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6章 天道眷顾的【逆天邪神】夏倾月

第226章 天道眷顾的【逆天邪神】夏倾月

  凌无垢先是【逆天邪神】一惊,然后迅速上前检查起萧狂雷的【逆天邪神】状态,简单查探后便松了一口气,手掌快速翻动,将萧狂雷身上的【逆天邪神】伤口全部封住,然后直接宣布:“萧狂雷已暂时失去行动能力,冰云仙宫夏倾月胜,进入明日的【逆天邪神】四位战!”

  萧宗的【逆天邪神】六人已全部站起,个个面色惊然。萧绝天飞身而起,如一头愤怒的【逆天邪神】雄鹰般飞扑到论剑台,玄力扫了一番萧狂雷的【逆天邪神】伤势后,脸色再次一变。

  三十多道伤口,都并不深,他很清楚萧狂雷刚才为什么三十多道伤口忽然迸裂,这种事发生在冰云仙宫弟子的【逆天邪神】面前,实在太正常不过。让他吃惊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萧狂雷之前的【逆天邪神】样子,竟分明是【逆天邪神】毫无察觉,更让他吃惊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这些伤口,而是【逆天邪神】伤口之下,将萧狂雷的【逆天邪神】大部分经脉都封锁的【逆天邪神】寒气。这些寒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入萧狂雷的【逆天邪神】经脉之中,然后在刚才忽然爆发,否则,玄力压制下,萧狂雷也不至于让这样的【逆天邪神】伤口血流如注。

  萧绝天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夏倾月一眼,低声道:“本以为冰云仙宫在这一届排位战不会再有太过出彩的【逆天邪神】表现,看来是【逆天邪神】我看走眼了。能在雷儿体内种下这么多寒气还让他无知无觉,你的【逆天邪神】冰云诀,至少在第五重境界……还好雷儿没亮出惊尘剑,否则,只会败的【逆天邪神】更加难看!”

  萧绝天的【逆天邪神】声音很低,低到了只有夏倾月才能听到,说完,他带起全身僵硬的【逆天邪神】萧狂雷离开了论剑台。

  今天的【逆天邪神】比赛,伴随着一场又一场的【逆天邪神】出人意料。八位战最后一场的【逆天邪神】比赛,再次以一个让人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结果结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狂雷为什么会忽然倒下?之前被玄力光芒遮挡,什么都没看到。”

  “萧狂雷应该是【逆天邪神】被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绝招给伤到了,力量碰撞时太过激烈,再加上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冰云诀可以瞬间冰封伤口,所以萧狂雷被伤了很多剑都不知道……大概是【逆天邪神】这样吧?”

  看众们议论纷纷,萧狂雷的【逆天邪神】伤口忽然迸裂,他们还可以解释,但忽然直挺挺的【逆天邪神】倒下,就让他们大惑不解了。主坐席上,凌月枫微微皱起眉头,道:“看来,这个才十七岁的【逆天邪神】少女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云儿,你应该庆幸她今年只有十七岁,若她与你同龄,将可能是【逆天邪神】足以与你比肩的【逆天邪神】劲敌。”

  凌云默然不语。

  八位战结束,明日四位战的【逆天邪神】战事安排,也很快显示在中心玄石上。

  第一场:苍风皇室云澈——对战——天剑山庄凌杰。

  第二场:天剑山庄凌云——对战——冰云仙宫夏倾月。

  “哇啊啊!姐夫和姐姐居然都进前四了!太太太……太好了!”看着玄石上的【逆天邪神】名字,夏元霸激动的【逆天邪神】有些语无伦次。他这次欢天喜地跟着云澈来天剑山庄,只是【逆天邪神】出于和其他玄者一样对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向往,绝对绝对没有想到他的【逆天邪神】姐姐和姐夫居然成为了这场排位战的【逆天邪神】主角之二,自己最亲近的【逆天邪神】两个人在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最顶层年轻玄者中杀入了前四,那种喜悦、自豪、荣耀感,强烈的【逆天邪神】简直难以形容。

  “啊?姐夫,你为什么一直板着脸呢?难道不高兴吗?”见云澈非但不兴奋,反而面色沉静而凝重,夏元霸疑惑的【逆天邪神】问道。

  云澈摇头,微微一笑道:“没有,只是【逆天邪神】没想到倾月她竟然会这么强。”

  “嘿嘿,我也没有想到。”夏元霸攥起拳头,目光闪闪的【逆天邪神】道:“如果父亲知道姐姐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一定会高兴坏的【逆天邪神】。母亲知道的【逆天邪神】话……”说到“母亲”,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声音卡了一下,目光不自禁的【逆天邪神】暗淡了下去,小声低念道:“也一定会很欣慰吧。”

  云澈没有注意到夏元霸后半句话的【逆天邪神】异常,他沉下心绪,在心海中问道:“茉莉,你之前说的【逆天邪神】‘冰雪琉璃心’和‘九玄玲珑体’,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你又是【逆天邪神】怎么看出来的【逆天邪神】?”

  “……我本来也一直没有注意,但刚才她动用了两分真正实力的【逆天邪神】时候,便逃不开我的【逆天邪神】眼睛了。不过,如此低等的【逆天邪神】力量位面,应该并不会知道‘冰雪琉璃心’和‘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概念,包括她自己也不会知道,顶多只是【逆天邪神】自知有些地方和其他人不同而已。”

  云澈:“……”

  “既然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茉莉声音娇嫩空灵如清泉流水,却偏偏极力表现出一种高高在上的【逆天邪神】长者语气:“‘冰雪琉璃心’,是【逆天邪神】一种独特的【逆天邪神】心海,拥有这种心海的【逆天邪神】人性情至纯至净,宛若冰雪,随着成长,将拥有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领悟力和越来越强的【逆天邪神】灵魂力量,她如今的【逆天邪神】年纪,冰雪琉璃心的【逆天邪神】能力只是【逆天邪神】初步显现,会表现出极高的【逆天邪神】悟性和记忆力,她所见过的【逆天邪神】东西,巨细纤毫,都会过目不忘,牢牢的【逆天邪神】刻于心海,永生不会忘记。随着冰雪琉璃心能力的【逆天邪神】逐步显现,她将可以感知善恶与危机,轻易窥破各种玄机,甚至窥视万灵的【逆天邪神】内心。”

  “拥有冰雪琉璃心的【逆天邪神】人,在任何位面都通常是【逆天邪神】至尊至圣,超然世间的【逆天邪神】存在,纵然是【逆天邪神】神王神君,也断然不敢招惹,因为传说拥有冰雪琉璃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受到了天道眷顾,伤害者,将会遭到天道的【逆天邪神】谴罚。”茉莉淡淡的【逆天邪神】描述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一脸抽搐了好几下,然后弱弱的【逆天邪神】问道:“这个……你确定她的【逆天邪神】身上,真的【逆天邪神】有你说的【逆天邪神】这种……额,这种天道眷顾的【逆天邪神】东西?”

  “哼!这种超脱你认知的【逆天邪神】东西,你自然不会相信,我才懒得和你解释,反正在这个位面,她的【逆天邪神】冰雪琉璃心也不可能真正成长起来。不过,她所拥有的【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茉莉的【逆天邪神】音调忽然变得怪异起来:“更是【逆天邪神】最好别让任何知道‘九玄玲珑体’概念的【逆天邪神】人发觉,否则,嘿……她这辈子,都别想安宁。”

  “嗯?为什么?”

  “‘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玲珑’二字,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玲珑世界’,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她的【逆天邪神】体内,存在着一个‘小世界’!你知道这是【逆天邪神】什么概念吗?这意味着,她可以拥有无穷无尽,没有尽头的【逆天邪神】力量!肉身无法承受的【逆天邪神】力量,可以全部储纳在‘玲珑世界’中。这样一来,她无论修炼什么玄功,都根本不会受到玄力等级和身体承受能力的【逆天邪神】限制。比如她的【逆天邪神】宗门玄功‘冰云诀’,楚月婵半步王玄,冰云诀修为是【逆天邪神】第六重境界,而且无法再进,很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因为第七重境需要至少王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但对拥有‘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人而言,只要她愿意,初玄境,便可修炼至第七重境!再加上‘冰雪琉璃心’带来的【逆天邪神】极高悟性,她如今的【逆天邪神】冰云诀修为高过楚月婵,我都半点不会意外。”

  从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上,云澈不但接触到了一种又一种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玄功,也不断听到一些完全陌生,甚至听上去极为遥远虚幻的【逆天邪神】概念,而这次,带给云澈的【逆天邪神】震动无疑最大,也最为直接……因为这些完全打破认知的【逆天邪神】概念,就出现在他名义上的【逆天邪神】妻子身上。

  “……玲珑世界?人的【逆天邪神】身体内,还可以有这样的【逆天邪神】东西?”云澈失神的【逆天邪神】低语道。他曾听说过玄力高到某个极高的【逆天邪神】境界,便可以开辟一个属于自己的【逆天邪神】小世界,但从未听说过,人的【逆天邪神】身体里,居然也可以存在一个小世界。

  “如果她真的【逆天邪神】有的【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九玄玲珑体’,那也是【逆天邪神】属于她的【逆天邪神】特殊天赋,与他人毫不相干,可你为什么会说被人发现后,她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安宁?”云澈疑问道。

  “因为,拥有‘九玄玲珑体’的【逆天邪神】人,可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上,最最上好的【逆天邪神】练功炉鼎。尤其是【逆天邪神】得她处子元阴的【逆天邪神】人,将会在阴阳交融中,于丹田中生成自己的【逆天邪神】玲珑世界……”

  ————————————————————

  夏倾月和夏元霸所在的【逆天邪神】夏家世代经商,他们的【逆天邪神】父亲夏弘义更是【逆天邪神】个老实本分,很重诚信情义的【逆天邪神】生意人,为什么生出的【逆天邪神】一对儿女……元霸有茉莉所说的【逆天邪神】“霸皇玄脉”,夏倾月又有着茉莉口中更神秘的【逆天邪神】“琉璃心”与“玲珑体”……

  如果茉莉的【逆天邪神】判断并没有错误的【逆天邪神】话,那这个夏弘义,可真是【逆天邪神】被老天眷顾到极点了。茉莉口中,无论霸皇玄脉,还是【逆天邪神】琉璃心、玲珑体,都是【逆天邪神】极其罕见的【逆天邪神】存在。

  还有他们的【逆天邪神】母亲……

  云澈对夏元霸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母亲没有任何概念,因为他从未见过,似乎是【逆天邪神】在他们小时候便离世了。

  云澈走在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小路上,默默的【逆天邪神】想着事情。夜幕已经开始降下,外面的【逆天邪神】人并不多,偶尔遇到几个宗门弟子,他们都会停住脚步,用一种敬畏的【逆天邪神】目光远远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这些人中,大多在排位战第一天的【逆天邪神】玄力测试中肆意的【逆天邪神】嘲讽过他,但此时,却只能用一种仰望的【逆天邪神】目光看着他……排位战前四,这是【逆天邪神】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高度。

  云澈来到了冰云仙宫所在的【逆天邪神】庭院前,庭院门大开着,但院内院外却仿佛是【逆天邪神】两个世界,院外暖风徐徐,院内却飘动着刺骨的【逆天邪神】寒气,正随着空气的【逆天邪神】流动扑面而来。

  云澈没有踏入院内,提起一口气,道:“苍风玄府弟子云澈,求见冰婵仙子,希望能当面感谢今日出手相救的【逆天邪神】恩情。”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