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8章 天鸯剑
  今天,是【逆天邪神】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第十天。

  清晨,天还未大亮,第五位至第八位的【逆天邪神】排位战已在论剑台上展开,参战的【逆天邪神】凌飞宇、水无双、萧狂雷、焚绝壁虽然都是【逆天邪神】昨日八位战的【逆天邪神】失败者,但能进入八位战,他们已是【逆天邪神】当今年轻一辈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绝顶天才。

  萧狂雷虽然昨天被夏倾月砍了三十三剑,但都是【逆天邪神】很浅的【逆天邪神】外伤,当场倒下也只是【逆天邪神】因为经脉被冰封,今日已基本没什么大碍,但焚绝壁却在昨日自损精血在先,又因卑鄙偷袭而被云澈重创,今日并没有参加五到八位的【逆天邪神】争夺,而就算他完好无损,也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其他三人的【逆天邪神】对手,是【逆天邪神】否参与丝毫不影响结果,倒还在一定程度上保全了他最后的【逆天邪神】一丝颜面。

  因焚绝壁的【逆天邪神】缺席,原本四场的【逆天邪神】比赛压缩成三场,第一场,水无双击败萧狂雷,第二场,水无双艰难击败凌飞宇,第三场,凌飞宇击败萧狂雷。

  至此,水无双个人排位第五,凌飞宇个人排位第六,萧狂雷个人排位第七,焚绝壁个人排位第八,萧宗和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势力排位也就此提前决出……萧宗排位第四,焚天门排位第五,数百年来第一次掉出前四。

  根本原因,便是【逆天邪神】云澈这个超级黑马的【逆天邪神】横空出世。

  天空白云微飘,五到八位的【逆天邪神】排位战结束时,时间才是【逆天邪神】九时。上午的【逆天邪神】日光多少有些无力,但论剑台上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兴致却更加高昂起来,因为这场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半决赛,终于来临。

  排位战进行之前,早已有很多人预测着这届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最终排位,凌云之名早已威震天下,他的【逆天邪神】第一之位毫无争议,凌云之下,出现了众多不同版本的【逆天邪神】猜测,但也基本围绕着固定的【逆天邪神】几个人……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水无双和舞雪心、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凌飞宇、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焚烬,萧宗的【逆天邪神】萧狂雷……

  但,进入前四位的【逆天邪神】四个人,除了凌云,其他三人没有一个在预料之中,也没有一个是【逆天邪神】他们i很早之前获知的【逆天邪神】宗门核心弟子,甚至没多少人知道他们的【逆天邪神】名字,就连凌杰,也只是【逆天邪神】有个天剑山庄庄主之子的【逆天邪神】名号,没有人想过他竟会有着让凌飞宇不战而认输的【逆天邪神】实力……毕竟,他的【逆天邪神】年纪实在太小了,每个人都以为他来参战,不过是【逆天邪神】为了历练。

  更惊人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除了凌云,其他三人的【逆天邪神】年纪,最大的【逆天邪神】也只有十七岁。

  这在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历史上,是【逆天邪神】史无前例的【逆天邪神】首次!

  半决赛的【逆天邪神】第二场,凌云对战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比赛在所有人眼中结果都已注定,纵然夏倾月再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创造第二个结果。因而最让人关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第一场云澈与凌杰的【逆天邪神】交战。

  一个是【逆天邪神】以真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杀入前四,一个是【逆天邪神】以十六岁的【逆天邪神】年纪杀入前四,无论哪一个,都创造了一个无比惊人的【逆天邪神】先例,毫不夸张的【逆天邪神】说,两个人,都是【逆天邪神】数百年难得一遇的【逆天邪神】超级天才。

  经过了昨日云澈与焚绝壁的【逆天邪神】一战,任谁都不敢再轻易做下他会败给凌杰的【逆天邪神】判断。他对战焚绝壁时,虽然第一次展露出让人惊骇的【逆天邪神】真正实力,但那似乎依然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全力,而凌杰,能让凌飞宇直接认输,证明他压根自始至终都没有施展出真正的【逆天邪神】实力过。

  这无疑是【逆天邪神】一场充满悬念的【逆天邪神】历史性对决排位战历史上最低玄力与最小年纪的【逆天邪神】对决!

  云澈早早的【逆天邪神】站在了论剑台上,随后,凌杰也慢吞吞的【逆天邪神】走了上来,隔着二十丈站在云澈面前,嬉皮笑脸的【逆天邪神】向他打招呼:“嘿嘿,老大,上午好。”

  凌杰的【逆天邪神】声音并不大,但足以被凌无垢听到。他刚要准备宣布双方名字和所属势力,乍然听到凌杰对云澈的【逆天邪神】称呼,全身一抖,双腿一软,差点没一膝盖跪到地上。

  “唷!你还知道该叫我老大啊,我还以为你不认账了呢。”云澈双手抱胸,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

  凌杰一翘鼻子,意气风发道:“我凌杰可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男人,说出的【逆天邪神】话一言九鼎,绝不反悔,狗熊才会赖账。”

  “是【逆天邪神】吗?”云澈很鄙视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一眼:“我在山庄里住了十多天,你这个当小弟的【逆天邪神】居然都没去看望一次。你这小弟当的【逆天邪神】也太不称职了吧?”

  “额……”凌杰瞪了瞪眼,声音也低了下去,小声诺诺的【逆天邪神】道:“我……我可是【逆天邪神】想去的【逆天邪神】,但大哥说摹灸嫣煨吧瘛壳样影响会不好,真的【逆天邪神】不关我事。”

  自知理亏的【逆天邪神】他迅速转移话题,抬头道:“不过老大,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当初那些人都嘲笑你的【逆天邪神】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逆天邪神】。嘿嘿,果然不出我凌杰所料,能让我不得不认输当小弟的【逆天邪神】人,能是【逆天邪神】一般人物吗?但我一点都没想过,老大居然杀进了半决赛,还和我对上了……哼哼哼哼,这可是【逆天邪神】个超级好的【逆天邪神】机会哇!”

  “嗯?机会?”

  “对啊对啊!”凌杰咧着嘴笑了起来:“虽然我一点都不赖账的【逆天邪神】喊你老大,但心里还是【逆天邪神】有那么一点点不服气的【逆天邪神】,毕竟,你当初只是【逆天邪神】接了我三剑,又不是【逆天邪神】打败了我。要当老大,最最起码应该比小弟厉害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

  “所以呢?”云澈手点下巴,淡笑起来。

  凌杰伸手在空间戒指上一抹,拿起了一个白玉雕琢而成的【逆天邪神】剑匣……没错,是【逆天邪神】一个白玉剑匣,而非他在之前的【逆天邪神】比赛中一直使用的【逆天邪神】那把地玄剑。手抚在光洁的【逆天邪神】剑匣之上,凌杰的【逆天邪神】笑意中开始带上了让人难以逼视的【逆天邪神】锋芒:“若我能进入明天的【逆天邪神】比赛,也绝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大哥的【逆天邪神】对手,所以,这一战,我会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用尽全力!让天下所有人记得我凌杰的【逆天邪神】风姿!想要让我凌杰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的【逆天邪神】当你的【逆天邪神】小弟,就在这论剑台上,击败全力之下的【逆天邪神】我!若你胜了我,以后你就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老大,若你败了……嗯,我倒是【逆天邪神】可以考虑收你当小弟哦。”

  “好!”云澈直接点头,眼神也变得凝重认真起来:“如果连击败你都不能,我当然也没资格当你的【逆天邪神】老大。既然如此,出剑吧,我让看看你真正的【逆天邪神】实力!”

  凌杰的【逆天邪神】手轻轻一错,白玉剑匣被打开,随着一道橙色光芒的【逆天邪神】闪动,一把通体橙黄,长约五尺五寸的【逆天邪神】细长之剑飞入了凌杰的【逆天邪神】手中。

  铮……

  橙剑现尘,忽然自发的【逆天邪神】释放出一阵悠长的【逆天邪神】剑鸣,一股剑势也在悄然间弥漫开来,剑势并不强烈,也不凌厉,但却带着无比惊人的【逆天邪神】穿透力,短短两息之间,便将整个论剑台完全覆盖,坐在论剑台边缘的【逆天邪神】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温和的【逆天邪神】剑势将他们悄然笼罩,让他们的【逆天邪神】心灵和目光在莫名的【逆天邪神】牵引之下,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集中在那把橙色的【逆天邪神】剑身之上。如果细看,会发现橙剑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正在小幅度的【逆天邪神】徐徐扭曲。

  “这是【逆天邪神】什么剑势?简直闻所未闻……等等!橙色的【逆天邪神】剑,难道是【逆天邪神】……”

  “天鸯剑!!”

  “没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三把天玄神剑之一的【逆天邪神】天鸯剑!据说凌云是【逆天邪神】十七岁征服了天鸳剑,他才十六岁,竟然就折服了天鸯剑!”

  “天剑山庄真是【逆天邪神】天才辈出,凌云已是【逆天邪神】绝才惊艳,没想到,凌杰还要更胜一筹!凌月枫有这样两个儿子,已足慰平生了。”

  “看来这一战,云澈想要战胜可以驾驭天鸯剑的【逆天邪神】凌杰,基本是【逆天邪神】不可能了。”

  云澈并没有听说过天鸯剑,但天鸯剑亮出时,云澈便感觉到了它绝非寻常的【逆天邪神】惊人剑势,周围充满着深深惊诧的【逆天邪神】纷纷议论声,也让他更加明白这把剑的【逆天邪神】不凡。毫无疑问,这是【逆天邪神】一把名震天下的【逆天邪神】天玄之剑!

  这场排位战,也终于首次出现了天玄器!

  天鸯剑在手,凌杰整个人的【逆天邪神】气场也陡然发生了变化,他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了一把剑,全身荡动着凌然剑气,双眸之中也再无半分嬉笑散漫,而是【逆天邪神】释放出如利剑一般的【逆天邪神】锐利寒芒。

  云澈后退半步,右手一摆,厚重无锋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从天而降,轰的【逆天邪神】一声立在他的【逆天邪神】身前,半个剑身深深的【逆天邪神】沉入地面之下。云澈双手抓在剑柄之上,微一用力,霸王巨剑便在纷飞的【逆天邪神】碎石之中呼啸而起,山岳般厚重霸道的【逆天邪神】气势直冲凌杰而去。

  但霸王巨剑毕竟只是【逆天邪神】地玄器,和天鸯剑有着境界和层面上的【逆天邪神】差距,它霸道绝伦的【逆天邪神】气场却并没有将天鸯剑的【逆天邪神】气势压制多少,反而被天鸯剑温和的【逆天邪神】剑气道道切开。

  天玄器与地玄器的【逆天邪神】区别,便如精钢对草芥,武器之上,云澈立于绝对的【逆天邪神】劣势。但他的【逆天邪神】气势没有半丝逞弱,重剑一挥,风啸震耳:“来吧。”

  “四位战第一场:苍风皇室云澈对战天剑山庄凌杰……对战开始!”

  “杰儿不但直接亮出天鸯剑,而且即便如此气息上也没半点松懈,看起来,他很重视和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一战。”凌月枫看着论剑台上的【逆天邪神】两人,缓声道。

  “嗯。”凌云点头:“毕竟,云澈可是【逆天邪神】小杰在这个世上除了我之外,唯一真正心服过的【逆天邪神】人。半年前,云澈以真玄境三级的【逆天邪神】玄力,硬生生挡下了小杰三剑,让他大为折服,连续念叨了很久,但那时,云澈的【逆天邪神】整体实力远远逊于小杰。这半年时间,小杰的【逆天邪神】实力突飞猛进,而如果他这次却被云澈给击败了,那么,他应该会彻底心服于他……说不定在程度上还要胜过我。”

  凌云的【逆天邪神】话,让凌月枫眉头一动,他默默思索一会后,忽然道:“如果那样的【逆天邪神】话,这一战,绝不能让云澈胜。云儿,万一杰儿处在劣势,以天鸳剑助他!”

  凌月枫的【逆天邪神】话让凌云一怔,随之明白了什么,轻轻点头:“我明白了。”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