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61章 幻梦沧云

第261章 幻梦沧云

  “苓儿,我先带你去认识一位姐姐,然后再送你回家好吗?”

  云澈的【逆天邪神】注意力一直没有离开过夏倾月,他牵着小苓儿的【逆天邪神】手来到了夏倾月身边。

  果然,在苏苓儿看到夏倾月时,眼睛一下子闪亮了起来,口中一阵娇呼:“哇啊!好漂亮的【逆天邪神】姐姐!比我见过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位姐姐都漂亮……可是【逆天邪神】,她为什么躺在这里,是【逆天邪神】受伤了吗?”

  “嗯!”云澈点头,来到夏倾月身边,将手心重新按在她的【逆天邪神】心口:“不过她会很快好起来的【逆天邪神】。”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体温已经逐渐的【逆天邪神】恢复正常,但气息依旧很是【逆天邪神】虚弱,更没有要醒过来的【逆天邪神】迹象。身为一个医者,他很清楚夏倾月现在的【逆天邪神】状态……把自己的【逆天邪神】全部玄力转移到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自身完全亏空,又在这种亏空的【逆天邪神】状态下被冰寒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侵入体内……包括她的【逆天邪神】血液、内脏、身体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她被伤的【逆天邪神】何止是【逆天邪神】元气,命脉也受到了相当大的【逆天邪神】创伤,全身就此瘫痪都有可能。

  茉莉说的【逆天邪神】没错,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她修炼冰云诀,身体在一定程度上适应冰寒,早已在之前云澈醒来前就香消玉殒。

  以她如今身体的【逆天邪神】虚弱程度,云澈只能以最柔和的【逆天邪神】方式驱散着她身体里的【逆天邪神】寒气,不敢有其他任何的【逆天邪神】举动。

  小苓儿蹲在一边,双手捧着腮帮,眼睛一眨不眨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认真凝重的【逆天邪神】样子,一直就这么看了他很久,像是【逆天邪神】在努力的【逆天邪神】探究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从夏倾月心口移开,他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伸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逆天邪神】热汗,这时,他才发现一直没有打扰他的【逆天邪神】小苓儿正目不转睛的【逆天邪神】看着他,那可爱而专注的【逆天邪神】样子让他不自禁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你为什么老是【逆天邪神】看着我呢?”

  “因为云澈哥哥很好看。”小苓儿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回答。

  “好看?”被一个天真烂漫,毫无城府的【逆天邪神】稚龄少女如今的【逆天邪神】称赞,云澈免不了心中得意了一番,他笑吟吟道:“虽然我长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确很好看,但好看的【逆天邪神】人也不一定都是【逆天邪神】好人,苓儿就不怕我也是【逆天邪神】坏人吗?”

  “不怕!”苓儿摇头,很坚定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哥哥一定不会坏人!”

  “为什么?”

  “因为……”苓儿想也没想,就急急的【逆天邪神】为云澈分辨起来:“云澈哥哥不但救了我,而且一看就是【逆天邪神】很好很好的【逆天邪神】人。唔……爹爹从小就教我不可以和陌生人靠近,我从小到大,看到生人都会躲的【逆天邪神】好远。可是【逆天邪神】,云澈哥哥一点都不一样,看到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时候,我一点点都不害怕,还感觉好亲切……比亲哥哥还要亲切!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云澈哥哥一样。在看着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时候,心情还会变得好开心。”

  一边说着,小苓儿笑了起来,露出了两颗珍珠般的【逆天邪神】小虎牙。

  云澈也跟着笑了起来。其实,他内心的【逆天邪神】感觉和小苓儿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一样,就这么安静的【逆天邪神】看着她,他的【逆天邪神】心情就会变得格外愉悦,就像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看到了他的【逆天邪神】苓儿又回到了身边一样,就连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体状态所带来的【逆天邪神】心痛都被冲淡了许多。

  夏倾月现在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他接下来能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一点点的【逆天邪神】为她恢复元气,静待她的【逆天邪神】醒来。醒来之后,依然也需要缓慢的【逆天邪神】恢复元气,这个过程将需要很长很长的【逆天邪神】时间。之后,他需要更长的【逆天邪神】时间去调理她的【逆天邪神】身体,不让她留下任何后遗症,至于完全恢复玄力,或许半年之内,都没有可能。

  也还好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若是【逆天邪神】他不在身侧,以夏倾月目前的【逆天邪神】状态,或许会终生瘫痪。

  “漂亮姐姐还没有好吗?她什么时候醒过来呢?”小苓儿看向依然昏睡不醒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很关心的【逆天邪神】问道。同时心里默默的【逆天邪神】想着:要是【逆天邪神】我长大了,也和漂亮姐姐一样好看就好了……

  “放心,她已经没有事了,只是【逆天邪神】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云澈用很轻松的【逆天邪神】语气道。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状态暂时稳定,他临时也不敢有多余的【逆天邪神】举动。他也该正式探索一番这个邪神将他和夏倾月送来的【逆天邪神】这个地方究竟是【逆天邪神】哪里。眼前这个被他救下,深深刺激他心灵的【逆天邪神】女孩,就凭她和苏苓儿一样的【逆天邪神】名字,还有着相似的【逆天邪神】容颜,就注定他无法就这么不再管她。

  他向苏苓儿问道:“苓儿,你的【逆天邪神】家在哪里?离这儿远吗?为什么那些人要抓你?”

  苓儿的【逆天邪神】小手从腮边移开,指向了北方:“我的【逆天邪神】家就在那边,离这边并不太远。今天,本来是【逆天邪神】爹爹带我出来玩的【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半路上,忽然出现了好多穿着黑衣服的【逆天邪神】人,爹爹和那些黑衣人打了起来,让我快点跑……我就一直跑,跑出很远之后,又忽然出现了刚才的【逆天邪神】那三个坏人一起追我……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大哥哥救我,我已经被他们抓起来了。唔……爹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爹爹那么厉害,一定会把所有坏人都打倒的【逆天邪神】。”

  说到“爹爹”时,小苓儿的【逆天邪神】水眸里盈动着崇拜,却并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担心,显然对她的【逆天邪神】“爹爹”非常的【逆天邪神】有信心。

  因为长时间的【逆天邪神】奔跑,最后又重重摔了一跤,小苓儿的【逆天邪神】鞋子已完全覆上了灰尘,裙角也脏了很大一块,小腿上还有一大块淤青。云澈之前一直记挂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状况,这才注意到,顿时一阵心疼,他来到苓儿身边,拿起了她纤细的【逆天邪神】小腿,轻轻问道:“苓儿,是【逆天邪神】摔伤了吗?疼不疼?”

  “有一点点……不过已经不是【逆天邪神】很疼了。”在云澈拿起她小腿时,她的【逆天邪神】神情间分明闪过痛楚,但马上又被让人心暖的【逆天邪神】微笑代替,像是【逆天邪神】在反过来安慰云澈。

  “来,让我看看,我可是【逆天邪神】一个很厉害的【逆天邪神】神医,无论什么样的【逆天邪神】伤,我都可以治好的【逆天邪神】。”云澈坐在了苓儿身边,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脱着她的【逆天邪神】鞋袜,因为他必须检查一下她的【逆天邪神】脚踝有没有被伤到。

  云澈一边解着她的【逆天邪神】鞋子,一边问道:“苓儿,能不能告诉我这里是【逆天邪神】哪里?我是【逆天邪神】从很远的【逆天邪神】地方来的【逆天邪神】,都还不知道这是【逆天邪神】什么地方。”

  “很远的【逆天邪神】地方?”女孩一脸的【逆天邪神】惊讶,然后兴奋的【逆天邪神】道:“怪不得云澈哥哥一点都不老,却像爹爹一样厉害。你和这位漂亮姐姐一定是【逆天邪神】从那些传说中很厉害的【逆天邪神】地方来的【逆天邪神】对吗?爹爹说,在那些厉害的【逆天邪神】地方,有着很多非常厉害的【逆天邪神】人,有很多比爹爹还要厉害……啊!对了,差点忘记回答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问题了……”

  苓儿伸手指了指远方:“我的【逆天邪神】家叫做‘太苏门’,就在那座最高的【逆天邪神】山的【逆天邪神】山脚下。那座山就叫做‘太苏山’,云澈哥哥有没有听说过那座山呢?爹爹说,我们家的【逆天邪神】山在沧云大陆是【逆天邪神】很有名的【逆天邪神】哦。”

  “嗯,当然有听过。”云澈点头,微笑着道:“我的【逆天邪神】一位师父曾经说过,太苏山是【逆天邪神】一座仙山,被列入十三仙山之一,我有一段时间很向往。没想到这里竟然……就……是【逆天邪神】…………”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缓了下来,然后完全卡在了喉咙里,蓦地,他全身一震,就连瞳孔都剧烈收缩了一下,声音,变得颤抖起来:“太苏山……沧云……沧云……沧云大陆?你说这里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

  “对啊,这里当然是【逆天邪神】沧云大陆。”云澈忽然间的【逆天邪神】奇怪反应让苓儿疑惑。

  云澈整个人怔在那里,大脑一片混乱,过了好一会儿,才好不容易让心绪平息下来。沧云大陆……一个封存在他记忆里的【逆天邪神】地方,一个他前生所停留的【逆天邪神】地方,一个他终结生命的【逆天邪神】地方,一个他以为就此永远绝缘,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他生命里的【逆天邪神】地方。

  在苍风帝国,他曾经试图打探过关于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讯息,但“沧云大陆”这个名字却根本无人知晓,各种记载之中也没有任何一处提及到沧云大陆,他便知道,沧云大陆和天玄大陆处在完全不同的【逆天邪神】两个世界,两者根本毫无交集,今后,也将永远只存在于他的【逆天邪神】记忆,是【逆天邪神】一个在天玄大陆之中,只有他自己知道的【逆天邪神】地方。

  他完全没有想到,邪神将他送到的【逆天邪神】地方,竟然会是【逆天邪神】这里!

  凤凰之灵说过,他有三世人生。没错,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三世。第一世:他在天玄大陆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萧门长大,十六岁那年,与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成婚之日,被萧玉龙毒死,人生就此终结。第二世:他降生于沧云大陆,被医圣捡到,半生学习医术,救死扶伤,半生仇恨盈心,杀戮无数,二十七岁那年,被逼入绝云崖而终结。

  第三世,他带着第一世和第二世的【逆天邪神】所有记忆,在第一世中死去的【逆天邪神】自己身上苏醒……

  他的【逆天邪神】认知告诉他自己的【逆天邪神】经历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诡异和惊世骇俗。

  他也曾经怀疑过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一切会不会只是【逆天邪神】一场梦……否则,他又怎么会在至少是【逆天邪神】二十七年前死去的【逆天邪神】自己身上苏醒……这个世上一切都有可能逆转,但惟独时间不可能倒流。如果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一世不是【逆天邪神】幻梦,那么抛开其他的【逆天邪神】一切,在时间上,至少倒流了二十七年。

  但如今,“沧云大陆”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他世界之中,用雷霆一般的【逆天邪神】声音告诉他……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一切根本不是【逆天邪神】虚幻,也不可能是【逆天邪神】虚幻。

  “云澈哥哥,你怎么了?你的【逆天邪神】样子好奇怪?啊呀……”苏苓儿一声痛呼,原来是【逆天邪神】云澈失神之间,不小心碰触到了她脚腕上的【逆天邪神】淤青。

  云澈回过神来,连忙小心拿住她的【逆天邪神】小脚,将她的【逆天邪神】袜子缓缓脱了下来:“没事,我刚才只是【逆天邪神】在想一些事情,弄痛你了吗……对了,苓儿,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是【逆天邪神】哪个国家?”

  太苏山是【逆天邪神】位于沧云大陆最东方的【逆天邪神】扶苏国,这一点云澈很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他只是【逆天邪神】想用女孩的【逆天邪神】回答,更清楚的【逆天邪神】确认自己真的【逆天邪神】回到了沧云大陆。

  “当然是【逆天邪神】扶苏国!”苓儿脆声回答。

  “那……今年是【逆天邪神】哪一玄年?”

  “沧云1999玄年!”苓儿脱口而出,很确定的【逆天邪神】回答。

  云澈的【逆天邪神】动作顿时一滞……

  沧云1999玄年?

  自己跳下绝云崖时,分明是【逆天邪神】沧云2014玄年,如今时间过去了一年半,这里的【逆天邪神】时间应该是【逆天邪神】沧云2015玄年才对!

  如果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时间倒流了二十七年,那今年也应该是【逆天邪神】沧云1987玄年才对!

  为什么会是【逆天邪神】沧云1999玄年?

  沧云1999玄年的【逆天邪神】这一天,他还在沧云大陆,年满十二岁,他的【逆天邪神】苓儿年纪比他小两岁,刚满十岁,那时,他们还没有相遇,他一直跟随着师父走南闯北,学习着越来越深博的【逆天邪神】医术,识遍着天下百草,同时也刚刚知道了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存在……

  难道,邪神所说的【逆天邪神】将他送来的【逆天邪神】地方,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它制造的【逆天邪神】幻境?毕竟,邪神的【逆天邪神】残魂读取了他的【逆天邪神】记忆,会认为这或许是【逆天邪神】他最想来的【逆天邪神】地方。

  他的【逆天邪神】思绪再次陷入混乱,手中的【逆天邪神】动作也变得缓慢,苓儿小脚上,那只染尘的【逆天邪神】袜子终于褪下,如奶脂一般的【逆天邪神】细嫩脚面上,两点淡褐色的【逆天邪神】伤痕印记无比的【逆天邪神】醒目……

  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再次一颤,如同被雷光狠狠劈中。

  这个伤痕……

  和他的【逆天邪神】苓儿……同样的【逆天邪神】位置、同样的【逆天邪神】形状、同样的【逆天邪神】大小、同样的【逆天邪神】色泽……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伤痕!!

  他的【逆天邪神】脑中,浮现出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伤痕的【逆天邪神】画面……那时,苓儿告诉他:“这是【逆天邪神】我七岁的【逆天邪神】时候,被一只很可爱的【逆天邪神】小雪貂咬到的【逆天邪神】。不过不怪它,是【逆天邪神】我不小心踩到了它的【逆天邪神】尾巴。对了,那只小雪貂叫灵灵,我们还成为了很好的【逆天邪神】伙伴。”

  后来,他用一种自己调配的【逆天邪神】药膏,将她脚上的【逆天邪神】这抹伤痕给完全消除,让她的【逆天邪神】脚儿重新变得白璧无瑕。

  见云澈忽然望着她脚上的【逆天邪神】伤痕发呆,小苓儿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逆天邪神】道:“这是【逆天邪神】我七岁的【逆天邪神】时候,被一只很可爱的【逆天邪神】小雪貂咬到的【逆天邪神】。不过不怪它,是【逆天邪神】我不小心踩到了它的【逆天邪神】尾巴。对了,那只小雪貂叫灵灵,我们还成为了很好的【逆天邪神】伙伴呢!”

  “……!!!”

  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眼眸,愣愣的【逆天邪神】看着巧笑倩兮的【逆天邪神】小女孩,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今天只有一更啦,大家不用在等了……明日三更!】r1058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