天邪神】黄莺般开心的【逆天邪神】跑开。

  关上房门,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很快变得凝重。

  下午,这边会来一群人?会发生不好的【逆天邪神】事?难道是【逆天邪神】……

  床上,夏倾月双目轻闭,正处在入定之中,安静的【逆天邪神】吸纳和引导着来自菩提帝心丹的【逆天邪神】力量。不过她的【逆天邪神】五感并非封闭,云澈和苏苓儿的【逆天邪神】交谈,她都听在耳中。

  他们停留在这里的【逆天邪神】时间只有短暂的【逆天邪神】十二个时辰,他自然是【逆天邪神】恨不能分分秒秒和苓儿在一起。但夏倾月此时必须有人守在身边,太苏门也并非属于他们的【逆天邪神】安定之地,还有一个心怀叵测的【逆天邪神】苏浩然,他断然不能离开夏倾月身边。

  “云澈,你以前来过这个地方?”茉莉忽然说道。

  “没有。”

  “那你为什么对那个小女孩那么特殊?你和她今天才刚刚认识,却因为她情绪完全失控,刚才在看到的【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时候,你的【逆天邪神】灵魂反应更是【逆天邪神】极不寻常!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茉莉用一种很是【逆天邪神】严肃的【逆天邪神】口气问道。虽然从同为小女孩的【逆天邪神】她口中说出“那个小女孩”这种称谓多少有点怪怪的【逆天邪神】……

  “……”云澈仰起头,轻轻的【逆天邪神】道:“这是【逆天邪神】一个,实在无法说出口的【逆天邪神】秘密啊。”

  茉莉:“……”

  整个下午,云澈一直守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边。夏倾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的【逆天邪神】月白色光芒始终没有消退,而这层光芒也神奇的【逆天邪神】隔绝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让云澈始终无法探知到她此刻的【逆天邪神】玄力状态。不过这样也好,如果菩提帝心丹的【逆天邪神】效用真如传说中那般惊人,夏倾月将有可能突破至天玄境!如若突破时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动荡惊到太苏门,反而会招来不必要的【逆天邪神】麻烦。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时间已是【逆天邪神】近黄昏,这时,外面忽然开始传来一**急促的【逆天邪神】脚步声,似乎是【逆天邪神】很多人在急急忙忙的【逆天邪神】冲向一个地方,脚步声一直持续了很久,不阵阵不正常的【逆天邪神】噪杂声开始从相对较远的【逆天邪神】地方传来,以云澈的【逆天邪神】耳力,隐约听到其中不时夹杂着冷笑和怒斥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看了一眼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状况,走到窗前,将木窗轻轻拉开了一道缝,看向了声音传来的【逆天邪神】方向。

  太苏门议事大殿的【逆天邪神】前方,此时已经聚满了人,一方,是【逆天邪神】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一席首脑和一众弟子,苏横山站在最前方,双目怒视。他们的【逆天邪神】对面,站着三百来个一身黑衣的【逆天邪神】人,黑衣人的【逆天邪神】簇拥之下,是【逆天邪神】十几个装束各异的【逆天邪神】中年人,还有一个老者则大摇大摆的【逆天邪神】坐在不知从哪搬来的【逆天邪神】藤椅上,眼睛半眯,老神自在,一副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的【逆天邪神】傲然架势。

  “苏横岳!我一直敬你是【逆天邪神】我二哥,纵然当初在门主之争上你曾对我有过暗算,我也将之抛于脑后,从未提起!这些年门内的【逆天邪神】资源,更是【逆天邪神】处处优先于你!你想要先祖至宝,我尚可理解,但你竟然不惜勾结黑木堡,做出这种狼子野心的【逆天邪神】事!你对的【逆天邪神】起先父,对得起太苏门列祖列宗吗!!”

  苏横山满脸怒色,目光又转向了另外一人:“还有你!李云机,当初你遭遇大祸,命悬一线,是【逆天邪神】谁救了你?又是【逆天邪神】谁给了你这十几年的【逆天邪神】安生?你就是【逆天邪神】如此报答我父亲和我太苏门的【逆天邪神】恩情?”

  被苏横山所指,名为李云机的【逆天邪神】那个中年人脚步微微后错,脸上闪露一丝不自然,但马上冷哼一声道:“先门主的【逆天邪神】恩情,我自然牢记在心!也正是【逆天邪神】因为念及先门主大恩,我才决不能看着太苏门毁在你的【逆天邪神】手里!让出门主之位,交出至宝钥匙!若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顽固不化,太苏门早已出了一个震惊扶苏的【逆天邪神】强者!太苏门也将因此一跃成为顶级宗门!而不是【逆天邪神】像现在这样毫无作为!”

  “呵呵,云机说的【逆天邪神】一点都没错。”苏横岳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先父把门主之位交给你,真是【逆天邪神】他毕生最大的【逆天邪神】错误!你早点把至宝钥匙交出来,并和黑木堡合作,这江东一代,早就是【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天下!你这般冥顽不灵,只会让整个太苏门受你拖累!”他看向坐在那里的【逆天邪神】老者一眼,冷笑道:“就连一直不过问宗门之事的【逆天邪神】太长老也都早已看不过眼!你还是【逆天邪神】乖乖交出门主之位,安心当个执教长老吧!门主这位置,可一点都不适合你!”

  “一派胡言!”苏横山气极反笑:“黑木堡一向行径卑劣,在外名声极坏,而且一直对我太苏山的【逆天邪神】资源虎视眈眈,与黑木堡合作,无疑是【逆天邪神】与虎谋皮,还败坏我太苏门百年清誉!至于宗门至宝,先祖明确交代,只有等我门出现一个绝才惊艳,足以惊世的【逆天邪神】弟子,才可拿出,否则就是【逆天邪神】暴殄天物,白白毁掉宗门昌盛的【逆天邪神】最大契机!我若现在拿出来,才是【逆天邪神】对不起列祖列宗。”

  “苏门主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一个黑衣人中年人缓缓走了出来:“我们黑木堡可是【逆天邪神】无比真诚的【逆天邪神】想和太苏门合作,你予我药材晶石,我予你神兵利器,稳稳的【逆天邪神】双赢。相比之下,横岳兄的【逆天邪神】见识和眼光就比你强太多了,也难怪你太苏门这些年一直停滞不前,死气沉沉。”

  “黑木青牙!”苏横山怒视说话的【逆天邪神】黑衣人:“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上午意图掳走我女儿的【逆天邪神】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居然还有胆子亲自登门!你堂堂黑木堡堡主,居然让自己门下弟子对一个才十岁的【逆天邪神】小女孩下手,还真对得起你黑木堡堡主的【逆天邪神】名号!”

  “嘿嘿!”被苏横山当众怒骂,黑木青牙却是【逆天邪神】半点都不恼怒:“苏门主误会了,本堡主只是【逆天邪神】让人请贵千金去鄙门做个客而已,‘掳走’这词,可用的【逆天邪神】不太恰当啊。”

  “是【逆天邪神】吗?”苏横山双手攥拳,他不是【逆天邪神】个太容易发怒的【逆天邪神】人,但黑木堡的【逆天邪神】人对苏苓儿下手,是【逆天邪神】彻头彻尾的【逆天邪神】触及了他的【逆天邪神】底线,他冷冷的【逆天邪神】道:“黑木青牙,我知道你是【逆天邪神】什么心思。待我门内的【逆天邪神】事解决后,你若不给我个交代,今日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黑木青牙咧嘴而笑,却不再说话,而且退后两步,双手抱胸,一副悠然看戏的【逆天邪神】姿态……没错,他今天本来就是【逆天邪神】来看戏的【逆天邪神】……一场门内之争的【逆天邪神】大戏。无论什么结果,都对于百利而无一害。

  一直端坐在那里的【逆天邪神】老者睁开眼睛,漫不经心的【逆天邪神】道:“横山,门主之位由谁来继任,我并不关心。你若不愿与黑木堡合作,我也不想勉强。但宗门至宝的【逆天邪神】钥匙,你今天必须交出来!”

  太苏门资历最高的【逆天邪神】太长老发话,威势自然非同寻常。苏横山的【逆天邪神】脸色一阵变化,却是【逆天邪神】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道:“绝对不可!”

  现场的【逆天邪神】气氛越来越紧,太苏门的【逆天邪神】弟子纷纷赶来,人越来越多,若只是【逆天邪神】面对黑木堡,他们可一致对外,但黑木堡却是【逆天邪神】一副旁观者的【逆天邪神】姿态,剑拔弩张的【逆天邪神】两方,却都是【逆天邪神】太苏门的【逆天邪神】人……只不过另外一方已在不久前暂离太苏门,然后据说入驻了黑木堡!

  从双方越来越激烈的【逆天邪神】争辩中,云澈终于听明白了大概。

  在这扶苏国的【逆天邪神】江东一代,太苏门和黑木堡是【逆天邪神】最强大的【逆天邪神】两个宗门,太苏门背依太苏山,药材、晶石资源无数,黑木堡驻扎黑木岭,有着大量的【逆天邪神】金属和奇石资源。两大宗门在资源上,的【逆天邪神】确可以做到互补,黑木堡也数次想要和太苏门合作,达到资源共享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但黑木堡行径卑劣,名声败坏,太苏门长老会虽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同意合作,但历代门主都绝不同意。

  到了苏横山这一代,原本实力比太苏门低上半个档次的【逆天邪神】黑木堡却是【逆天邪神】发展迅猛,隐隐到了可以与太苏门相庭抗争的【逆天邪神】程度,这也让长老会中支持与黑木堡合作,共霸江东的【逆天邪神】人越来越多,到了最后,近乎已超过半数,也让苏横山承受的【逆天邪神】压力与日俱增。

  但这些,并不是【逆天邪神】今日局面的【逆天邪神】主因。真正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一件太苏门先祖留下的【逆天邪神】——神秘宗门至宝!

  太祖门的【逆天邪神】一个先祖从一个叫“南疆圣地”的【逆天邪神】地方获得,据说是【逆天邪神】“圣物”级别的【逆天邪神】至宝!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