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51章 茉莉的【逆天邪神】决定

第251章 茉莉的【逆天邪神】决定

  凌月枫一离开,凌杰一个箭步来到云澈身前:“老大!我们一组咋样!虽然我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进来这里,但老爹给我说过不少关于这里的【逆天邪神】事,有很多能派上用场,保证不拖老大后腿!”

  口中说着“不拖后腿”,但他的【逆天邪神】本意明显是【逆天邪神】要保护云澈,毕竟云澈此时所表现的【逆天邪神】状态,若是【逆天邪神】独行的【逆天邪神】话,实在太危险。

  凌杰的【逆天邪神】这份心,云澈自然很是【逆天邪神】感动,但他却是【逆天邪神】一摆手拒绝,道:“不用了,既然是【逆天邪神】历练,还是【逆天邪神】独行比较好。尤其是【逆天邪神】你,小杰,你虽然天赋不错,剑意剑心也都是【逆天邪神】上乘,但你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在天剑山庄之内,最缺乏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这种孤身一人面对险境的【逆天邪神】历练。跟我同行的【逆天邪神】话,会让你这次历练的【逆天邪神】效果大打折扣。”

  “可是【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

  “没有可是【逆天邪神】。”云澈伸手捏着下巴:“当我小弟这事可是【逆天邪神】你亲口应承的【逆天邪神】。怎么,我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决定你就不听了?”

  “额……”心思单纯,脑袋还不是【逆天邪神】太会拐弯的【逆天邪神】凌杰被云澈一句话堵住,纠结了半天,只好道:“那好吧。老大,你可一定要小心。我老爹之前的【逆天邪神】话,真不是【逆天邪神】吓唬你们。”

  “不用担心,我可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就死了的【逆天邪神】人,再说,我的【逆天邪神】身上可是【逆天邪神】穿着龙鳞宝甲。”云澈一捏自己的【逆天邪神】衣角,露出一片反射着冰冷寒光的【逆天邪神】龙鳞。作为排位战第一位的【逆天邪神】奖励,虽然天剑山庄万般不舍,也不得不咬着牙忍着痛把这个本属于他们的【逆天邪神】天玄护甲给予了秦无伤。秦无伤在昨日把这件龙鳞宝甲交给了他,他今天便直接穿在身上。

  龙鳞宝甲只有很薄的【逆天邪神】一层,穿在身上既不冰冷,也不显重,且会根据穿戴者的【逆天邪神】体型自行调整贴合。这个护甲,是【逆天邪神】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保命之器。如他所料,在他露出龙鳞宝甲时,周围顿时射来十几道充斥着贪婪与妒忌的【逆天邪神】目光。

  凌杰转身对凌云道:“大哥,我老大说我最好一个人行动,那我就不和你一起了,我先走了……老大你一定要小心。不然我漂亮的【逆天邪神】公主姐姐就要一个人了……啊啊!我去也!”

  凌杰唤出天鸯剑,挺起胸膛,鼓足气势,一个人走向前方。凌云向云澈一点头,目光看似不经意的【逆天邪神】瞥了一眼夏倾月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向前几步后,终于轻吸一口气,走到了夏倾月身前,彬彬有礼道:“夏仙子,我们结伴同行如何?三年前我来过这里,对这里多少有些熟悉,这里危险重重,我们结伴同行不但足以应对任何危险,也可以到达更远的【逆天邪神】地方。如果发现什么宝物,也由夏仙子优先选择,如何?”

  不远处,焚绝城和萧狂雨同时面露异色。他们同样在三年前进入过天池秘境,那时,凌云一人当先而去,不给任何人与他结伴同行的【逆天邪神】机会。而现在,他居然主动要和一个人同行,而且他说的【逆天邪神】话,怎么听都透着一种请求的【逆天邪神】意味。

  他是【逆天邪神】什么心思,只要不是【逆天邪神】白痴都心知肚明。

  “谢凌少庄主好意,倾月已决定独行。”面对凌云的【逆天邪神】主动邀请,夏倾月却是【逆天邪神】毫无犹豫的【逆天邪神】直接拒绝。

  凌云在年轻一辈主动邀约的【逆天邪神】人加起来不会超过五指之数,而被拒绝则完完全全第一次。凌云面色不变,也不再坚持,点点头:“既然如此,请夏仙子务必小心。”

  说完,凌云也独自离开,身影很快消失在漫天飞雪之中。

  连凌云都被拒绝,原本跃跃欲试的【逆天邪神】萧狂雨咬了咬牙,挣扎了很久,终于还是【逆天邪神】选择放弃。至于其他人则更没有一个敢去尝试。即使是【逆天邪神】萧狂雷这等萧宗宗主之子,也断然聚不起勇气去和夏倾月搭话。以她在排位战上所表现出的【逆天邪神】实力,要稳稳的【逆天邪神】胜过他们一个层面。这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子弟在外都是【逆天邪神】地位超然,无所不从。但在夏倾月面前,他们都有一种根本抬不起头的【逆天邪神】感觉。

  别的【逆天邪神】不说,单单实力这一点,他们就没资格与夏倾月同行。

  孤身一人的【逆天邪神】云澈目光扫了周围一眼,没和任何人打招呼,随便选了个方向,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去。

  “夏师妹,我们先走了,你务必要小心。”水无双和舞雪心打过招呼,结伴离开。夏倾月颔首,目送她们离开,随之目光不经意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离去的【逆天邪神】方向一眼,眸中闪过少许复杂的【逆天邪神】神采,随之一个人行向北方。

  整个世界都被飞雪覆盖,唯一能用来辨别方向的【逆天邪神】,只有那一座座高耸入云的【逆天邪神】冰峰。云澈一路向前,纵然有玄力护体,也被冻的【逆天邪神】连续哆嗦。

  “这里不是【逆天邪神】冰,就是【逆天邪神】雪,至于什么‘天池’更是【逆天邪神】连影子都没有,这样的【逆天邪神】地方,又怎么会有天材地宝之类的【逆天邪神】东西。就算是【逆天邪神】有,肯定也早就被冰雪给埋掉了……呼,好冷。”

  云澈一直走了半个多时辰,看到的【逆天邪神】依然只有无边无际的【逆天邪神】雪原和漫天的【逆天邪神】飞雪,没有任何收获。这和他预想的【逆天邪神】奇花异草遍地、怪石灵玉成堆、视线里满是【逆天邪神】高山峻岭密林的【逆天邪神】景象全然不同,而且走了这么久,连个玄兽的【逆天邪神】影子都没见到!

  这哪是【逆天邪神】来寻找奇珍异宝,简直就是【逆天邪神】来活活受罪的【逆天邪神】!

  “这个小世界的【逆天邪神】存在很怪异。”茉莉沉吟着道。

  “怪异?”

  “这个小世界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人为制造出来的【逆天邪神】,而且力量层次极高,存在的【逆天邪神】时间也应该已经很久,会衍生出一些中低等的【逆天邪神】天材地宝并不奇怪……怪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一个小世界,并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因为它根本不是【逆天邪神】这个位面的【逆天邪神】力量所能创造出来的【逆天邪神】。”

  “可能是【逆天邪神】很久很久之前的【逆天邪神】某个强者留下来的【逆天邪神】。”云澈随口道。对于这个天河秘境的【逆天邪神】来历,他毫不关心。他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着,忽然道:“茉莉,有几个人跟着我?”

  “四个。”茉莉回答。

  “四个?”云澈一怔,这个数量,和他猜想的【逆天邪神】并不相符。

  “你的【逆天邪神】身边,永远不会缺少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想要杀你的【逆天邪神】敌人,不想想为什么吗?”茉莉冷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不!这些人完全称不上什么敌人。”云澈晃了晃手指,冷笑道:“不过是【逆天邪神】一群自己找死的【逆天邪神】踏脚石而已!”

  “这四个人中,有三个应该是【逆天邪神】要来杀你的【逆天邪神】,另外一个似乎并不是【逆天邪神】,反而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来救你的【逆天邪神】。”茉莉道。

  “嗯?救我?是【逆天邪神】谁?”

  “过会儿你就知道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逐渐放缓,低眉沉吟了一会儿,道:“茉莉,过会儿,你帮我杀一个人。”

  “可以!”

  茉莉答应的【逆天邪神】这么爽快,倒是【逆天邪神】让云澈愣了一下。茉莉每次的【逆天邪神】出手,都会造成身上的【逆天邪神】剧毒蔓延,所以不到生死攸关的【逆天邪神】时刻,且敌人又是【逆天邪神】云澈绝对无法应对的【逆天邪神】,她断然不会出手。而这次,云澈才一开口,她就直接答应了下来,这让云澈无法不心里打鼓,弱弱的【逆天邪神】道:“呃……难道你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逆天邪神】……附加条件?”

  “当然有!”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逐渐冷硬了下来:“你现在的【逆天邪神】身体状态,你自己最清楚。这个小世界,也是【逆天邪神】一个绝无后患的【逆天邪神】完美杀人之地。有哪些人会有可能在这里杀你,你心里最清楚。但你依然敢来,完全是【逆天邪神】因为我的【逆天邪神】存在!你让我杀的【逆天邪神】这个人,我非杀不可,否则,你就会死,还会连累我死。”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绝不愿意对我的【逆天邪神】力量产生依赖。但你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你说过的【逆天邪神】这些话。在做很多事情,以及衡量自己能力的【逆天邪神】时候,会把我的【逆天邪神】力量也计算在内。在我的【逆天邪神】力量可以动用的【逆天邪神】时候,整个天玄大陆,你都不可能遭遇真正的【逆天邪神】险境。这种心灵上的【逆天邪神】潜在依赖,会对你的【逆天邪神】成长造成极大的【逆天邪神】遏制……”茉莉的【逆天邪神】每一个字都说的【逆天邪神】极为严肃,那语气就像是【逆天邪神】经历过无数风雨阅历,在教训晚辈弟子的【逆天邪神】大宗师一样。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云澈倒是【逆天邪神】小部分认同。比如这次,他不想放弃探索天池秘境的【逆天邪神】机会,而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因为茉莉的【逆天邪神】存在,他也绝不会带着现在的【逆天邪神】身体状态进入这里。焚绝城倒是【逆天邪神】其次,关键是【逆天邪神】,他从木天北的【逆天邪神】身上,也感觉到了对他的【逆天邪神】杀机。

  木天北身为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现任堡主,实力绝不亚于秦无伤。

  “我再帮你杀最后一个人,然后,我会在接下来的【逆天邪神】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封玄力,以天毒珠潜心驱毒。以后所有的【逆天邪神】事,你都只能靠你自己,别想再指望我。”茉莉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不用这么绝对吧?”云澈心里一动:“万一我遇到无法抵挡的【逆天邪神】生命危险怎么办?我死了的【逆天邪神】话,你也会跟着消亡,你就不怕……”

  “哼!依附天毒珠这么久,我因为强行动用力量而毒发数次,到现在,我身上的【逆天邪神】毒比之遇到你时根本没驱散多少!与其一次次毒发,看不到痊愈的【逆天邪神】希望,倒不如直接死了一了百了。”茉莉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张了张口,默想了一下,缓缓点头:“好吧,我知道了。而且,我也很赞成你的【逆天邪神】这个决定。”

  这时,前方漫漫风雪之中,忽然多了两个模糊的【逆天邪神】人影。随着云澈脚步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向前,这两个人影也在视线中越来越清晰。

  看清这两个人时,云澈停住脚步,露出艰险中遇到伙伴般的【逆天邪神】惊喜,小跑着上前打招呼道:“这不是【逆天邪神】焚少门主和绝壁老兄么,你们怎么在这里?能在这茫茫天池秘境中相遇,谁敢说这不是【逆天邪神】上天注定的【逆天邪神】美好缘分呢!!”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