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9章 鸳鸯合璧

第229章 鸳鸯合璧

  p>“哧~~~”

  p>空间被切裂的【逆天邪神】声音无比刺耳,凌杰手中的【逆天邪神】天鸯剑剑气横扫,一剑破空,论剑台的【逆天邪神】坚硬台面如豆腐一般被直线切开,百丈之外,一股从他们的【逆天邪神】体表直渗心底的【逆天邪神】凌厉气势让几乎所有人背脊发寒,那森寒的【逆天邪神】橙色剑光和剑意便仿佛就抵在了他们背脊上一般。

  p>凌杰一出手,果然便是【逆天邪神】全力,面对横扫而来的【逆天邪神】剑气,云澈双手横剑,天狼狱神典总诀运转,全身玄力爆发,随着一声低沉的【逆天邪神】爆鸣,霸王巨剑迎着天鸯剑的【逆天邪神】剑气一剑轰出。

  p>“轰!!”

  p>凌厉与强横的【逆天邪神】力量轰然撞击到一起。可怕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肆意宣泄,玄力屏障猛的【逆天邪神】一震,两人脚下的【逆天邪神】台石被瞬间冲出了如蛛网一般的【逆天邪神】裂纹。

  p>淡橙色的【逆天邪神】剑气被不断摧裂,重剑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也被快速撕裂,透过狂乱交缠的【逆天邪神】力量,两人的【逆天邪神】目光撞击在了一起……一个如剑刃般凌厉无前,一个如山岳般沉静巍然。

  p>这一剑的【逆天邪神】碰撞,他们的【逆天邪神】心里同时吃了一惊,论剑台边缘的【逆天邪神】看众,更是【逆天邪神】纷纷睁大了眼睛,惊骇莫名。

  p>“好……好强!隔着这么远,我都能感觉到一股恐怖的【逆天邪神】剑气!”一个排进前百位的【逆天邪神】宗门弟子用颤抖的【逆天邪神】声音道。

  p>“我也感觉到了!凌杰竟然这么强,之前的【逆天邪神】比赛,他根本没有使出过全力。不!连一半的【逆天邪神】力量都没用出过。这一剑要是【逆天邪神】对上我,我根本连一丝抵抗的【逆天邪神】能力都没有。他……他真的【逆天邪神】只有灵玄境六级吗?”

  p>“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人,果然都是【逆天邪神】一群怪物!但……但这样的【逆天邪神】一剑,云澈居然接下来了!!”

  p>凌杰倾力释放的【逆天邪神】剑势与剑意,再加上有着天玄之威的【逆天邪神】天鸯剑,这一剑之风华,超越了昨日八位战的【逆天邪神】所有!不仅仅是【逆天邪神】那些年轻玄者,看到这一幕的【逆天邪神】长者们,也都是【逆天邪神】剧烈动容。

  p>“不但征服了天鸯剑,而且至少发挥了天鸯剑六成的【逆天邪神】力量。”萧绝天的【逆天邪神】声音里透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撼:“此子将来的【逆天邪神】成就,只会在凌云之上。”

  p>萧绝天的【逆天邪神】目光转到云澈身上,凌杰的【逆天邪神】这一剑,让他都为之惊艳。而以一把地玄剑,将凌杰以天玄剑释放的【逆天邪神】这一剑给完全接下来的【逆天邪神】云澈,让他竟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评价他。

  p>砰!!

  p>两股力量同时爆裂,两人也被向后冲击而去,凌杰的【逆天邪神】后脚在地上一点,整个人骤然向前,快的【逆天邪神】就如一道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幻影,他手中的【逆天邪神】天鸯剑更是【逆天邪神】失去了踪影……快到了竟如凭空消失了一般。

  p>“好快!”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微微一惊,凌杰无论是【逆天邪神】身速,还是【逆天邪神】剑速,都远远超出了他的【逆天邪神】预期,甚至到了连他的【逆天邪神】眼睛都捕捉不到的【逆天邪神】程度。

  p>云澈索性不再去试图捕捉凌杰的【逆天邪神】剑影,玄力涌动,霸王巨剑向前狂猛挥出,随着重剑挥舞的【逆天邪神】弧线,一道道剑光被接连轰碎,重剑扫过凌杰的【逆天邪神】身影,却只碰触到一片消失中虚影……与此同时,冰冷的【逆天邪神】感觉从他的【逆天邪神】后颈处传来。

  p>哧!!

  p>橙黄色的【逆天邪神】剑气如闪电般刺落,将空间划出一道黑痕,也将云澈的【逆天邪神】残影给切成了两半,云澈的【逆天邪神】真身出现在了三丈之外,反击轰然而至,狂暴的【逆天邪神】重剑风暴与凌杰的【逆天邪神】剑气密集的【逆天邪神】相撞着。

  p>使用重剑为武器的【逆天邪神】劣势可谓极多,最显著的【逆天邪神】劣势,便是【逆天邪神】难以驾驭,以及过于沉重的【逆天邪神】重剑会大幅度拖累行动速度。但,天狼狱神典却让云澈对重剑的【逆天邪神】驾驭近乎到了完美无瑕的【逆天邪神】程度,纵然是【逆天邪神】龙阙这把天玄重剑,云澈也不过仅仅用了几天的【逆天邪神】时间便已完全驾驭。至于重剑对行动速度的【逆天邪神】拖累,则被变幻莫测的【逆天邪神】瞬身玄技“星神碎影”弥补。

  p>天狼狱神典和星神碎影的【逆天邪神】同时存在,完美的【逆天邪神】弥补了重剑武器两个最大的【逆天邪神】缺陷,也让云澈几乎成为了最适合使用重剑的【逆天邪神】人。相比之下,大道浮屠诀赋予的【逆天邪神】强大臂力反而是【逆天邪神】次要……因为只要玄力等级足够,再沉重的【逆天邪神】重剑都可拿起。但重剑的【逆天邪神】驾驭和重量对行动力的【逆天邪神】拖累,却绝非玄力强度所能干涉。

  p>而当这两大缺陷不再存在,那么,重剑所释放出的【逆天邪神】,将是【逆天邪神】其他武器永远无法企及,狂暴至足以让鬼神战栗的【逆天邪神】力量。

  p>重剑无锋,大开大合,每一剑,都会轰碎几道甚至十几道不同狂乱而刺眼的【逆天邪神】剑光。玄力屏障剧烈的【逆天邪神】震动着,重剑所卷起的【逆天邪神】风暴让论剑台中央卷起了经久不息的【逆天邪神】风暴。他们脚下的【逆天邪神】沟壑和裂痕越来越多,破碎的【逆天邪神】台面碎石被风暴卷起,如箭矢飞镖一般四散飞射。

  p>重剑不知挥舞了多少次,橙黄色的【逆天邪神】剑光也不知被轰碎的【逆天邪神】多少,但在凌杰惊人的【逆天邪神】速度下,却始终没有沾到他的【逆天邪神】一丝衣角。

  p>两人看上去似乎僵持不下,且凌杰似乎处在主动一方,但实则他的【逆天邪神】心里叫苦不迭,云澈重剑的【逆天邪神】速度在他眼中并不快,他挥出一剑的【逆天邪神】时间,足以他连刺十几剑,但就是【逆天邪神】这十几剑,云澈一剑就能全部震开,而云澈横扫来的【逆天邪神】一剑,那惊人的【逆天邪神】力量他要连出十几剑才能抵消……而且还是【逆天邪神】迅速后撤足够距离的【逆天邪神】情况下。如果哪次他反击时自己离的【逆天邪神】太近,他万万没有把握硬挡下来……即使自己手中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鸯剑。

  p>而他每次以为自己终于抓到足够的【逆天邪神】机会时,刺中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虚影,云澈随之而来的【逆天邪神】反击,都会让他险象环生。

  p>他是【逆天邪神】断然不敢和云澈硬来,若是【逆天邪神】硬碰硬,他虽然自信能把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捅个透明窟窿,但若挨上云澈一剑……丢半条命都是【逆天邪神】轻的【逆天邪神】。

  p>以往,一旦能近对手的【逆天邪神】身,凌杰的【逆天邪神】剑便能轻易将对手封入死局,但现在,云澈却仿佛一个根本不能靠近的【逆天邪神】魔神,让他攻击时看上去畅快淋漓,眼花缭乱,实则束手束脚,招招惊心。

  p>这种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感觉,让凌杰难受无比。因为云澈之前,他还从未遇到过使用重剑的【逆天邪神】对手。

  p>当!

  p>天鸯剑与霸王巨剑短暂碰触,接着霸王巨剑的【逆天邪神】冲击力,凌杰远远跃开,落地之时,天鸯剑指向上空,一声大喝从凌杰口中吼出:“天威剑阵——天星缭乱!”

  p>天鸯剑飞射而出,在飞行中光芒大盛,随之,光芒如梦幻般快速分散,散成十几把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天鸯剑,随后是【逆天邪神】数十把,直至上百把,上百把天鸯剑就如纷乱的【逆天邪神】流星,沿着不同的【逆天邪神】轨迹和方向飞射向云澈,这些天鸯剑都不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幻象,因为每一把,都带着无比凌厉的【逆天邪神】剑气。

  p>这种匪夷所思的【逆天邪神】奇异剑阵,让不少年轻玄者当场面无血色。云澈眉头微凝,却是【逆天邪神】毫无惧色,重剑向上撩起,全身玄力如冲破封锁的【逆天邪神】火山一般在重剑之上疯狂爆发。

  p>“陨月沉星!”

  p>漆黑的【逆天邪神】重剑撩起一个巨型黑月,就如一个无底的【逆天邪神】黑洞,吞噬向飞射而来的【逆天邪神】缭乱流星。

  p>乒乒乒乒乒乒乒乒…………

  p>那一道道无坚不摧,蕴藏着天玄剑威的【逆天邪神】剑影在重剑卷起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之下,便如脆弱的【逆天邪神】冰凌,被一片又一片的【逆天邪神】轻易粉碎,然后又被扩散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绞成碎末,不过是【逆天邪神】转眼之间,原本声势骇人的【逆天邪神】缭乱剑阵还没碰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半根头发,便被毁了个体无完肤,所有的【逆天邪神】剑影在不到两息的【逆天邪神】时间里全部消失,只剩天鸯剑被远远震开,飞回向凌杰的【逆天邪神】手中。

  p>“什……么!!”凌云的【逆天邪神】眉头猛的【逆天邪神】沉下,满面惊容:“天星缭乱,竟然这么容易被破了!?”

  p>“因为那是【逆天邪神】重剑!”

  p>这十几天里几乎从不言语的【逆天邪神】凌坤在这时忽然开口,他双目如鹰,默然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道:“重剑的【逆天邪神】威势,在他身上完整展现,而重剑的【逆天邪神】劣势,在他身上则被压缩到了极致。此子的【逆天邪神】师父,必然是【逆天邪神】一个旷世奇人。”

  p>“天威剑阵,有着灭天之威,无人不惧。这个世界上,能将天威剑阵克制到如此程度的【逆天邪神】,唯有重剑!”

  p>周围的【逆天邪神】人已经全部看傻了,看上去那么吓人的【逆天邪神】剑阵,就这么……彻底破了!?

  p>论剑台上,凌杰已高高跃起,抓住了飞落而下的【逆天邪神】天鸯剑,半空之中,他身体一转,剑光闪动,整个人仿佛完全融入到了剑光之中,瞬间来到了云澈身前。

  p>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极限瞬剑技——剑光雷极!

  p>刚才的【逆天邪神】天星凌乱只是【逆天邪神】半个幌子,这才是【逆天邪神】凌杰真正蓄势待发的【逆天邪神】绝杀一剑!

  p>凌杰这一瞬的【逆天邪神】速度,超出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范围,剑光一闪间,天鸯剑便已刺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让他根本来得及再挥剑抵挡,也来不及发动星神碎影。

  p>电光火石之间,云澈直接瓦解掉所有回避与抵挡的【逆天邪神】念头,手中重剑没有半点本能之下该有的【逆天邪神】回撤动作,反而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轰向前方。

  p>哧!!

  p>随着一声轻响,天鸯剑轻易破开云澈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刺入了他的【逆天邪神】左胸,一道血箭迸射而出。凌杰一剑绝杀成功,本该是【逆天邪神】欣喜,但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却在这时忽的【逆天邪神】一变,因为他的【逆天邪神】天鸯剑刺穿护体玄力,穿过血肉,刺入骨骼……然后点在了坚硬无比的【逆天邪神】万年玄铁上,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p>别说没把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给捅个透明窟窿……只刺入了短短半寸都不到。

  p>这不是【逆天邪神】哪个阿猫阿狗随便刺出的【逆天邪神】一剑,而是【逆天邪神】来自凌杰,注满着汹涌剑意,更是【逆天邪神】由天玄器天鸯剑所刺出的【逆天邪神】一剑,就是【逆天邪神】磐石和玄铁,都能如穿豆腐般轻易刺穿!却无法刺裂云澈的【逆天邪神】骨骼!

  p>凌杰的【逆天邪神】这一惊可是【逆天邪神】非同小可,而云澈重剑也已在这时向他挥出,重剑所到之处,气流疯狂爆开。凌杰迅速全力收剑暴退,同时连续挥出数道剑气去抵御,但即便如此,他依旧被重剑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扫到,狂暴的【逆天邪神】力量让他心头窒息,五脏六腑剧震。

  p>凌杰踉跄着落地,后退数步才勉强站稳,嘴角一丝血丝缓缓溢出。天剑山庄坐席上,凌云眉头大皱,猛然站起,低吼道:“小杰,接剑!!”

  p>在凌云的【逆天邪神】吼声中,一把全身泛动着奇异青光的【逆天邪神】细剑从他手中飞射而去,如一道流星般瞬间穿越百丈距离,毫无阻隔的【逆天邪神】穿透玄力屏障,被有些发懵的【逆天邪神】凌杰抓在了手中。

  p>青剑入手,两把剑如同忽然有了灵性,同时发出了兴奋的【逆天邪神】剑鸣。橙色与青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在交相辉映中变得越来越强烈,同样变得强烈的【逆天邪神】,还有两股向外汹涌激荡,又在激荡中融合在一起的【逆天邪神】剑气。

  p>“这是【逆天邪神】……大哥的【逆天邪神】天鸳剑!”凌杰一手握着青剑,一手握着橙剑,两把剑在这一刻都似乎放下了所有傲气,让他甚至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逆天邪神】感觉。

  p>手握双剑,凌杰缓缓抬头,眸中毫无十六岁该有的【逆天邪神】稚气,亦没有什么激动的【逆天邪神】色彩,就连之前的【逆天邪神】锋芒,都全部隐下。

  p>“嗯?”云澈眉头微皱,心中警惕忽生。因为他眼前的【逆天邪神】凌杰,气场上忽然发生了巨大的【逆天邪神】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是【逆天邪神】来自于他自身,而是【逆天邪神】来自……他手中的【逆天邪神】那两把剑!r1058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