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33章 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橄榄枝

第233章 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橄榄枝

  “天剑山庄凌杰认输,苍风皇室云澈胜,进入明日的【逆天邪神】最终战!”

  凌无垢呆了整整三息,侧目看了凌月枫一眼后,才用带着深深异样的【逆天邪神】声音宣布了这个结果。

  啪啪……啪啪啪啪……

  论剑台的【逆天邪神】边缘,忽然响起了响亮的【逆天邪神】拍掌声,起初只是【逆天邪神】零星几个,然后快速扩散至一小片……一大片……最终几乎所有人,包括一些宗门长者都站起身来,面带异彩的【逆天邪神】发起赞叹的【逆天邪神】掌声。

  在排位战历史上,精彩对决后的【逆天邪神】掌声很常见,但如此热烈,响彻全场的【逆天邪神】掌声却极其罕见。但这一战对得起满场的【逆天邪神】喝彩。很多到场的【逆天邪神】宗门并没有取得太理想的【逆天邪神】排位,但亲眼目睹了这一战,他们都一种“庆幸到来”的【逆天邪神】感觉,因为他们亲眼见识到了天剑的【逆天邪神】风姿和重剑的【逆天邪神】神威,更见证了两个必定成为苍风未来皇者的【逆天邪神】少年的【逆天邪神】第一次对决。

  而此刻回想起他们一个只有十六岁,一个只有十七岁,一个玄力只有灵玄境六级,一个才真玄境十级,人们的【逆天邪神】心脏无不是【逆天邪神】一阵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

  凌无垢宣布他胜利的【逆天邪神】声音和满场的【逆天邪神】喝彩声在耳边环绕,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兴奋的【逆天邪神】表情,而是【逆天邪神】默然的【逆天邪神】看着手中的【逆天邪神】半截霸王巨剑,只剩下半截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此时已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逆天邪神】裂痕,一声清风轻轻拂过,带起云澈的【逆天邪神】发梢,也带起了霸王巨剑破碎的【逆天邪神】剑体……

  一块块漆黑碎片从剑上接连散落,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脚边,最后留在云澈手里的【逆天邪神】,只剩下一个沉重的【逆天邪神】剑柄。

  曾经威凌战场,成就霸王之名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终于在今日,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下寿终正寝。

  云澈蹲下身来,把碎片全部细心的【逆天邪神】收起,没有让任何一片遗落。最后,剑柄也被他收入天毒珠之中。看着云澈空荡荡的【逆天邪神】双手和脸上不知怎么形容的【逆天邪神】表情,一步步挪过来的【逆天邪神】凌杰神色一阵发窘,作为用剑之人,他当然最清楚爱剑意味着什么,那是【逆天邪神】近乎亲人般的【逆天邪神】存在。他憋了好半天,才弱弱的【逆天邪神】道:“额,啊,老……老大,御剑台那边,也有不少重剑,其中有三四把也是【逆天邪神】地玄级的【逆天邪神】,我我我……我赔给你,你就算要全拿走,都没关系。”

  话一出口,凌杰便下定决定,如果云澈真的【逆天邪神】要把所有的【逆天邪神】地玄重剑拿走,就算父亲反对,他也一定想尽办法如云澈所愿。

  “不用了,”云澈很随意的【逆天邪神】一笑:“我早说过了,能毁掉它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本事,没必要觉得愧疚之类。咋样,现在服了么?”

  见他笑的【逆天邪神】毫无芥蒂,凌杰放下心来,心中的【逆天邪神】忐忑也转为了一种暖暖的【逆天邪神】感觉:“嘿嘿,服了,彻底服了,嘴上服气,心里服气,全身上下都服气,以后你就是【逆天邪神】我凌杰的【逆天邪神】云老大!啊啊……老大!你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做到的【逆天邪神】?你才真玄境十级,居然就这么厉害!你半年前实力明明差我一大截,现在却能完虐我!还有你的【逆天邪神】身体,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练的【逆天邪神】?简直比石头还硬啊……还有还有,老大,我老爹说重剑是【逆天邪神】最没前途的【逆天邪神】武器,为什么你用的【逆天邪神】这么厉害,跟你打了一架,连我都想该修重剑了……”

  凌杰的【逆天邪神】这几声“老大”喊得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顺顺畅畅,他目视云澈,双眼放光,一连串的【逆天邪神】问题接连而出,每一个问题他都极想知道答案。不过云澈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重剑是【逆天邪神】最适合我的【逆天邪神】武器,但不适合于大多数人,你可千万别脑袋发热去玩重剑。”

  “嘿嘿……”凌杰傻傻一笑,他当然也只是【逆天邪神】随口说说。

  凌杰的【逆天邪神】玄力透支,基本是【逆天邪神】被云澈半扶着走下论剑台。这时,极少有什么动静的【逆天邪神】凌坤,却从座位上缓缓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目光转向了云澈。在巨大的【逆天邪神】论剑台上,他的【逆天邪神】这么一个举动可以说极不起眼,但全场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在一种莫名气场的【逆天邪神】牵引下,全部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看向了他,他忽然起身的【逆天邪神】举动,也让所有人心里一咯噔。

  天威剑域,一个对他们来说神圣而遥远,近乎神话般的【逆天邪神】存在,掌声一下子停止了,整个论剑台也变得落针可闻,所有人屏住呼吸,等着看这个来自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高人究竟要做什么。

  “年轻人,你是【逆天邪神】叫云澈对吗?”凌坤看着云澈,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声音很是【逆天邪神】温和。

  云澈脚步一顿,心中晃过一抹惊讶,他微一点头,不卑不亢的【逆天邪神】道:“是【逆天邪神】,晚辈云澈,不知凌前辈有何指教。”

  “你现在,是【逆天邪神】这个苍风帝国皇室所立的【逆天邪神】玄府弟子?”凌坤问道。

  “是【逆天邪神】。”

  凌坤缓缓点头,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逆天邪神】话:“那你可有兴趣,加入我天威剑域?”

  凌坤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在人们耳边响起一声惊雷,秦无伤愣住,苍月愣住,就连凌月枫都完全愣在那里,全场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露出的【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惊呆之色。

  天威剑域,四大圣地之一,是【逆天邪神】天玄大陆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存在。能入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无不是【逆天邪神】当世巅峰层面的【逆天邪神】人,毫不夸张的【逆天邪神】说,在天威剑域,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看门小厮,到了苍风帝国都能成为威名远扬的【逆天邪神】一派宗师,地位之上,更是【逆天邪神】足以胜过一国帝皇!在场的【逆天邪神】众多年轻玄者都是【逆天邪神】天才级别的【逆天邪神】人物,但却没有一个曾奢望过能进入四大圣地之一,即使是【逆天邪神】凌云,也从未有过。

  在天玄七国中,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国域最小,国力最弱,也是【逆天邪神】距离四大圣地最遥远的【逆天邪神】国度,四大圣地的【逆天邪神】名字,他们都只在传说中听过,极大多数的【逆天邪神】人一生都不可能接触到一丝一毫。但如今,这传说中神话般的【逆天邪神】圣地,却主动向一个十七岁的【逆天邪神】少年抛出了橄榄枝。

  一道道目光集中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震惊、艳羡、惊叹、妒忌、难以置信……焚天门坐席,焚绝城的【逆天邪神】脸色变得无比之难看,重伤焚绝壁,又让焚天门蒙羞,还触碰他的【逆天邪神】逆鳞,让他内心充满愤怒和耻辱……云澈早已被他列入必杀之人。但,若云澈成为了天威剑域之人,别说他,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父亲焚断魂见了他都要客气有加,甚至恭敬三分,整个苍风帝国都无人敢冒犯。纵然他有一万分的【逆天邪神】把握能杀掉云澈,也绝对绝对不敢再动手……杀天威绝剑的【逆天邪神】人,那是【逆天邪神】在拖着整个焚天门找死!

  “天威剑域……那是【逆天邪神】一个我连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地方。”秦无伤满面惊叹:“连天威剑域都主动亲睐于他,他的【逆天邪神】未来,我已经完全无法预知了。以他的【逆天邪神】资质,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小小的【逆天邪神】苍风玄府所配拥有,或许也只有这四大圣地,才是【逆天邪神】最有资格让他停留的【逆天邪神】地方。也许用不了多久,能与他认识一场,都是【逆天邪神】足以让我骄傲一生的【逆天邪神】事,呵呵呵呵。”

  秦无伤温和的【逆天邪神】笑,苍月的【逆天邪神】情绪则是【逆天邪神】一阵复杂……天威剑域抛出的【逆天邪神】橄榄枝,足以让天下所有玄者羡慕嫉妒到发狂,她为云澈而惊喜,但同时心中也生出了深深的【逆天邪神】失落和不安……他才十七岁,便已有资格进入到那个梦幻般的【逆天邪神】层面,未来根本无法预期,自己与他的【逆天邪神】差距,到时将是【逆天邪神】天壤之别,自己能配得上他吗……他若去了天威剑域,还会回来苍风帝国这个小小的【逆天邪神】地方吗……

  云澈身边的【逆天邪神】凌杰张大了嘴巴,然后一脸兴奋的【逆天邪神】向云澈道:“老大,天威剑域,天威剑域啊!那可是【逆天邪神】圣地啊!太好了,老大你实在是【逆天邪神】太厉害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动了动,他没有如人们所预料般的【逆天邪神】欣喜若狂,脸上只有一片让人惊讶的【逆天邪神】平静,他上前一步,礼貌的【逆天邪神】道:“万分感谢凌前辈看得起晚辈,只是【逆天邪神】,晚辈现在是【逆天邪神】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一个内府弟子,暂时并没有离府的【逆天邪神】打算。而且,晚辈在这里还有诸多的【逆天邪神】恩怨未了,纵然心中无限神往,但也无法让自己抽身离开……只能深谢凌前辈的【逆天邪神】错爱和好意。”

  云澈的【逆天邪神】回答,完全出乎了人们的【逆天邪神】意料,他们瞪大眼睛,全部怀疑云澈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疯了……被天威剑域主动招揽,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事,他竟然拒绝了!反而甘愿留在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苍风玄府!这简直是【逆天邪神】只有白痴和疯子才会做出的【逆天邪神】回答。

  凌坤却没生气,反而平和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好!虽然年轻,却不骄不躁,不慌不妄,实在是【逆天邪神】难得。我之所以想带你入天威剑域,并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所表现出来的【逆天邪神】天赋资质,你的【逆天邪神】天赋资质在这个国度虽然足够惊人,但在圣地之中,却连平庸都算不上。我看中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对重剑那完美的【逆天邪神】驾驭能力……天威剑域曾经也有重剑一系,但最终没落,而你,却让我看到了重剑的【逆天邪神】希望,我不方便问你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谁,但你若加入天威剑域,或许有可能重振重剑一系,若你能做到,将来成为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也绝非不可能。”

  嘶……

  “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长老级人物”,这几个字,让不少人暗中猛吸冷气。那可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庄主凌月枫都没资格见到的【逆天邪神】人物。

  云澈依然很是【逆天邪神】镇定,没什么犹豫的【逆天邪神】直接回答道:“凌前辈的【逆天邪神】盛情,晚辈铭记于心,待晚辈在这里的【逆天邪神】恩怨了却,一定慎重的【逆天邪神】考虑此事。”

  “好!”凌坤依旧没有生气,反而赞赏的【逆天邪神】点头:“我很欣赏你的【逆天邪神】性格。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你,来,拿着这个!”

  凌坤手指一弹,一块拳头大小,深紫色的【逆天邪神】玉石平平飞出,被云澈抓在了手中。

  凌坤手掌收回,淡淡道:“这是【逆天邪神】能在三十万里之内直接与我对话的【逆天邪神】特殊传音石,在你决定加入我天威剑域时,便以他传音给我,我会指引你到来天威剑域,然后带你去面见剑主大人,相信剑主大人对你的【逆天邪神】重剑驾驭能力一定无比感兴趣。”

  被云澈两次拒绝,凌坤不但不发怒,反而给云澈留下了传音玉石,这份青睐,可说是【逆天邪神】厚重到了极点,让不少人眼红的【逆天邪神】都快滴出血来。不过凌坤也有万分的【逆天邪神】自信云澈会在不久后的【逆天邪神】一天主动联系他……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橄榄枝,是【逆天邪神】任何一个年轻玄者都根本不可能抗拒的【逆天邪神】诱惑。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