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48章 天池前夜

第248章 天池前夜

  “你没事吧?”楚月婵尽量让自己的【逆天邪神】声音显得冷硬,但身体被他紧贴,温热熟悉的【逆天邪神】气息让她心跳彻底紊乱,即使努力运转冰心诀也无法平息。!.

  那五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她几乎每时每刻都被他抱在怀中,与他身体上的【逆天邪神】碰触,她已经熟悉的【逆天邪神】不能再熟悉,甚至在那段时间里,她在不知不觉中适应和莫名享受着这种感觉……但心里的【逆天邪神】声音告诉她,那时是【逆天邪神】因为她全身瘫痪,只能依靠他的【逆天邪神】照顾保护,但现在不一样……自己已经和他铸下大错,一定不能再继续错下去……

  云澈把全身的【逆天邪神】重量都压在楚月婵身上,整一个软绵绵半死不活的【逆天邪神】样子。他用虚弱无比的【逆天邪神】声音道:“我……没事……小仙女……不要离开我……”

  “……”楚月婵无法言语。云澈虚弱的【逆天邪神】声音每一个音节都在碰触着她的【逆天邪神】心灵,让她承受着一种心疼如针扎的【逆天邪神】感觉。她无法推开云澈,也无法去顺从,只能就这么静静的【逆天邪神】和他拥在一起……其中,她逼迫自己狠了好几次心,也终究不忍把他推开。

  夜深人静,这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不会有任何其他人看到与打扰,他又受了重伤……就这么,再放纵最后一次好了……这是【逆天邪神】楚月婵心中,不断安慰和劝说着自己的【逆天邪神】理由。

  直到,为了探查云澈现在的【逆天邪神】伤势,她将玄力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快速游走了一圈……

  砰!!

  趴在楚月婵身上的【逆天邪神】云澈被一把推开,后背直接撞到床后的【逆天邪神】墙壁上,疼的【逆天邪神】云澈龇牙咧嘴:“啊疼疼疼疼……”

  “你竟然敢装样子骗我!”楚月婵面罩寒霜,眸凝愠怒,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只是【逆天邪神】,在知道他非但不是【逆天邪神】伤情恶化,反而大幅度好转后,她内心也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脸上愠怒,心中,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种绝不会表露出来的【逆天邪神】轻松。而这种感觉,也让她内心有了些微的【逆天邪神】慌乱……因为这是【逆天邪神】她绝不该有的【逆天邪神】情绪。

  云澈伸手揉了一下后背,可怜巴巴道:“因为,我怕我的【逆天邪神】小仙女真的【逆天邪神】就那么走掉了。小仙女,我知道这些天你一直……”

  “不许再说了!”

  楚月婵胸口一阵起伏,她冷声打断云澈,转过身去,声音只有冰冷与无情:“我和你之间发生过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错误,我已经快要忘记,也请你全部忘掉!如果忘不掉,就当成是【逆天邪神】一场虚幻的【逆天邪神】梦,永远不要想着把它变成现实。”

  云澈:“……”

  “你我的【逆天邪神】事,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如果你不想因此横生枝节,就永远不要展露你得到的【逆天邪神】六重冰云诀……你是【逆天邪神】倾月的【逆天邪神】夫君,如果你不想让她,还有冰云仙宫被世人耻笑,卷入论理的【逆天邪神】深渊……就放弃一切对我的【逆天邪神】念想……”

  楚月婵闭上了眼睛,身上的【逆天邪神】冰灵混乱的【逆天邪神】飘动着:“离开天剑山庄后,我们永世不会再相见。”

  说完最后的【逆天邪神】一句话,楚月婵也消失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留下云澈静静的【逆天邪神】看着那点点还未完全散去的【逆天邪神】冰灵……

  “唉。”许久之后,云澈躺回床上,口中发出长长的【逆天邪神】叹息。他把双手放在鼻端,依稀能嗅到属于她那如冰莲一般的【逆天邪神】气息。

  “看起来,你好像没能如愿。”茉莉幸灾乐祸的【逆天邪神】道。

  “你不懂。”云澈歪过头,嘟囔道,然后又是【逆天邪神】一叹,想着楚月婵最后的【逆天邪神】几句话……被世人耻笑……卷入论理的【逆天邪神】深渊……这些字眼,深深的【逆天邪神】刺激了他的【逆天邪神】神经。

  夏倾月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妻子。

  而楚月婵,又是【逆天邪神】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师伯,同时还是【逆天邪神】半个师父。

  违乱论理这种东西,无疑会引来世人异样的【逆天邪神】眼光和舆论……尤其,那还是【逆天邪神】在苍风帝国犹若圣地一般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

  且不说楚月婵对他是【逆天邪神】否有那种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男人之情,仅仅是【逆天邪神】这道鸿沟,身为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冰云七仙”之首,她也绝不会背负着让冰云仙宫千年声誉蒙羞的【逆天邪神】后果去跨越。

  所以,无论她内心如何,决绝,都是【逆天邪神】她唯一的【逆天邪神】选择。

  ——————————————

  主赛场和次赛场的【逆天邪神】排位战都已结束,五百多个宗门的【逆天邪神】排位都已决出。

  第一位:苍风皇室,第二位:冰云仙宫,第三位:天剑山庄,第四位:萧宗,第五位:焚天门。这个排位结果公布之后,在苍风帝国玄界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轩然大波。云澈和夏倾月这两个只有十七岁的【逆天邪神】少男少女,他们的【逆天邪神】名字,也在这几日之内传遍了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然后又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传至其他六国。

  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排位战,也一直为其他国家所关注。而这届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结果,也对其他国家造成了相当程度的【逆天邪神】震撼,让他们无法不记住云澈和夏倾月这两个名字。

  关于云澈的【逆天邪神】来历、境遇、在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事迹、在排位战上的【逆天邪神】表现……都被杜撰成了不知多少个版本在市井流传,尤其是【逆天邪神】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一战,被描述的【逆天邪神】天花乱坠、惊天动地,简直就如鬼神之战一般……其他,甚至还包括他和苍月公主缠绵悱恻、感天动地的【逆天邪神】感情……

  如果云澈现在在苍风帝国随便哪个城市的【逆天邪神】哪个街道走上一圈,都会被自己的【逆天邪神】传闻刺激的【逆天邪神】当场抽风。

  云澈在一定程度上低估了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影响力,在平静的【逆天邪神】天剑山庄里,也浑然不知现在外界已经在遍传他的【逆天邪神】名字和各种夸张离奇的【逆天邪神】传说。

  排位战结束后,各大宗门也都相继离开。最后,只留下了包括天剑山庄在内,排位前十的【逆天邪神】十个宗门。千辛万苦冲进前十,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能入天池秘境,绝对没有一个人愿意错过。

  距离天池秘境开启的【逆天邪神】时间,也越来越近。

  云澈醒来后,恢复的【逆天邪神】速度也数倍的【逆天邪神】加快。他这两天哪里都没去,潜心修养。以他那天在论剑台上的【逆天邪神】伤势,也不会有人相信他非但醒了过来,而且伤势已好了个七七八八。

  天池秘境开启前夜。

  凌月枫站在庭院里的【逆天邪神】一颗古树之下,默默看着天空的【逆天邪神】残月。他的【逆天邪神】衣服已被夜露打湿,显然,他已站在这里很久。

  “唉。”凌月枫忽然长长的【逆天邪神】叹息了一声。

  “月枫,不要多想了,事情已经过去,再想也没有用。这一次,并不是【逆天邪神】我们弱,而且那两个人强的【逆天邪神】出乎预料。我们输的【逆天邪神】也并不冤枉。”

  轩辕玉凤走了过来,轻语安慰道。

  凌月枫一直在呆呆出神,看着残月不知在想着什么,竟没有注意到轩辕玉凤什么时候靠近。他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极的【逆天邪神】色彩,然后转过身来,叹息道:“自先祖以天威绝剑威震天下,创立这天剑山庄,已有一千两百多年历史,霸主之位从未被撼动过。而唯独到了我这一代,却……我虽然日夜都在尽可能的【逆天邪神】坦然面对,但依旧是【逆天邪神】无法释怀。深感愧对先祖,愧对天剑山庄千年基业。”

  “不要这么说。”轩辕玉凤安慰道:“你年纪轻轻便继任庄主之位,抗下偌大山庄所有重担,到今天已在位二十一年。这些年,我与你一起走过,看着山庄日益壮大,云儿和杰儿在你的【逆天邪神】培养下,也远胜你当年,这些,都足以让你我引以为傲。这次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结果虽不如愿,但排位战考量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顶尖阶层的【逆天邪神】年轻一辈,有着太高的【逆天邪神】偶然性。若论根基、资源、威望、综合实力,就算留在这里的【逆天邪神】九个宗门加起来,也无法与我们相提并论,又有什么不能释怀的【逆天邪神】呢?”

  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一番安慰,让凌月枫的【逆天邪神】眼神缓缓的【逆天邪神】平静下来,他揽过轩辕玉凤,动情的【逆天邪神】道:“夫人,你说的【逆天邪神】对。我凌月枫这辈子得妻如你,已是【逆天邪神】再无所求了,又有什么事是【逆天邪神】不能释怀的【逆天邪神】呢。”

  轩辕玉凤温婉一笑,靠在丈夫的【逆天邪神】肩膀上。

  凌月枫目光偏移,看向远方,道:“云儿的【逆天邪神】房间还亮着灯……唉,我看的【逆天邪神】出来,他这几天一直魂不守舍,我担心最不能释怀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云儿。我怕他的【逆天邪神】自信和剑心因而受到巨大的【逆天邪神】打击。不如,我过去一趟,和他谈谈吧。”

  轩辕玉凤起身,缓缓摇头:“云儿的【逆天邪神】异状,或许并不是【逆天邪神】因为那日的【逆天邪神】战败。”

  “夫人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

  轩辕玉凤道:“也好。月枫,你就去看看他吧。让他把心中的【逆天邪神】话说出来,或许你给他一些引导,他便能自己从中走出来。”

  凌月枫点头,然后便脚步缓慢的【逆天邪神】走出庭院,走向凌云的【逆天邪神】庭院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

  轩辕玉凤回到房内,不多时,一阵敲门声响起:“玉凤,是【逆天邪神】我。”

  这个声音让轩辕玉凤连忙站起去打开房门,来着,赫然是【逆天邪神】凌坤。

  凌坤在房中就坐,看了轩辕玉凤一会儿,道:“玉凤,这些年过的【逆天邪神】怎么样?凌月枫这小子没欺负你吧?”

  “月枫对我一直很好,谢谢叔叔关心。”轩辕玉凤微笑着回答,她为凌坤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他对面,神情之中多了一抹忧郁:“我这么晚见叔叔,是【逆天邪神】想……是【逆天邪神】想知道,我父亲他……他可还在生我的【逆天邪神】气吗?”

  “呵呵,”凌坤笑了一笑,道:“玉凤,你父亲是【逆天邪神】个什么样的【逆天邪神】人,你这个做女儿的【逆天邪神】还不清楚么?九长老其实早已气消,这些年天威剑域和山剑山庄多有来往,你当真以为,这是【逆天邪神】我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执事能促成的【逆天邪神】么?其实一直都是【逆天邪神】九长老在暗中促成,这次我带过来的【逆天邪神】龙鳞宝甲,也是【逆天邪神】九长老亲自授命……只是【逆天邪神】九长老性子倔强,虽然心里早已接受你嫁给凌月枫,但嘴上一直硬着。而他这些年真正在气的【逆天邪神】,其实是【逆天邪神】你这么多年都不回去见他一面。”

  轩辕玉凤眼眶湿润起来:“当年让父亲生了那么大的【逆天邪神】气,还让他大失颜面,我怎么还有脸回去见他……”

  “唉,傻孩子,你错了……你毕竟是【逆天邪神】九长老唯一的【逆天邪神】女儿,他再怎么,也不会真的【逆天邪神】怨恨你。他这些年虽然嘴上不松口,可谁都看得出,他对你想念的【逆天邪神】紧,否则也不会老是【逆天邪神】把你那些过往事一遍遍的【逆天邪神】拿出来说……等封印妖人的【逆天邪神】事结束,你便和月枫一起,再带着云儿和杰儿,随我回一趟天威剑域,九长老见了你,见了自己的【逆天邪神】两个外孙,心里都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子……你们之间没了这个隔阂,九长老今后说不定会经常自己到这里来看望你和他的【逆天邪神】两个外孙。天剑山庄将因此受益匪浅,云儿和杰儿若能得到九长老的【逆天邪神】亲自指导,实力必将突飞猛进。”

  轩辕玉凤好不容易稳下自己失控的【逆天邪神】情绪,缓缓点头:“……好。等月枫回来,我便和他说。”

  “那就好。”凌坤笑了一笑,然后随口道:“来这的【逆天邪神】时候,我看到月枫正匆匆的【逆天邪神】向东南而去,可是【逆天邪神】有什么急事?”

  “他是【逆天邪神】去……”

  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猛的【逆天邪神】抬头,脸色一下子变得僵硬难看:“东南?你说……东南?”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