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60章 苓儿
  那一个传入他耳中的【逆天邪神】名字,让他的【逆天邪神】心海一下子动荡起来,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接连显现着一个女孩的【逆天邪神】面容与身影。

  苏苓儿,一个承载着他今生最沉重的【逆天邪神】痛、最大的【逆天邪神】遗憾和最铭心的【逆天邪神】后悔的【逆天邪神】女孩,她的【逆天邪神】眼神永远是【逆天邪神】那么忧郁,她永远都在默默的【逆天邪神】照料、守候、付出、等待着他……只是【逆天邪神】她所有的【逆天邪神】付出,直到香消玉殒,都没有等到他的【逆天邪神】回头。

  他知道她背负着血海深仇,却又始终不知道她的【逆天邪神】过往是【逆天邪神】什么。她不肯告诉他,直到她在他怀中死去,也不愿告诉他究竟是【逆天邪神】谁下的【逆天邪神】毒手……因为她不愿让早已在仇恨中迷失的【逆天邪神】他再添一段仇恨。而更主要的【逆天邪神】原因,还是【逆天邪神】他自己……如果他能对她关心的【逆天邪神】多一些,坚持想要知道她的【逆天邪神】过去,她的【逆天邪神】仇家,他一定可以很早就知道。

  那一片竹林,那一间简陋的【逆天邪神】小竹屋,那一条永远那么清澈的【逆天邪神】小溪,那一个只为等待、守候他而停留在那里的【逆天邪神】女孩……组成了他和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全部记忆。她为了他付出了全部,痴心无悔,而他却从未为她做过什么,连一个最简单的【逆天邪神】承诺都没有过。最后抱着她的【逆天邪神】时候,他纵然嚎啕大哭的【逆天邪神】撕心裂肺,悔恨的【逆天邪神】用头拼命的【逆天邪神】撞击石头,也再也换不回对她哪怕一丝一毫弥补的【逆天邪神】机会。

  每当关于苏苓儿的【逆天邪神】记忆被翻起,他都会心痛的【逆天邪神】一阵窒息。

  他侧过目光,看向了那个倒在地上,即将落入三个黑衣人手中的【逆天邪神】小女孩。

  她也叫苏苓儿,和他已经失去的【逆天邪神】苓儿是【逆天邪神】一样的【逆天邪神】姓氏,一样的【逆天邪神】名字……云澈站起身来,面对这个和她有着相同名字的【逆天邪神】小女孩,他也注定无法坐视不理,因为“苏苓儿”这个名字,拨动的【逆天邪神】永远是【逆天邪神】他那最敏感、最脆弱的【逆天邪神】神经。如果可以有哪怕一丝弥补的【逆天邪神】机会,他纵然要豁上半条命,也不会有一丝犹豫。

  中间的【逆天邪神】黑衣人抓在小女孩的【逆天邪神】上衣后领上,将她小小的【逆天邪神】身体直接提了起来,狞笑着道:“还真是【逆天邪神】倔强的【逆天邪神】小丫头,居然能跑出这么远……嘿嘿,现在他女儿落在我们手上,我倒要看看苏横山那老家伙嘴还会不会那么硬!”

  “你……你们这些坏人!爹爹一定会来救我,然后把你们全部打倒!”小女孩的【逆天邪神】眼睛里盈.满着害怕,但她却没有哭泣,死死的【逆天邪神】忍着泪水,在黑衣人的【逆天邪神】手中奋力挣扎呼喊着。

  “哈哈哈哈!”黑衣人狂妄的【逆天邪神】大笑起来:“那真是【逆天邪神】再好不过了,我真是【逆天邪神】巴不得他来!我倒要看看他苏横山……”

  黑衣人话音未落,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一阵狂暴的【逆天邪神】风声忽然袭来。

  这三个黑衣人的【逆天邪神】实力大致在灵玄境中期,对云澈来说毫无威胁可言,但为了保证小女孩的【逆天邪神】安全,云澈还是【逆天邪神】选择了悄然靠近,近到足够的【逆天邪神】距离后瞬间爆发,如一头忽然冲刺捕猎的【逆天邪神】雄鹰般扑向抓着苏苓儿的【逆天邪神】黑衣人,将猝不及防的【逆天邪神】黑衣人粗暴的【逆天邪神】撞开,同时将他手中的【逆天邪神】小女孩一把夺过,抱在了怀中。

  “啊——”受惊的【逆天邪神】小女孩一声惊叫,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抱紧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

  云澈很快稳住身体,背对着三个黑衣人,轻轻把小女孩放了下来,然后微笑着道:“小妹妹,不要怕,我是【逆天邪神】来救你的【逆天邪神】。有我在,你一定不会被这几个坏人抓走的【逆天邪神】。”

  小女孩连番受到惊吓,有些惊魂未定,但看着云澈温和的【逆天邪神】眼神和最善意的【逆天邪神】微笑,她心中的【逆天邪神】恐惧如同被清风带走,一下子消散了好多,眸光也变得水盈。她看着云澈,很用力的【逆天邪神】点头,两只小小的【逆天邪神】手儿用力的【逆天邪神】抓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衣角,躲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后。

  “哪里跑出的【逆天邪神】野小子,居然敢管我们黑木堡的【逆天邪神】事,我看你是【逆天邪神】活的【逆天邪神】不耐烦了!!”

  被云澈悄无声息的【逆天邪神】接近偷袭,黑衣人本来是【逆天邪神】吃了一惊,以为遇到了劲敌,但在探知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只有灵玄境一级后,他的【逆天邪神】心神完全放松了下来,声音低沉而阴狠。

  云澈抓起小女孩的【逆天邪神】小手,将她护在身后,侧过脸来,冷笑着道:“在小孩子面前,我不想见血,给你们五息的【逆天邪神】时间……马上滚!!”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三个黑衣人一愣,然后如同听到了什么好笑的【逆天邪神】笑话一般,全部狂笑了起来,直笑的【逆天邪神】前仰后合。

  “他让我们滚!他居然让我们滚!?啊哈哈哈哈哈!”

  “哟!这小子这么年轻,居然就灵玄境一级了,怪不得这么狂妄……”

  “天赋是【逆天邪神】不错,不过这脑袋嘛,简直连个傻子都不如,死到临头,居然叫我们滚,哈哈哈哈……”

  三人肆意嘲笑着,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如同在看一个可怜的【逆天邪神】白痴。而云澈看向他们的【逆天邪神】目光,更是【逆天邪神】充满了不屑和怜悯。

  左边的【逆天邪神】黑衣人一搓手,向前一步,一脚踢向云澈,眼神里满是【逆天邪神】轻蔑:“来!让爷爷来教育教育你怎么做人!”

  云澈眼睛一眯,迎着黑衣人踢来的【逆天邪神】右脚,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一拳砸向了上去。

  砰!!

  这声交击声之响亮,完全超出了三个黑衣人的【逆天邪神】预料,随之一声清脆无比的【逆天邪神】“咔嚓”声传来,黑衣人的【逆天邪神】狂笑停止,一张脸完全扭曲,整个人就如一个被飓风卷起的【逆天邪神】破麻袋般远远的【逆天邪神】飞了出去,伴随着一声越来越远,凄厉无比的【逆天邪神】惨叫……

  云澈的【逆天邪神】臂力何其变态。如果不是【逆天邪神】顾忌着身后有着一个小女孩而将力量更多的【逆天邪神】用于推力,那个黑衣人的【逆天邪神】右腿当场就要碎成粉末。

  看着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黑衣人竟然像一只大鸟一样远远的【逆天邪神】飞了出去,小女孩嘴巴大张成了“〇”形,口中还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哇啊”出声。

  这一个照面的【逆天邪神】交击,让其他两个黑衣人的【逆天邪神】狂笑声也完全卡在嗓子里,他们眼睛外凸,脸上骇然失色,他们就算是【逆天邪神】个白痴,也该知道云澈刚才那一击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恐怖,眼前的【逆天邪神】这个年轻人,实力要远比他们想象的【逆天邪神】要强大不知多少倍,是【逆天邪神】他们根本不配招惹的【逆天邪神】。

  两人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光由蔑视变成了惊恐,他们同时开始倒退,在看到云澈并没有逼过来的【逆天邪神】意思后,一个字不敢再多说,没命的【逆天邪神】远逃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这些人都是【逆天邪神】什么身份,他完全不知道,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赶尽杀绝的【逆天邪神】意思,既然他们逃走,云澈也懒得追赶。他转过身来,看向这个和苏苓儿同样名字的【逆天邪神】小女孩,却发现她正仰着小脸看着自己,水汪汪的【逆天邪神】眼眸里满是【逆天邪神】小星星。

  云澈本正要说话,但看着她的【逆天邪神】小脸,他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却忽然封在了喉咙,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小女孩十岁左右的【逆天邪神】样子,一张脸儿雪白精致,粉雕玉琢的【逆天邪神】煞是【逆天邪神】漂亮可爱,一双水眸亮晶晶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夜空里的【逆天邪神】星辰。可以预想的【逆天邪神】到,她长大之后,必然是【逆天邪神】个祸水级别的【逆天邪神】美人。

  而让云澈失神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小女孩的【逆天邪神】五官,处处透着……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影子!

  她的【逆天邪神】轮廓、眉睫、鼻头、嘴唇、下巴……都和他的【逆天邪神】苏苓儿很像很像,拼在一起,那么的【逆天邪神】像缩小和稚化版的【逆天邪神】苏苓儿。只有眼睛明显的【逆天邪神】不像。因为他的【逆天邪神】苏苓儿眸光一直很暗淡,并总是【逆天邪神】透着让人心疼的【逆天邪神】忧郁,而这个小女孩的【逆天邪神】眼睛却比宝石还要闪亮,比溪水还要灵动,宛若聚集了天地之间最最纯净的【逆天邪神】灵气一般。

  “苓……儿……”

  苏苓儿的【逆天邪神】容颜在他眼前浮现,在他模糊的【逆天邪神】视线中缓缓的【逆天邪神】和小女孩重叠在一起,他不自禁的【逆天邪神】伸手,轻轻抚在女孩的【逆天邪神】嫩滑的【逆天邪神】脸颊上,手指和心灵都在颤抖着。他这个动作并没有引来小女孩的【逆天邪神】抗拒,她看着神情异样的【逆天邪神】云澈,眨了眨眼睛,礼貌的【逆天邪神】道:“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大哥哥你好厉害,一下子就把坏人给打飞到天上去了,就像……就像爹爹一样厉害!”

  小女孩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从迷蒙中醒来,他察觉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失态,连忙收回精神,脸上露出微笑:“不用谢,坏人都是【逆天邪神】应该得到惩罚的【逆天邪神】……你是【逆天邪神】叫……苏苓儿,对吗?”

  “嗯!”小女孩点头。她比云澈想象的【逆天邪神】要坚强,看她的【逆天邪神】样子,刚才的【逆天邪神】害怕似乎已经完全消散,并不需要他去安慰。她歪了歪脑袋:“大哥哥,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逆天邪神】名字?”

  “是【逆天邪神】他们喊你的【逆天邪神】时候我听到的【逆天邪神】。那……小妹妹你今年几岁了?”云澈微笑着问道。

  “十岁!”小女孩伸出双手,张开十指,笑嘻嘻的【逆天邪神】道。似乎对她而言,到了十岁是【逆天邪神】一件很了不起的【逆天邪神】事。她反问道:“大哥哥,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叫云澈。”云澈毫无隐瞒的【逆天邪神】直接回答。

  “云……澈?”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小声道:“好奇怪的【逆天邪神】名字……唔……为什么会觉得奇怪呢……”

  在云澈报出名字之后,小女孩忽然没由来的【逆天邪神】陷入了迷茫状态,她手指点在唇边,歪头看着云澈,似乎是【逆天邪神】在努力的【逆天邪神】回想着什么。

  “怎么了?我的【逆天邪神】名字有那么奇怪吗?”云澈笑着道。

  小女孩又把眼睛用力眨了一下,然后带着三分迷蒙,七分认真的【逆天邪神】问:“大哥哥,我们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在以前见过呢?为什么我会忽然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大哥哥……就连大哥哥的【逆天邪神】名字,也有一点点……好熟悉的【逆天邪神】感觉。”

  “哈哈!”云澈笑了起来,他忍不住用手捧了捧女孩的【逆天邪神】小脸:“我也一样!小苓儿不但名字和我一个很重要的【逆天邪神】人一样,就连长的【逆天邪神】也很像。这种很奇妙的【逆天邪神】感觉呢,就叫缘分。说明我和小苓儿很有缘分,会成为非常好的【逆天邪神】朋友。”

  “缘分?”小女孩很认真的【逆天邪神】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随之细细的【逆天邪神】眉头笑成了两弯细月:“嗯!只要大哥哥不讨厌我,我愿意和大哥哥成为非常好的【逆天邪神】朋友!”

  【在原本的【逆天邪神】设定中,沧云大陆和幻妖界都有着一套**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划分,在大境界和小境界上和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相对应,只是【逆天邪神】名字不同而已,前文有一个地方也随便提到过……后来想想,为了不造成大家和我自己(关键是【逆天邪神】我自己)的【逆天邪神】脑洞混乱,还是【逆天邪神】统一起来吧!!全部是【逆天邪神】:初、入、真、灵、地、天、王、霸、君、神、圣!】r1058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