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30章 霸王怒 上

第230章 霸王怒 上

  天剑山庄以剑为武器,亦以剑为生命。, 三把名震苍风的【逆天邪神】天玄剑——无极剑、天鸳剑、天鸯剑在天剑山庄是【逆天邪神】圣物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天鸳剑与天鸯剑虽然都弱于无极剑,但这两把剑在最初的【逆天邪神】时候同属一主,两把剑的【逆天邪神】力量相辅相生,一旦合璧,将发挥出比肩无极剑的【逆天邪神】力量。只是【逆天邪神】,这几百年来,还从未有一人能同时折服天鸯剑与天鸳剑。

  无极剑在凌月枫手中,天鸳剑三年前被凌云所服,天鸯剑则被凌杰所服。而现在,天鸳剑在其主凌云的【逆天邪神】灵魂驾驭下,暂时为凌杰所臣服,让天鸳剑与天鸯剑在凌杰的【逆天邪神】手中鸳鸯合璧。

  左手天鸳、右手天鸯,一青一橙两剑在凌杰身前交错相贴,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快速荡动着水纹一般的【逆天邪神】剑气波澜,凌杰双目冷凝,低低的【逆天邪神】说道:“老大,你比我想象的【逆天邪神】,还要厉害的【逆天邪神】多。我总算知道你前面的【逆天邪神】那些对手为什么被你随便几剑就败的【逆天邪神】那么狼狈了,原来被大多数人称为垃圾的【逆天邪神】重剑,居然会这么可怕……我手中现在两把天玄剑,在武器之上,我占了非常大的【逆天邪神】便宜,就算赢了你,也没什么光彩的【逆天邪神】。但如果不借助我大哥的【逆天邪神】这把天鸳剑,我根本不可能赢你。”

  刚才他刺云澈那一剑,在外人看来他是【逆天邪神】为了躲避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轰击而不得不马上撤剑,从而只给云澈留下了一个不痛不痒的【逆天邪神】小伤口,但他自己心里无比清楚,不是【逆天邪神】他被迫撤剑,而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天鸯剑,更根本无法刺穿对方的【逆天邪神】身体。他简直无法想象,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锤炼的【逆天邪神】,竟然强横到这种程度。

  他的【逆天邪神】重剑威力无比惊人,而他的【逆天邪神】防御能力,根本完全不下于他的【逆天邪神】攻击能力。

  “武器也是【逆天邪神】实力的【逆天邪神】一部分,能折服一把强大的【逆天邪神】武器,本身就是【逆天邪神】实力的【逆天邪神】一种,没什么占不占便宜之说。而且同时驾驭两把剑,要比只驾驭一把剑难的【逆天邪神】多,搞不好威力还不如只用一把剑,你如果能把两把剑的【逆天邪神】威力都发挥出来,那也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本事……来,让我看看你真正的【逆天邪神】全力!”

  云澈口中说的【逆天邪神】轻松,但眼神之中已满是【逆天邪神】慎重。因为凌杰此时所释放出的【逆天邪神】力量气场,要比之前强盛出一倍很多。两把力量相生相应天玄剑结合之后,所释放的【逆天邪神】剑势更是【逆天邪神】强盛了数倍。

  凌杰手腕微动,就是【逆天邪神】这么一个轻微的【逆天邪神】动作,却带起两股锋锐之气肆意而出,让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一阵轻微的【逆天邪神】战栗。此时全身玄力提起,剑意完全释放的【逆天邪神】凌杰就如同站立在一座高耸入云的【逆天邪神】山峰之上,峥嵘的【逆天邪神】剑气锋芒足以横扫世间。

  哧!!

  天鸯剑从凌杰手中飞出,化作一道流光骤射向云澈,同时,凌杰的【逆天邪神】身体化作一道幻影,手中的【逆天邪神】剑光凝成了极细的【逆天邪神】一线,最后竟直接消失,如同完全隐匿在了空气的【逆天邪神】夹缝之中。

  两把剑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刺向云澈,还在十丈之外,云澈便有了一种锋芒在喉的【逆天邪神】感觉,而他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已根本捕捉不到两把天玄剑的【逆天邪神】踪影,只能感觉到两道恐怖至极的【逆天邪神】无形寒芒,这一次,他没有以重剑的【逆天邪神】力量硬撼,因为如此凌厉的【逆天邪神】两剑,将有极大的【逆天邪神】可能将他的【逆天邪神】重剑气浪给轻易切开。

  鸳鸯合璧,非同小可。威力之上,要比单单一把天鸯剑强出太多。

  星神碎影发动,云澈瞬间幻化出三重影,让天鸳剑与天鸯剑同时刺空。凌杰低吼一声,迅疾回身,天鸯剑在瞬息之间挥出三十多道剑光,天鸯剑则如天降流星,坠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后方,两把天玄剑,一把以手驾驭,一把以灵魂剑意驾驭,天衣无缝!

  “嗤嗤嗤!”

  只有天鸯剑在手时,凌杰的【逆天邪神】攻击全部被重剑震开,根本沾不到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但此时,云澈却清楚的【逆天邪神】听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重剑风暴如绵帛一般被切裂的【逆天邪神】声音。霸王重剑迅速后撤,改攻为守,两把剑的【逆天邪神】数十道剑光刺穿重剑的【逆天邪神】力量气场,如暴风般切斩在霸王巨剑上。

  叮叮叮叮叮叮……

  “喝!!”

  云澈重剑横扫,再次爆发的【逆天邪神】重剑之力将所有的【逆天邪神】剑光重新震开,同时身体快速后撤,他目光垂下,落在霸王巨剑上……漆黑厚重的【逆天邪神】剑身,此时却密密麻麻的【逆天邪神】布满了几十个不同大小的【逆天邪神】创口。小的【逆天邪神】如米粒大小,大的【逆天邪神】,则长至两寸。

  两把天玄剑合璧之威,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一把地玄器所能抵挡。

  两剑合璧下的【逆天邪神】前几个照面,凌杰大占上风,他没有给云澈任何喘息的【逆天邪神】机会,将天鸳剑抓在左手,双剑在胸前交叉,橙色与青色的【逆天邪神】剑光在这一刻变得极为强盛,近乎耀眼……

  “天威绝剑……断月!喝!!”

  随着凌杰的【逆天邪神】一声大吼,合璧的【逆天邪神】鸳鸯双剑上,两种不同颜色的【逆天邪神】剑之光芒忽然飞射而出,化作两道橙蓝交叉的【逆天邪神】十字剑芒……

  在大多数的【逆天邪神】用剑宗门里,轻剑的【逆天邪神】核心要诀并非凌厉,而是【逆天邪神】“快”,天剑山庄也是【逆天邪神】如此。迅疾的【逆天邪神】身法加上迅疾的【逆天邪神】剑光,可以轻易掌控全局,瞬息之间取人之命。天威绝剑共有七式,云澈已在半年前领教过“贯日”,“天威绝剑——贯日”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剑威的【逆天邪神】极致,而凌杰的【逆天邪神】这一招“断月”,则是【逆天邪神】速度的【逆天邪神】极限。

  而且,是【逆天邪神】双剑合璧之下的【逆天邪神】双“断月”!

  凌杰与云澈的【逆天邪神】距离本就很近,云澈只看到青橙光芒一闪,两道天威剑气距离他便已不到两尺之距……

  砰!!!!

  “断月”之芒撞击在了云澈迅速挡至身前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上,一声巨响,剑气风暴疯狂爆发,随着青色剑芒与橙色剑芒的【逆天邪神】同时爆裂,一时间就如有无数把从剑芒之中飞去,如狂风暴雨一般同时轰向云澈……

  霸王巨剑猛烈震荡,云澈也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迅速后撤,然后猛一提气,星神碎影发动,瞬间闪移到十几丈高的【逆天邪神】上空,才终于摆脱了断月剑芒的【逆天邪神】绞击,但他身上的【逆天邪神】衣服已多了几十道或大或小的【逆天邪神】口子,身上也多了道道细小的【逆天邪神】伤口,有一道横在他的【逆天邪神】额头,一缕鲜血缓缓渗出,又马上止住。

  不愧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

  云澈心中一声惊吟,缓缓的【逆天邪神】落地,在他双脚碰触到地面时,手上忽然一轻……霸王巨剑的【逆天邪神】半截剑身忽然离体,下落,在“砰”的【逆天邪神】一声巨响中砸落在了地面之上,将地面砸出一个蔓延着裂痕的【逆天邪神】大坑。

  整个论剑台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是【逆天邪神】眼睛瞪大,喉咙里久久发不出声音来。尤其是【逆天邪神】那些年轻玄者,感觉着自己脊梁骨里、四肢里,甚至牙缝间,都在“嘶嘶”窜动着冷气。

  这一战,让他们用自己的【逆天邪神】双眼开始真正了解到什么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什么是【逆天邪神】苍风第一宗门。

  那无影无形的【逆天邪神】剑光、让百丈之外的【逆天邪神】他们都屏息身寒的【逆天邪神】剑势、浩瀚无边,完全不该属于灵玄境界的【逆天邪神】剑意、还有匪夷所思、威势威力远超想象的【逆天邪神】恐怖剑技,无一不在深深摧毁着他们对“剑”的【逆天邪神】认知。他们引以为豪,横扫一方的【逆天邪神】剑,在这样的【逆天邪神】剑面前,简直如皓月前的【逆天邪神】萤火一般暗淡无光。

  “这就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啊。”一个老者感叹万分的【逆天邪神】道。

  “才灵玄境六级,手中的【逆天邪神】剑竟已恐怖到这种程度,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亲眼所见,我根本不敢相信。”

  “太可怕了……那个云澈也一样强的【逆天邪神】可怕,居然在凌杰的【逆天邪神】剑下支撑了这么久,若是【逆天邪神】换成我,估计两个照面都撑不到。”

  “不过,他的【逆天邪神】重剑已经被斩断了,胜负,应该已经分出来了吧。”

  “嗯,做的【逆天邪神】不错,能把断月施展到这样的【逆天邪神】威力,已是【逆天邪神】让我惊喜了。”凌月枫点头道,脸色微微松弛了几分。

  “坦白说,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借助鸳鸯双剑的【逆天邪神】合璧,小杰并不一定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凌云出声道。

  凌月枫默然以对,无从反驳。

  “云师弟……”在霸王巨剑断裂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苍月一直高悬的【逆天邪神】心也仿佛一下子坠落了下去。霸王巨剑是【逆天邪神】云澈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武器,等于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只手臂,如今霸王巨剑断裂,云澈再也不可能有了和凌杰对抗的【逆天邪神】可能。她手捂胸口,轻轻道:“没关系的【逆天邪神】,云师弟,你已经很了不起,我以你为荣耀,苍风皇室,也会以你为荣耀。”

  “能进入前四,已是【逆天邪神】无数倍的【逆天邪神】超出了我的【逆天邪神】预期。苍风玄府能有一个这样的【逆天邪神】弟子,真是【逆天邪神】百年之幸啊。苍月公主,你从新月城带回来的【逆天邪神】这个人,必将是【逆天邪神】将来威震天下的【逆天邪神】一大王座啊。”秦无伤却是【逆天邪神】笑的【逆天邪神】格外淡然坦然。云澈能走到这一足,他已经太满足太满足了。

  “嗯,姐夫已经太了不起了,对面可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人,败了就败了,姐夫可是【逆天邪神】进入了前四名,足够骄傲一辈子了。”夏元霸双手攥拳,用力的【逆天邪神】说道,声音之中依然有着少许的【逆天邪神】遗憾……他自然不可能希望看到云澈输,而是【逆天邪神】渴望着他可以再进一步,到达更高的【逆天邪神】高度。让那些曾经嘲笑他、驱赶他……让所有的【逆天邪神】人,对他只能高高仰望。

  霸王巨剑断裂,凌杰也是【逆天邪神】一愣,他没有马上追击,而是【逆天邪神】放下双剑,满含歉意的【逆天邪神】道:“对……对不起,我不是【逆天邪神】故意的【逆天邪神】……要不,要不……比赛之后我赔你一把,御剑台上,也有好几把重剑的【逆天邪神】。”

  看着断裂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云澈短暂的【逆天邪神】失神,听到凌杰的【逆天邪神】话,他摇了摇头道,微笑道:“不用了,你也完全没必要和我说对不起,是【逆天邪神】我一时大意,没保护好它。”

  云澈上前,捡起断裂的【逆天邪神】那半截剑身,轻声道:“老伙计,你陪着我成长,跟我一起奋战了那么久,也的【逆天邪神】确到了该好好休息的【逆天邪神】时候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断裂,这一场,我会好好的【逆天邪神】赢给你看。”

  说话间,断裂的【逆天邪神】剑身已被云澈收至天毒珠,就在他准备把手中的【逆天邪神】半截重剑也收回时,他的【逆天邪神】手中忽然传来强烈的【逆天邪神】震颤感,断裂的【逆天邪神】剑身之上,甚至隐隐发出了薄薄一层幽黑的【逆天邪神】光芒。

  云澈顿时一愣……天玄剑大部分会有低等的【逆天邪神】灵性,但地玄剑却基本不可能有什么灵性。但霸王巨剑此时的【逆天邪神】异象,却分明是【逆天邪神】剑之灵性的【逆天邪神】动荡!

  霸王巨剑虽然是【逆天邪神】一把地玄剑,但它和其他的【逆天邪神】地玄剑并不同,因为它是【逆天邪神】一把“霸王”之剑,当年的【逆天邪神】霸王拿着它征战万里,无数次横扫千军,不知碎灭了多少敌人,畅饮了多少的【逆天邪神】鲜血。战场之上的【逆天邪神】杀气、戾气、霸气、豪气、血气无数次的【逆天邪神】熏染之下,让它一点一点的【逆天邪神】衍生出灵性。

  它是【逆天邪神】霸王之剑,是【逆天邪神】战场之上横扫万军的【逆天邪神】王者,岂能接受失败与毁灭!

  感受着霸王巨剑的【逆天邪神】震撼,云澈的【逆天邪神】神情从惊讶转为平和,随之又微笑起来:“好!我明白了。你是【逆天邪神】守护之剑,更是【逆天邪神】霸王之剑,只有死亡,没有逃亡!纵然剑断,也绝不会甘愿退却……”

  云澈抬起手中的【逆天邪神】半截霸王巨剑,断裂的【逆天邪神】剑口指向凌杰:“这一战,我便和你一起来终结!断裂之仇,由你来亲自讨回!”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