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32章 霸王终结

第232章 霸王终结

  “天威绝剑终结式天曜!!”

  凌杰一声大吼,青色与橙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忽然在空中同时爆开,爆发出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剑芒,这些剑芒之强烈,之耀眼,竟几乎遮蔽了苍穹之上的【逆天邪神】太阳之芒。这恐怖的【逆天邪神】剑芒之中,由两把天玄剑释放的【逆天邪神】无数剑气纵横盘旋,最后凝成了一把十丈之长的【逆天邪神】青橙巨剑,从上空坠落而下。

  砰!!

  整个玄力屏障在磅礴如海啸般的【逆天邪神】剑势压迫下直接崩碎,一道道裂痕在论剑台上疯狂蔓延,最长的【逆天邪神】一道直接蔓延到了御剑台的【逆天邪神】边缘,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论剑台中心位置,地面开始了大幅度下陷。

  这样的【逆天邪神】阵势让不少弟子在胆战心惊中迅速聚起护身玄力。凌杰的【逆天邪神】这一招终结剑仅仅是【逆天邪神】剑势便已如此恐怖,其威力之大,简直无法想象。而处在正中心的【逆天邪神】云澈却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半点要撤开的【逆天邪神】架势。神色也是【逆天邪神】一片淡然,别说惊惧,连一丝凝重都没有……分明是【逆天邪神】要硬抗这一剑。

  凌月枫站了起来,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架势,他低低的【逆天邪神】道:“如果你能硬接下这一剑,别说杰儿,连我都会佩服你!”

  看着下方的【逆天邪神】云澈没有要躲开的【逆天邪神】意思,凌杰的【逆天邪神】双目也泛起强烈的【逆天邪神】异彩,他将所有的【逆天邪神】玄力、剑意,甚至意志都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全部释放,凝成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有生以来+长+风+文学++cfwx+最大的【逆天邪神】一把天曜之剑……纵然是【逆天邪神】和他一直想打败的【逆天邪神】大哥凌云对战,他也从来没有如此的【逆天邪神】毫无保留。

  接不下,我胜!接下了,你就有十分的【逆天邪神】资格让我凌杰当你的【逆天邪神】小弟!!

  天曜之剑如一颗灼眼的【逆天邪神】星辰般坠下,强大的【逆天邪神】压迫下,云澈的【逆天邪神】头发、衣服都紧紧的【逆天邪神】压在皮肤上,但他的【逆天邪神】身躯却是【逆天邪神】一动未动,双脚虽然深深下陷,但却如钉在地上般没有半丝偏移,手中的【逆天邪神】半截重剑上,一层霸道无匹的【逆天邪神】气息在这股压迫下非但没有沉寂,反而更加剧烈的【逆天邪神】沸腾起来。

  天曜之剑越来越近,从它开始下落不到一息的【逆天邪神】时间,论剑台中心区域至少下降了一尺,台面上更是【逆天邪神】多了数不清的【逆天邪神】裂痕。云澈的【逆天邪神】半个身体都被压制到了地面之下,身上的【逆天邪神】衣服更是【逆天邪神】被缭乱的【逆天邪神】剑气切成了无数碎条。

  十丈……五丈……三丈……一丈……五尺……

  “霸王……怒!!!”

  就在巨大的【逆天邪神】天曜之剑剑尖距离头顶还有不到五尺的【逆天邪神】距离时,一直沉静的【逆天邪神】云澈就如一头忽然觉醒的【逆天邪神】怒龙,全身的【逆天邪神】玄力在一瞬间爆发,大吼声中,戾气环绕的【逆天邪神】半截霸王巨剑毫无畏惧的【逆天邪神】迎向了坠下的【逆天邪神】天曜之剑,那一声霸道的【逆天邪神】剑啸,便如一头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神的【逆天邪神】傲然咆哮。

  就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顶不到五尺的【逆天邪神】距离,霸王巨剑的【逆天邪神】断口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击在了天曜之剑的【逆天邪神】剑尖之上……

  轰!!!!!!!!!

  一声巨响,宛若雷霆降世,响彻了整个论剑台,甚至响彻了大半个天剑山庄。让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脏这一刹那全部剧烈战栗。

  巨响之中,两股如火山咆哮般的【逆天邪神】力量同时爆发,在撞击中向周围疯狂扩散而去,一阵可怕的【逆天邪神】风暴在论剑台上席卷而起,从中心蔓延向坐满了看众的【逆天邪神】边缘,强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玄力光芒笼罩了云澈和凌杰的【逆天邪神】身影,甚至把天曜之剑都完全遮蔽,从远方的【逆天邪神】天空看去,就如一团炽火在地面上炸开,这团炽火之中,无数条青色、橙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如道道游龙般呼啸盘旋。

  整个论剑台开始颤抖,道道宽大的【逆天邪神】裂痕一路蔓延,最大的【逆天邪神】一条,将整个论剑台给切成了两半。

  除了云澈,凌无垢距离天曜之间的【逆天邪神】斩落位置最近,以他天玄后期的【逆天邪神】玄力,这样的【逆天邪神】力量当然难以伤的【逆天邪神】了他,但纵然是【逆天邪神】他也不敢等闲视之,他没有试图去修复玄力屏障,而是【逆天邪神】远远跃开,然后一声低吼,玄力外放,将蔓延至自己所在方向的【逆天邪神】剑气全部抵挡,同时,论剑台的【逆天邪神】其他方位也分别跃出一个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强者,将蔓延的【逆天邪神】剑气封锁,以防伤到边缘玄力低微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们。

  天曜之剑的【逆天邪神】威力,大大的【逆天邪神】超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预料。但云澈以半截重剑挥出的【逆天邪神】一击,威力之大更是【逆天邪神】让凌杰震惊无比,倾注凌杰所有力量与剑意的【逆天邪神】天曜之剑,在被霸王巨剑碰触的【逆天邪神】那一刻,竟就那么停滞在了半空,两股力量的【逆天邪神】疯狂爆发中,天曜巨剑却是【逆天邪神】再也无法下落半分。十几息之后,一丝微小的【逆天邪神】裂痕在天曜之剑的【逆天邪神】剑尖上出现,随之,这丝裂痕快速蔓延,从剑尖延伸至剑身,一直到达顶部……

  轰!!!!

  又是【逆天邪神】一声巨响传来,将天空的【逆天邪神】几朵云彩都给震散,这次,是【逆天邪神】天曜之剑从正中崩裂的【逆天邪神】声音……

  鸳鸯双剑斩断了霸王巨剑。

  而断裂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在这一刻用更加霸道凶狠的【逆天邪神】方式,轰断了鸳鸯双剑所同时凝成的【逆天邪神】天曜之剑。

  这是【逆天邪神】霸王的【逆天邪神】怒火,霸王的【逆天邪神】报复,亦是【逆天邪神】霸王的【逆天邪神】尊严与骄傲!

  天曜之剑断裂,而且不是【逆天邪神】横向断裂,是【逆天邪神】更加彻底的【逆天邪神】纵向断裂,那些如狂风骤雨般的【逆天邪神】缭乱剑气也因力量主体的【逆天邪神】断裂而快速消散。

  论剑台的【逆天邪神】战栗逐渐平息,上空的【逆天邪神】风暴也停止了呼啸,逐渐消逝的【逆天邪神】力量光芒中,凌杰的【逆天邪神】身影高高的【逆天邪神】跃出,随着劲风一直飘到了数十丈之外,无力的【逆天邪神】落在了地上,双脚碰触到地面时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一阵剧烈摇晃,有些艰难的【逆天邪神】站稳,天鸯剑和天鸳剑依然被他牢牢的【逆天邪神】抓在手里,只是【逆天邪神】此时的【逆天邪神】鸳鸯双剑却失去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光芒,变得暗淡无光,他的【逆天邪神】脸色,也苍白的【逆天邪神】无一丝血色。

  笼罩云澈的【逆天邪神】沙尘和玄力风暴随风消散,终于映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他的【逆天邪神】周围,是【逆天邪神】一个径长五十多丈,深两丈有余的【逆天邪神】大坑,他便站在大坑的【逆天邪神】正中心,如此的【逆天邪神】大坑,表面却是【逆天邪神】光滑如镜,几乎看不到一处坑洼,可想而知刚才纵横其中的【逆天邪神】剑气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凌厉可怖。

  整个论剑台此时看上去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亲眼所见,或许任谁都不会相信,这样的【逆天邪神】场景,竟是【逆天邪神】一个灵玄境与一个真玄境的【逆天邪神】玄者激战所造成。

  此时的【逆天邪神】云澈头发凌乱不堪,满脸灰尘,身上的【逆天邪神】衣服更是【逆天邪神】破烂到极点,基本已不能被称之为衣服,而是【逆天邪神】一缕缕凌乱的【逆天邪神】布条,好在关键部位还能勉强遮住,否则就算他脸皮厚如城墙也别想架得住。

  从他裸露大半的【逆天邪神】身体上,可以看到数不清的【逆天邪神】细小伤口,但也只是【逆天邪神】一些细小伤口,对一个玄者来说根本毫无大碍,别说重伤,连一丝像样的【逆天邪神】创伤都没有。

  离他最近的【逆天邪神】凌杰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状态,差点没把两个眼珠子给瞪出来。他之前还提醒云澈如果接不下来的【逆天邪神】话,便有可能会死,而他自信云澈纵然接下来,也必然狼狈不堪,死活都没想到,自己倾注一切剑意和玄力的【逆天邪神】一击……居然特么的【逆天邪神】只碎了他的【逆天邪神】衣服和造成一些无关痛痒的【逆天邪神】小伤!

  咣当!

  平时视若生命的【逆天邪神】爱剑被凌杰直接扔到了地上,他一屁股坐下,崩溃般的【逆天邪神】叫嚷道:“不打了不打了,我认输!啊啊啊啊……我凌杰以后再再再……再也不和你这个变态打了!!”

  说出“我认输”三个字后,凌杰顿时觉得一身轻松,仿佛一直压在身上的【逆天邪神】沉重大石被卸下。这一战,他倾尽了全力,纵然败了,也本该是【逆天邪神】畅快淋漓,大感痛快,但之前的【逆天邪神】交战,凌杰最大的【逆天邪神】感觉却是【逆天邪神】“难受”二字。

  他从来没有哪一架打的【逆天邪神】如此难受。平时和天剑山庄里的【逆天邪神】师兄弟过招,即使对方胜他好几倍,他也毫不畏惧,如一头幼虎般与之凶猛对战,纵然受伤,也不会有半点忌惮和退缩。但和云澈交手,却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被轻剑划上或刺上一剑,只要避开要害,顶多是【逆天邪神】一道伤口,但被重剑给碰上,整个身体被砸断都毫不夸张。他的【逆天邪神】剑灵活多变,迅疾如风,鬼神莫测,但在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面前,却基本都成了摆设,任你剑速再快,剑光再多,角度再刁钻,我只管一剑轰过去,要么把所有的【逆天邪神】剑光全部震开,要么逼的【逆天邪神】你不得不收剑避的【逆天邪神】远远的【逆天邪神】。

  交手时,凌杰大部分时间可以说是【逆天邪神】近不得,远不得,云澈每动一剑,他都是【逆天邪神】战战兢兢,畏首畏尾,全程精神紧绷,不敢有一丝松懈,无论心里还是【逆天邪神】身体上,都像被压着一块巨大的【逆天邪神】石头,让他喘不动气。

  这种被死死压制的【逆天邪神】感觉,简直难受的【逆天邪神】让他几欲吐血。

  一句“我输了”,那种轻松的【逆天邪神】感觉让凌杰长松一口气,然后大口的【逆天邪神】喘息起来。他再也不想和云澈交手这句话,完全是【逆天邪神】发自肺腑,绝不是【逆天邪神】冲动说着玩的【逆天邪神】。

  天剑山庄在很久很久之前,也曾有过重剑一系,但这一系却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没落,很多年前,重剑系的【逆天邪神】最后一个长老去闯荡死亡荒原,然后再也没有出来,重剑一系也在天剑山庄彻底断绝,唯有存在于论剑台的【逆天邪神】几把重剑,成为了天剑山庄重剑系存在过的【逆天邪神】最后痕迹。

  凌月枫对他说过,重剑只适合于战场,而不适合于玄者。就连以剑为尊,任何剑系都有的【逆天邪神】天威剑域,也早已没有了重剑一系,他甚至说过修炼重剑的【逆天邪神】玄者,都是【逆天邪神】十足的【逆天邪神】蠢材。但如今,亲身领略到了重剑的【逆天邪神】恐怖,凌杰很想亲口对父亲凌月枫吼一句:你妹啊!

  嗯,顺便列一个云小澈现在拥有的【逆天邪神】所有玄功玄技。

  玄功:【邪神诀】(来自茉莉)、【大道浮屠诀】(来自茉莉)、【凤凰颂世典】(强行领悟,不完全)、【天狼狱神典】(来自茉莉)、【冰云诀】(来自楚月婵)

  玄技:

  邪神系:第一境:邪魄:【陨月沉星】/第二境:焚心:【封云锁日】/第三境:炼狱:【滅天绝地】

  凤凰系:【凤翼天穹舞】、【焚星妖莲】

  重剑系:霸王怒、【天狼斩】(重剑+天狼)、【凤凰破】(重剑+天狼+凤凰)

  身法:星神碎影。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