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52章 借刀杀人

第252章 借刀杀人

  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焚绝壁险些笑出声来,他半眯着眼睛,和焚绝城一步步的【逆天邪神】靠近:“是【逆天邪神】啊,还真是【逆天邪神】巧,在这个茫茫无边的【逆天邪神】地方都能碰上。不过你看上状态好像不是【逆天邪神】太好啊,这么长的【逆天邪神】时间居然才走到这里,看来之前受的【逆天邪神】伤好的【逆天邪神】不怎么样么。”

  “没必要和他废话。”焚绝城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他目光阴沉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冷笑一声:“云澈,你真以为,我们在这里相遇是【逆天邪神】偶然吗?”

  “难道不是【逆天邪神】?”云澈一愣,然后恍然:“哦!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逆天邪神】觉得这里太危险,想与我同行对不对?这当然没有问题。”

  “不!我们只是【逆天邪神】送你去一个地方,至于同行,就不必了。”焚绝城笑的【逆天邪神】更加阴沉。

  “送我去一个地方?”云澈脸上露出疑惑:“哪里?”

  “黄泉路!”焚绝城冷笑一声,手中红光一闪,已握住了一把遍体通红的【逆天邪神】长刀,刀尖带着灼热的【逆天邪神】杀气,指向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面门。

  云澈目光中闪过惶恐,脚步迅速后退,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焚……焚少门主,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这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看着云澈面露恐惧的【逆天邪神】样子,焚绝壁畅快的【逆天邪神】大笑起来:“无冤无仇?你还真是【逆天邪神】天真的【逆天邪神】可笑。好吧,看你马上就要成为死人,我就大发慈悲让你死的【逆天邪神】明白。在排位战你让我重伤,害我颜面尽失也就罢了,苍月公主可是【逆天邪神】我大哥看上的【逆天邪神】女人,你居然连她都敢碰!真是【逆天邪神】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啊?”云澈瞪了瞪眼,露出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表情:“这……这不应该啊!我和苍月公主是【逆天邪神】两情相悦,这几年一直在一起,我怎么从来没听她说起来你对她有想法?哦!我明白了,焚少门主应该只不过是【逆天邪神】一厢情愿而已,而我的【逆天邪神】苍月公主从来都没把你放在眼里,那只能说明是【逆天邪神】你焚少门主魅力不够,关我云澈什么事?”

  “你!”焚绝城眉头猛收,一脸怒然。

  云澈仿佛没看到他怒气横生,继续道:“再说,你就算今天真杀了我又能怎么样?恕我云澈直言,焚少门主好像也压根没有哪一点能配的【逆天邪神】上我的【逆天邪神】苍月嘛……我的【逆天邪神】苍月可是【逆天邪神】堂堂皇室公主,论身份之尊贵,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女子没有一个比的【逆天邪神】上,而你焚少门主不过是【逆天邪神】一个宗门的【逆天邪神】少门主而已,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公主只有一个,而少门主千千万万,多的【逆天邪神】跟粪坑里的【逆天邪神】石头一样,简直就是【逆天邪神】白云和烂泥的【逆天邪神】区别。再说长相,我的【逆天邪神】苍月貌若天仙,你看你,驴脸猴鼻,牛头马嘴,一脸狰狞,丑就算了,还满脸黑气,一看就短命,连我身为男人都同情你。”

  “再说成就,我今年才十七岁,都战败了地玄境三级,还拿了排位战第一位,你今年都二十三四了,貌似也才地玄境二级,这差距,也太大了,你我之间,眼睛瞎了才会选择你……哦哦,我前段时间偶尔听姻春院的【逆天邪神】小红小绿小紫说起焚少门主的【逆天邪神】小丁丁才半寸长,麻杆粗……啧啧,你这情况,别说我的【逆天邪神】苍月,就是【逆天邪神】守寡四十年的【逆天邪神】大妈都不可能看上你。唉,作为男人,我对焚少门主的【逆天邪神】同情犹若滔滔江水……”

  从记事开始,焚绝城就深知自己是【逆天邪神】一条人中之龙,在年轻一辈中,他位于最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层次,足以傲视所有人。现在却云澈说的【逆天邪神】简直一无是【逆天邪神】处。焚绝城不是【逆天邪神】个容易被激怒的【逆天邪神】人,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实在太恶毒,他明知是【逆天邪神】对方是【逆天邪神】在故意羞辱自己,一张脸依然变成了猪肝色,身上的【逆天邪神】杀气数十倍的【逆天邪神】爆发:“你……找……死!!”

  焚绝城暴怒出手,刀身燃起蓝炎,一刀刺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这一刀焚绝城丝毫没有留手,还倾注着他满腔的【逆天邪神】暴怒,地玄之威下,附近的【逆天邪神】飞雪全部在一瞬间化作水汽,就连下方的【逆天邪神】厚厚积雪也以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下陷。

  一刀迎面刺来,云澈的【逆天邪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龙阙剑被他瞬间抓握在手中,迎着焚绝城的【逆天邪神】炎刀猛然砸去。

  一声巨响,蓝炎四溅,地面的【逆天邪神】积雪被扬起十几丈的【逆天邪神】高度,也将视线完全的【逆天邪神】封锁。焚绝城的【逆天邪神】全身一震,双臂更是【逆天邪神】一阵麻木,手中炎刀险些脱手飞出。他心中一惊,大脑也一下子冷静了下来。而前方却已不见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踪影,他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一个闪身,掠起一个赤红色的【逆天邪神】影子,退到三十步之外,而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来**绝壁的【逆天邪神】惨叫……

  漫天积雪落下,显露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他提着龙阙,笑眯眯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脚下,赫然踩着焚绝壁。龙阙八千多斤的【逆天邪神】重量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踩踏几乎全部压在焚绝壁的【逆天邪神】身上,让他两眼泛白,脸色发青,痛苦无比的【逆天邪神】哀嚎着。

  焚绝城脸色骤变,眼神更是【逆天邪神】变得无比阴晦:“你……你的【逆天邪神】伤,竟然……”

  “没错,我是【逆天邪神】装的【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从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后背转移到腰部,直压的【逆天邪神】他发出一声杀猪般的【逆天邪神】惨叫:“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等几条不自量力的【逆天邪神】杂鱼自己上来送死!”

  大道浮屠诀带来的【逆天邪神】恢复能力,不是【逆天邪神】常人所能想象。云澈目前的【逆天邪神】内伤外伤已经痊愈,玄力也恢复了七成左右,虽然对付焚绝城有些太过勉强,但折腾死一个重伤未愈的【逆天邪神】焚绝壁却是【逆天邪神】易如反掌。当然,吓唬一下焚绝城也足够了,云澈连地玄境三级的【逆天邪神】夏倾月都能击败,有着地玄境二级玄力的【逆天邪神】焚绝城当然不会天真到认为自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

  “不可能!我探听过你的【逆天邪神】伤势,你不但伤的【逆天邪神】极重,玄力更是【逆天邪神】完全亏空!短短的【逆天邪神】五天时间,根本不可能恢复!而且……你又怎么事先知道我要来杀你?”焚绝城咬牙道,他嘴里虽然说着“不可能”,但内心已被惊骇填满。他的【逆天邪神】手臂,依然残存着云澈那一击所带来的【逆天邪神】麻木感,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力量恢复,又怎么能挥出那么可怕的【逆天邪神】一击。

  “嘿嘿嘿嘿,”云澈嘲讽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所以我说,你焚少门主只不过是【逆天邪神】自以为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白痴而已。这天池秘境关闭之后,一切痕迹都会消失,对你们来说,是【逆天邪神】个再完美不过的【逆天邪神】杀人之地。对我来说同样如此,我对想要杀我的【逆天邪神】人,可从来不知道仁慈两个字怎么写……那么,就先从你这个可怜的【逆天邪神】弟弟开始吧。”

  话音未落,云澈脚下的【逆天邪神】力量猛然加重,让焚绝壁再次惨叫一声,五脏六腑都被重压到扭曲。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实力虽然不弱,但在他面前就是【逆天邪神】一盘菜,更何况重伤未愈,实力还大幅度下降的【逆天邪神】焚绝壁。焚绝城的【逆天邪神】脸阴沉的【逆天邪神】如黑云一般,他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道:“那你尽管动手试试!大长老为防万一,在进入秘境之前,在我和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打下了特殊的【逆天邪神】灵魂印记,他如果死了,大长老就会第一时间知道是【逆天邪神】谁杀死了他!到时候,你……还有所有与你有关的【逆天邪神】人,都会受到焚天门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报复!都会以这个世界上最凄惨的【逆天邪神】方式死去!!”

  “对……对……你……你不能杀我!你敢杀我……大长老就会知道……你不能杀我!!”

  身为焚天门宗主之子,焚绝壁从来没有被人踩在脚底下,更是【逆天邪神】第一次真正面对死亡的【逆天邪神】威胁。他这类人,也往往是【逆天邪神】最怕死的【逆天邪神】人,此时的【逆天邪神】焚绝壁脸色煞白一片,嘴唇铁青,一半是【逆天邪神】被云澈给揍的【逆天邪神】伤势复发,另一半则是【逆天邪神】被吓的【逆天邪神】。

  “他说的【逆天邪神】倒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这两个人的【逆天邪神】身上,的【逆天邪神】确被留下了特殊的【逆天邪神】探知印记。他们如果死了的【逆天邪神】话,留下印记的【逆天邪神】人就会马上知道杀死他们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谁。”茉莉道。

  “是【逆天邪神】么?”云澈脸色不变,反而对着焚绝城冷笑了起来:“你真以为这样我就不敢杀他?你以为我会怕你们焚天门?”

  说话中,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龙阙剑忽然落下,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砸在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右腿上,只听“咔嚓”一声,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右腿腿骨应声而断,一阵宛若鬼哭狼嚎的【逆天邪神】声音凄厉无比的【逆天邪神】传出,即使在这漫天飞雪的【逆天邪神】平原之上依然传出了很远。

  “你!!”焚绝城没有想到云澈居然如此心狠手辣,这足以让焚绝壁终生残疾的【逆天邪神】一剑落下的【逆天邪神】没有半点犹豫。来**绝壁的【逆天邪神】凄厉惨叫让他的【逆天邪神】整张面孔都扭曲起来,双手指骨间啪啪作响。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恢复了七成,并不代表他的【逆天邪神】实力恢复了七成。因为强焚凤凰之血的【逆天邪神】缘故,三个月内不能动用凤凰炎力,也让他的【逆天邪神】综合实力大幅度降低,以他现在的【逆天邪神】状态,断然没有击败焚绝城的【逆天邪神】可能。

  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表情却是【逆天邪神】无比笃定,刚才一个照面的【逆天邪神】交击也让焚绝城心生忌惮,而在焚绝城面前,他非但没有一丝顾忌,反而三两下把焚绝壁给搞残,显然一副根本不怕把他激怒,反倒故意要把他激怒的【逆天邪神】样子,这让焚绝城在极怒之余,反而更加不敢轻举妄动,非但不敢上前,反而全心提防,还做好了全力撤离的【逆天邪神】准备,以防云澈忽然攻击他。

  咔嚓!

  云澈又是【逆天邪神】一剑砸下,把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左腿腿骨也直接砸断,在焚绝壁声嘶力竭的【逆天邪神】惨叫声中,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抬头,脸上挂着嘲讽和挑衅的【逆天邪神】笑……这样的【逆天邪神】笑意,让焚绝城头皮一阵发麻,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向后接连倒退,他忽然冲着上空大吼一声:“木堡主!你在干什么……还不出手!!”

  焚绝城声音刚落,云澈斜上方的【逆天邪神】风雪忽然变得混乱起来,暴.乱的【逆天邪神】风雪之中,一支银色长枪带着恐怖无比的【逆天邪神】呼啸声飞射而来,长枪所到之处,风雪全部被粗暴的【逆天邪神】排开,远远看去,就如在封天的【逆天邪神】冰雪之下划下了一道耀眼的【逆天邪神】银线。

  长枪所携带的【逆天邪神】死亡气息让云澈全身的【逆天邪神】汗毛瞬间竖起,但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却是【逆天邪神】无比平静,嘴角反而勾起一丝阴笑,龙阙剑顺势向下,猛然砸在了地上。

  轰!!

  随着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一记重击,地面的【逆天邪神】冰雪被夸张的【逆天邪神】扬起,冰雪之外,被扬起的【逆天邪神】还有焚绝壁的【逆天邪神】身体,被震到半空的【逆天邪神】焚绝壁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什么,便被一支银枪贯胸而过……

  这是【逆天邪神】来自天玄强者的【逆天邪神】绝杀一击,力量何其恐怖。被一枪贯胸的【逆天邪神】焚绝壁连惨叫声都来得及发出,身体便直接炸开,碎成十几块远远的【逆天邪神】散落了出去……银枪继续向下,贯穿了云澈星神碎影后留下的【逆天邪神】虚影,然后没入了不知多深的【逆天邪神】土地之下。

  …………………………

  【无懈可击!!】r1058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