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43章 夫妻之战 5

第243章 夫妻之战 5

  “受了一记冰凰居然还能站起来,他的【逆天邪神】防御能力当真惊人。”楚月璃低声道,但随之,她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惊诧。

  “呃……啊!!”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熄灭的【逆天邪神】凤凰之炎重新燃起,而无论火焰的【逆天邪神】强度,还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都比之刚才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减弱。他举起龙阙,大吼一声,挥出一道巨大的【逆天邪神】灰色剑芒,然后紧随剑芒之后攻向夏倾月。

  “……不但能站起来,就连气息都没有变弱,怎么会?”水无双和舞雪心同时惊讶失声。

  燃火的【逆天邪神】龙阙就如一道飞舞的【逆天邪神】火龙,在激荡的【逆天邪神】龙吟声中蜿蜒盘旋,灌注着冰云之力的【逆天邪神】冰凰琼华绫则如一条白蛇,迎着漫天飞舞的【逆天邪神】火龙,释放着无比恐怖的【逆天邪神】冰云之威……

  天玄器的【逆天邪神】降生都极为艰难。龙阙之内封印着一条幼龙之魂,冰凰琼华绫之中同样存留着一只冰凰的【逆天邪神】残魂,两者在品级和强度之上势均力敌。

  云澈的【逆天邪神】所有玄技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疯狂释放,凤翼天穹、霸王怒、陨月沉星、凤凰破……每一击都石破天惊,但在把冰云诀运转到第七重境界的【逆天邪神】夏倾月面前,这些足以惊山裂地的【逆天邪神】神威之击却被一次次轻易的【逆天邪神】挡下,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反击更是【逆天邪神】恐怖非常,若不是【逆天邪神】云澈有星神碎影在身,根本连和夏倾月短暂僵持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长][风

  轰!!

  一朵冰莲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炸开,云澈翻滚着倒地,左肩肩膀血肉模糊,但他基本连停滞都没有,便又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凤凰炎重燃,再度攻上,重剑大开大合,威力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衰弱。

  砰!

  重剑被狠狠荡开,冰凰琼华绫闪电般拂来,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牢牢的【逆天邪神】缠绕,然后凌空卷起,一瞬间,云澈全身的【逆天邪神】凤凰之炎被熄灭,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将他全身冰封的【逆天邪神】厚厚冰层,随之冰凰琼华绫向下方狠狠砸下……

  砰!!!!

  冰层爆裂,地面被砸出一个深深的【逆天邪神】大坑,云澈则已消失在了台面之上,被砸入了不知多深的【逆天邪神】地下。这一下之重,让周围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们一阵惊呼,夏倾月浅蓝的【逆天邪神】眼眸中也晃过一丝不忍……这样的【逆天邪神】一击,完全足以让一个灵玄巅峰的【逆天邪神】玄者都七晕八素,五脏移位,玄力溃散,但夏倾月却忽然感觉到冰凰琼华绫上传来强横的【逆天邪神】反震力,竟将冰凰琼华绫的【逆天邪神】缠绕粗暴的【逆天邪神】挣脱。

  云澈从大坑中猛然跳起,一记霸王怒当空砸向夏倾月……他身上的【逆天邪神】衣服已是【逆天邪神】破碎不堪,但眼神却是【逆天邪神】凶狠而又平静,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依旧没有半分的【逆天邪神】减弱。

  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里都同时冒出一股莫名的【逆天邪神】悚然。

  玄力的【逆天邪神】强度之上,夏倾月完全碾压云澈,云澈和她的【逆天邪神】交手完全落在下风,不多时已是【逆天邪神】遍体鳞伤。但云澈有着大道浮屠诀护身,身体又被龙神之血淬炼过,抛开护身玄力,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强横强度不亚于一条真龙,夏倾月纵然有着压倒性的【逆天邪神】实力,接连创伤他十几次,也没有对他造成一次真正的【逆天邪神】重伤。

  而每一次受到冰云重击,云澈都会第一时间站起,纵然全身是【逆天邪神】伤,气势和气息都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减弱,人们看在眼里,一次次骇然瞠目。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玄力虽然强至地玄境三级,但这样的【逆天邪神】玄力要驾驭冰云诀的【逆天邪神】第七重境界毫无疑问非常勉强。运转第七重冰云诀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所承受的【逆天邪神】负荷,丝毫不亚于开启“焚心”的【逆天邪神】云澈。云澈一次次的【逆天邪神】被击倒,但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始终没有减弱,反倒是【逆天邪神】夏倾月,她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一直在以一个均匀的【逆天邪神】速度缓缓下降着。

  “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以为你打败了他,他在陷入绝境时,往往会是【逆天邪神】他最可怕的【逆天邪神】时候……他,可以从灵魂之中压榨力量……”

  看着再次站起,凤凰重燃的【逆天邪神】云澈,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耳边响起楚月婵说的【逆天邪神】那些话,而此时,她周身的【逆天邪神】冰灵在光芒上已出现了轻微的【逆天邪神】暗淡,她的【逆天邪神】鼻间,也有了少许的【逆天邪神】喘息。

  身前的【逆天邪神】云澈本应对她毫无威胁,但此时,她却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隐隐的【逆天邪神】压迫,心底的【逆天邪神】一个声音告诉她,她必须尽快的【逆天邪神】结束这场对决,否则时间拖的【逆天邪神】越久,不知会发生什么无法预料的【逆天邪神】事来。

  “结束吧……”

  夏倾月嘴唇微动,雪白的【逆天邪神】双手在身前缓缓合拢,顿时,周围数里范围内,所有的【逆天邪神】冰寒之力全部席卷而来,在她的【逆天邪神】身前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冰云漩涡。

  云澈刚要上前,便猛的【逆天邪神】止步……夏倾月身上的【逆天邪神】气势急剧攀升,冰云漩涡越来越大,然后忽然化形,凝成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冰晶凤凰,与此同时,一股冰冷的【逆天邪神】威压笼罩全场,让所有人心头一凛。

  冰晶凤凰仰天长鸣,双翼招展,带着足以冰封百里的【逆天邪神】寒气,冲向了云澈。所到之处,空气寸寸凝结。

  “哇啊啊啊啊……死了死了!姐夫小心!!”

  夏元霸双拳紧攥,惊恐的【逆天邪神】大叫起来。夏倾月虽然实力全开,但和云澈的【逆天邪神】交手之中,大部分时间在被动防守,然后防守之余进行反击,还没有主动攻击的【逆天邪神】时候,因为她了解这个男人的【逆天邪神】傲气,如果太快的【逆天邪神】挫败他,将会严重伤及他的【逆天邪神】颜面。此刻,她终于主动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逆天邪神】一只震颤全场,蕴藏着恐怖冰云之威的【逆天邪神】巨大冰凰。这只冰凰之恐怖,纵然是【逆天邪神】夏元霸都能感觉的【逆天邪神】到。天剑山庄坐席处的【逆天邪神】凌云也是【逆天邪神】一脸震惊……因为这种冰凰的【逆天邪神】寒气之中,威力之霸道,他纵然使出剑灵分身化作两个凌云,要抵挡下来也极其艰难。

  一股恐怖之极的【逆天邪神】威压从前方冲击而来,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闪电般后退,身上的【逆天邪神】凤凰炎急速燃烧,冰凰越来越近,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眸之中晃过一丝疯狂的【逆天邪神】光芒,将所有的【逆天邪神】玄力和凤凰之炎全部倾注在了龙阙之上,化出一道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影,随着他一声咆哮,手臂挥舞,龙阙脱手飞去,带着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之影冲向了冰凰。

  冰晶凤凰与火焰凤凰在空中重重的【逆天邪神】撞击在了一起,冰云之力与凤凰之炎同时爆发,天空响起两声重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凤凰嘶鸣。

  玄力屏障又一次崩裂,天空被湛蓝与赤红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完全笼罩,一半空间被冰封,另一半空间被灼烧的【逆天邪神】扭曲。没有了玄力屏障的【逆天邪神】阻挡,东侧的【逆天邪神】观众们全部如坠冰窟,全身僵挺,而西侧的【逆天邪神】人们则感觉要被火焰炙烤的【逆天邪神】燃烧起来。他们马上快速涌动玄力,才勉强抵抗住。他们的【逆天邪神】心中的【逆天邪神】骇然,也随之数倍增加……仅仅是【逆天邪神】威力的【逆天邪神】余波就如此惊人,可想而知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冰云与云澈的【逆天邪神】火焰究竟有多可怕。

  运转冰云诀第七境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有如此神威虽然惊人,但也并不太让人意外,而云澈……他以真玄境十级的【逆天邪神】玄力所燃烧的【逆天邪神】火焰,居然能与这样的【逆天邪神】冰云进行抗衡!

  但这样的【逆天邪神】抗衡,并没有维持太长的【逆天邪神】时间。

  冰与火互相克制,火可融冰,冰可镇火,就属性而言,双方没有谁占到便宜。就威力层面而言,云澈完胜夏倾月,但威力强度之上,夏倾月毫无疑问的【逆天邪神】碾压云澈。

  火凤与冰凰在半空激烈的【逆天邪神】冲击、肆虐。冰蓝与赤红交织的【逆天邪神】光芒笼罩了整个论剑台。混乱的【逆天邪神】光芒持续了几息之后,冰凰的【逆天邪神】光芒便稳稳的【逆天邪神】压过了火凤,而优势一旦形成,便势如破竹,转眼之间,火凤越来越小,最后被冰凰一下子完全吞噬,只剩下一把被冰封在半空的【逆天邪神】龙阙。只缩小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逆天邪神】冰凰猛然向前,在冰冷的【逆天邪神】长鸣声中扑向了云澈……

  冰凰的【逆天邪神】苍蓝之影在瞳孔中快速放大,云澈大口的【逆天邪神】喘息着,双目直直的【逆天邪神】看着越来越近的【逆天邪神】冰凰之影,没有退避,唯有空中一声低低的【逆天邪神】沉吟……

  “邪神第二式……封云锁日!”

  轰!!!

  冰凰爆裂,绽放的【逆天邪神】蓝芒将云澈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淹没,散开的【逆天邪神】冰凌就如一把把利刃,深深的【逆天邪神】刺入到坚硬的【逆天邪神】地面中。

  “总算结束了,没想到会拖上这么久。”水无双说道。

  “夏师妹虽然用出了第七重冰云诀,但一直没有全力进攻,再加上云澈出乎意料的【逆天邪神】顽强……嗯……啊啊啊啊!”舞雪心话还没说完,便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绽放中的【逆天邪神】冰凰之华中,云澈如闪电一般的【逆天邪神】冲了出来,身上,环绕着一个肉眼几乎难以看清的【逆天邪神】半透明球状屏障,在他完全脱离冰凰之芒时,身上的【逆天邪神】屏障也完全消失,他一把抓过龙阙,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如被引燃的【逆天邪神】**一般瞬间爆发,身后,浮现出一只仰天咆哮的【逆天邪神】苍狼之影……

  “天…狼…斩!!!”

  重剑挥下,一只巨大的【逆天邪神】狼影伴随着大地的【逆天邪神】崩裂破空奔袭……

  长时间保持冰躯玉骨状态,夏倾月已有了相当大的【逆天邪神】消耗,为了马上击败云澈而释放的【逆天邪神】冰凰更是【逆天邪神】让她玄力大耗,此刻正处在短暂的【逆天邪神】力量亏空未复状态,再加上这在她心里是【逆天邪神】能直接决定战局的【逆天邪神】一击,根本毫无防备,怎么都没有想到,云澈竟然毫发无伤的【逆天邪神】从冰凰的【逆天邪神】扑击之下脱身而出……

  她更不会想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是【逆天邪神】云澈一直在耐心等待的【逆天邪神】机会!

  邪神第一式“陨月沉星”,是【逆天邪神】十倍的【逆天邪神】玄力攻击暴走,而邪神第二式“封云锁日”,则是【逆天邪神】十倍的【逆天邪神】玄力防御暴走!

  只是【逆天邪神】,封云锁日的【逆天邪神】施展,要消耗大量的【逆天邪神】玄力,而且施展后每多持续一秒,都会伴随着巨大的【逆天邪神】消耗,所以纵然之前被夏倾月一次次击倒,也也一直没有动用,而在夏倾月始终无法将他真正击溃后,终于释放全力一击时,“封云锁日”瞬间发动,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无比坚韧的【逆天邪神】防御,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挡下了冰凰的【逆天邪神】冲击,然后在这个时机,向猝不及防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挥出了他的【逆天邪神】最强一击。

  天狼的【逆天邪神】咆哮震耳欲聋,比之刚才火凤与冰凰的【逆天邪神】嘶鸣叫起来还要骇人心魄。巨大的【逆天邪神】狼影带着无匹的【逆天邪神】威势冲至到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身前,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将冰凰琼花绫的【逆天邪神】防御击溃……

  这一刻,一直淡若幽雪的【逆天邪神】夏倾月第一次花容失色。她没有想到云澈能脱离冰凰的【逆天邪神】冲击,更没想到……云澈之前的【逆天邪神】攻击并不是【逆天邪神】极限,此刻的【逆天邪神】一击,威势大到了让她的【逆天邪神】心魂都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出现了战栗……

  千钧一发之际,她的【逆天邪神】身体表现极快的【逆天邪神】出现了一层厚厚的【逆天邪神】冰层,包裹住了全身……

  砰!!!

  天狼之影将夏倾月淹没,带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冰躯如同一颗冰蓝色的【逆天邪神】流星一般直飞出去!一直飞到了论剑台的【逆天邪神】边缘,恐怖的【逆天邪神】撞击力冲得地面大面积爆开,而她所被带向的【逆天邪神】位置,刚好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坐席,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坐席也随之遭殃,虽然楚月璃她们所坐的【逆天邪神】位置被完全护住,但前方却坍塌了一片。

  论剑台陷入一片死寂,看着那一道从论剑台中间一直延伸到边缘的【逆天邪神】巨大沟壑,所有的【逆天邪神】人久久无言。

  沙尘落下,夏倾月已站立了起来,只是【逆天邪神】她冰躯玉骨的【逆天邪神】状态已消失,长发和双眉都已不复蓝色,而是【逆天邪神】变回原本的【逆天邪神】黑色,身体的【逆天邪神】力量气息大幅度减弱,脸色也朦上了一层淡淡的【逆天邪神】苍白,她右手捂着左肩,肩膀的【逆天邪神】雪衣上,一抹红色缓缓蔓延。

  楚月婵的【逆天邪神】冰眸一片平静,会有这样的【逆天邪神】结果,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她昨夜已警告过夏倾月,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以为自己已经击败了云澈……她虽然牢记在心,但依旧在刚才出现了松懈,冰凰之后以为云澈已是【逆天邪神】必败无疑……从而吃了大亏。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