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2章 变故
  焚绝壁所释放的【逆天邪神】禁技“焚天之龙”竟被云澈挡下了,而且是【逆天邪神】用双手挡下,用他的【逆天邪神】两只手掌,将这只恐怖的【逆天邪神】“焚天之龙”硬生生的【逆天邪神】给掐灭。

  “焚天之龙”作为焚天门需要以精血发动的【逆天邪神】禁忌之技,出现的【逆天邪神】频率极低,大部分的【逆天邪神】焚天门弟子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发动一次。“焚天之龙”被对手接下的【逆天邪神】情形当然不会没有,但每一次,对方必然抵挡的【逆天邪神】极其艰难,而以这种方式抵挡下的【逆天邪神】……从未有过!

  在云澈面前,“焚天之龙”就如一条自不量力的【逆天邪神】幼蛇,被他用双手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掐死。整个过程,没有对云澈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伤害。

  焚绝壁“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两只眼瞳极度放大,似已被惊骇的【逆天邪神】魂魄离体。焚天门其他六人,包括有着近百岁之龄的【逆天邪神】焚莫离反应也基本如此,他们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更无法接受最强的【逆天邪神】焚天之龙竟被以这种方式,且是【逆天邪神】对方毫发无伤的【逆天邪神】状态下接了下来……这是【逆天邪神】地玄境前期的【逆天邪神】强者都几乎不可能做到的【逆天邪神】事!

  那密度极高,且处在暴走形态的【逆天邪神】蓝色玄炎,可是【逆天邪神】连精铁都能瞬间融化!

  凌月枫的【逆天邪神】脸上也布满了惊诧,本已准备冲入玄力屏障的【逆天邪神】凌无垢也愣在了那里,连提起的【逆天邪神】玄力都忘记了放下,用一种极其震惊的【逆天邪神】目光看着云澈……仿若在看一个来自天外的【逆天邪神】怪物。

  云澈在那一刹那造成的【逆天邪神】震撼,远远胜过之前的【逆天邪神】总和。

  看着在极度的【逆天邪神】震惊和难以置信中信念崩塌,软倒在地的【逆天邪神】焚绝壁,云澈冷冷一笑,双臂一伸,霸王巨剑已重新抓在手中,猛然挥向了焚绝壁。

  呼!!

  重剑之力爆发,此时状态的【逆天邪神】焚绝壁已几乎没有任何抗拒之力,一声闷哼,被冲击的【逆天邪神】连翻十几个跟头,然后如死狗般趴在地上,身体抽搐,半天都没有站起身来。

  凌无垢这才如梦方醒,收起玄力,平稳呼吸,然后镇定的【逆天邪神】呼喊道:“焚绝壁倒地超过十息,苍风皇室云澈胜!进入明日的【逆天邪神】四位战!”

  凌无垢的【逆天邪神】声音,也将惊呆的【逆天邪神】众人唤醒,一时间,噪杂的【逆天邪神】声音充斥了整个论剑台。

  从这届的【逆天邪神】排位战一开始,云澈就在缔造一个又一个的【逆天邪神】传奇,而就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云澈根本不可能再前进一步时,又一个更夸张的【逆天邪神】传奇,带着巨大的【逆天邪神】灵魂冲击力展现在人们面前。

  云澈胜了焚绝壁,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完胜!

  焚莫离一屁股坐回位子上,脸上的【逆天邪神】老肉一阵哆嗦,焚绝壁败了,败的【逆天邪神】一败涂地,也意味着,焚天门在排位战上,基本已注定首次跌出前四。如果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水无双和夏倾月全部在这一轮落败,或者萧宗的【逆天邪神】萧狂雷在这一轮落败,他们虽还可以有争夺第四位的【逆天邪神】机会,但,无论是【逆天邪神】水无双,还是【逆天邪神】萧狂雷,焚绝壁都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对手,这一点,焚莫离不会存有半点侥幸。

  再加上焚绝壁已不惜燃烧精血,玄力大跌,就更没有希望了。

  这可谓,是【逆天邪神】焚天门这几百年来的【逆天邪神】第一耻辱。

  不过,这也无法全怪焚绝壁,就凭云澈最后徒手湮灭焚天之龙,就算是【逆天邪神】焚烬上场,也不会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对手。

  “他……他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做到的【逆天邪神】?”

  “不知道……应该是【逆天邪神】用玄力把炎龙的【逆天邪神】力量给强行抵消了。”

  “那可是【逆天邪神】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禁招!要把那样的【逆天邪神】招式完全抵消,恐怕就是【逆天邪神】地玄境前期都不一定能做到。”

  “这云澈分明一直都在隐藏实力,都不知道他还隐藏着多少的【逆天邪神】实力……真玄境十级……想想都让人觉得要发疯。”

  “焚绝壁败了,焚天门这次也注定排到前四名之外,而苍风皇室,居然杀进了半决赛!难道今后的【逆天邪神】四大宗门将没有了焚天门的【逆天邪神】位置,而是【逆天邪神】换做苍风皇室吗?”

  “偌大的【逆天邪神】苍风皇室,这次因为云澈,想不轰动天下,重振威名都不行了!都不知道苍风皇室是【逆天邪神】从哪里找来的【逆天邪神】这么个变态,唉,为什么我们宗门就不降生这样一个弟子!”

  满场的【逆天邪神】议论声经久不绝,云澈又一次成为了全场的【逆天邪神】焦点,而威名赫赫的【逆天邪神】焚天门,这次却沦为了陪衬和失败者,承受的【逆天邪神】不再是【逆天邪神】仰望和赞叹,而是【逆天邪神】惋惜中,带着怜悯的【逆天邪神】目光……

  在人们的【逆天邪神】注视之下,云澈并没有马上离开论剑台,而是【逆天邪神】向凌无垢微一颔首:“凌长老,多谢。”

  凌无垢一愣,然后微微点头,同时心中一声赞叹……刚才那种状态下,他竟然还可以分心察觉到我准备出手“救他”,难道刚才面对“焚天之龙”时,他依旧留有余力?

  云澈侧过身,准备离开论剑台中心,就在这时,他所背对的【逆天邪神】焚绝壁忽然猛的【逆天邪神】从地上跳起,目露恨光,面色狰狞,如一头绝望的【逆天邪神】恶鬼般冲向了云澈,鬼炎刀带起熊熊蓝炎,直刺云澈的【逆天邪神】后心。

  “我杀了你!!”

  焚绝壁绝不是【逆天邪神】心理素质差到接受不了失败的【逆天邪神】人,但这一场的【逆天邪神】失败不一样,因为他败给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赛前在他眼中不堪一击的【逆天邪神】对手,而且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场事关焚天门荣辱,绝对不能败的【逆天邪神】一场比赛,焚莫离之前所说的【逆天邪神】话以及失败的【逆天邪神】后果与耻辱,如一根根钢针般疯狂刺激着他的【逆天邪神】神经和灵魂,让他理智全无,只想疯狂的【逆天邪神】将云澈碎尸万段……

  焚绝壁的【逆天邪神】举动,顿时让全场响起不屑的【逆天邪神】嘘声,云澈脚步一顿,低念一声“找死”,猛然回身,重剑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向焚绝壁砸下。

  若论硬碰硬,焚绝壁本就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对手,更何况精血大伤,极度虚弱的【逆天邪神】焚绝壁,他挥出的【逆天邪神】力量被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之力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轰灭,随之,他感觉仿佛有一口万钧大锤轰在了胸口。

  轰!!

  焚绝壁的【逆天邪神】世界一片轰鸣,他口中喷出一道血箭,胸口变得血肉模糊,整个身体如被狂风卷起的【逆天邪神】破布袋一般飞了出去……

  “绝壁!!小辈敢尔!”

  一声愤怒之极的【逆天邪神】嘶吼响彻全场,焚莫离腾空而起,数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被他瞬息之前跨越,直接突入玄力屏障,落在了焚绝壁的【逆天邪神】身前,检查了一番他的【逆天邪神】伤势后,猛然转身,怒视云澈:“小辈!你的【逆天邪神】心肠竟然如此恶毒,对战已经结束,你竟然还恶意出手重伤我焚天门门主之子!!”

  焚天门大长老之名轰动天下,威名几乎不下于焚天门主焚断魂,在场之人可谓无人之忌惮,他这一吼,对面的【逆天邪神】就算是【逆天邪神】大宗门的【逆天邪神】门主都会胆战心惊。但云澈绝对不在此列,他冷然一笑道:“你眼瞎吗?明明是【逆天邪神】他偷袭我在先,我不反击,难道站在这里等着他来攻击我不成?”

  “小辈找死!”焚莫离暴怒之下,胡子都竖了起来,敢和他这么说话的【逆天邪神】,几十年都没有过了,何况对方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晚辈。再加上焚天门的【逆天邪神】战败,和接下来必然遭受的【逆天邪神】耻辱,都是【逆天邪神】源自眼前这个人,他的【逆天邪神】怒火如火山一般爆发……他比焚绝壁,更想杀了云澈泄恨。

  手从焚绝壁身上离开,焚莫离忽然飞身而起,右手如鹰爪一般,直抓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天灵盖。

  这突如其来的【逆天邪神】变故,让全场惊呼。焚莫离会飞入论剑台中心查看焚绝壁伤势,这一点毫不让人意外,反而在情理之中,但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忽然向云澈出手……而且看他出手的【逆天邪神】架势,竟分明是【逆天邪神】足以置云澈于死地的【逆天邪神】死手!!

  百岁长者,焚天门大长老,有着半步王玄实力的【逆天邪神】顶峰强者,竟然向一个只有十七岁的【逆天邪神】晚辈出手,而且还是【逆天邪神】在天剑山庄之内,更有天威剑域的【逆天邪神】一个长老在侧,焚莫离这一举动显然是【逆天邪神】在暴怒之下理智全失,无异于疯癫。

  “焚长老住手!”凌无垢大惊失色,迅速向前想要阻止焚莫离,但天玄后期与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差距终究太大,他还未近身,便已被焚莫离释放的【逆天邪神】狂暴玄力给强行逼开,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焚莫离的【逆天邪神】手掌直逼云澈……这一爪,足以将云澈的【逆天邪神】整个脑袋直接捏碎。

  云澈也万万没有想到焚莫离竟会无耻到向他出手,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曾在楚月璃身上感受过,而焚莫离已停留在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境界三十多年,玄力比楚月璃还要浑厚的【逆天邪神】多,那一爪袭来之时,那恐怖之极的【逆天邪神】玄力气场让云澈分明感觉到仿佛是【逆天邪神】整个苍穹在向他罩下,那强横到无边无际的【逆天邪神】气场压制,让他别说闪避,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一分。

  云澈虽惊不乱,猛吸一口气,星神碎影倾力发动……

  嘶啦!!

  那可怕的【逆天邪神】声音,仿佛空间都被焚莫离一抓撕裂,焚莫离的【逆天邪神】右手一把抓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天灵盖上,却只捞到了一片消散中的【逆天邪神】虚影。

  焚莫离的【逆天邪神】动作顿时停滞了一下,然后更是【逆天邪神】大怒……他堂堂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巅峰强者,突袭一个小辈……居然还打空了!他甚至完全没有察觉到云澈何时瞬身离开。

  他已无暇去震惊云澈那诡异莫测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怒火引燃,已重新锁定云澈的【逆天邪神】位置,一声低吼,身上陡然爆发出漫天紫色玄炎,紫色玄炎化作几十条紫色炎龙,狰狞的【逆天邪神】冲向云澈,每一条炎龙,威力都比焚绝壁释放的【逆天邪神】焚天之龙强出无数倍。

  “住手!”

  “住手!!!!”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人们现在才终于反应过来,两声大吼在不同的【逆天邪神】方向响起,一声来自秦无伤,一声来自凌月枫。他们同时站起,便要扑向论剑台,但就在这时,一道冰蓝身影却带着一股刺骨的【逆天邪神】寒气,先与他们飞向论剑台……

  咔咔咔咔咔……

  寒冰凝结的【逆天邪神】声音震耳的【逆天邪神】响起,短短的【逆天邪神】一瞬间,漫天的【逆天邪神】紫炎便全部被冰封,那惊人的【逆天邪神】高温也迅速降下,快速变得冰寒,一道绝美如仙的【逆天邪神】蓝影在这时从上空降下,足不沾地的【逆天邪神】飘浮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随着她的【逆天邪神】降下,所有冰晶也在破碎中,带着所有紫色火焰一起消失。

  凌月枫就要飞出的【逆天邪神】身体硬生生止住,他看着论剑台上的【逆天邪神】倩影,双目一阵失神:“怎么会是【逆天邪神】……她……”

  “小……”云澈惊喜的【逆天邪神】出口,但马上,后面的【逆天邪神】两个字变得很轻:“……仙女。”

  刚才焚莫离的【逆天邪神】攻击,的【逆天邪神】确让云澈吓的【逆天邪神】不轻,半步王玄的【逆天邪神】力量,他根本没有抵挡的【逆天邪神】可能,一旦被沾上,瞬间就会被毁灭的【逆天邪神】渣都不剩。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出现,他将不得不被迫动用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但那样的【逆天邪神】话,他无疑会将自己最最大的【逆天邪神】底牌,**裸的【逆天邪神】暴露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眼前。

  背对他的【逆天邪神】楚月婵似乎没有听到他的【逆天邪神】声音,毫无反应,一双如寒晶般的【逆天邪神】眼眸冷冷的【逆天邪神】直视着焚莫离。

  楚月璃站起身体,美眸之中满是【逆天邪神】惊讶。焚莫离的【逆天邪神】出手,自然卑鄙无耻。她想到会有很多看不惯的【逆天邪神】强者会出手,尤其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人,就连她自己,都有了出手阻止的【逆天邪神】冲动。但,她本坚定的【逆天邪神】以为,如果全场只有一个人不出手阻拦的【逆天邪神】话,那必定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姐姐楚月婵,因为她的【逆天邪神】性情极其的【逆天邪神】冰冷淡漠,绝对绝对不会去管半点他人之事。

  但让她完全没有想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楚月婵,竟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出手!

  不但出手阻拦,还直接挡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直面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大长老焚莫离!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