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1章 湮灭
  蓝色玄炎与赤色玄炎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威力上的【逆天邪神】不同,更是【逆天邪神】层面上的【逆天邪神】不同。灵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防御可以大幅度抵御高威赤炎,但在低威的【逆天邪神】蓝炎面前,也往往会如薄纸一般被轻易焚毁。

  随着蓝炎风暴的【逆天邪神】快速扩散,云澈也接连后退,逐步被逼到玄力屏障内部的【逆天邪神】边缘,焚绝壁一声大笑,身体忽然变得飘忽起来,升腾的【逆天邪神】蓝色玄炎之中,忽然出现了大片他的【逆天邪神】身影,他如同在这蓝色火海之中衍生了大量的【逆天邪神】分身。

  当然,这些“分身”不过是【逆天邪神】他以蓝色玄炎幻化而出,但由于和他的【逆天邪神】本体极其相似,所以和真身虚实摹灸嫣煨吧瘛垦辨,足以轻易的【逆天邪神】混淆对手的【逆天邪神】视线,让对手眼花缭乱,无从下手。“分身”从几个到十几个,再到几十个,全部在蓝色火海中混乱的【逆天邪神】游移,掠起无数串的【逆天邪神】蓝色光影,真身则在这些分身的【逆天邪神】掩护和干扰下,从不同的【逆天邪神】方位一刀一刀的【逆天邪神】劈向云澈,让云澈在步步后退间险象环生。

  “这就是【逆天邪神】焚天门的【逆天邪神】核心身法玄技‘焚影幻身’?简直太恐怖了!尤其是【逆天邪神】在限定对战区域的【逆天邪神】状态下,简直让人绝望。”

  “不愧是【逆天邪神】焚天门,这惊人绝妙的【逆天邪神】玄技,是【逆天邪神】我们这些宗门万万不可能企及的【逆天邪神】。”

  看眼下的【逆天邪神】局面,云澈已基本被逼入绝境,估计也坚持不了几息的【逆天邪神】时间,焚绝壁轻松完胜已成定局。焚绝城淡淡一笑:“啧,二弟的【逆天邪神】焚影幻身居然已经到了这般境界,让我这个当兄长的【逆天邪神】都吃了一惊。”

  “绝壁的【逆天邪神】玄力之所以三个月都没有提升,皆是【逆天邪神】在修炼玄炎和焚影幻身,否则,他必已达到灵玄境九级。在出发前,门主和我说到这些时,我还没怎么放在心上,没想到,他竟已经达到如此境界,恐怕就是【逆天邪神】烬儿,都不一定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对手,我也是【逆天邪神】看走眼了。看来,我之前是【逆天邪神】白担心了。”

  焚莫离满意的【逆天邪神】点头,脸上的【逆天邪神】神色变得格外轻松。释放出蓝色玄炎,又将焚影幻身施展到如此地步的【逆天邪神】焚绝壁,这场对战,已根本不可能输。

  砰!

  一声轻微的【逆天邪神】响动,云澈的【逆天邪神】后背碰触到了透明的【逆天邪神】玄力屏障,到了这里,已是【逆天邪神】退无可退,而蓝色玄炎,距离他只有不到一丈的【逆天邪神】距离。那恐怖的【逆天邪神】高温将脚下坚硬的【逆天邪神】台石都逐步融化。

  “哎呀呀,这个舞台也实在太小了,这猫戏耗子的【逆天邪神】游戏才刚开始这么一小会儿,就要结束,实在是【逆天邪神】有些无趣啊。更无趣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居然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过,实在是【逆天邪神】太不配合了。”

  蓝色火海中,数十个火焰之影交换闪动,戏谑的【逆天邪神】声音从其中不知哪个影子的【逆天邪神】口中发出:“既然你自己不肯喊,那我就来帮你一把,给我尽情的【逆天邪神】绝望嘶吼吧,哈哈哈哈……”

  “焚天斩!!”

  本就爆燃的【逆天邪神】蓝色火焰瞬间暴走,随着焚绝壁手中鬼炎刀的【逆天邪神】挥动,掀起一个数丈高的【逆天邪神】巨大火浪,扑向了被逼入边缘角落的【逆天邪神】云澈。

  焚绝壁在狂笑,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下一秒,云澈的【逆天邪神】全身都被蓝色焚天之炎吞噬,尤其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那张小白脸,会被蓝炎“重点关照”,烧的【逆天邪神】焦黑一片,面目全非。

  一切都在他的【逆天邪神】预料和主导之中,一切都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完美,如果一定要说出某个美中不足的【逆天邪神】话,那就是【逆天邪神】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看到一丝恐惧的【逆天邪神】样子,直到被逼入死角,他的【逆天邪神】神色都平静的【逆天邪神】异常,这让他的【逆天邪神】“成就感”略打折扣。

  而在蓝炎即将把云澈吞噬时,他的【逆天邪神】神情终于不再平静,但露出的【逆天邪神】却完全不是【逆天邪神】焚绝壁想要看到惊恐与绝望,反而是【逆天邪神】……一丝嘲讽的【逆天邪神】冷笑。

  “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一场猫戏耗子的【逆天邪神】游戏,只不过,你好像弄错了谁才是【逆天邪神】耗子!”

  蔑视的【逆天邪神】声线穿透灼热的【逆天邪神】气浪,注入了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双耳之中,云澈在这时忽然踏前一步,重剑抡起,凶猛挥出。

  嘶啦!!

  随着重剑的【逆天邪神】挥舞,空间轻微扭曲,空气疯狂暴.动,一阵如布帛撕裂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那扑向云澈的【逆天邪神】恐怖玄炎竟被重剑直接切裂,然后如被打破的【逆天邪神】幻影一般快速消弭。

  之前一直步步后退的【逆天邪神】云澈面带冷笑,开始步步向前,重剑连续挥舞,随着阵阵的【逆天邪神】玄力轰鸣,那看上去明明极端可怕的【逆天邪神】蓝色玄炎却如脆弱的【逆天邪神】泡影一般被一片接一片的【逆天邪神】轰灭,连一丝挣扎和反抗的【逆天邪神】能力都没有。云澈的【逆天邪神】脚步踏到哪里,哪里的【逆天邪神】蓝炎便会被轰裂,消散。

  “什……什……什么!!”

  所有的【逆天邪神】人都目瞪口呆,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六人则全部从座位上站起,眼睛瞪大,满脸的【逆天邪神】不可置信,如见鬼神。

  “这……这不可能!”

  焚绝壁的【逆天邪神】狂笑与他脸上的【逆天邪神】轻蔑狂妄同时消散,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震惊和轻微的【逆天邪神】惊恐。他引以为傲,藏为底牌,震惊全场的【逆天邪神】蓝色玄炎,竟被云澈举手投足之间轻松无比的【逆天邪神】湮灭,他湮灭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力量,更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骄傲和尊严和原本无比膨胀的【逆天邪神】信心。

  “一定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蓝炎初成,还未真正成熟,所以才会被他毁灭,一定是【逆天邪神】……一定是【逆天邪神】这样!”

  焚绝壁拼命的【逆天邪神】自我安慰着,他的【逆天邪神】脸上再度浮现出狞笑,不过这次的【逆天邪神】狞笑多少有些僵硬难看:“云澈,你以为你能毁掉我的【逆天邪神】焚天之炎,就能打败我了吗?哈哈哈哈,这些焚天之炎,不过是【逆天邪神】我手下威力层次最低的【逆天邪神】玄炎……”

  “有种……你破我的【逆天邪神】焚天龙炎试试!!”

  焚绝壁一咬舌头,然后喷出数滴精血,淋在手中鬼炎刀上。鬼炎刀之上顿时蓝炎大盛。焚绝壁双手高举鬼炎刀,一声暴吼,霎时,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忽然爆发出一团足有十丈之高的【逆天邪神】蓝色火柱,就连周围燃烧中的【逆天邪神】蓝炎,也被强行吸回,聚拢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随之,他身上的【逆天邪神】蓝炎非但不再升高,反而快速的【逆天邪神】下降,收缩起来,但那股玄力气场,却是【逆天邪神】越来越恐怖。

  “他竟然不惜自损精血来发动龙炎!看起来还是【逆天邪神】全力发动。”焚绝城紧皱眉头,脸色低沉一片。

  “这也是【逆天邪神】他必然的【逆天邪神】选择。真是【逆天邪神】没想到,云澈之前一直都是【逆天邪神】故意示弱,绝壁的【逆天邪神】玄炎已到蓝色之境,竟对他丝毫无法造成威胁,这究竟是【逆天邪神】一个怎样的【逆天邪神】怪胎……不过,龙炎一出,他基本必死,就算不死,也必然重伤。搞不好,绝壁会因此而被逐出这次的【逆天邪神】排位战。”焚莫离脸色沉重的【逆天邪神】道。

  “哼!被逐出排位战,总比战败的【逆天邪神】好!”焚绝城咬牙道。他如今无比的【逆天邪神】渴望云澈能马上死去。之前,他对云澈只是【逆天邪神】生出杀念,但完全没把他当成敌人,因为在他眼中云澈根本不够资格。但随着云澈一次又一次展露出更强的【逆天邪神】实力,到了此刻,他已无法不胆战心惊。他才十七岁尚已如此,再他完全成长之后,不知会达到一个何其惊人的【逆天邪神】高度。

  焚莫离张了张嘴,却没有否认。没错,这种局面之下,杀死云澈而被逐出排位战,甚至遭到天威剑域惩罚,都远比战败的【逆天邪神】好。因为受罚的【逆天邪神】只有焚绝壁自己,焚天门顶多做出些许补偿,但若败了,将是【逆天邪神】整个焚天门蒙羞!

  “糟了!”楚月枫“呼”的【逆天邪神】站起,他很清楚焚绝壁要做什么,更知道焚天门的【逆天邪神】“龙炎”有着多么恐怖的【逆天邪神】威力,他低沉的【逆天邪神】向凌无垢传音道:“马上做好救云澈的【逆天邪神】准备!千万不要让他死在龙炎之下。”

  论剑台上的【逆天邪神】凌无垢面色沉重,微不可察的【逆天邪神】点头,他玄力运转,青衣鼓起,已蓄势待发。

  “云澈……去死吧!!”

  焚绝壁比谁都清楚这一击下去有可能引发什么后果,所以他的【逆天邪神】吼叫显的【逆天邪神】格外的【逆天邪神】狰狞,随着他的【逆天邪神】双臂骤然挥出,全身的【逆天邪神】蓝炎化作一条足有一尺之粗,数丈之长的【逆天邪神】紫色火龙从鬼炎刀上飞腾而出,带着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高温和气势冲向了云澈。

  “炎龙……是【逆天邪神】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禁忌绝技——焚天之龙!”

  “听说这一招必须以精血发动,每发动一次,玄力就要下降至少半个等级!但其威力,却足以弑仙屠神!”

  “焚绝壁疯了吗!竟然自损精血用这一招,以这一招的【逆天邪神】威力,云澈很有可能直接死在场上。”

  “焚绝壁会这么做一点都不奇怪,因为焚天门这一场根本输不起……唉,云澈如此天才,就此陨落的【逆天邪神】话实在太可惜了,只能指望凌长老会适时出手把云澈救下来了。”

  周围的【逆天邪神】议论声让苍月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她双手捂着嘴唇,美眸瞪大,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惊惧和担心中一丝声音也无法发出来。

  飞腾的【逆天邪神】焚天炎龙迎面而来,让云澈警钟震响……火焰他完全不惧,但这条炎龙所携带的【逆天邪神】狂暴冲击力却绝不是【逆天邪神】可以轻视的【逆天邪神】。他眉头皱起,快速后退一步,玄力涌起,重剑全力挥出。

  轰!!

  力量风暴与炎龙隔空相撞,炎龙顿时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停止,然后便重新向他冲来,一股庞大无比的【逆天邪神】威压气场将他全身牢牢包围。

  竟然这么难搞……云澈心中一动,挥出的【逆天邪神】重剑迅疾上撩,全身的【逆天邪神】玄力如同破闸的【逆天邪神】洪水一般涌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双臂。

  “陨月沉星!!”

  轰!!!!

  一声巨响,带起火光漫天,周围十几丈范围的【逆天邪神】台石瞬间化成碎末,就连玄力屏障都出现了轻微的【逆天邪神】颤抖。这威力无匹的【逆天邪神】狂暴一击下,炎龙被远远的【逆天邪神】砸翻出去,同时身上的【逆天邪神】蓝炎也快速的【逆天邪神】溃散,眨眼间,原本一尺之粗的【逆天邪神】炎龙已变成了只有半尺来粗……但下一个瞬间,力量大幅度溃散的【逆天邪神】炎龙便再次飞射向云澈,速度快若闪电,云澈还未来得及收回重剑,炎龙便已冲击到了他的【逆天邪神】胸前。

  一剑将威力恐怖的【逆天邪神】炎龙轰击掉大半的【逆天邪神】力量,这一幕对场上的【逆天邪神】人,尤其是【逆天邪神】焚天门人的【逆天邪神】冲击不啻于晴天雷霆,但尽管如此,剩下的【逆天邪神】炎龙之力已临近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云澈再无抵挡的【逆天邪神】可能。

  所有的【逆天邪神】呼吸屏住,凌无垢全身绷紧,就要冲入玄力屏障之中,却发现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忽然离开了霸王巨剑,猛然合拢,抓向了炎龙的【逆天邪神】“脖颈”位置。

  凌无垢顿时大惊失色,高吼道:“放手!!你不想要手了吗!!”

  蓝色炎龙的【逆天邪神】携带着多么恐怖的【逆天邪神】高温和火焰力量,简直不可想象,以力量对轰都根本破不了,直接用躯体去碰触,简直和自己找死无异。

  云澈充耳不闻,双手死死的【逆天邪神】抓在了炎龙的【逆天邪神】脖颈之上,“邪魄”之下的【逆天邪神】玄力、邪神之种的【逆天邪神】火焰操纵之力、凤凰炎力、龙神之力、大道浮屠诀赐予的【逆天邪神】强横躯体力量,在一瞬间全部涌起……

  没有火焰爆发,没有炎龙爆发,亦没有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被炎龙瞬间烧焦的【逆天邪神】画面……画面,在这一刻忽然断然的【逆天邪神】静止,飞腾的【逆天邪神】炎龙,就这样定格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

  这时,炎龙忽然如被掐住了七寸的【逆天邪神】毒蛇,痛苦的【逆天邪神】扭动起来,但任凭它如何的【逆天邪神】挣扎翻腾,都无法逃脱云澈全力合拢的【逆天邪神】双手,挣扎之中,炎龙的【逆天邪神】力量快速消散,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从一条炎龙快速缩成一条小炎蛇,最后缩成了一条细小的【逆天邪神】蚯蚓……然后完全消散于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存留。

  云澈的【逆天邪神】额头上汗液遍布,但脸色却无比平静。他缓缓的【逆天邪神】放开双手,无论手心还是【逆天邪神】手腕,都没有一丝被灼烧的【逆天邪神】痕迹。

  论剑台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在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每一个人都目光呆滞,久久无声,如同这个世界的【逆天邪神】声音已被完全的【逆天邪神】抽离。

  【才发现纵横有了向读者发红包的【逆天邪神】活动,于是【逆天邪神】赶紧砸锅卖铁,红包包起……最低100,最高1000,抽到的【逆天邪神】羊年大运,没抽到的【逆天邪神】羊年吉祥!】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