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7章 悄然种下的【逆天邪神】危机

第227章 悄然种下的【逆天邪神】危机

  平日里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庭院前东张西望的【逆天邪神】不少,都想能一睹冰云仙子的【逆天邪神】芳颜,但敢于搭话的【逆天邪神】却基本一个没有,一个年轻玄者在自己的【逆天邪神】领地无论多么有权有势有声望有前途,到了冰云仙宫弟子面前都会先怯三分,甚至还会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至于敢直接请见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更是【逆天邪神】绝对没有。

  冰灵飘动,很快,一个曼妙如仙的【逆天邪神】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前,却是【逆天邪神】夏倾月。她美眸静静的【逆天邪神】在云澈脸上稍做停留,道:“云公子,如果你想见冰婵师伯的【逆天邪神】话,还是【逆天邪神】请回吧。冰婵师伯素来喜欢清静,从不愿与冰云仙宫之外的【逆天邪神】人接触,你的【逆天邪神】心意,相信冰婵师伯已经听到。”

  云澈看着她,很严肃的【逆天邪神】道:“倾月老婆,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逆天邪神】喊我夫君,一个是【逆天邪神】喊我名字……你可是【逆天邪神】我明媒正娶的【逆天邪神】老婆,哪有老婆喊夫君公子的【逆天邪神】!”

  对于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夏倾月丝毫不生气,微微点头:“好,那倾月以后就直呼你为云澈。”

  云澈左侧的【逆天邪神】脸抽搐了一下,淡淡呼出一口气,无奈的【逆天邪神】道:“我宁愿希望你和当初一样,总是【逆天邪神】冷冰冰的【逆天邪神】看着我,在我故意言语上‘冒犯’你的【逆天邪神】时候,还会表现出恼怒……你现在的【逆天邪神】样子,总是【逆天邪神】平淡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变成了两外一个人。”

  夏倾月眸光微转,轻轻道:“我宫冰心诀可让人静心敛意,无欲无求,你刚才的【逆天邪神】话,倾月便当做是【逆天邪神】夸赞了。”

  “无欲无求……那还是【逆天邪神】人吗?”云澈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倾月老婆,恭喜你进入前四,这场排位战之后,你可就要名扬天下了。”

  “这样的【逆天邪神】话,应该由我对你来说才对。”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眼神变得稍稍有些复杂:“我完全没有想到,你竟然可以在短短不到两年之内,到达这样的【逆天邪神】境界,你给了当年那些嘲笑你、轻视你,还有把你赶出家门的【逆天邪神】人一个最有力的【逆天邪神】回敬。”

  “我想见冰婵仙子,倾月老婆,你就帮我告诉她一声吧,说不定她会愿意见我呢。”云澈道。

  夏倾月缓缓摇头:“冰婵师伯不可能会见你的【逆天邪神】,请回去吧,明日的【逆天邪神】排位战……”

  “倾月,让他到我房间来吧。”

  这时,一个轻渺如烟,寒如玄冰的【逆天邪神】声音不知从何方传来,徐徐落入两人的【逆天邪神】耳中,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美眸之中闪过一抹深深的【逆天邪神】诧异,随即道:“是【逆天邪神】,师伯……云澈,跟我来吧。”

  这个庭院的【逆天邪神】布置和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那个一模一样,更巧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楚月婵所选房间的【逆天邪神】位置,也和云澈所选择的【逆天邪神】一样。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引领下,云澈站到了虚掩的【逆天邪神】房门口,微一迟疑后,推门而进。

  一股清冷的【逆天邪神】气息扑面而来,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是【逆天邪神】一个绝美如仙的【逆天邪神】背影,她站在窗前,沐浴着从窗外洒落进来的【逆天邪神】皎洁月光,一身白衣被映成月牙色,脖颈处所露出的【逆天邪神】雪肌荧光流动,更胜月光白雪。

  云澈恍然间,仿佛以为自己看到了从月宫下凡的【逆天邪神】天女,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呆了一呆,一时忘记了该怎么言语。楚月婵并没有回首,声音冷冷的【逆天邪神】传来:“知道我为什么要见你吗?”

  “知道。”云澈回过心神,幽幽回答:“因为你想看到我,就像我在和你分开之后,一直渴望着再见到你一样。”

  “……胡言乱语!”楚月婵的【逆天邪神】声音里带上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怒气:“我之所以会见你,只是【逆天邪神】为了当面告诉你,我们之间的【逆天邪神】恩怨,已在我离开死亡荒原时一笔勾销,你我两不相欠,再无任何瓜葛!你最好,把我们之间的【逆天邪神】所有过往,全部忘的【逆天邪神】一干二净,今后再见,便是【逆天邪神】完全陌路之人!”

  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话却让云澈笑了起来:“如果你真的【逆天邪神】那么决绝的【逆天邪神】想和我斩断一切恩怨,那么,你为什么要亲自来天剑山庄?今天在我为难的【逆天邪神】时候,为什么会第一时间出手相救?这是【逆天邪神】传闻中性情淡漠的【逆天邪神】冰婵仙子,绝不应该做出来的【逆天邪神】事。”

  “我来天剑山庄,不过是【逆天邪神】为了代替宫主前来。至于我出手救你,是【逆天邪神】我看不惯焚莫离的【逆天邪神】无耻行径,与你无半点关系。”楚月婵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你可以骗我,但你骗的【逆天邪神】了自己吗?”云澈笑了一笑:“你的【逆天邪神】内心如果真的【逆天邪神】这么决绝,又何必向我解释?你扪心自问,这段时间,有没有总是【逆天邪神】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想起我,想起我们在一起的【逆天邪神】那半年……你这次来天剑山庄,真正的【逆天邪神】原因,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为了能见到我吗?其他的【逆天邪神】理由,不过是【逆天邪神】你为自己找的【逆天邪神】借口而已……”

  云澈一边说着,一边向楚月婵走去:“我原本以为,在我变得足够强大之前,我不可能再见到你,但当我得知你居然也来到天剑山庄时,你知道我心里多么高兴吗?因为我无比的【逆天邪神】确信,你是【逆天邪神】为了我而来的【逆天邪神】,因为你知道我会代表苍风皇室参加这一次的【逆天邪神】排位战。”

  “住口……不许过来!”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楚月婵心中一片大乱,感觉到云澈脚步的【逆天邪神】靠近,这个已步入王玄之境的【逆天邪神】至尊强者脸上竟闪过一丝惊慌。她刚要回身,一双手臂已轻缓而坚决的【逆天邪神】揽过她的【逆天邪神】腰肢,从后方抱住了她。

  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脑海顿时一懵,全身更是【逆天邪神】直接僵住,她的【逆天邪神】耳边,传来云澈轻柔的【逆天邪神】声音:“我知道,你不可能背弃冰云仙宫,更无法过自己这一关。我没有资格强迫和勉强你,我只希望,在我有能力带着你冲破一切阻碍之前,你不要忘记,你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楚月婵,还有一个身份是【逆天邪神】小仙女……是【逆天邪神】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小仙女……就算你要忘记自己小仙女的【逆天邪神】身份,那那那……我的【逆天邪神】童男之身可是【逆天邪神】被你夺去了!你总不能吃干抹净后不但不想负责还准备给忘的【逆天邪神】一干二净吧……”

  楚月婵最近的【逆天邪神】一些行为处处透着怪异,在夜幕降临之时面见一个外门弟子,这在以前更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事。把云澈带到楚月婵房门前的【逆天邪神】夏倾月看着房间里微晃的【逆天邪神】灯光,心中重重疑惑。

  这时,虚掩的【逆天邪神】房门忽然被打开……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被冲开,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在一股寒气重直接倒翻着飞了出来,虽然落地时勉强站稳,但依旧显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狼狈,被冲开的【逆天邪神】房门也在他落地时“砰”的【逆天邪神】一声关紧。

  “你惹师伯生气了?”夏倾月美眸一转,好笑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的【逆天邪神】一脸狼狈。

  “怎么可能,再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可能敢惹她生气。”云澈一本正经道:“是【逆天邪神】冰婵仙子接受了我的【逆天邪神】谢意后,好心送我出来而已……嗯,就是【逆天邪神】这样。”

  “是【逆天邪神】么……”夏倾月双目在他的【逆天邪神】脸上微一停留,显然不信他的【逆天邪神】话,轻轻道:“你的【逆天邪神】目的【逆天邪神】已经达到,如果没有其他事的【逆天邪神】话,请回吧。明日的【逆天邪神】排位战,你将对战凌杰。师父说过,凌杰虽然年纪尚小,而且看上去毫无城府,喜怒皆形于色,但却是【逆天邪神】个在天赋上还要胜过凌云的【逆天邪神】绝世天才,明日的【逆天邪神】对战,你要小心。”

  “好,谢谢提醒。相比之下,你明天的【逆天邪神】对手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棘手。”云澈声音一顿,忽然道:“倾月老婆,你有没有听说过‘冰雪琉璃心’和‘九玄玲珑体’?”

  “‘冰雪琉璃心’、‘九玄玲珑体’?”夏倾月眉宇间疑惑微凝,然后摇头:“倾月并没有听闻过。”

  看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反应,很明显对琉璃心和玲珑体并不知晓,云澈马上道:“哦,没什么。告辞。”

  刚转过身准备离开,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又忽然一顿,回首道:“明日你和凌云的【逆天邪神】对战,我希望胜的【逆天邪神】人不是【逆天邪神】凌云,而是【逆天邪神】你,那样的【逆天邪神】话,最终战,你的【逆天邪神】对手……将是【逆天邪神】我!”

  短短的【逆天邪神】几句话,却充斥着十足的【逆天邪神】傲气和让人无法质疑的【逆天邪神】信心。仿佛明日对战凌杰的【逆天邪神】比赛,在他眼中早已注定了结果。看着云澈离去的【逆天邪神】背影,夏倾月一阵沉默,然后轻声自言自语道:“这不到两年的【逆天邪神】时间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同一时间,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另一个地方。

  凌坤,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天剑阁执事之一,在天威剑域,他的【逆天邪神】身份只能沦为中下等,但在苍风帝国,他的【逆天邪神】身份,他的【逆天邪神】实力,足以让所有庞大宗门心惊仰望,绝不敢有半丝冒犯忤逆。

  在四大圣地眼中,这些小国,不过是【逆天邪神】低等到不屑踏足的【逆天邪神】三流之地。

  天剑山庄为凌坤准备的【逆天邪神】庭院也是【逆天邪神】奢华之极,光是【逆天邪神】侍奉他的【逆天邪神】家仆就多达十几个,此时,这些侍奉他的【逆天邪神】人被他全部遣开,灯光幽暗的【逆天邪神】房间里,他拿出了一块通体蓝紫的【逆天邪神】宝玉,这是【逆天邪神】一块极其稀有和特殊的【逆天邪神】传音玉。

  随着玄力的【逆天邪神】输入,蓝紫色传音玉发出淡淡的【逆天邪神】光芒,其中所蕴藏的【逆天邪神】传音阵法也快速转动起来。

  “少宫主,别来无恙,可还记得区区老夫?”凌坤眯着眼睛,对着传音玉低低的【逆天邪神】道。

  “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凌坤凌前辈?这可真是【逆天邪神】稀罕,看起来,你应该有什么有趣的【逆天邪神】事要和本少商量?”

  “不错。”凌坤徐徐的【逆天邪神】道:“老夫想和少宫主来做一笔交易,相信这个交易,少宫主一定很敢兴趣。”

  “哦?说说看。”

  “呵呵,听闻少宫主这些年一直都在寻找一个拥有‘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女子,而这样一个奇女子,老夫却是【逆天邪神】碰上了一位,不知少宫主可感兴趣?”

  “什么?”原本淡定如烟的【逆天邪神】声音一下子变得急促,随之又沉默了下去:“凌前辈的【逆天邪神】眼光,本少自然不会怀疑,但既然是【逆天邪神】万年难遇的【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凌前辈为何不自己享用,或献给你们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圣主呢?”

  “老夫知道自己斤两,还真没足够的【逆天邪神】胆量享用九玄玲珑体,献给圣主,不过只能换来所谓的【逆天邪神】‘大功’,而献给少宫主……嘿,相信以少宫主之魄力与聪慧,能让老夫获得更多的【逆天邪神】好处。”

  “哈哈哈哈!凌前辈真是【逆天邪神】聪明人,本少就是【逆天邪神】喜欢和聪明人说话。看来当初留给凌前辈传音玉真是【逆天邪神】本少最明智的【逆天邪神】决定。凌前辈想要什么好处,尽管开口。若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凌前辈想要什么好处,都不过分。”

  “少宫主果然痛快。”凌坤笑了起来:“老夫只要一件东西……三斤紫脉神晶。”

  “……三斤,凌前辈这口,开的【逆天邪神】还真是【逆天邪神】够大。”

  “哈哈哈哈,对别人来说,别说三斤紫脉神晶,就是【逆天邪神】得到三斤紫脉天晶,都是【逆天邪神】难如登天,但对少宫主而言,相信入手三斤紫脉神晶并不是【逆天邪神】什么难事。而且这三斤紫脉神晶与九玄玲珑体一比,简直不堪一提。”

  “好!两年之内,本少自会备好三斤紫脉神晶,希望到时候,凌前辈可千万不要让本少失望。”

  “少宫主放心,老夫除非是【逆天邪神】活腻了,否则断然没胆子敢对少宫主有半点欺瞒。那么,老夫就静待少宫主的【逆天邪神】好消息了……”

  传音玉的【逆天邪神】光芒消失,凌坤抬起头来,无声而笑,低低道:“那个女孩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特征,和秘典中关于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记载一模一样……嘿,没想到这区区之地,竟然孕育出了这等神体,真是【逆天邪神】天助我也!”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