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58章 绝地逢生

第258章 绝地逢生

  夏倾月摸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脸颊,碰触到了一缕冰凉的【逆天邪神】泪痕。$↗,w≧ww..co@m

  她怔在了那里,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竟然在流泪。

  眼泪这东西,对她而言太过陌生。在四岁那年大哭一场后,她便再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冰心诀,让她可以在任何环境下平静情感,无喜无悲,无哀无怒。冰云诀之下,她的【逆天邪神】内心也一直清冷而空灵,几乎已找不到什么东西可以引起她内心的【逆天邪神】动荡……除了,在面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时候。

  ……也只有在面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时候。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而此刻,碰触着脸颊上泪痕,她终于有一些明白这是【逆天邪神】为什么……

  白玉一般的【逆天邪神】手缓缓垂下,轻轻放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她的【逆天邪神】视线已被泪光模糊,模糊之中,看到的【逆天邪神】不再是【逆天邪神】一张完全僵硬的【逆天邪神】面孔,而是【逆天邪神】一张张时而坚毅、时而淡漠、时而锁眉、时而贱笑的【逆天邪神】脸……

  在她的【逆天邪神】世界,云澈是【逆天邪神】一个很特殊的【逆天邪神】存在,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与她的【逆天邪神】夫妻之系,更因他和她所见过的【逆天邪神】其他男人都不一样……那些面对她的【逆天邪神】男子,或者惶恐的【逆天邪神】不敢与她对视,或者无比努力的【逆天邪神】摆出着翩翩君子的【逆天邪神】姿态,却无法掩饰眼眸里炽热到让她厌恶的【逆天邪神】光芒。唯有云澈……在她面前毫无遮掩,毫无伪装,即使是【逆天邪神】在最落魄的【逆天邪神】时候,在她面前也没有丝毫自惭形秽。有时无比神秘,让她第一次想要知道一个男人的【逆天邪神】全部,有时冷静的【逆天邪神】让她惊讶,有时说话做事无忌的【逆天邪神】像个孩子,有时又像个无赖……而他的【逆天邪神】每一张面孔,她居然都能牢牢的【逆天邪神】记在心中,然后一次次不经意的【逆天邪神】想起……

  只是【逆天邪神】,她注定是【逆天邪神】一个必须追求玄道至高峰的【逆天邪神】人,为了能达到那个高度,她愿意舍弃一切,也自然排斥着这个不知不觉中印入她内心的【逆天邪神】影像……

  只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逆天邪神】东西都可以以意志来掌控。

  第一滴眼泪落下后,她的【逆天邪神】眼泪便如冲破阻碍的【逆天邪神】溪流,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道道流动,很快便沾湿了她的【逆天邪神】整张脸颊。

  “云澈……不用等来生……其实……论剑台上,你把我打败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你已经把我征服了……”

  “就算我再怎么静心……我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完全封闭自己的【逆天邪神】情感,我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冷漠,只不过是【逆天邪神】我自私的【逆天邪神】逃避而已……”

  “你当初为了给我打通所有玄关,透支体力,差点给自己留下永久性损伤,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也没有今天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你在论剑台上那么拼命,只为证明有资格做我的【逆天邪神】夫君,却又宁肯加剧消耗和内伤转移攻击方位,也不忍心伤害我……现在,你又为了保护我,拼尽自己的【逆天邪神】所有力量和生命……你明明那么聪明,却又真的【逆天邪神】以为你为一个女子做了这些……会有哪个女子不被你征服吗……”

  夏倾月缓缓的【逆天邪神】站起,双手放在了胸口,闭上眼睛,轻轻的【逆天邪神】道:“云澈,你是【逆天邪神】我夏倾月所嫁的【逆天邪神】男人,怎么可以就此陨落……夫为妇纲,我却从未尽过一次身为妻子的【逆天邪神】责任……”

  “至少这一次,我想让你知道……我夏倾月……愿意做你的【逆天邪神】妻子……”

  淡蓝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上缓缓浮现,并逐渐变得浓郁,也将这个冰冷的【逆天邪神】空间照耀的【逆天邪神】格外梦幻。这些蓝光持续了很久,然后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牵引下,全部聚集到了她的【逆天邪神】双手之上,让她的【逆天邪神】两只玉手同时凝聚起近乎刺目的【逆天邪神】冰蓝光芒。

  夏倾月轻轻的【逆天邪神】俯下身,将双手覆盖在他的【逆天邪神】胸口,眼神迷离间,她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自己手上的【逆天邪神】蓝光如流水一般流动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然后一点一点的【逆天邪神】没入到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很快,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浮动起一层淡蓝色的【逆天邪神】光圈。

  光线暗淡了下来,微弱的【逆天邪神】柔光映照着夏倾月无比恬静的【逆天邪神】脸颊。她轻轻的【逆天邪神】闭上了眼睛,这一刻的【逆天邪神】她,美到了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极致……

  ……………………………………

  云澈本已跌入了死亡的【逆天邪神】深渊,在意识完全消散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醒来。

  但在死亡的【逆天邪神】深渊之下,他却忽然开始感觉到了身体的【逆天邪神】存在,身体表面的【逆天邪神】冰冷感在变得越来越清晰,而且不再如之前那般冰冷到无法承受……

  是【逆天邪神】来到冰冷的【逆天邪神】地狱了吗?

  ……生前杀了那么多的【逆天邪神】人,死后,再怎么也要下地狱的【逆天邪神】……

  剧痛的【逆天邪神】感觉从胸口隐隐传来,也让云澈的【逆天邪神】意识越来越清醒,缓缓的【逆天邪神】,他睁开了眼睛,双目隐约捕捉到了些许微弱的【逆天邪神】蓝光。

  “总算是【逆天邪神】醒了,哼!这样都没死,你的【逆天邪神】命还真硬。”

  耳边传来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虽然听上去气呼呼的【逆天邪神】,但依然无法掩饰声音中的【逆天邪神】喜悦和如释重负。

  “我……没死?”云澈用力的【逆天邪神】睁开眼睛,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轻语道。他的【逆天邪神】内腑虽然在疼痛,但却不是【逆天邪神】那种碎裂般的【逆天邪神】剧痛,空气冰冷,但不再是【逆天邪神】那种刺骨的【逆天邪神】冷,相反,身体表面,还隐约有一种温暖的【逆天邪神】感觉。五感恢复正常,躯体、四肢也恢复了知觉,原本亏空的【逆天邪神】身体,也有了少许的【逆天邪神】力量感。

  “你原本的【逆天邪神】确应该死了,但这个女人却把自己所有的【逆天邪神】玄力都给了你,封住你的【逆天邪神】内伤,隔绝了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所以你暂时又活过来了,不过,这里可是【逆天邪神】那只霸玄兽的【逆天邪神】身体里,你们根本不可能出去。所以你们两个人,终究还是【逆天邪神】要死……不同不过是【逆天邪神】顺序颠倒过来。她,会死在你前面。”

  是【逆天邪神】……倾月?

  把玄力……全部给了我?

  云澈心中一惊,一咬牙,一下子撑起了上身,微弱的【逆天邪神】蓝光之下,他看到夏倾月正安静的【逆天邪神】趴伏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雪白的【逆天邪神】脸颊无比平静安和,看不到喜怒哀乐,却隐约有着那么一丝丝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满足。

  “倾月!倾……”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碰触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手,又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收回,脸上一片惶然。因为修炼冰云诀的【逆天邪神】关系,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体本就偏冷,却绝不是【逆天邪神】寒冷,而是【逆天邪神】一种让人舒适的【逆天邪神】清凉,但现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体却冷的【逆天邪神】像玄冰一样。

  “她把玄力全部用来给你平缓内伤、抵御寒气以及恢复生命力,自己没有玄力护身,这里的【逆天邪神】寒气根本无法抵御。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身体常年适应冰寒,你还没醒过来的【逆天邪神】时候,她就已经被冻死了,不过现在,也不过是【逆天邪神】奄奄一息……这是【逆天邪神】一只冰系的【逆天邪神】霸玄兽,它体内的【逆天邪神】寒气之重,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你们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茉莉沉眉冷言道。

  “倾……月……”云澈艰难的【逆天邪神】直起上身,手缓缓的【逆天邪神】触碰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脸颊……动作很轻很轻,因为现在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就如一个一触即碎的【逆天邪神】冰美人,让人心痛的【逆天邪神】一阵窒息。

  明明对他一直冷漠的【逆天邪神】她,却愿意在他重伤未愈时悄然跟随保护,在他遇到危险时出现带他离开……现在,又为了拯救他,冷却着自己的【逆天邪神】生命。

  他无法理解她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冷漠与淡然,而此刻,他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了她清冷外表下如明月一般的【逆天邪神】心灵。

  “倾月!快醒过来……倾月,快醒醒!”

  轻轻摇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上身,云澈急促的【逆天邪神】呼喊起来,马上,他想到了什么,慌忙从天毒珠中拿出一大堆的【逆天邪神】衣服,全部盖在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上,一直到自己所有的【逆天邪神】衣服都被拿出……到了最后,就连茉莉的【逆天邪神】那床粉红被子也被他拿了出来,严严实实的【逆天邪神】包裹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上。

  只是【逆天邪神】,这里的【逆天邪神】温度实在低的【逆天邪神】太过可怕,寒气如噩梦一般渗入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带走着她越来越少的【逆天邪神】生命力。

  “不行……我必须出去,在这里,只能等死……必须出去!!”云澈用力咬牙,他试探着想要起身,胸口和后背却一阵剧痛传来,僵硬的【逆天邪神】四肢也根本不完全听从他的【逆天邪神】使唤,让他又狠狠的【逆天邪神】跌坐了回去。他刚要再次挣扎,忽然发现,在这片漆黑空间中有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他身体表面的【逆天邪神】蓝光,还有一丝绿色的【逆天邪神】光芒。

  云澈迅速抬起左手,赫然看到天毒珠正在闪动着幽绿色的【逆天邪神】光芒。

  这是【逆天邪神】天毒珠的【逆天邪神】探知光芒,而且闪动的【逆天邪神】绿光很是【逆天邪神】浓郁,证明着它探知到的【逆天邪神】东西距离他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很近,近到了或许只有几步的【逆天邪神】距离!

  “这里面,难道还隐藏着什么宝物?”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道。

  茉莉现出身形,看了一眼夏倾月,又看了一眼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光芒,冷冷的【逆天邪神】道:“这只冰玄兽张口可以吞下半座山,有天材地宝被他吃到肚子里,一点都不稀奇。”

  云澈用力喘息一口,忽然伸手指向前方:“茉莉,你帮我到那边看看天毒珠终究发现了什么东西……天毒珠这次的【逆天邪神】光芒很奇怪,不但光芒强烈,而且闪动的【逆天邪神】频率很高,或许,会是【逆天邪神】什么不同寻常的【逆天邪神】东西。”

  “都快死了,你还关心什么异宝?”茉莉小巧的【逆天邪神】眉头用力的【逆天邪神】锁在一起,有些生气的【逆天邪神】道。

  “我关心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异宝……而是【逆天邪神】所有可能的【逆天邪神】希望!”云澈喘着粗气道:“我的【逆天邪神】身上,没有任何有可能带我和倾月脱离险境的【逆天邪神】东西……现在有可能救我和倾月的【逆天邪神】,只有传送类的【逆天邪神】东西……万一……万一那就是【逆天邪神】带有空间属性的【逆天邪神】宝物呢!?”

  “天真!你真的【逆天邪神】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逆天邪神】事吗?”茉莉嘟囔的【逆天邪神】一句,但还是【逆天邪神】走向了云澈所指的【逆天邪神】方向。玲珑纤小的【逆天邪神】红色身影很快就没入了黑暗之中……少顷之后,前方,忽然传来茉莉“啊”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的【逆天邪神】精神顿时一震,能让茉莉发出惊讶之音,那果然绝对不是【逆天邪神】寻常之物,他急切的【逆天邪神】问道:“你发现了什么?会不会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空间类宝物?”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一种异样的【逆天邪神】情绪传来:“你的【逆天邪神】命,真是【逆天邪神】硬到了让我都嫉妒!虽然不是【逆天邪神】你想要的【逆天邪神】空间系宝物,但也可以保你不死了……也难怪这里竟会出现一只冰系霸玄兽,原来竟然是【逆天邪神】把‘它’吞到了肚子里!常年吸取着它外溢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接住,然后马上吞下去!”

  在茉莉半兴奋半郑重的【逆天邪神】声音中,一个苍蓝色的【逆天邪神】光点从黑暗中飞来,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心上。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