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46章 胜者
  云澈昏迷,久久未起。也意味着他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交战终于终结,这届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场,也就此落下了帷幕。

  比赛结束,人们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撼却久久无法平息。这场对决的【逆天邪神】双方没有一个是【逆天邪神】来自天剑山庄,最终的【逆天邪神】桂冠,也就此落在了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手中……但这些在此刻都已不重要,这一战的【逆天邪神】过程,让所有观望者如同走过了冰火九重天,每一个画面,都在狠狠的【逆天邪神】冲击着他们的【逆天邪神】视觉与心灵。

  两人都只有十七岁,却上演了一场超越境界与界限,打破所有人认知的【逆天邪神】交战,尤其是【逆天邪神】云澈,虽然他最终败在了夏倾月面前,但他确确实实只有真玄境界的【逆天邪神】玄力,却让他所带来的【逆天邪神】震撼还要胜过夏倾月。在这样的【逆天邪神】两个人面前,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光芒被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掩下,就连排位战前公认的【逆天邪神】年轻一代第一人凌云,此时看来也败的【逆天邪神】理所应当,毫不冤枉。

  “冰璃仙子,恭喜贵宫这次夺得第一位。”位于冰云仙宫坐席右侧的【逆天邪神】宗门引领者连忙向楚月璃道贺道……至于楚月婵,他纵然身为一宗之主,也提不起说话的【逆天邪神】勇气。

  位列左侧的【逆天邪神】宗门之主也随之奉承道:“贵宫培养出这样一位天才弟子,夺得首位也是【逆天邪神】理所当然。贵宫今后必将威名遮天……”

  楚月璃眉头微锁,对他们的【逆天邪神】话没有回应。最终的【逆天邪神】结果,让她大舒一口气,这是【逆天邪神】她极欲看到的【逆天邪神】结果,这个结果,也意味着冰云仙宫就此获得了历史性的【逆天邪神】突破,首次夺得排位战的【逆天邪神】首位,今后的【逆天邪神】威名也将远胜以往,但取得这个结果的【逆天邪神】艰难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逆天邪神】预料,她更没有想到最大的【逆天邪神】障碍不是【逆天邪神】凌云,反而是【逆天邪神】那个快要被她遗忘……一年半以前那个玄脉残废,一无是【逆天邪神】处,还被逐出家门的【逆天邪神】少年。

  云澈昏迷,夏倾月看上去完好无恙。本该舒心的【逆天邪神】楚月璃却莫名有些心神不宁,她身为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师傅,自然最为了解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力量,而刚才那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绝对不是【逆天邪神】来自夏倾月。虽然最终看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倒下,夏倾月似乎连伤都没有,但她内心始终无法安定。

  “云澈倒地十息未起,本届排位战最终战的【逆天邪神】胜者是【逆天邪神】来自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

  “等等!”

  凌无垢刚要喊出“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名字,一个冷幽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打断了他。

  发出的【逆天邪神】声音的【逆天邪神】人,赫然是【逆天邪神】夏倾月,发出声音时,她的【逆天邪神】脚步也在向前迈动,走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双手前拂,一层淡蓝色的【逆天邪神】冰灵缓缓沉下,笼罩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上。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冰灵将他身上的【逆天邪神】伤口逐渐冰封,她转过身去,轻轻的【逆天邪神】道:“胜的【逆天邪神】人不是【逆天邪神】我,而是【逆天邪神】他,这一战……我认输。”

  哗~~~~

  论剑台上顿时一阵哗然,人们都是【逆天邪神】面面相觑,一脸愕然。云澈昏迷,夏倾月完好,谁胜谁败显而易见。而夏倾月一句话,却是【逆天邪神】在刻意将到手的【逆天邪神】胜利拱手让人,这根本让人无法理解。

  楚月璃站了起来,诧异道:“倾月,你在乱说什么?马上收回你刚才的【逆天邪神】话!”

  楚月婵忽然冷冷的【逆天邪神】出声,道:“看上面。”

  楚月璃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然后目光一凝,表情也凝固在了那里,怔怔的【逆天邪神】说不出话来。

  一条白色的【逆天邪神】长绫在这时从上空飘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肩膀上,被她抓在了手中。凌无垢正要出声询问,忽然看到落下的【逆天邪神】冰凰琼华绫,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也卡在喉咙里。

  云澈虽然昏迷,但他的【逆天邪神】龙阙,一直牢牢的【逆天邪神】抓在手中。

  而夏倾月刚好虽然站立在云澈面前,而且看上去没有受到什么创伤,但却少有人注意到,她的【逆天邪神】冰凰琼华绫却已不见了。

  而直到此时,冰凰琼华绫才从空中飘落而下,可想而知之前它是【逆天邪神】被轰向了多远的【逆天邪神】高空……

  “他最后一击的【逆天邪神】力量集中在我的【逆天邪神】冰凰琼华绫上……如果是【逆天邪神】集中在我身上,我现在说不定已经死了。这一战,他胜,我败。”

  楚月璃怔了半晌,长舒一口气,美眸闭合,久久无言。

  结局,随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主动认输而翻转。而如果单单只有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认输,结局并一定会改变,毕竟,所有人亲眼看着云澈倒下昏迷,凌无垢身为裁判,也不一定会接受这种已经分出胜负后的【逆天邪神】认输。

  但从天而降的【逆天邪神】冰凰琼华绫和夏倾月最后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却向所有人宣告了真正的【逆天邪神】谁胜谁负。

  凌无垢点了点头,没有再询问夏倾月,再次举手,高声宣布道:“夏倾月认输,本届排位战最终战的【逆天邪神】胜者是【逆天邪神】……”

  “苍风皇室所属……云澈!!”

  随着最终结果的【逆天邪神】宣布,这届排位战也在此刻终于尘埃落定。论剑台顿时变得沸沸扬扬,这是【逆天邪神】一个在排位战前,任何人都没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的【逆天邪神】结果,反而,如果谁在排位战前说出这一届的【逆天邪神】第一位将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室,那么这个人,将被所有人直接当成白痴或疯子。

  苍风皇室,这个本该凌然天下,却在玄界一次次背负着嘲讽和轻视的【逆天邪神】名字,在今天,在历史上第一次,响起在排位战最终战的【逆天邪神】舞台上!

  “……虽然没有得到第一位,但击败了凌云,压下了天剑山庄,也算是【逆天邪神】完成了初衷。”短暂的【逆天邪神】失落之后,楚月璃微微的【逆天邪神】笑了一笑,神情也恢复淡然:“没想到,这届排位战给我带来最大震撼的【逆天邪神】,居然是【逆天邪神】倾月所嫁的【逆天邪神】这个人,命运,果然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奇异的【逆天邪神】东西。”

  楚月婵默然不语,眸若冰晶。没有人能了解她此刻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番心境。

  “太厉害了,太好了……不愧是【逆天邪神】老大!能当我凌杰老大的【逆天邪神】人,果然不同凡响!”凌杰双手紧攥,龇牙咧嘴的【逆天邪神】低吼着。已经自诩为云澈小弟的【逆天邪神】他,此时颇有一种与之俱荣的【逆天邪神】感觉。至于天剑山庄昨日的【逆天邪神】溃败,早就被他抛到脑后。

  而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坐席那边却没有传来欢呼,凌无垢宣布结果后,苍月大呼一声“云师弟”,再也顾不得其他,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冲上论剑台,夏元霸也满脸惶然的【逆天邪神】跟在后面。秦无伤的【逆天邪神】动作虽然稍慢,但速度自然比他们快的【逆天邪神】多,几个闪身,便已来到了云澈身前,快速俯下身来查看他的【逆天邪神】伤势。

  “云……云师弟他怎么样?”苍月的【逆天邪神】双手伸出,却又不敢去碰触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脸上早已遍布泪痕。

  秦无伤的【逆天邪神】手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离开,脸上露出轻松的【逆天邪神】神情:“公主殿下放心,他的【逆天邪神】伤虽然看上去很吓人,但却都是【逆天邪神】些皮肉之伤,顶多修养一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就可以痊愈。内伤也很轻,唯一需要担心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玄力严重透支,玄脉呈衰竭之像,恢复起来需要很长的【逆天邪神】时间。但也不至于留下无法治愈的【逆天邪神】后遗症。只是【逆天邪神】天池秘境……以他现在的【逆天邪神】状态已经不可能参与探索了,唉。”

  听到这些,苍月提着的【逆天邪神】心才总算放下了一些,她紧紧抓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不愿放开。

  苍月的【逆天邪神】关切、言语、泪痕……夏倾月全部默然看在眼中,她的【逆天邪神】脚步停止,没有再靠近,刚刚从师傅摹灸嫣煨吧瘛壳里要来的【逆天邪神】一瓶雪颜丹也被她悄然的【逆天邪神】收起。

  “秦府主,万分祝贺。”凌无垢向秦无伤道。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败局已定,原本一直属于他们的【逆天邪神】王者之位,如今被苍风皇室所夺,凌无垢却也表现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坦然,主动向秦无伤道贺,不等他回应,他又接着道:“秦府主不需多言,先随我去回天阁。”

  秦无伤点头,带起云澈:“有劳凌长老带路。”

  身为这届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最终胜者,云澈却没能来得及去接受全场的【逆天邪神】欢呼与注视,便被匆匆带离。身为主角的【逆天邪神】他虽然离开,却论剑台的【逆天邪神】喧闹却是【逆天邪神】持续了很久很久。那些年轻的【逆天邪神】玄者们在这一刻全部失了傲气,经历了这场充斥着无数惊撼和变数的【逆天邪神】排位战,他们才知道一直自诩天才的【逆天邪神】他们,在真正的【逆天邪神】天才面前渺小的【逆天邪神】根本不值一提。

  这是【逆天邪神】最特殊的【逆天邪神】一场排位战,因为它打破了十几项历史。它的【逆天邪神】过程、结局,无不是【逆天邪神】充满了震惊的【逆天邪神】色彩。可以预想,这场排位战之后,将会在苍风帝国掀起一场巨大的【逆天邪神】风波,且这场风波会持续很久很久。

  当然,对于这场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结果,也有很多极其不爽的【逆天邪神】人。

  比如被云澈狠狠挫败,连大长老都因此情绪失控而被大伤颜面的【逆天邪神】焚天门。

  又比如早早对云澈放了狠话的【逆天邪神】天枪雷火堡。不过相比焚天门,天枪雷火堡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不安。木天北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云澈真正的【逆天邪神】实力竟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可怕,更没想到他居然夺得了这届排位战的【逆天邪神】首位。

  这样的【逆天邪神】一个人,羽翼丰满之后,必是【逆天邪神】苍风大陆的【逆天邪神】一代王座!而天枪雷火堡几百年的【逆天邪神】历史,也未出现过一个王座,更是【逆天邪神】不敢招惹王座。

  想到这些,木天北自然无法安宁,后背的【逆天邪神】冷汗涔涔而下,悔的【逆天邪神】肠子都青了。

  ……………………………………

  苍风皇室,帝王寝宫。

  身为苍风帝国当代帝国的【逆天邪神】苍万壑,此时却是【逆天邪神】脸色潮红,眼神恍惚,如同正处在睡梦中一般。

  而苍万壑也的【逆天邪神】确以为自己正在做梦。

  他接到了秦无伤的【逆天邪神】传音:苍风皇室夺得了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第一位……

  马上,他接到了女儿的【逆天邪神】传音:苍风皇室夺得了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第一位……

  拿着传音玉,苍万壑整个人都处在发懵状态,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他信任秦无伤,更信任苍月,但来自他们口中的【逆天邪神】同样一句话,他却怎么都不敢去相信,因为那实在太梦幻,太不真实……简直就像是【逆天邪神】梦中之音,天方夜谭。

  一个急促的【逆天邪神】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很快,他的【逆天邪神】贴身太监冲了进来,扑倒在他面前,嘶哑着嗓子大呼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排位战已于今日巳时结束,我们皇室……皇室……夺得了首位!首位!!”

  苍万壑的【逆天邪神】嘴唇动了动,哆嗦着道:“这个消息,你确定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这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放出的【逆天邪神】消息,千真万确!现在,帝国各地都已得到了消息,没有一个字是【逆天邪神】虚假!”太监激动万分的【逆天邪神】道:“代表皇室参战的【逆天邪神】云澈第一轮小组赛全胜,第二轮小组赛全胜,在淘汰战击败萧宗、焚天门、天剑山庄、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对手,全战全胜……取得了第一位!!如有半句虚言,奴才必遭天打雷劈!”

  苍万壑的【逆天邪神】脸色越来越红,激动的【逆天邪神】情绪蔓延到他身体的【逆天邪神】每一个细胞中:“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苍万壑大笑了起来,笑的【逆天邪神】无比欢畅,他在位十几年,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笑的【逆天邪神】这么畅快淋漓,仿佛心中所有的【逆天邪神】郁结、浊气,都在这畅快的【逆天邪神】大笑声中被完全释放了出去:“这才是【逆天邪神】我苍风皇室该有的【逆天邪神】威势,这才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俯视天下!君临八方……传令……传令下去!全帝国从今日起大赦三年,所有分支玄府每年的【逆天邪神】供给加倍,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赏赐另宣!从即日起,开始在苍风大殿备好最高规格大宴,朕要亲自迎接云澈他们凯旋归来……至于云澈的【逆天邪神】赏赐,另宣!”

  “奴才领旨……”

  “等等!马上给朕备好佳肴美酒,朕要好好的【逆天邪神】畅饮一番,哈哈哈哈!”

  苍万壑平时寸食难进,如今心情大畅,食欲也随之大开。此时此刻,他深感自己就算马上归天,也已是【逆天邪神】毫无遗憾。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