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31章 霸王怒 下

第231章 霸王怒 下

  云澈的【逆天邪神】架势让凌杰一瞪眼,原本已放下的【逆天邪神】鸳鸯双剑也重新横在身前:“不愧是【逆天邪神】让我凌杰折服过的【逆天邪神】人,就是【逆天邪神】应该有这样的【逆天邪神】气魄,纵然要败,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好,我便给你这个未来的【逆天邪神】小弟,一个最有尊严的【逆天邪神】败!”

  “嘿!”云澈嘴角微微咧动,双眸闪动着危险的【逆天邪神】光芒:“小盆友,你好像完全搞错了一件事,我举起这半截重剑,可不是【逆天邪神】为了败的【逆天邪神】有尊严,而是【逆天邪神】为了击败你。[顶][点]小说 ”

  “击败我?呃……你确定?”凌杰眼睛瞪的【逆天邪神】更大了。

  云澈平淡的【逆天邪神】说道:“坦白说,之前和你的【逆天邪神】交手,我并没有用出全力。在没有必要的【逆天邪神】时候,我会习惯性的【逆天邪神】保留一些实力,尤其是【逆天邪神】在众目睽睽之下。因为我的【逆天邪神】众多经历告诉我,在人前每多展现一分力量,多亮出一张底牌,便会让自己多一分危险。不过,你不但能让我遍体轻伤,还斩断了我的【逆天邪神】重剑,这着实让我意外,你也的【逆天邪神】确有了让我认真对待的【逆天邪神】资格……我便以我手中的【逆天邪神】半截重剑,让你亲眼见识一下什么是【逆天邪神】重剑!!”

  云澈的【逆天邪神】一番话说的【逆天邪神】云淡风轻,却是【逆天邪神】大大刺激了凌杰的【逆天邪神】自尊心,让他极不服气的【逆天邪神】同时也有了几分怒火,低吼道:“好!那就让我看看你的【逆天邪神】全力,如果你能用这半截重剑胜了我,别说让我喊你老大,让我喊你亲爹都行!!”

  随着隔着百丈之远,但凌月枫是【逆天邪神】何等耳力,凌杰这句冲动加赌气的【逆天邪神】话一出,凌月枫脸上的【逆天邪神】肌肉一阵哆嗦。

  “……喊爹就算了!要是【逆天邪神】被人知道我有你这么大一个儿子,我还怎么把妹!准备……好好的【逆天邪神】接下我这一剑!!”

  凌杰刚要说话,但音未出口,便被他给咽了回去,眉宇之间凝起一抹深深的【逆天邪神】诧异。

  手持半截重剑,云澈的【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运转起来,转瞬之间,他与重剑的【逆天邪神】交流便已达到完美无瑕的【逆天邪神】境界,气息与断裂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融合在了一起,让霸王巨剑不再是【逆天邪神】他手中的【逆天邪神】一件武器,而是【逆天邪神】化作了他身体的【逆天邪神】一部分。

  这种气息完美融合的【逆天邪神】感觉极其微妙,而要做到这一步,堪比登天还难。凌杰在折服天鸯剑后,最后的【逆天邪神】愿望便是【逆天邪神】将天鸯剑完全征服,与之气息相融,虽然他天赋极高,但他知道自己要做到理想的【逆天邪神】这一点,至少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逆天邪神】时间。而化作他人,绝大多数一生都不可能做到。

  之前云澈拿起重剑时,气势大气磅礴,如若一座无法撼动的【逆天邪神】山岳,但此时,凌杰却分明感觉不到了重剑的【逆天邪神】气息,视线中,那半截明明就被云澈抓在手里,但感觉却告诉他这把重剑已经不存在,而是【逆天邪神】完全的【逆天邪神】融入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与灵魂之中……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这便是【逆天邪神】在龙神试炼的【逆天邪神】无尽平原之中,云澈猎杀数万强大玄兽后收获的【逆天邪神】最大成果!

  这种感觉,正是【逆天邪神】凌杰准备用一生去追求的【逆天邪神】完美境界,此时,却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眼前,让他的【逆天邪神】灵魂剧烈激荡。

  “接……剑!”

  这一次,云澈主动攻击,他低低跃起,半截重剑在他双手间挥洒,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跳斩砸向凌杰。

  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轰击,凌杰已面对过多次,但这一次,重剑刚刚抬起时,他便有了一种彻底窒息的【逆天邪神】感觉,云澈身体跳起时,他仿佛看到了一座高不见顶的【逆天邪神】山岳凌空向他撞来。

  明明只剩了半截重剑,但这一剑的【逆天邪神】威力与威势,却超出了之前每一剑!

  轰!!!

  重剑虽然断裂,但由于完整状态太过巨大,纵然只剩半截也依旧有五尺之长,基本和凌杰手中的【逆天邪神】鸳鸯双剑平齐。凌杰身影一晃,如疾风般远远避开,云澈一剑落空,半截重剑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地面之上,带起一声山崩地裂般的【逆天邪神】巨响,霎时,碎石狂乱纷飞,沙尘漫天弥漫,一个数尺深的【逆天邪神】大坑出现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下。

  这一剑的【逆天邪神】威力,让凌杰,还有论剑台周围所有的【逆天邪神】人狠狠倒吸了一口凉气。

  “洸流斩!”

  凌杰猛一吸气,鸳鸯双剑环绕着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快速飞舞,带起道道将空气空间肆意撕裂的【逆天邪神】剑气剑芒。面对两把强大天玄剑的【逆天邪神】攻击,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出奇的【逆天邪神】平静,他看也不看两把天玄剑一眼,锁定凌杰的【逆天邪神】位置,半截霸王巨剑一剑一剑的【逆天邪神】轰出。

  轰!

  轰!!

  轰!!!

  轰!!!!

  …………

  云澈的【逆天邪神】每一剑挥出,地上都会多出一个深深的【逆天邪神】巨坑,并伴随着震耳的【逆天邪神】巨响和漫天飞舞的【逆天邪神】碎石沙尘,可以想象,那每一剑里蕴藏的【逆天邪神】近乎是【逆天邪神】灾难性的【逆天邪神】力量。轰鸣声声声震耳荡心,就如有一个巨人正从远方踏地而来,坚硬无比的【逆天邪神】玄力屏障,也随着云澈每一剑的【逆天邪神】挥出而大幅度战栗。

  在云澈砸出第一剑,所有人便已惊呆。随着他的【逆天邪神】每一剑,便如在他们的【逆天邪神】耳边、心上响起一声惊雷。当他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被斩断,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比赛已结束时,他却以半截重剑,挥出了石破天惊的【逆天邪神】一剑又一剑……声威,还要远胜之前他手持完整重剑时。

  之前,凌杰还能以鸳鸯双剑将重剑风暴给撕裂,但,陡然间强盛了数倍的【逆天邪神】重剑力量将注满剑意的【逆天邪神】鸳鸯双剑一次次轻易的【逆天邪神】震开,别说撕裂,就连靠近都不能。纵然他以极高的【逆天邪神】身法和剑速抓住破绽时,云澈却根本不理会已近身的【逆天邪神】鸳鸯双剑,尽管一剑轰出,那整整笼罩数丈范围的【逆天邪神】恐怖风暴会逼的【逆天邪神】凌杰不得不撤剑远远避开。

  哧~~

  轰!

  哧~~

  轰!!

  …………

  刺耳的【逆天邪神】切裂声,震耳的【逆天邪神】轰鸣声交杂在一起,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击着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听觉和灵魂。两人在交战中移动了数十个身位的【逆天邪神】距离,但他们的【逆天邪神】脚下,却多了上百个重叠在一起大坑,道道裂痕更是【逆天邪神】密密麻麻,多的【逆天邪神】根本难以数清,整个论剑台中心被摧毁的【逆天邪神】面目全非。

  沙尘和碎石一**的【逆天邪神】扬起,高达十数丈,将两人的【逆天邪神】身影都几乎完全淹没,只能隐约看到两个晃动的【逆天邪神】影子,以及如流星火光般迅疾飞舞的【逆天邪神】青色、橙色剑芒。

  “这……这……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明明被两把天玄剑给斩断了,为什么只有半截重剑的【逆天邪神】时候,威力却忽然一下子大了这么多,难道……”

  “难道云澈之前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连一半的【逆天邪神】实力都没有用出来?”

  “真玄境十级……我的【逆天邪神】老天,这到底是【逆天邪神】个天才,还是【逆天邪神】怪物!”

  轰!!

  云澈一剑轰地,凌杰虽然躲避的【逆天邪神】无比迅疾,但依然被波及,被冲击的【逆天邪神】向后倒飞而去,还未落地,凌杰便目光冷光一闪,鸳鸯双剑在身前交错,青橙光芒变得无比浓烈……

  “天威绝剑……断月!!”

  这是【逆天邪神】刚才凌杰斩断霸王巨剑的【逆天邪神】一击,无论速度、威力,都极端恐怖。但云澈已因这一剑吃了大亏,怎会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在鸳鸯双剑剑芒闪动时,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便已冷凝,精力集中之下,快如闪电的【逆天邪神】两道剑芒速度已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可怕,在他的【逆天邪神】感知之中划出了一道清晰的【逆天邪神】轨迹。

  “不要以为只有轻剑有剑芒,重剑……也可以有剑芒!!”

  面对这将霸王重剑都斩断的【逆天邪神】可怕一击,这次有足够准备,完全可以以星神碎影避开的【逆天邪神】云澈却没有选择躲避,反而撩起了半截霸王巨剑,剑身之上,忽然蒙上了一层幽黑的【逆天邪神】玄力光芒。

  “喝!!”

  云澈一声暴吼,重剑对着飞射而来的【逆天邪神】断月剑芒凶狠无比的【逆天邪神】撩起,随着一声几乎将人耳撕裂的【逆天邪神】呼啸声,一道巨大的【逆天邪神】漆黑剑芒在所有人猛然收缩的【逆天邪神】瞳孔中爆射而出,撞向了漆黑剑芒。

  “什……什么!!”凌月枫蓦的【逆天邪神】站起,口中发出一声失控的【逆天邪神】惊喊。

  如果说凌杰的【逆天邪神】青、橙剑芒是【逆天邪神】两弯细月,那么来自云澈的【逆天邪神】剑芒,便是【逆天邪神】一轮巨大的【逆天邪神】漆黑满月。

  轰!!

  三道剑芒在半空相撞,来自三把剑的【逆天邪神】强横威力同时爆发,互相碰撞、交织、吞噬,迸发出梦幻般的【逆天邪神】杂色光团。光团之中,无数道剑气疯狂的【逆天邪神】涌动着,但这些剑气碰触到那轮漆黑满月,转眼之间便会被绞碎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逐渐的【逆天邪神】,光团之中的【逆天邪神】青色与橙色越来越少,到最后完全消失,只缩小了不到一半的【逆天邪神】漆黑满月猛然向前,飞向凌杰。

  凌杰一个大幅度移位,狼狈无比的【逆天邪神】贴身避开,他还未站稳,身后,便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巨响。他表情凝结,看着云澈,一时间愣在那里。

  天威绝剑——断月,竟被云澈正面摧毁了。

  而且,是【逆天邪神】用的【逆天邪神】一把已经断裂,只剩半截的【逆天邪神】重剑!

  “好……好强,好强……”凌杰无意识的【逆天邪神】低吟起来,他此时才完全的【逆天邪神】明白,云澈之前说的【逆天邪神】“并没有用出全力”并不是【逆天邪神】逞强扬威的【逆天邪神】话。面对此时的【逆天邪神】云澈,他有一种根本喘不过气来的【逆天邪神】感觉。

  短暂的【逆天邪神】安静,除了微风,便只剩下凌杰沉重的【逆天邪神】喘气声。过了好一会儿,他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气息和心绪才终于平静,直起身体,直直看了云澈一眼后,忽然脚下一点,整个人弹射而起,一直跃到了几十丈高的【逆天邪神】高空。

  云澈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力量,震惊了所有人,也包括凌月枫。他一而再的【逆天邪神】给予云澈越来越高的【逆天邪神】评价,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一次次的【逆天邪神】让他明白自己依旧远远低估了他。当云澈甩出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重剑剑芒,将断月剑芒给完全摧毁时,他便知道,这一战,凌杰已几乎不可能胜。

  “他要用那一招了。”凌云抬起头,看着跃至高空的【逆天邪神】小杰,低声道。

  “……这或许是【逆天邪神】他,最后的【逆天邪神】希望了。”凌月枫轻轻的【逆天邪神】叹息一声:“没想到,真是【逆天邪神】没想到,云澈竟然可以把重剑发挥到如此的【逆天邪神】威力,我已经完全看不透这个少年人……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竟培养出了这么一个绝世妖孽……”

  云澈抬头看向了上空的【逆天邪神】凌杰,他的【逆天邪神】耳边,传来凌杰慎重的【逆天邪神】声音:“老大,这一招,你一定要接下来,因为如果你接不下来的【逆天邪神】话,很有可能就会死……我相信你能接的【逆天邪神】下……如果你接下了这一剑,我就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的【逆天邪神】当你的【逆天邪神】小弟!绝不后悔!”

  说话间,天鸳剑和天鸯剑已从凌杰手中飞出,一左一右悬浮在了他的【逆天邪神】两边,剑身之上,释放出了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剑之光芒,这是【逆天邪神】一种突破极限,打破常理的【逆天邪神】剑芒,剑芒在膨胀中变得越来越刺眼,远远看去,就如天空之上忽然多了两个青色与橙色的【逆天邪神】太阳。

  一股凌厉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剑气铺天盖地的【逆天邪神】罩下,隐隐的【逆天邪神】绘起了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剑阵,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便是【逆天邪神】剑阵的【逆天邪神】中心。云澈仰起的【逆天邪神】头放下,双手缓缓攥紧残缺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陨月沉星之力蓄势待发,而这时,霸王巨剑忽然一阵颤动,一抹黑芒微闪而过,与此同时,云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忽然多了一些不知来自何方的【逆天邪神】灵魂片段。

  这些片段,记载了一个战场英雄,震世霸王的【逆天邪神】风姿。千军万马之中,他一剑挥下,带起如同山崩海啸般的【逆天邪神】气浪,数百个凶煞的【逆天邪神】敌人在这一剑之下血肉横飞,化作战场上的【逆天邪神】死亡骸骨。他每一剑,都仿佛能震荡苍穹和大地,敌军浩浩荡荡,不见尽头,却没有一个人,能进入他十丈之内。他的【逆天邪神】重剑肆意挥舞,在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而他所挥舞的【逆天邪神】,正是【逆天邪神】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这把霸王巨剑。

  这些灵魂片段,是【逆天邪神】霸王巨剑那微小的【逆天邪神】灵性所记载的【逆天邪神】零星画面。也是【逆天邪神】它身为霸王之剑,毕生不会忘却的【逆天邪神】荣耀。

  陨月沉星的【逆天邪神】力量消散,云澈闭上了眼睛,循着灵魂片段中的【逆天邪神】那个霸王的【逆天邪神】姿势举起了半截霸王巨剑,一股霸道无比的【逆天邪神】剑势,在重剑之上缓缓凝聚。

  “老伙计,谢谢你在最后给予我的【逆天邪神】珍贵礼物。这一剑,便名为——霸王怒!!”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