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3章 王座之力

第223章 王座之力

  “楚月婵,你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

  事情都了这个地步,焚莫离在急怒攻心之下,几算得上是【逆天邪神】完全豁了出去。他虽然只在多年前见过楚月婵一面,但依旧一眼就认出。只是【逆天邪神】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冰婵仙子会忽然对他出手。

  楚月婵冷冷的【逆天邪神】道:“身为焚天门大长老,却无理由出手攻击一个后辈,无耻之极。”

  “哼!”焚莫离阴沉着老脸:“他重伤我焚天门门主之子,就凭这一点,他死一万次都不够!楚月婵,我焚天门的【逆天邪神】事,还轮不到你们冰云仙宫来插手!”

  “我管定了!”楚月婵伸出冰玉一般的【逆天邪神】手掌,掌心之中,一团湛蓝的【逆天邪神】光芒若隐若现。

  “好~~”焚莫离眉头死死沉下:“早就听闻冰婵仙子年纪轻轻,便已踏入半步王玄之境,甚至超越了当年的【逆天邪神】煜仙宫主,苍风女子,无出其右,今天,老夫便来领教一番冰云七仙中的【逆天邪神】第一人!”

  面对楚月婵,焚莫离有着十足的【逆天邪神】底气。虽然两人同为半步王玄,但楚月婵才刚踏入半步王玄几年的【逆天邪神】时间,而焚莫离已停留了整整三十年,虽然他这辈子都已不可能突破至王玄,但半步王玄之中,他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

  “喝!!”

  焚莫离大喝一声,全身爆燃起浓烈的【逆天邪神】紫色火焰,他双手高举,以紫色玄炎在手间凝起一把足有几十丈之长的【逆天邪神】炎刀,骤然劈斩向楚月婵……紫色玄炎,苍风帝国所有玄者认知中所出现过的【逆天邪神】最强之炎,至少要天玄境后期才能释放出紫色的【逆天邪神】玄炎,传闻紫色玄炎之下,玄力低于地玄境后期的【逆天邪神】玄者将被一瞬间烧成焦炭,连一丝抗拒挣扎的【逆天邪神】可能都不会有。紫炎横扫,一个小湖的【逆天邪神】湖水也将在很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内被完全蒸干,恐怖无比。

  焚莫离的【逆天邪神】这一记炎刃速度并不快,但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身后不远处就是【逆天邪神】云澈,她若闪开,以紫色玄炎之可怕,云澈插翅难飞,但楚月婵若正面抵挡,焚莫离有足够的【逆天邪神】自信让她在这一招之下便至少吃个小亏。

  楚月璃脚下未动,完全没有避开的【逆天邪神】意思,而是【逆天邪神】手掌上翻,虚空抓向了炎刃……

  叮!!

  正带着让人窒息的【逆天邪神】热浪快速下落的【逆天邪神】巨大炎刃就如忽然撞击在了一堵看不见的【逆天邪神】屏障之上,忽然停滞在了那里,随之,一道湛蓝的【逆天邪神】光芒于炎刃的【逆天邪神】尖端出现,然后在“咔咔咔”的【逆天邪神】寒冰凝结声中极速蔓延,转眼之间便包裹了整把炎刃,让原本炙热无比的【逆天邪神】紫色玄炎,变成了冰冷无比的【逆天邪神】蓝色玄冰。

  当冰系玄力达到足够的【逆天邪神】境界,能冰封的【逆天邪神】将不单单是【逆天邪神】躯体和物体,还有各种形式的【逆天邪神】玄力!

  乒!!

  随着楚月婵玉掌的【逆天邪神】翻动,一振响彻整个论剑台的【逆天邪神】爆裂声传来,被冰封的【逆天邪神】炎刃在半空中爆裂,化作无数细小的【逆天邪神】蓝色冰晶,远远的【逆天邪神】飞散而去……

  “什……什么!?”

  焚莫离仓皇的【逆天邪神】倒退两步,快速震散自己手掌上的【逆天邪神】冰层,满脸的【逆天邪神】惊骇和难以置信。而这时,他看到前方的【逆天邪神】楚月婵向他伸出了手掌,一道蓝光在他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一闪而过……

  一道半尺来长的【逆天邪神】冰柱忽然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前……没错,完完全全就是【逆天邪神】凭空出现,以焚莫离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至高玄力,根本丝毫没有看清它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出现,又是【逆天邪神】什么时候出现,就是【逆天邪神】这一根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逆天邪神】冰柱,却携带着让他遍体发寒的【逆天邪神】恐怖寒气,他的【逆天邪神】眼瞳还没来得及收缩,湛蓝冰柱便以一种他完全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速度,撞击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胸前……

  砰!!

  焚莫离被冰柱撞击的【逆天邪神】部位瞬间大幅度下陷,后背夸张的【逆天邪神】凸出,一道血箭伴随着一声痛苦之极的【逆天邪神】闷哼声从焚莫离口中射出,整个人如一道被射出去的【逆天邪神】箭矢,远远的【逆天邪神】飞了出去,在砸在论剑台的【逆天邪神】台面之后贴着台面又连退几十丈,将坚硬的【逆天邪神】台面犁出一道几十丈的【逆天邪神】深痕。

  全场霎时一片安静,就连一直沉默不语的【逆天邪神】天威剑域凌坤,也在这时终于第一次出现动容。凌月枫如被闪电劈中般站起,失声道:“空间压缩……这……这是【逆天邪神】……王玄之力!!”

  “王玄之力”四个字一出,便如在所有人耳边响起一声晴天炸雷。

  “王……王玄?这这……这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这可是【逆天邪神】凌庄主亲口喊出来的【逆天邪神】!而且如果不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王玄境,焚莫离怎么会被她一招打成这狼狈样。”

  “我的【逆天邪神】天啊,我们苍风帝国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王座,还是【逆天邪神】这么年轻的【逆天邪神】王座。就算她是【逆天邪神】今年才踏入王玄境,也要比凌庄主还要早……是【逆天邪神】这几百年来,最早踏入王玄境的【逆天邪神】人!”

  “这么一来,冰云仙宫除了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煜仙宫主,又出现了一个王座!还有传闻说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太上宫主其实还一直在冰云仙宫中,并没有离世,如果这个传言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那么冰云仙宫,岂不是【逆天邪神】有了三个王座!焚天门和萧宗都才只有一个王座而已!”

  楚月婵已成王座的【逆天邪神】消息让所有人震惊,这个本就高高在上,如若落仙的【逆天邪神】冰婵仙子,此时在人们的【逆天邪神】眼中无疑更是【逆天邪神】成为了高踏云端,让人几乎连仰望都仰望不到的【逆天邪神】真仙。在苍风帝国,王座是【逆天邪神】传说级别的【逆天邪神】存在,更是【逆天邪神】无敌的【逆天邪神】存在,苍风帝国之所以只存在四大宗门,而没有“五大宗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便是【逆天邪神】只有这四大宗门存在着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王座”。焚天门和萧宗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脸色都变了,冰云仙宫又一个王座的【逆天邪神】出现,无疑意味着在实力层面上.将他们甩开了一大截。萧宗宗主萧绝天缓缓的【逆天邪神】站了身来,呆呆的【逆天邪神】看了一会儿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背影,动了动嘴唇,又缓缓的【逆天邪神】坐了回去……二十年过去,她依旧仙气逼人,纵然是【逆天邪神】背影,也美的【逆天邪神】如幻美一般,只是【逆天邪神】,她此时的【逆天邪神】光芒太过耀眼,让他这个萧宗宗主,也只能感受到深深的【逆天邪神】自惭形秽。

  他当年在排位战第一次楚月婵后,也对她痴恋不已,魂牵梦萦,只是【逆天邪神】他没有凌月枫那般疯狂,更没有像凌月枫一样让自己卑若尘埃,不惜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去往冰云仙宫,只能无奈无果而终,但至少,他还一直觉得自己足够配得上她……

  但此时,他几乎连直视她眼睛的【逆天邪神】勇气都没有了。如此年轻的【逆天邪神】王座……不要说现在,纵观整个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历史,也几乎从未出现过。她仿佛就是【逆天邪神】上天过分溺爱的【逆天邪神】宠儿,给了她太多太多耀眼璀璨的【逆天邪神】光环,这些光环之下,他甚至想不出,整个苍风帝国之内有谁能有资格配得上她……

  至少,他自认自己这个萧宗宗主没有资格。

  几百年来,四大宗门出现过的【逆天邪神】半步王玄很多,但这些达到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至强者之中,能最终进入王玄境的【逆天邪神】十中无一,焚莫离停留半步王玄三十多年,也不得不任命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称作真正的【逆天邪神】王座。半步王玄和真正的【逆天邪神】王玄境虽只有半步之遥,但这半步,却是【逆天邪神】横跨天与地的【逆天邪神】半步,强度之差,不啻天壤。

  一个半步王玄在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王座面前,便和一个弱小的【逆天邪神】婴儿无异,根本毫无威胁可言。焚莫离主动向楚月婵出手,完全是【逆天邪神】自取其辱。

  焚天门坐席中,焚绝城飞快的【逆天邪神】冲出,抱起不知是【逆天邪神】伤重昏迷还是【逆天邪神】气昏过去的【逆天邪神】焚莫离,快速检查一番伤势后,面向凌月枫的【逆天邪神】方向,匆匆一礼,道:“凌庄主,凌长老,舍弟被重伤,焚莫离长老心焦之下才会做出这等冲动之举,还请凌庄主和凌长老看在没造成什么后果,又被冰婵前辈出手教训的【逆天邪神】份上宽宏大量,饶恕焚莫离长老。排位战之后,晚辈一定和焚莫离长老一同专程向凌庄主和凌长老赔罪。”

  “哼!”凌月枫面带怒色:“焚莫离身为德高望重的【逆天邪神】宗门大长老,却倚老卖老,不知轻重,无视排位战规则不说,还欲恶意出手重伤正当获胜的【逆天邪神】参赛弟子,按照排位战规则,不但焚莫离要被逐出,整个焚天门都要被剥夺参赛资格!”

  说到这里,凌月枫又语气一缓:“但念在焚莫离也是【逆天邪神】心急冲动,又被冰婵仙子教训,也算是【逆天邪神】受到惩罚了,此事就此作罢吧,排位战后探索‘天池秘境’的【逆天邪神】资格,也予以保留,但若敢再犯,不但探索天池秘境的【逆天邪神】资格会被剥夺,怕是【逆天邪神】你们焚天门参加下一届排位战的【逆天邪神】资格也要失去,好自为之吧。”

  焚天门毕竟不同于其他宗门,凌月枫也不愿意轻易得罪,所以虽是【逆天邪神】说的【逆天邪神】无比严厉,但事实上却是【逆天邪神】做出了很大的【逆天邪神】让步,也算是【逆天邪神】给足了焚天门面子。焚绝城长舒一口气,向凌月枫行了一个晚辈礼,带着焚莫离离开了论剑台。

  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重新全部回到了楚月婵的【逆天邪神】身上。云澈缓步上前,微笑道:“冰婵仙子,谢谢你救……”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还没说完,他眼前便是【逆天邪神】冰灵一晃,那个美丽而冰冷的【逆天邪神】倩影已消失在了论剑台,回到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坐席上。

  云澈默然一笑,笑意中的【逆天邪神】意味,也只有他自己才会懂。

  “这个楚月婵,还真是【逆天邪神】不简单,才这么年轻,便已经是【逆天邪神】个王座,也难怪你当年被迷的【逆天邪神】失魂落魄。”轩辕玉凤向身边的【逆天邪神】凌月枫侧目道。

  凌月枫微微一笑,道:“夫人这话说错了,我当年所迷的【逆天邪神】,并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天赋,而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容颜,没想到她不但天姿国色,连天赋也是【逆天邪神】这般绝世,实在是【逆天邪神】让人惊叹。”

  见他笑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坦然,轩辕玉凤也顿时安心,把半个身体轻轻的【逆天邪神】依在凌月枫的【逆天邪神】身上。

  八位战第二场:天剑山庄凌杰——对战——天剑山庄凌飞宇。

  两人同属天剑山庄,但一个灵玄境六级,一个灵玄境九级,怎么看,都是【逆天邪神】一场不比,便知道结果的【逆天邪神】对战。

  凌杰首先上台,双手抱胸,嘴角微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逆天邪神】样子。过了好一会儿,凌飞宇才跃上论剑台,站在了凌杰身前,只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多少有些纠结。

  “你们两个平日里已经比试过多次,这次,确定还要再比过一次吗?”凌无垢站在玄力屏障外,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问道。他身为长辈,这两个庄中年轻弟子的【逆天邪神】佼佼者是【逆天邪神】什么实力,他当然知道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

  听他这么问,台下的【逆天邪神】人便完全清楚,这两个人的【逆天邪神】实力差距必然很大,平日里的【逆天邪神】切磋都是【逆天邪神】一方被另一方完全压制,就算再比一场也不可能会有第二个结果,只会浪费时间。

  听到凌无垢的【逆天邪神】话,凌杰却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凌飞宇的【逆天邪神】嘴角却动了动,眼神中出现了短暂的【逆天邪神】挣扎,然后终于出了一口气,道:“算了,我认输。”

  哗——

  台下的【逆天邪神】人们顿时纷纷睁大了眼睛……

  主动认输的【逆天邪神】居然不是【逆天邪神】只有灵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凌杰……

  而是【逆天邪神】灵玄境九级,一路势如破竹杀入八位战的【逆天邪神】凌飞宇!!

  【明天开始正常更新哈……让大家久等了……】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