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45章 最后一击

第245章 最后一击

  楚月璃除了震惊,已根本无法言语。<>

  而夏倾月,她的【逆天邪神】天赋、领悟力以及心境,是【逆天邪神】她平生仅见,她能够无视玄力限制修炼玄功,甚至开启领域的【逆天邪神】体质,让宫主林煜仙都惊叹不已。她从夏倾月十二岁那年收她为弟子,教她冰云诀,并在那几年里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天玄之力亲自为她淬炼身体,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冰云仙宫千年积累的【逆天邪神】无数天材地宝,全部毫不吝啬的【逆天邪神】用在她的【逆天邪神】身上。同时,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师傅不仅仅只有她一个,冰云仙宫最强的【逆天邪神】两个人——楚月婵和林煜仙同样在她身上倾注了大量的【逆天邪神】心血,楚月婵为了让她的【逆天邪神】冰云之力达到至纯至净,不惜冒着巨大的【逆天邪神】危险去获取三颗冰系天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

  纵观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历史,从来没有在哪一个弟子身上投入这么多。

  这才有了如今的【逆天邪神】夏倾月。

  而现在,她却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那个原本只能被称作废物的【逆天邪神】少年,击溃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冰云领域!

  夏倾月能使用领域,打破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认知,而云澈居然把这个领域给摧毁,就只能用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奇迹来形容。

  以凤凰血毁掉领域后的【逆天邪神】云澈力量已近枯竭,夏倾月状态也比他好不了哪里去。以地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发动领域,消耗无疑是【逆天邪神】极其巨大的【逆天邪神】。领域的【逆天邪神】张开,消耗了夏倾月超过七成的【逆天邪神】玄力,之后持续的【逆天邪神】短暂几息,又将她剩余的【逆天邪神】力量消耗掉六成以上,再加上之前的【逆天邪神】各种损耗,如今的【逆天邪神】她,所剩下的【逆天邪神】力量连平常状态的【逆天邪神】半成都不到。同时,领域的【逆天邪神】崩坏,也让她受到了一定的【逆天邪神】反噬,玄脉出现了不轻的【逆天邪神】创伤,玄力的【逆天邪神】控制开始变得艰涩。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脸颊本就雪白,现在更是【逆天邪神】白到极点,连一丝血色都看不到。但至少,她看上去要比连站都站不稳的【逆天邪神】云澈要好的【逆天邪神】多。

  两个人隔着不到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对视,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里冷醒中不断闪过痛苦和艰涩,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双眸,则是【逆天邪神】剧烈的【逆天邪神】动荡着。仿佛还没有从刚才的【逆天邪神】震惊中反应过来。

  “呃……”微带痛苦的【逆天邪神】低吟声中,云澈扶着龙阙,缓慢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他微咬着牙,看着就在眼前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低低的【逆天邪神】道:“你居然……没有被刚才的【逆天邪神】火焰伤到……也好,刚才的【逆天邪神】火焰,连我都无法完全控制,如果你被卷入,说不定……会让你重伤……要是【逆天邪神】……衣服被烧坏了……嘿,我可不想我的【逆天邪神】老婆,被别的【逆天邪神】人看去……”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断断续续,每说几个字,都要伴随着大口的【逆天邪神】喘息。

  夏倾月:“……”

  双手紧紧的【逆天邪神】抓握在龙阙上,但却没有将龙阙从地上拔出,似乎已没有足够的【逆天邪神】力气。云澈闭上了眼睛,一阵剧烈的【逆天邪神】喘息后,气息,和声音忽然逐渐的【逆天邪神】平静下来:“我剩下的【逆天邪神】力量,只够我再挥出一剑……如果这一剑,你接下了,那就意味着你赢了我……不过……不过,我是【逆天邪神】绝对……绝对不会败给你……所以这一剑,你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的【逆天邪神】下!!”

  砰!!

  龙阙被从地上拔起,八千多斤的【逆天邪神】重量,让云澈抓着它的【逆天邪神】双手在微微颤抖着:“准备接剑……倾月,记得你师门的【逆天邪神】荣耀,也记得我赛前和你说的【逆天邪神】话,给我用尽你的【逆天邪神】全力!否则,你就是【逆天邪神】对不起师门,对不起我,也对不起你自己!”

  夏倾月:“……”

  眼前这个与自己同龄的【逆天邪神】少年看上去似乎很陌生,因为比之那时的【逆天邪神】玄脉残废,眼前的【逆天邪神】云澈,和当初的【逆天邪神】萧澈完完全全就是【逆天邪神】两个世界的【逆天邪神】人。但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眼里,这个命运天翻地覆的【逆天邪神】少年却有是【逆天邪神】无比无比的【逆天邪神】熟悉,他的【逆天邪神】眼神、说话的【逆天邪神】语气、那种刻在骨子里的【逆天邪神】傲气……尤其是【逆天邪神】那十万头牛都不可能拉回来的【逆天邪神】倔强,都和那短短几天的【逆天邪神】朝夕相处中她所认识的【逆天邪神】云澈一模一样。

  夏倾月没有说话,身体周围原本消逝的【逆天邪神】冰灵再次飘动起来,她的【逆天邪神】身后,一朵巨大的【逆天邪神】冰莲缓慢盛开,冰凰琼华绫悬浮身前,并呈现出一个诡异的【逆天邪神】“s”状。极度危险的【逆天邪神】气息,从冰凰琼华绫的【逆天邪神】每一分每一寸上释放蔓延,带给云澈极其沉重的【逆天邪神】威压。

  “这是【逆天邪神】……‘冰云极技——残月赋’的【逆天邪神】起手式,夏师妹现在气息微弱,还能用出这一招吗?”看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样子,水无双担心的【逆天邪神】道。

  “勉强可以。看来,倾月也是【逆天邪神】准备拼尽全力了。这一招,是【逆天邪神】云澈根本不可能接下来的【逆天邪神】。”楚月璃出声道。不过说这句话的【逆天邪神】时候,她多少有些底气不足。虽然现在的【逆天邪神】云澈看上去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但他之前的【逆天邪神】种种表现,尤其是【逆天邪神】把冰云领域都燃尽的【逆天邪神】火焰,让她再也不敢对这个看上去本毫无威胁的【逆天邪神】少年再有丝毫的【逆天邪神】轻视。

  她已经不敢去断论接下来他又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事来。

  龙阙被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举到头顶,邪神玄脉的【逆天邪神】五十四个玄关快速扩张,疯狂的【逆天邪神】凝聚着全身仅剩的【逆天邪神】所有玄力……忽而,他大吼一声,脚下地面崩裂,整个人刚刚跃起,重剑凌空挥洒,重重斩下……

  “霸王怒!!”

  这一剑的【逆天邪神】威势,比之最初要差了很多很多,但依旧很是【逆天邪神】惊人。夏倾月同样飞身而起,全身冰灵闪动着暴.乱的【逆天邪神】光芒,冰凰琼华绫化柔为坚,折成一枚雪白色的【逆天邪神】残月,在冰云之力的【逆天邪神】倾注下,闪动着刺目的【逆天邪神】冰晶光华,与龙阙剑在半空狠狠相撞。

  一声重响,龙阙剑与冰凰琼华绫交接的【逆天邪神】地方,一大圈的【逆天邪神】空间涟漪远远荡开,冰冷无比的【逆天邪神】气息将云澈完全笼罩,来自冰凰琼华绫的【逆天邪神】庞大力量将龙阙硬生生的【逆天邪神】冲击成弯月状。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眸一下子瞪大,他的【逆天邪神】双手在那一瞬间的【逆天邪神】撞击中几乎完全麻木,他死死的【逆天邪神】咬着牙,将全身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倾注到龙阙之中,但他剩余的【逆天邪神】力量,比之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全力一击差的【逆天邪神】太远,霸王怒的【逆天邪神】力量被完全挡下,就连力量的【逆天邪神】余波都被快速吞噬,一股足以让他彻底溃败的【逆天邪神】冰冷之力扑面而至。

  果然还是【逆天邪神】要到那一步么……

  这样的【逆天邪神】局面,云澈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现在的【逆天邪神】状态。感受着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被完全压制,他猛一提气,口中发出一声野兽般的【逆天邪神】咆哮……

  我的【逆天邪神】玄脉和身体……一定要支撑住!

  “邪神第三境……炼狱!!”

  随着云澈内心的【逆天邪神】低吟,邪神玄脉的【逆天邪神】第三境关……炼狱,第一次开启。

  在“炼狱”开启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一股妖异的【逆天邪神】红光忽然从第三境关释放,将整个玄脉都耀的【逆天邪神】赤红一片,仿佛遍染了鲜血一般。这些红光并没有仅仅存在于玄脉,更是【逆天邪神】从玄脉之中溢出,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猩红色的【逆天邪神】光芒。

  云澈双目之中的【逆天邪神】眼白与瞳孔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两点完全变成血色的【逆天邪神】眼瞳,一股仿佛来自炼狱的【逆天邪神】凶煞暴戾之气,也从他身上骤然释放,让夏倾月在一瞬间完全窒息。

  “邪神第三式……滅天绝地!!”

  轰!!!!!!

  这是【逆天邪神】一声仿若天塌地陷的【逆天邪神】轰鸣,整个论剑台发生了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就连整片大地都动荡起来,仿若可怕的【逆天邪神】自然之灾忽然降临。巨响声中,一些低级玄者的【逆天邪神】双耳瞬间失聪,论剑台上,纷飞的【逆天邪神】碎石和沙尘扬起近百丈之高,一时间遮天蔽日,也完全遮蔽了云澈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影。

  惊恐的【逆天邪神】叫声传遍论剑台,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震惊再一次出现在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无论是【逆天邪神】云澈,还是【逆天邪神】夏倾月,明明都已接近玄力枯竭,而这一击的【逆天邪神】声势,却超过了他们之前的【逆天邪神】所有,完全不亚于那将冰云领域都焚毁的【逆天邪神】滔天火浪。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气浪和声势,就算是【逆天邪神】个强大的【逆天邪神】地玄境强者都难以做到,怎么可能出现在两个都已力量大耗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的【逆天邪神】对撞中!

  沙尘弥漫,没有人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就连想象,也完全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出他们究竟是【逆天邪神】凭借什么制造出如此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对撞。

  论剑台的【逆天邪神】战栗很快停止了,沙尘也开始散去,当视线逐渐变得清晰时,所有人狠狠的【逆天邪神】倒吸了一口冷气。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径长足有七八十丈的【逆天邪神】巨坑!!

  论剑台的【逆天邪神】边缘也已被完全摧毁,找不到一块完好的【逆天邪神】台石。

  巨坑的【逆天邪神】中心地带,是【逆天邪神】两个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身影……看着这两个身影,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呼吸全部屏住,目光僵直,喉咙里也无法发出一丝的【逆天邪神】声音。

  夏倾月静静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长发凌乱,遍身染尘,目光清澈之中透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逆天邪神】迷离,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身前的【逆天邪神】云澈。

  云澈就倒在她前方不到十步的【逆天邪神】地方,他全身外衣碎裂,整个人趴伏在地,嘴角、额头、四肢、后背……几乎所有的【逆天邪神】地方,都在溢出着道道血流。他左手抓地,右手手背已被血迹完全染红,但依然牢牢的【逆天邪神】抓着龙阙的【逆天邪神】剑柄。

  “终于……结束了。”

  虽然“炼狱”只开启了不到三息的【逆天邪神】时间,但对他那时已几乎毫无力量的【逆天邪神】身体来说,无疑是【逆天邪神】近乎摧毁性的【逆天邪神】负荷,而“炼狱”之下,他还强行发动了所对应的【逆天邪神】邪神第三式“滅天绝地”……那是【逆天邪神】用来自他意志和灵魂的【逆天邪神】力量,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终极一击,让灵魂,也承受了丝毫不下于躯体的【逆天邪神】极大负荷。他还能保持短暂的【逆天邪神】清醒,简直堪称奇迹。

  身体表面裂纹无数,但内脏只有不太重的【逆天邪神】创伤,云澈艰难的【逆天邪神】咧动了一下嘴角,发出一声轻松、满足,又带着深深庆幸的【逆天邪神】笑,他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逆天邪神】意识沉沉的【逆天邪神】坠落向黑暗,最后的【逆天邪神】意志,化作一缕只有夏倾月才能听到的【逆天邪神】声音……

  “我来这届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第二个原因……就是【逆天邪神】要向你证明……我……云澈……有资格做你的【逆天邪神】丈夫……而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报恩……与……施……舍……”

  夏倾月:“……”

  时间在死寂中缓缓流逝……一息、两息、三息、四息……

  直到云澈昏过去了,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人们才从死寂中回神。

  这场对决,终于结束了……

  九息、十息……

  凌无垢始终离的【逆天邪神】最近,刚才那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一击也感受的【逆天邪神】最为真切。如果此时有人靠近,会发现他的【逆天邪神】额头上满是【逆天邪神】细密的【逆天邪神】冷汗……没错!一个天玄境八境,在天剑山庄都有着很高地位的【逆天邪神】超级强者,居然被两个小辈的【逆天邪神】对战惊出了冷汗。

  十息过,凌无垢终于是【逆天邪神】如梦方醒,他用极其复杂的【逆天邪神】眼神看了一眼云澈,快速的【逆天邪神】平和自己的【逆天邪神】心境,用浑厚的【逆天邪神】声音大声宣布道:“云澈倒地十息未起,本届排位战最终战的【逆天邪神】胜者是【逆天邪神】……”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