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40章 夫妻之战 2

第240章 夫妻之战 2

  云澈上身挺直,右腿前曲,双目闭合,双手呈握剑式,这个动作他保持了许久后,忽然睁开了眼睛,口中一声低喝,双臂呈劈斩状落向前方……

  不过这一连串的【逆天邪神】动作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动作,毫无气势。

  “你在做什么?”茉莉终于忍不住好奇,出声问道。

  云澈收起双手,微舒一口气,道:“茉莉,你觉得明天的【逆天邪神】一战,我有几分可能性胜过她?”

  “如果换做其他的【逆天邪神】人,和你完全一样的【逆天邪神】玄力和玄功,那么,战胜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可能性完全为零!就算实力全开,也别想撑过十个照面。但你的【逆天邪神】话……大概有那么一丝丝可能。”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回答:“因为你在要败的【逆天邪神】时候,从来都会变成一个败不起的【逆天邪神】疯子!”

  “嘿嘿,谢谢夸奖。”云澈很是【逆天邪神】得意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

  “夸奖?这是【逆天邪神】讽刺!”茉莉很认真的【逆天邪神】纠正道:“我感觉的【逆天邪神】出,你也不认为自己能赢夏倾月,但你却又绝不允许自己败。所以到时候,连我都无法料到你会做出什么不要命的【逆天邪神】举动来。不过,我必须要警告你,最好不要试图强行动用邪神第三境。龙神试炼之地,你强行动用邪神第二境,要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大道浮屠诀刚好突破,你已经死在那里。不是【逆天邪神】每一次,都有这么好的【逆天邪神】天运!”

  “……我倒也不是【逆天邪神】败不起的【逆天邪神】人,如果明天的【逆天邪神】对手是【逆天邪神】凌云,甚至小杰,败了我也不会觉得什么,但惟独倾月……我绝对不能败!这不是【逆天邪神】胜负的【逆天邪神】问题,而且关系到男人尊严!”

  “男人尊严?”

  “……这是【逆天邪神】大人之间的【逆天邪神】事,小孩子不懂的【逆天邪神】。”云澈咧了咧嘴。

  “小孩子?哼!我所知道的【逆天邪神】东西,胜你千万倍!”茉莉不屑的【逆天邪神】冷哼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在比划什么?”

  “也没有什么,只是【逆天邪神】在尝试着能不能根据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总诀摸索到天狼第二剑的【逆天邪神】感觉,不过我显然过于异想天开了。”云澈无奈的【逆天邪神】道。这种形式的【逆天邪神】摸索,他已尝试过多次,每次都毫无所获。

  “茉莉,你对天狼第二剑,真的【逆天邪神】一点印象都没有吗?”云澈忽然问道。目前他所有的【逆天邪神】攻击玄技中,以天狼斩的【逆天邪神】威力最大。而天狼斩才是【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第一剑,便已如此威力,之后的【逆天邪神】剑招,必定有着更加惊世骇俗的【逆天邪神】神威。

  “我当年不过是【逆天邪神】在看哥哥练剑时随手翻阅的【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只记得总诀和第一剑……”说到这里,茉莉似乎想到了什么,微一停顿后,云澈的【逆天邪神】脑中,忽然多了一连串的【逆天邪神】画面……画面之中,一个身姿英挺,看不清面目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正挥舞着一把比他身躯还要巨大的【逆天邪神】重剑,重剑的【逆天邪神】每一次挥舞,都引得风云变色,地动山摇……

  “这……是【逆天邪神】……”

  “这是【逆天邪神】哥哥练剑时的【逆天邪神】画面,他的【逆天邪神】重剑剑招,大部分都是【逆天邪神】来自天狼狱神典,但只有动作,没有玄诀,而且我不保证这些画面我没有记错和遗漏的【逆天邪神】地方,你能不能从中有什么收获,就看你自己了。”茉莉很不负责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不再说话,潜下心来,默默的【逆天邪神】观摩着脑海中那个身影舞动重剑的【逆天邪神】神姿,一遍又一遍……

  次日,天剑山庄论剑台。

  太阳还未升起,论剑台便已座无虚席。今日,是【逆天邪神】这届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终结之日,决战的【逆天邪神】双方,史无前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对只有十七岁的【逆天邪神】少年少女。

  一个,是【逆天邪神】所有参战弟子中玄力最低,却一路连败玄力远胜自己的【逆天邪神】对手,最终奇迹般闯入决赛的【逆天邪神】云澈。他的【逆天邪神】每一场比赛,都带着或多或少的【逆天邪神】传奇色彩。他是【逆天邪神】排位战历史上第一个只有真玄境的【逆天邪神】参战弟子,更是【逆天邪神】历史上第一个闯入决赛的【逆天邪神】真玄境参战者!

  而另一个,则是【逆天邪神】昨日展露真正实力,战胜凌云,震惊全场的【逆天邪神】夏倾月。而经过昨日一战,她已成为所有人口中的【逆天邪神】苍风帝国第一奇才,并取代凌云,成为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第一人,将来,也必是【逆天邪神】名震苍风的【逆天邪神】帝皇级强者。

  而以往从来都是【逆天邪神】这场决战主角的【逆天邪神】天剑山庄,这次却沦为了单纯的【逆天邪神】看客。凌月枫来的【逆天邪神】很早,但一直静静的【逆天邪神】坐在坐席上,一言不发。昨日战败的【逆天邪神】凌云也出现在凌月枫身边,同样沉默不言,但他的【逆天邪神】表情很平静,至少表面上,他似乎并没有因昨日的【逆天邪神】战败而受到太大的【逆天邪神】打击。

  毕竟,不是【逆天邪神】他太弱,而是【逆天邪神】对手强大的【逆天邪神】出乎所有人的【逆天邪神】预料。

  今天论剑台本来有两场比赛,第一场是【逆天邪神】第三位与第四位的【逆天邪神】争夺,但这场对战以战前凌杰提前认输而直接结束。原本众望所归的【逆天邪神】第一位凌云,就此排在了第三位。排位战前,众人对排位的【逆天邪神】前三位有着诸多的【逆天邪神】猜测,唯一一致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首位必属凌云。如果不是【逆天邪神】经历了昨日他与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一战,任谁也不会想到,更不会相信这样的【逆天邪神】结果。

  “……本届排位战最终排位战,苍风皇室云澈,对战冰云仙宫夏倾月,请两位登上论剑台!”

  凌无垢在论剑台中央高声宣布。

  “云师弟,加油!”

  “姐夫,加油!”

  云澈站起身来,忽然侧身道:“元霸,你是【逆天邪神】希望我赢呢,还是【逆天邪神】希望你姐姐赢呢?”

  “呃……”夏元霸被问住,他抓了抓脑袋,道:“姐夫赢的【逆天邪神】话,我当然开心,姐姐赢了的【逆天邪神】话,我当然也会开心。”说到这里,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双目灼灼的【逆天邪神】闪耀起来:“哇啊啊!以前只能在梦里出现的【逆天邪神】排位战,居然是【逆天邪神】姐姐和姐夫争夺第一位,简直就像是【逆天邪神】在梦里一样。不过,相比之下的【逆天邪神】话,我还是【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更希望姐夫赢。”

  “哦?为什么?”云澈似笑非笑的【逆天邪神】问。

  “这个这个……因为姐姐毕竟是【逆天邪神】女孩子嘛,又是【逆天邪神】姐夫的【逆天邪神】妻子,被姐夫打败,好像更合理一些。”夏元霸有些懵懵懂懂的【逆天邪神】道。

  “哈哈哈哈。”云澈笑了起来,他伸手一拍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肩膀:“元霸,说的【逆天邪神】好,作为男人嘛,输给其他人也就罢了,但绝对绝对不能输给自己的【逆天邪神】老婆!!管她是【逆天邪神】只母老虎,还是【逆天邪神】一只母凤凰,都一定要把她牢牢的【逆天邪神】……嗯,骑在身下!!”

  夏元霸瞪了瞪眼,呆呆的【逆天邪神】点头,虽然他还没完全消化完云澈说的【逆天邪神】话,但总觉得说的【逆天邪神】好有道理。

  云澈的【逆天邪神】这篇歪论让苍月一阵莞尔,但并没有嗔怪。这充满着傲气和大男子主义的【逆天邪神】话在女子听来本应该是【逆天邪神】反感的【逆天邪神】,但从云澈的【逆天邪神】口中喊出,却一点都不让她觉得诧异,更没有反感,反而有一种这本就是【逆天邪神】属于他性情的【逆天邪神】契合感。

  数千人注目下,云澈走到了论剑台中心,与夏倾月相对而立。

  此时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冰纱遮面,让他纵然距离的【逆天邪神】很近,也无法看到她的【逆天邪神】面容。不过昨日的【逆天邪神】惊鸿一瞥,已足以让他深印心中。两人默然相对……全场除了有限的【逆天邪神】几个人,谁都不会想到,这两个看上去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逆天邪神】人,会是【逆天邪神】一对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夫妻。

  回想当初迎亲、拜堂、同寝……那时,她是【逆天邪神】流云城公认的【逆天邪神】天之骄女,更是【逆天邪神】早已被收做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弟子,而他不过是【逆天邪神】个玄脉残废、人人蔑视、永无前程的【逆天邪神】废柴,两人的【逆天邪神】差距犹若天壤。但短短几日的【逆天邪神】相处,云澈甚至已在夏倾月清冷的【逆天邪神】内心中打开了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缝隙,但随之而来的【逆天邪神】变故,让他们提前离散……再见之时,两人的【逆天邪神】人生轨迹和高度,都已是【逆天邪神】天翻地覆。

  当初的【逆天邪神】她是【逆天邪神】天之娇女,集合万千宠爱于一身,如今的【逆天邪神】她,更是【逆天邪神】受到上天无数的【逆天邪神】眷顾,站在了一个让同龄人惊叹而无法企及的【逆天邪神】层次之上。

  而在夏倾月眼中,当初那个孱孱弱弱,却有着坚毅深邃目光,在她面前还有些胆大妄为的【逆天邪神】少年,却在短短的【逆天邪神】不到两年之内,奇迹般的【逆天邪神】长成了一颗苍天大树。那时的【逆天邪神】他只能任人欺凌,最终被无情的【逆天邪神】逐出家门,如今的【逆天邪神】他,却可以傲然站立在这个苍风帝国最高层次的【逆天邪神】玄力赛场上,向整个帝国的【逆天邪神】巅峰强者们宣告着他的【逆天邪神】名字。

  仿佛是【逆天邪神】命运的【逆天邪神】奇妙安排,这对本不应该再有交集的【逆天邪神】夫妻,却同时站在了这个象征着巅峰的【逆天邪神】赛场上,对方,是【逆天邪神】他们最后的【逆天邪神】对手。

  “倾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参加这次排位战吗?”云澈首先开口,看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眼睛,微笑着道。

  不等夏倾月出声询问,云澈已接着说道:“第一个原因,是【逆天邪神】为了完成雪若师姐的【逆天邪神】心愿。这一点,我已经做到。至于第二个原因……”

  云澈右手前伸,灰光一闪,龙阙剑的【逆天邪神】剑柄已被他抓在手中,镶嵌着狰狞龙首的【逆天邪神】剑尖自然垂落,在一声轰然中贯入脚下的【逆天邪神】土地中,一股厚重而霸气的【逆天邪神】气势,也如浪潮一般向四周汹涌扩散。

  “在我打败你之后,便会告诉你!”

  龙阙一出,毫无意外,天玄之剑的【逆天邪神】威势一下子震慑全场。在苍风帝国,周所周知的【逆天邪神】天玄武器一共有七件,这这把重剑,却是【逆天邪神】一把从未有人见过的【逆天邪神】天玄武器!

  “这种气势……是【逆天邪神】天玄器!还是【逆天邪神】上品天玄器!”

  “苍风帝国竟然还存在这样一把天玄器,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难道,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室一直隐藏的【逆天邪神】至宝吗?”

  “看样子还是【逆天邪神】一把重剑……天玄的【逆天邪神】重剑,恐怕就是【逆天邪神】一个天玄境的【逆天邪神】强者都难以驾驭,他能驾驭的【逆天邪神】了吗?”

  “天……天玄重剑?”凌杰一声惊呼,然后又暗暗一咬牙:“怪不得那把地玄重剑断了之后他都不要我赔,原来他居然还有一把天玄重剑……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昨天的【逆天邪神】交手,他都还一直有所保留,根本没用全力……嗯?父亲,你怎么了?唉?大哥,你的【逆天邪神】表情也变得好奇怪。”

  “父亲,像不像那把剑?”凌云忽然道。

  凌月枫没有答话,迅速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本古老的【逆天邪神】典籍,他把典籍翻到最前面几页,目光停滞一小会儿后,抬起头来,看向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那把巨剑,低声道:“根据我们这几天所得到的【逆天邪神】关于云澈的【逆天邪神】消息,他前一段时间,曾去过死亡荒原,而且在里面整整五个月才出来?”

  “的【逆天邪神】确如此。”凌云点头。

  “看来是【逆天邪神】没错了。”凌月枫把典籍合上,收回空间戒指中:“那把剑,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龙阙无疑。”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