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59章 另一个世界

第259章 另一个世界

  这是【逆天邪神】一颗很小的【逆天邪神】圆珠,普通玻璃球般大小,如蓝宝石一般晶莹剔透,但释放的【逆天邪神】光芒要比蓝宝石深邃浓郁的【逆天邪神】太多,就如一颗闪耀的【逆天邪神】蓝色星辰一般。在它被云澈抓在手中时,它就如同被从沉睡中忽然唤醒,陡然射出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苍蓝之光,强烈到将云澈的【逆天邪神】整个身躯都笼罩其中。

  “这个是【逆天邪神】……”苍蓝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妖异而浓烈,照耀了这里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云澈将它拿在眼前,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它。而这时,他因亏空而沉寂下去的【逆天邪神】玄脉,忽然传来了剧烈的【逆天邪神】动荡——那是【逆天邪神】一种兴奋的【逆天邪神】动荡,带动着他全身几近僵化的【逆天邪神】血液和精神都开始荡动起来,一种奇异的【逆天邪神】感觉也在这时袭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间……拿着手中的【逆天邪神】这枚苍蓝之珠,他有了一种无比安定的【逆天邪神】感觉,仿佛它本就应该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东西,此时终于重归他的【逆天邪神】身上。

  而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同样的【逆天邪神】感觉,他在得到另一件东西的【逆天邪神】时候也出现过。他的【逆天邪神】记忆瞬间回到了赤龙山脉——炎龙洞窟——那颗冲红色的【逆天邪神】——邪神火种!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它吃下去!它的【逆天邪神】气息,和你当初吃下的【逆天邪神】火属性邪神种子除了属性不同,其他完全一样!这分明就是【逆天邪神】邪神留下的【逆天邪神】水属性种子,被这只大家伙吞到了肚子里,从而有了这只冰属性的【逆天邪神】霸玄兽!”

  茉莉是【逆天邪神】凭气息判断,而云澈的【逆天邪神】感觉则比茉莉还要真切,他可以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确定,这一定是【逆天邪神】和当初在炎龙洞窟发现的【逆天邪神】那一颗一样的【逆天邪神】另一颗邪神种子!看了一眼在冰寒中生命即将流逝到终点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他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将这颗苍蓝色的【逆天邪神】圆珠拍入口中,直接咽下。

  瞬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猛然动荡,身体表面陡然释放出一团苍蓝之芒,这些苍蓝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将夏倾月留给他的【逆天邪神】浅蓝玄力光芒完全吞没,然后如同一大团苍蓝色的【逆天邪神】火焰一般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燃烧。

  寒冷的【逆天邪神】感觉完全消失了,云澈闭上了眼睛,全身被一种说不出的【逆天邪神】舒适感所充斥。他身上的【逆天邪神】苍蓝光芒越来越浓郁,逐渐蔓延到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上,一瞬间,覆盖在夏倾月身上的【逆天邪神】冰晶连融化的【逆天邪神】过程都没有就直接消散,周围被蓝光碰触到的【逆天邪神】地方,所有的【逆天邪神】冰凌也都随之消失。霸玄兽体内恐怖至极的【逆天邪神】寒气,在这苍蓝色的【逆天邪神】光芒之下,竟是【逆天邪神】不堪一击。

  玄脉在雀跃中动荡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玄力快速的【逆天邪神】涌来,让原本亏空的【逆天邪神】玄脉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恢复着玄力……在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温暖力量下,他几近破碎的【逆天邪神】内脏也以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快速愈合着。

  玄脉中的【逆天邪神】玄力越来越多,一直增长到了所能盛纳的【逆天邪神】极限,却依旧没有停止……

  一声轻响,云澈隐约听到了什么被冲破的【逆天邪神】声音。与此同时,一种关卡被直接突破的【逆天邪神】感觉从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深处传来,他身上持续了许久的【逆天邪神】蓝色光芒,也在这时终于熄灭。

  那一瞬间,云澈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整个玄脉都生了近乎升华般的【逆天邪神】变化,其中所蕴藏的【逆天邪神】玄力,更是【逆天邪神】浑厚浓稠到了他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程度。他对自己身体、对周围的【逆天邪神】感知也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逆天邪神】变化,整个躯体、灵魂、玄脉都如忽然间脱胎换骨……

  云澈仰起头,缓缓的【逆天邪神】呼出一口气,顿时,一股比之之前强横了不知多少倍的【逆天邪神】玄力气场从他身上散发而出!这样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已经脱离了真玄境的【逆天邪神】范畴,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踏入了灵玄之境!就连他的【逆天邪神】内伤也直接痊愈!

  云澈默然内视,他看到自己原本如水晶般晶体剔透,如火焰般赤红的【逆天邪神】玄脉,现在却变成了混杂在一起的【逆天邪神】赤、蓝两色。五十四个玄关,每一个也都闪动着红蓝相间的【逆天邪神】光芒。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玄脉,就连他的【逆天邪神】经脉、血液,甚至每一个细胞之中,都多了点点苍蓝色的【逆天邪神】成分。

  赤色与蓝色既不是【逆天邪神】完全的【逆天邪神】泾渭分明,也不是【逆天邪神】完全的【逆天邪神】融合,而是【逆天邪神】融合中的【逆天邪神】泾渭分明,既杂乱无章,互不排斥的【逆天邪神】混合,又互不干扰的【逆天邪神】**存在。

  云澈所吃下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确就是【逆天邪神】当初邪神所留下的【逆天邪神】水属性种子。

  当初吃下火属性的【逆天邪神】种子,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也变成火属性,并有着极致的【逆天邪神】火元素亲和能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纵火元素,并且不会被任何形式的【逆天邪神】火元素所伤。

  如今又吃下水属性的【逆天邪神】种子,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也变成了水、火两种属性!在自然界中,水、火是【逆天邪神】相克不相容的【逆天邪神】两种属性,但这两种属性,却在邪神玄脉之中实现了完美的【逆天邪神】共存!

  同时,当初楚月婵在他体内留下,却因与火属性玄脉完全相悖而被迫封存的【逆天邪神】“冰云诀”,也在这一刻完全苏醒!

  云澈睁开眼睛,双手一错,一个苍蓝色的【逆天邪神】屏障便已向外扩散而开,将夏倾月身体周围的【逆天邪神】寒气完全隔绝。神奇的【逆天邪神】邪神力量让他伤势痊愈,玄力恢复,而且直接完成了从真玄境到灵玄境的【逆天邪神】跨越,他的【逆天邪神】所有紧张、忐忑、担忧也全部消失,内心无比的【逆天邪神】平静……因为他的【逆天邪神】灵魂,也有了一定程度的【逆天邪神】升华。

  云澈伸出手掌,意念一动,一小块冰晶凝结在了他的【逆天邪神】掌心,然后,这块冰晶变成了水、又变成了雪,又变成了雾……在他的【逆天邪神】意念之下随意的【逆天邪神】变动着它的【逆天邪神】形态。如今,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已与水元素完全亲和,继火焰之后,世间一切形式的【逆天邪神】水系力量,也都不可能伤害的【逆天邪神】了他。

  茉莉回到他的【逆天邪神】身侧,神情虽然毫无波澜,心中却是【逆天邪神】如释重负:“你果然是【逆天邪神】有着很强的【逆天邪神】气运在身,我为了寻找邪神的【逆天邪神】种子而来到天玄大陆,却一无所获,你却在不到两年的【逆天邪神】时间内,接连遇到了两颗!尤其是【逆天邪神】这一颗种子,出现的【逆天邪神】时机简直无比巧合!邪神种子中蕴藏着强大的【逆天邪神】元素‘源力’,现在你不但可操控水元素,而且会对水元素产生‘绝对’的【逆天邪神】免疫能力。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已经完全伤害不到你!”

  “但这不代表我已脱险!”云澈双手攥紧,目光落在气息无比微弱,全身依旧一片冰冷的【逆天邪神】夏倾月身上:“我必须带她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她会难以支撑下去。”

  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脑中忽然“嗡”的【逆天邪神】一声,然后响起了一个无比苍老和遥远,如同来自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声音。

  “我力量的【逆天邪神】继承者……你终于来了……”

  这个声音……是【逆天邪神】……

  云澈迅速闭上眼睛,凝聚精神,试探着用意念回应道:“你是【逆天邪神】……邪神?”

  “没有错……你刚刚吃下的【逆天邪神】这枚种子……有着我留下的【逆天邪神】一缕残魂……我在这个小世界中等待了很多很多年……终于等到了你的【逆天邪神】到来……”

  云澈心里一动,一个想法脱口而出:“难道,我现在所在的【逆天邪神】这个小世界,是【逆天邪神】你当初开辟的【逆天邪神】?”

  苍老的【逆天邪神】声音徐徐的【逆天邪神】道:“没错……不过……这不重要……如今我留下的【逆天邪神】种子已得到了新的【逆天邪神】归属……这丝魂魄……也将马上散去……我力量的【逆天邪神】继承者……放松你的【逆天邪神】精神……平稳你的【逆天邪神】呼吸……让我看一下你的【逆天邪神】记忆……让我可以知道我最后的【逆天邪神】这丝力量……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云澈没有抗拒,也没有防备,将精神完全放松了下来,任由一丝细微的【逆天邪神】力量侵入到了他的【逆天邪神】意识海中……几息之后,这丝力量便又从他的【逆天邪神】意识海中抽离。

  “原来如此……你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平凡的【逆天邪神】人类……却有着不平凡的【逆天邪神】命数与气数……你的【逆天邪神】经历告诉我……你会是【逆天邪神】一个合格的【逆天邪神】继承者……我对你的【逆天邪神】未来充满了期待……只是【逆天邪神】……我却注定不可能看到你的【逆天邪神】未来……你现在最强烈的【逆天邪神】渴望……是【逆天邪神】离开这个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方……我会用我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完成你的【逆天邪神】这个渴望……并且送你去一个特殊的【逆天邪神】地方……”

  虽然不知道苍老声音中所说的【逆天邪神】“特殊的【逆天邪神】地方”是【逆天邪神】指什么地方,但只能能离开这里,已足够让他欣喜若狂:“谢谢你!我的【逆天邪神】妻子现在状况很危险,再在这里停留的【逆天邪神】话,会危及她的【逆天邪神】生命!拜托你尽快送我们离开!”

  “我明白了……不过无须感谢……你继承了我的【逆天邪神】力量……也注定要继承我的【逆天邪神】使命……说感谢的【逆天邪神】人……应该是【逆天邪神】我……你的【逆天邪神】未来……注定超越你的【逆天邪神】想象……不断的【逆天邪神】变强……这是【逆天邪神】你唯一的【逆天邪神】选择……那么……去吧……不过那个地方……你们只能停留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时辰后……你们将被带回到这个小世界……”

  使命?

  邪神的【逆天邪神】使命?

  苍老的【逆天邪神】声音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中消逝,随之,他和夏倾月所在的【逆天邪神】空间忽然扭曲,他抱紧夏倾月,和她一起消失在了扭曲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中。

  ……………………………………

  一股清新的【逆天邪神】空气混合着淡淡的【逆天邪神】花香和泥土香味扑面而来。

  幽绿的【逆天邪神】青草、流水潺潺的【逆天邪神】小溪、一棵棵不规则分布,高低粗细不一的【逆天邪神】大树小树……这是【逆天邪神】云澈睁开眼睛后看到的【逆天邪神】画面。而这再平凡不过的【逆天邪神】画面,此时却是【逆天邪神】弥足珍贵,让他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将怀中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放下。

  夏倾月依旧全身冰冷,昏迷不醒,气若游丝,但温度和环境的【逆天邪神】变化,让她平静的【逆天邪神】脸上多了一分缓和。云澈迅速拿出一颗效用最为和缓的【逆天邪神】小玉露丹,放入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口中,右手按在她的【逆天邪神】心口,以玄力护住她的【逆天邪神】命脉,然后一点点驱散着她身体里的【逆天邪神】寒气。

  这里似乎是【逆天邪神】一处并不常被人踏足的【逆天邪神】野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云澈不知道这是【逆天邪神】哪里,也没有去想邪神为什么要用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送他们到这个地方,精力全部集中在夏倾月身上,他一边凝心为她驱寒,一边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她倾国倾城的【逆天邪神】绝美容颜,目光逐渐的【逆天邪神】痴了……

  你……居然愿意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命来救我……

  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舍命相求……现在的【逆天邪神】我……已经是【逆天邪神】个彻头彻尾的【逆天邪神】死人……

  面对你时,我想的【逆天邪神】最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怎么才能征服你……而只有我自己最清楚,这其中,爱慕的【逆天邪神】成分很少很少,最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男人对美丽事物的【逆天邪神】占有欲,以及我身为你的【逆天邪神】名义夫君……那一点点可笑,却又无法放下的【逆天邪神】傲气与尊严……

  从今之后,我不会再想着征服你……而是【逆天邪神】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拥有你……哪怕要把冰云仙宫给整个的【逆天邪神】拆了,我也必要你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属于我!

  “救命……救命啊……”

  云澈凝神聚气间,一个急促的【逆天邪神】呼救声从不远处传来,这是【逆天邪神】一个稚龄女孩的【逆天邪神】声音,声音空灵如幽谷清泉,却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惶恐与惧怕。随之,片片杂乱的【逆天邪神】脚步声由远而近。

  云澈玄力步入灵玄境一级后,目光也有了大幅度的【逆天邪神】增长,他循着声音来源的【逆天邪神】方向看去,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黄衣的【逆天邪神】小女孩正匆忙的【逆天邪神】向这边逃来,太远看不清她的【逆天邪神】长相,但从娇小玲珑的【逆天邪神】身躯来看,年龄应该只有十岁左右,但却显然已有了相当的【逆天邪神】玄力基础,奔跑的【逆天邪神】速度相当不慢。

  她的【逆天邪神】身后,三个一身黑衣的【逆天邪神】人正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追赶着,伴随着阵阵戏弄般的【逆天邪神】笑声:“嘿嘿,你使劲跑,再使劲点,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云澈正凝心保护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心脉,不想分心,而且在这个还完全未搞清楚状况的【逆天邪神】地方也不想多管闲事,马上又收回目光,不再理会。

  “噗通”一声,已筋疲力竭的【逆天邪神】小女孩扑倒在了地上,她挣扎了好几下,却没有趴起来,双眸里已是【逆天邪神】泪珠盈眶,却咬着牙,倔强的【逆天邪神】不肯让眼泪流出来。

  她的【逆天邪神】身后,三个黑衣人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了过来,中间的【逆天邪神】那个人伸手抓向了她,肆意的【逆天邪神】笑道:“苏苓儿,你再跑,再接着跑啊……哈哈哈哈哈……”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一下子睁开,全身如遭电击。

  苏……苓……儿!?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