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56章 天池巨兽 下

第256章 天池巨兽 下

  “菩提……帝…心…莲……”夏倾月完全的【逆天邪神】怔住,视线中的【逆天邪神】那朵莲花,和记载中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完全一模一样,所有的【逆天邪神】特征都没有任何不同。而它独特的【逆天邪神】花瓣颜色,它的【逆天邪神】光芒,还有它立于风雨,傲视天地万物的【逆天邪神】姿态,也都在证明着它绝对不是【逆天邪神】平凡之物。只是【逆天邪神】一时间,夏倾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在不经意间,竟然见到了这只存在于传说和记载中的【逆天邪神】圣物。

  “……那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听着夏倾月那梦幻般的【逆天邪神】呢喃,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情也是【逆天邪神】一阵异样的【逆天邪神】动荡……这就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犹若圣物一般的【逆天邪神】逆天莲花?就这么被自己找到了?

  这么巧?这么简单?这么幸运?

  等等……荷花都是【逆天邪神】开在水中,四百前濒死时告诉所有人发现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那个人,发现时是【逆天邪神】在天池之中……难道说,自己和夏倾月现在竟是【逆天邪神】踩在天池之上……被冰封的【逆天邪神】天池上!?

  “不会有错的【逆天邪神】,和记载中的【逆天邪神】一模一样。”

  从夏倾月脸上,云澈见到了极其难得的【逆天邪神】激动神色。这种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圣物乍然出现在眼前,别说是【逆天邪神】她,就算是【逆天邪神】楚月婵,也将难以保持平静。夏倾月抬步向前,准备靠近那朵蓝色莲花,却被云澈伸手拦下:“等等,先不要靠近。如果四百年前的【逆天邪神】那件事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那么,那个人发现的【逆天邪神】,或许就是【逆天邪神】这一朵!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我们现在应该就站在天池之上。那个人在发现之后,留下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死亡之音……说明,这朵莲花的【逆天邪神】背后,极有可能隐藏着巨大的【逆天邪神】危险。”

  夏倾月脚步收回,缓缓点头。越是【逆天邪神】珍奇的【逆天邪神】东西,越是【逆天邪神】有可能有强大的【逆天邪神】玄兽守在身旁。当然,这些玄兽并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守护其安全,而是【逆天邪神】它所蕴藏的【逆天邪神】强大力量,会给予玄兽以滋养,在适当的【逆天邪神】时机,守护玄兽则会将之吞服来让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得到巨大的【逆天邪神】飞跃,所以会对它拼死保护,绝不容许其他人靠近和碰触。

  “茉莉,这周围有没有强大玄兽的【逆天邪神】气息?”云澈潜下心来,向茉莉询问道。

  但他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得到茉莉的【逆天邪神】回答。

  云澈闭上眼睛,神识进入到了天毒珠之中,却发现茉莉正安安静静的【逆天邪神】躺在她的【逆天邪神】白玉床上,雪白的【逆天邪神】脸上一片恬静,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并摆着一个很怪异的【逆天邪神】手势。身体周围,不时有绿色的【逆天邪神】光芒闪烁。

  难道是【逆天邪神】在驱毒?

  云澈没有敢打扰茉莉,意识从天毒珠中退出,然后集中精神感应四方,却并没有感知到任何危险气息的【逆天邪神】存在。他沉吟一番,犹豫着道:“这里很空旷,如果有玄兽存在的【逆天邪神】话,一眼就可以看到。而如果我们是【逆天邪神】踩在天池上,天池也早已被完全冰封,天池里的【逆天邪神】玄兽也自然被封在下面,不会出来。这样一想的【逆天邪神】话,或许有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逆天邪神】危险。”

  “总之,还是【逆天邪神】小心些为好。雪中也可以藏匿玄兽。如果这朵菩提帝心莲真的【逆天邪神】有玄兽在守护,那一定会是【逆天邪神】极其可怕的【逆天邪神】玄兽。”夏倾月微微低眉。

  再次感知了一些周围的【逆天邪神】状态,云澈抬步向前:“你在这里不要动,我过去看看。”

  “我们一起吧。”夏倾月跟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侧:“万一有危险,两个人还可以互相照应。”

  意外发现了这种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圣物,两个人激动与紧张并存。菩提帝心莲这种东西,绝不是【逆天邪神】一般人所能找到,更不是【逆天邪神】一般人所能得到。两人缓缓迈步,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靠近……一直到两人站到了菩提帝心莲前方触手可及的【逆天邪神】位置,依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两人也同时长长舒了一口气。

  菩提帝心莲近在咫尺,看着无比妖异的【逆天邪神】花瓣和花蕊,云澈兴奋无比的【逆天邪神】搓了搓手掌:“嘿嘿,看起来,在这里碰上冬天也不完全是【逆天邪神】坏事!这里的【逆天邪神】天气对玄兽造成的【逆天邪神】影响,尤其是【逆天邪神】天池之中的【逆天邪神】玄兽,要比我们大的【逆天邪神】多。”

  一边说着,云澈伸出左手,碰触向盛开中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

  “等等!”夏倾月出声喊住他:“如果你是【逆天邪神】要把它采下的【逆天邪神】话,一定要小心。这种极其高等的【逆天邪神】圣物,采摘的【逆天邪神】难度也极高。如果稍有不慎的【逆天邪神】话,很容易让它的【逆天邪神】效用大量流失。”

  “这一点你放心,别忘了,我可是【逆天邪神】神医。”云澈自信无比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有天毒珠在身,无论什么植被,他都可以做到最完美的【逆天邪神】攫取。摘取之后也将直接进入天毒珠,其中所蕴含的【逆天邪神】力量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流失。

  云澈的【逆天邪神】左手轻轻的【逆天邪神】触在幽蓝色的【逆天邪神】花茎上,手心一抹绿光悄然释放。这时,他忽然回头,问道:“倾月老婆,你就不怕我把它摘掉之后独吞了?”

  夏倾月美眸侧过,神情一片淡然:“这朵菩提帝心莲是【逆天邪神】由你发现,本就该属于你,与我有何关系?”

  云澈顿时一怔,心里闪过一丝异样,当下不再说话,手中一闪绿光,随之,整朵菩提帝心莲便直接消失在了那里,进入到了天毒珠之中。

  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极其高等的【逆天邪神】天材地宝,但它再高等,也不可能高过天毒珠。在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力量下,本极难采摘的【逆天邪神】菩提帝心莲在云澈手里和最普通的【逆天邪神】花草一样,被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摘下。

  从发现,到靠近,到成功采摘,整个过程顺利无比,别说风险,连点阻滞都没有,简直顺利的【逆天邪神】有些不正常。云澈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刚要说话,忽然,一声低沉无比,犹若来自无尽深渊的【逆天邪神】咆哮声传来……声音的【逆天邪神】方向,似乎是【逆天邪神】来自脚下,而随之,他们的【逆天邪神】脚下开始了隐隐的【逆天邪神】颤动,并颤动的【逆天邪神】越来越激烈。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猛的【逆天邪神】一变,一把抓起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手,沉声道:“快走!!”

  菩提帝心莲的【逆天邪神】旁边,果然不是【逆天邪神】没有玄兽的【逆天邪神】守护。

  天池秘境严冬降临,天池冰封,这只常年守在菩提帝心莲旁边的【逆天邪神】玄兽也在天池之底陷入了沉睡之中。云澈和夏倾月靠近时,它没有发觉,依然沉睡。但当菩提帝心莲被摘走,气息完全消失时,它终于醒来,并引燃了滔天的【逆天邪神】怒火。

  那是【逆天邪神】一声云澈两世以来听过的【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咆哮,那声咆哮所蕴含的【逆天邪神】威压,几乎将他的【逆天邪神】精神和五脏六腑给直接碾碎。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感受和云澈别无二致,两人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冲向远方,极速之下,转眼之间,他们已在两百丈之外,脚下的【逆天邪神】战栗,也在这时越来越激烈,仿佛大地随时可能崩塌。

  轰!!!!!!!!!!!!!!

  嗷吼!!!!!!!!!!!

  云澈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后,响起了一声犹若天塌地陷般的【逆天邪神】巨响,伴随着一声足以让苍穹和大地都崩裂的【逆天邪神】恐怖咆哮。

  这声咆哮,震的【逆天邪神】云澈大脑瞬时变成一片空白,和夏倾月一起扑倒在了冰雪之中。他们同时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回首,然后看到了他们有生以来最震撼的【逆天邪神】一幕。

  地面被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掀起,覆地的【逆天邪神】冰雪和无数巨大的【逆天邪神】冰块被远远的【逆天邪神】撩向了高空,一直飞到了他们无法看到的【逆天邪神】高度。随之,一波巨大的【逆天邪神】水浪冲天而起……没错,是【逆天邪神】水浪!云澈想的【逆天邪神】没有错,他们的【逆天邪神】下方,踩踏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被冰封的【逆天邪神】天池。覆盖天池的【逆天邪神】冰足有数十丈之厚,却如薄薄的【逆天邪神】纸片一般被轻易的【逆天邪神】冲碎,下方被带起的【逆天邪神】池水冲到半空,便已化作高高矗立的【逆天邪神】坚冰,水浪之下,一个庞大无比的【逆天邪神】白影冲天而起,一直跃起了百丈之高,然后重重的【逆天邪神】落下……落下那一刹那的【逆天邪神】巨响犹若天崩地裂,周围的【逆天邪神】冰层也大面积崩裂,有一道裂痕直接蔓延到了云澈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脚下。

  这是【逆天邪神】一只大到了完全超出云澈与夏倾月想象的【逆天邪神】巨兽。它的【逆天邪神】高度足有百丈,全身白毛覆盖,有着类人的【逆天邪神】躯体,凶狼一般的【逆天邪神】头颅和猩红色的【逆天邪神】眼睛。它落下之时,便如一座小山,连天上射下的【逆天邪神】光芒都遮挡大片。而它释放的【逆天邪神】气息,比之万座山岳还要沉重恐怖。云澈和夏倾月在它庞大的【逆天邪神】身躯面前,就如两只飞虫般渺小,他们以最快速度逃出的【逆天邪神】距离,在它的【逆天邪神】脚下,不过只是【逆天邪神】两步之遥。

  …………………………

  在两座冰峰之间,凌月枫在一棵没有完全被冰雪覆盖的【逆天邪神】古树下终于有了第一个收获。他刚要将那片漆黑色的【逆天邪神】灵芝摘下,远方,忽然传来了一声玄兽的【逆天邪神】咆哮声。传来咆哮声的【逆天邪神】地方很远,所以声音并不大,但却让凌月枫全身巨震,脸上露出了无比震惊的【逆天邪神】神情,而他的【逆天邪神】灵魂,竟在这来自很远方向的【逆天邪神】咆哮声中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起来。

  “这是【逆天邪神】……这是【逆天邪神】……霸玄兽的【逆天邪神】威势!!”凌月枫看向远方,脸上露出无法抑制的【逆天邪神】惊恐。

  “天池秘境之中,竟然隐藏着一只霸玄兽……”

  “等等!这个叫声分明充满着愤怒!难道是【逆天邪神】有人走入了它的【逆天邪神】领地,或者触怒了它?”

  想到这里,凌月枫的【逆天邪神】脸色一变再变。这个声音所蕴含的【逆天邪神】威势,让身为王座的【逆天邪神】他都深深恐惧。他感觉到这个声音的【逆天邪神】主人若想灭掉自己,根本不需废吹灰之力。霸玄境……一个从来不属于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层面,因为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历史上,从来未出现过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霸皇。“王座”已是【逆天邪神】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极限和顶峰,“霸皇”、“帝君”这样的【逆天邪神】名字,只会存在于苍风玄者的【逆天邪神】幻想之中,是【逆天邪神】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和想象的【逆天邪神】层面。

  而触犯这只霸玄兽的【逆天邪神】人,他将在瞬息之间化作灰飞……不可能有第二个结果。

  凌月枫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后退两步,然后向远离咆哮声的【逆天邪神】方向飞去。现在,他只能深深的【逆天邪神】祈祷触犯到这只恐怖霸玄兽的【逆天邪神】人不是【逆天邪神】他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人。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