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0章 云澈VS焚绝壁

第220章 云澈VS焚绝壁

  今日的【逆天邪神】论剑台,透着一股异样的【逆天邪神】气氛。尤其是【逆天邪神】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几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八位战第一场,云澈对战焚绝壁。虽然云澈在之前的【逆天邪神】对战中一次次的【逆天邪神】出人意料,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场比赛依旧是【逆天邪神】毫无悬念。不是【逆天邪神】他们在一次次震惊后还是【逆天邪神】轻视云澈,而是【逆天邪神】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霸主位置与形象早已根深蒂固。

  “这场比赛,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胜!元戈败给了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夏倾月,烬儿在昨天不幸遇到了凌云,我们进入八位战的【逆天邪神】,只剩下你一个人!看来,这次四大宗门中,我们依然排行第四基本已成定局,但如果你败给了云澈这小子,那我们将连前四位都无法进入,而是【逆天邪神】只能排在第五位!这对我们焚天门来说,是【逆天邪神】绝对无法接受的【逆天邪神】耻辱……你明白吗?”

  焚莫离神色沉重的【逆天邪神】道,昨日的【逆天邪神】十六位战,焚天门这次的【逆天邪神】核心弟子,他的【逆天邪神】末孙焚烬在十六位战时不幸遇到了凌云,早早离场,让他一下子有了巨大的【逆天邪神】压力。在四大宗门中排名垫底,他能接受,毕竟这些年来基本都是【逆天邪神】如此,但排位若是【逆天邪神】到了第四名之外……这可是【逆天邪神】几百年来都没有的【逆天邪神】事!这足以让焚天门上下蒙羞,他绝对绝对不能接受。

  而八位战的【逆天邪神】第一场,便是【逆天邪神】决定结果的【逆天邪神】一战!若是【逆天邪神】战胜了云澈,焚天门稳进前四,甚至前三都有可能,但若万一败了……

  “大长老放心,除我和云澈之外的【逆天邪神】六个人中,遇到任何一个我都要好好掂量掂量,但这个云澈嘛……”焚绝壁很是【逆天邪神】轻蔑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一个完全靠运气走到这里的【逆天邪神】垃圾货色,连让我正视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我若是【逆天邪神】连他都打不过,那我真是【逆天邪神】连活的【逆天邪神】脸面都没有了。”

  焚莫离缓缓点头,云澈所表现的【逆天邪神】实力虽然越来越惊人,但他也完全不认为焚绝壁有输的【逆天邪神】可能,不过他的【逆天邪神】脸色依旧没有舒缓,沉声道:“你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自信自然是【逆天邪神】好,但自信可以,千万别狂傲!因为那会蒙蔽你的【逆天邪神】眼睛。另外,对战云澈,千万不可以轻敌,他昨日忽然展露的【逆天邪神】身法诡异莫测,连我都没有看清门道。而且,他也会控火,对我们的【逆天邪神】焚天之炎说不定会有一定的【逆天邪神】克制能力。最值得留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似乎一直都没有表现出完整的【逆天邪神】实力……务必小心!”

  “大长老多虑了,他的【逆天邪神】身法也不过是【逆天邪神】简单的【逆天邪神】瞬身而已,又哪里比得上我们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焚影幻身’,而且,就算他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再精妙一百倍,在可以笼罩整个论剑台,毫无死角的【逆天邪神】焚天之炎下也毫无用处。至于他可以控火,哈哈哈哈……他昨天释放的【逆天邪神】火焰分明只是【逆天邪神】最低等的【逆天邪神】玄火,又怎能和我们的【逆天邪神】焚天之炎相比,若说是【逆天邪神】他能克制我的【逆天邪神】能力,倒不如说我完全能克制他的【逆天邪神】能力。”

  焚绝壁满是【逆天邪神】轻视的【逆天邪神】神色和话语让焚莫离皱了皱眉,声音又严肃了几分:“绝壁,有一句话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这一战败了,那么,整个焚天门都要蒙羞,你,也便成了我们宗门的【逆天邪神】罪人。到时候,门主都不一定会原谅你。”

  焚莫离最后的【逆天邪神】几句话终于让焚绝壁收起散漫的【逆天邪神】姿态,还算郑重的【逆天邪神】点头:“大长老教诲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一战,就算对手再弱,我也不会留手……只会胜,不会败。”

  焚绝壁凑到焚绝城耳边,半眯起眼,低声道:“大哥,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是【逆天邪神】希望废他两条腿呢,还是【逆天邪神】烧掉他的【逆天邪神】脸呢,还是【逆天邪神】把他变成太监呢?”

  “烧毁他的【逆天邪神】脸!”焚绝城双眉沉下,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道。因为比赛之中,这种方式可完全理解成“意外”。

  “不会让大哥失望,”焚绝壁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阴险的【逆天邪神】低笑了起来:“对我而言,这与其说是【逆天邪神】一场比赛,到不如说是【逆天邪神】一场……嗯,无比美妙的【逆天邪神】游戏。”

  时间转眼即到,云澈和焚绝壁两人几乎同时跃入论剑台中心,隔着十几丈距离遥遥相对。

  云澈一脸的【逆天邪神】平静,不过从对面焚绝壁的【逆天邪神】眼里,他却分明看到了轻蔑和戏谑,还有丝丝掺杂其中,近乎变态般的【逆天邪神】残虐**。云澈嘴角动了动,一丝冷笑一闪而过。

  在焚绝壁眼里,云澈不过就是【逆天邪神】一盘菜,他可以任意捏圆捏扁。

  但在云澈眼里,焚绝壁却连盘菜都算不上,对他的【逆天邪神】威胁,还完全不如昨天的【逆天邪神】木雄炎。至少木雄炎那些未知的【逆天邪神】火器让他在忌惮之下选择出奇制胜,速战速决,但这个焚绝壁,对他压根没半点威胁可言……因为这货只是【逆天邪神】个玩火的【逆天邪神】。

  “你说,云澈有没有战胜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可能?”

  “这根本没有可能的【逆天邪神】吧?焚绝壁和昨日的【逆天邪神】木雄炎玄力相等,但实力绝对不是【逆天邪神】一个档次上的【逆天邪神】。他可是【逆天邪神】焚断魂的【逆天邪神】二儿子!”

  “如果焚绝壁真的【逆天邪神】输了,焚天门就要被踢出前四,那乐子可大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

  “快看焚绝壁手上……那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准天玄器——鬼炎刀!看来,焚绝壁是【逆天邪神】一点不打算给云澈机会了。”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这场比赛对焚天门而言只能胜不能败,就算对方是【逆天邪神】只蚂蚱,也绝对不能留力。”

  论剑台上的【逆天邪神】两人虽然没有言语上的【逆天邪神】交流,但气氛却充斥着一种难言的【逆天邪神】诡异。见两人都已准备好,凌无垢也不再等时间到来,直接一挥手:“八位战第一场对决……苍风皇室云澈对焚天门焚断魂,对战开始!”

  “嘿!”焚绝壁对着云澈阴险的【逆天邪神】一笑:“你如果选择不上台,直接投降的【逆天邪神】话,我还真拿你没办法,好在你没让我失望,乖乖的【逆天邪神】上来了,现在,你就算想要投降,也已经来不及了,今天,会是【逆天邪神】让你终生难忘的【逆天邪神】一天。”

  “切,”云澈不屑的【逆天邪神】一撇嘴:“没想过你不光长的【逆天邪神】丑,废话还真特么的【逆天邪神】多,怪不得焚天门只能在四大宗门中垫底,原来净是【逆天邪神】一堆这样的【逆天邪神】货色。”

  论毒舌,云澈绝对是【逆天邪神】个行家,他这番话一出,让焚绝壁当场暴怒:“找死!!”

  焚绝壁身上赤炎爆燃,然后全部倾注在了鬼炎刀之上,刺眼的【逆天邪神】火光映照出了周围玄力屏障的【逆天邪神】形状,并带起了一股无比惊人的【逆天邪神】高温。随着焚绝壁一刀直刺,刀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瞬间卷起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火焰风暴,如一头凶猛的【逆天邪神】火焰猛兽般向云澈张开了致命的【逆天邪神】獠牙。

  这一刀的【逆天邪神】威力,让几十丈之外的【逆天邪神】人群都一阵惊呼。云澈微微沉眉,身形暴退,霸王巨剑迅速挥出,挥出一**强横的【逆天邪神】玄力风暴,和焚绝壁的【逆天邪神】火焰风暴碰撞在了一起。霎时间,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之力被焚天之炎烧灼,焚天之炎,也被重剑之力层层摧灭。在两股力量相撞的【逆天邪神】位置,火焰与空间同时剧烈的【逆天邪神】扭曲起来。

  轰!!

  一声巨响,重剑之力与火焰风暴同时消弭,两人被巨大的【逆天邪神】风浪远远排了出去。焚绝壁站住脚,眼神变得更加危险起来:“嘿,倒还真是【逆天邪神】让我惊讶,居然能接下我六成力量的【逆天邪神】一击,看来你能走到这里,倒也不是【逆天邪神】全靠运气,只可惜,你在我面前,依旧只是【逆天邪神】个废渣。”

  他鬼炎刀向前一指,眼睛微眯,神态傲然,如同在为云澈的【逆天邪神】命运做出审判:“刚才,只是【逆天邪神】随随便便打个招呼,接下来,我便让你好好的【逆天邪神】见识一番我们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焚天之炎,相信我,那绝对会是【逆天邪神】让你牢记一辈子,到死都不会忘记的【逆天邪神】绝妙风景,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焚绝壁忽然急速向前,身上、鬼炎刀上也都重新燃起火焰,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带起一大串的【逆天邪神】火焰虚影,直攻云澈。在临近云澈还有不到五丈距离时,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颜色忽然变化,由赤色,变成了蓝色。

  橙色的【逆天邪神】火焰被称作“凡火”,是【逆天邪神】威力层面最低的【逆天邪神】火焰,橙火之上为赤火,中低等的【逆天邪神】玄火,也多为赤色,而赤色之上,威力由低到高,分别是【逆天邪神】蓝炎、紫炎、白炎、金炎,以及只存在于传说的【逆天邪神】焚星之炎与鸿蒙之炎。

  玄力化火,从火焰颜色上便可大致判断威力。不过如凤凰之炎、朱雀之炎、金乌之炎这类特殊火焰,则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玄火,而是【逆天邪神】神兽独有的【逆天邪神】“神火”,有着自己独有的【逆天邪神】特性和颜色,并不遵循这样的【逆天邪神】规则。

  蓝炎,是【逆天邪神】超出赤炎一个层面的【逆天邪神】玄火!

  是【逆天邪神】在人们认知中,一般只有到达了地玄境,才能释放的【逆天邪神】高威玄炎!

  这蓝色的【逆天邪神】火焰一出,毫无疑问让全场一片惊呼。

  “蓝……蓝炎!!”

  “传说至少要地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才能燃起的【逆天邪神】蓝色玄炎……焚绝壁的【逆天邪神】火焰天赋,居然这么高!才灵玄境八级居然就能燃烧蓝色玄炎。”

  “不愧是【逆天邪神】焚天门门主之子,看来焚绝壁的【逆天邪神】实力必须要重新评估了。他能燃烧蓝色玄炎,看来云澈是【逆天邪神】一丁点胜的【逆天邪神】希望都不可能有了。”

  焚天门坐席,焚绝城淡淡一笑,低声自言自语道:“看来是【逆天邪神】大长老的【逆天邪神】话把他给吓到了,居然连自己的【逆天邪神】底牌都这么早露了出来,简直小题大做,牛刀杀鸡。”

  “来,让我听听你嚎哭、哀求、挣扎的【逆天邪神】声音吧!”

  靠近云澈的【逆天邪神】焚绝壁一声狂笑,身上的【逆天邪神】蓝色忽然爆炸,散开十几个不同大小的【逆天邪神】火焰风暴,火焰风暴在空气中快速燃烧,蔓延,直逼云澈,也直逼玄力屏障之内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似乎要将整个玄力屏障内的【逆天邪神】空间完全覆盖,变成一片没有死角的【逆天邪神】蓝色火海……

  【容我再坑几天,毕竟婚后的【逆天邪神】第一个春节,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事…………鞠躬……呜呜呜……】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