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54章 女人心
  “你……你是【逆天邪神】谁?”

  木天北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小女孩惊吓到全身痉挛。如今只是【逆天邪神】半灵魂状态的【逆天邪神】茉莉,力量气势之上连正常状态的【逆天邪神】万分之一都不如,但对于木天北来说,依然是【逆天邪神】噩梦一般的【逆天邪神】威压。身前明明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漂亮到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小女孩,他却犹如看到了死亡的【逆天邪神】深渊,全身上下的【逆天邪神】每一个部位都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疯狂战栗。

  茉莉嫩唇微斜,勾起一抹冰冷的【逆天邪神】淡笑:“本公主已给过你自己选择死法的【逆天邪神】机会,既然你不肯选择,那本公主就替你选择……消失吧!!”

  茉莉的【逆天邪神】小手在虚空轻轻一划……

  砰!

  一声轻微的【逆天邪神】爆裂声响起,这个声音还没来得及传出太远,便被完全淹没在风雪之中,在这微小的【逆天邪神】响动之中,木天北的【逆天邪神】躯体瞬间爆裂……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直接分解!分解成无数细小的【逆天邪神】碎块,而后这些碎块继续分解、再分解……分解的【逆天邪神】比沙尘还要微小,直至完全消失在了那里,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化做了最原始的【逆天邪神】虚无。

  看着木天北在自己眼前消失,茉莉的【逆天邪神】脸上一片漠然,她双手拢在胸前,随着手掌的【逆天邪神】翻动,结出一个奇异的【逆天邪神】玄阵,这个玄阵快速旋转,消失在了她的【逆天邪神】胸口,茉莉的【逆天邪神】身影也随之消失在那里。

  被木天北追到身后,夏倾月本以为已经没有了逃脱的【逆天邪神】可能,正要强开冰云领域,却愕然感觉到来自木天北的【逆天邪神】威压忽然消失,她回首时,也已经看不到了木天北的【逆天邪神】身影。随着讶异,但她不敢有丝毫停留,带着云澈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越去越远……不知不觉已将一座座冰峰甩在了身后。

  感觉到茉莉回来,云澈马上问道:“解决了?”

  “你难道还认为他能从我手下活着离开?”茉莉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

  “……那焚绝城呢?有没有一起解决了?”

  “我只说过帮你杀一个人,我可没心情去料理什么焚绝城!”

  “靠……焚绝城不死的【逆天邪神】话,焚绝壁岂不是【逆天邪神】白杀了!他只要和焚莫离一说,全天下都会知道焚绝壁是【逆天邪神】我杀的【逆天邪神】!那我还不如在之前直接亲手把焚绝壁给灭了!”

  “那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一阵抽搐,只能狠吸一口气,无奈道:“算了!木天北的【逆天邪神】尸体在哪?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还在之前差点追上我们那个位置?”

  “我从他从世界上完全消失了,别说尸体,连灰尘都没留下。你要他尸体做什么?”

  “靠!”云澈差点从夏倾月身上暴跳起来:“木天北可是【逆天邪神】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堡主!堡主啊!他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里一定有着大量的【逆天邪神】宗门至宝,搞不好还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秘密,你居然就这么让他消失了!你把他随手切成两半多好,还省时省力!你你你你你……你将来长大了一定是【逆天邪神】个败家娘们。”

  茉莉冷哼着道:“你自己没本事杀他,既然要我出手,就别这么多废话!”

  “……”云澈无言以对。

  回头看了一眼,云澈只能把掉头回去杀掉焚绝城的【逆天邪神】想法也吞回肚子里。茫茫雪原,根本无法辨清方向,夏倾月奔行时又无影无迹,即使有,也早已被风雪掩盖,原路找回去的【逆天邪神】可能性基本没有。

  “现在,我已经自封了玄力,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的【逆天邪神】力量只会被用来驱毒,而无法外放,这种封闭就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除。再遇到什么危险,你自求多福吧。”茉莉说道,她的【逆天邪神】话,绝不是【逆天邪神】在开玩笑。她是【逆天邪神】很认真的【逆天邪神】自我封锁了玄力。不过这种封锁并不是【逆天邪神】不能动用玄力,而是【逆天邪神】不能将玄力释放出体外。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那是【逆天邪神】多久?”

  “我随手结的【逆天邪神】封印玄阵,我也不知道会维持多长时间。最短一年,长的【逆天邪神】话可能十几年!”

  “……”

  一直前行了一个多时辰,在确认木天北不会再追上后,夏倾月精神一松,和云澈一起倒在了雪中。

  云澈受惊般的【逆天邪神】“啊呀”一声,身体瞬时前扑,一下子扑倒在了夏倾月身上,将她抱了个严严实实。

  全力奔行了这么久,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玄力消耗大半,她平稳了一下内息,然后不轻不重的【逆天邪神】一抬手,将身上的【逆天邪神】云澈给推开,身体随之站起,呼吸也逐渐变得平静,脸色更是【逆天邪神】平静一片,不见喜悲。

  “起来吧,不用装了,我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内伤根本就没有复发。”看着被她推到雪堆里的【逆天邪神】云澈,夏倾月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从雪堆中站起,随手拍拍身上的【逆天邪神】飞雪,刚要说话,忽而愣了一下……夏倾月刚才带着他全速逃亡,脸上的【逆天邪神】面纱已不知在什么时候掉落,一张美丽到让人窒息的【逆天邪神】绝美面孔近距离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她雪衣飘飘,又沐浴在风雪之中,这番风姿,恐怕就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雪女都要黯然失色。

  见他许久没有说话,反而有些发愣的【逆天邪神】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脸,夏倾月伸手抚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脸颊,这才发现自己的【逆天邪神】面纱已经不见,她月眉微动,将脸颊侧过,淡淡的【逆天邪神】问道:“焚绝城和焚绝壁要杀你是【逆天邪神】因为苍月公主,那木天北又为什么要杀你?”

  显然,云澈之前和焚绝城、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对话她都听在耳中。云澈回过神来,微一撇嘴,道:“木天北曾经邀我加入天枪雷火堡,还顺便嘲讽了一番苍风玄府,然后被我给嘲讽了回去,还伤了他的【逆天邪神】核心弟子,所以他就怀恨在心了……就这么点事。”

  夏倾月轻声道:“木天北称霸塞北,无人敢惹。这类人从来容不下他人的【逆天邪神】半点触犯,我也有曾听师傅说过此人一向狂傲自负……这类人,你以后还是【逆天邪神】少招惹为好。”

  “我从来不主动招惹谁,都是【逆天邪神】别人来招惹我,只不过我对招惹我的【逆天邪神】人从来都学不会客气和隐忍而已。”云澈无所谓的【逆天邪神】道,看着夏倾月完美的【逆天邪神】侧脸,他微笑了起来:“倾月老婆,这次还好有你,不然我肯定要栽在木天北手里了。不过你是【逆天邪神】我老婆嘛,谢谢我就不说了……话说,为什么当时你在附近呢?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看我受伤未愈,担心我安全,所以一直偷偷跟着我吧。”

  “我不过是【逆天邪神】刚好经过。”

  夏倾月显然不擅长说谎,说这句话的【逆天邪神】时候语气和神态很不自然,目光也撇开,不与云澈对视,她半转过身,清冷的【逆天邪神】道:“木天北应该是【逆天邪神】追丢了,在这个秘境里想找到你几乎不可能。你的【逆天邪神】伤已经痊愈,玄力也至少恢复了七成,在这里也足够自保,好自为之吧。”

  说完,夏倾月雪裳飘动,便要离开。

  “喂喂!等等!”云澈连忙上前,拦在了她身前:“你不会真的【逆天邪神】就要走吧?其实……其实之前那些话都是【逆天邪神】用来唬焚绝城的【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伤根本没有痊愈,顶多好了一半,尤其内伤,现在还……咳咳……咳咳咳咳……玄力也顶多恢复了三成,真的【逆天邪神】……万一,我又被焚绝城或木天北找到,没有你在身边保护我的【逆天邪神】话,那我岂不是【逆天邪神】要……我死了倒不要紧,但却要连累你守寡,这让我怎么忍心……”

  夏倾月秀美的【逆天邪神】眉角明显的【逆天邪神】抽搐了一下。

  “再说,我们可是【逆天邪神】堂堂正正的【逆天邪神】夫妻,既然是【逆天邪神】夫妻,就要生同寝、死同穴、福同享、祸相依,现在我正被各种祸事缠身,作为我的【逆天邪神】妻子,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应该尽起一个妻子该有的【逆天邪神】本份,负起保护我的【逆天邪神】责任……哎哎别走……”

  当初云澈玄脉残废时,面对那时根本高不可攀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他就时常嘴贱,惹的【逆天邪神】她又是【逆天邪神】怒又是【逆天邪神】无奈,现在,论实力,云澈比不上夏倾月,但若是【逆天邪神】拼命,夏倾月绝对拼不过云澈,所以两人基本上半斤八两,云澈在和夏倾月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自然更不会有什么顾忌。

  夏倾月懒得理会他在说什么,直接绕过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轻踏冰雪走向北方。云澈站在原地,很是【逆天邪神】幽怨的【逆天邪神】道:“你不会……真的【逆天邪神】就这么丢下我一个人走吧?”

  夏倾月没有回答,一直走出很远后,她忽然停住脚步,用极轻的【逆天邪神】声音道:“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跟上。”

  “遵命!”云澈顿时眉开眼笑,脚下一点,一溜烟就追到了夏倾月身侧……哪有半点重伤未愈的【逆天邪神】样子。

  两人一路向北,很快便消失在风雪之中。

  对于夏倾月现身救他,他心中不感激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的【逆天邪神】。因为他那时面对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木天北,一个宗主级的【逆天邪神】超级强者。夏倾月救他,承担的【逆天邪神】无疑和他一起死在木天北手下的【逆天邪神】风险。而他同样也很迷惑……在天剑山庄再遇夏倾月,他从她身上感受到的【逆天邪神】只有平淡,不是【逆天邪神】亲近,不是【逆天邪神】排斥,不是【逆天邪神】冷漠,就是【逆天邪神】那种让他无比难受的【逆天邪神】平淡。

  成婚后的【逆天邪神】那几天,他努力的【逆天邪神】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心中种下了他的【逆天邪神】影子,但这么长时间的【逆天邪神】分离,显然足以让那浅薄的【逆天邪神】影子从夏倾月心中完全消散。他也一度认为,在现在的【逆天邪神】夏倾月眼里,他已是【逆天邪神】一个可以有,也可以无,顶多有一纸婚书牵绊的【逆天邪神】普通存在。但夏倾月今天的【逆天邪神】跟随保护和出手相救,却又让他迷茫了……他想不出现在自己在她的【逆天邪神】心中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逆天邪神】位置。

  对一个男人来说,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他永远无法参透的【逆天邪神】东西,那无疑就是【逆天邪神】女人心。R1058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