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18章 速战速决

第218章 速战速决

  木天北虽然是【逆天邪神】在“邀请”,但语气却充斥着傲然与强硬,大有我邀请你加入天枪雷火堡是【逆天邪神】看得起你,你应该感情涕零的【逆天邪神】意味。话中对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不屑更是【逆天邪神】极其浓重。云澈感觉到身边秦无伤升腾起来的【逆天邪神】怒气,微微一笑回应道:“感谢木堡主看的【逆天邪神】起,不过相信木堡主已经知晓,我云澈是【逆天邪神】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弟子,暂时还没想过要离开,所以对于木堡主的【逆天邪神】盛情邀请,我只能拒绝了。”

  木天北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道:“云贤侄,你有这样的【逆天邪神】坚持自然是【逆天邪神】好事,但你在做决定之前,可要想清楚了,苍风玄府不过是【逆天邪神】些凡夫俗子的【逆天邪神】修玄之所,在帝国各大修玄势力中,连个中游都算不上,要不是【逆天邪神】挂着皇室的【逆天邪神】名望,根本连个垫底都不配!说到底蕴、资源、功法,和我天枪雷火堡有着天壤之别!你这样的【逆天邪神】明珠,在个区区的【逆天邪神】苍风玄府之中,别说不可能会有太大进境,到头来,说不定也只会被同化为凡夫俗子。”

  “木天北!注意你说话的【逆天邪神】分寸!”秦无伤怒声道。

  “秦府主,我可有哪一句说错?”木天北总算看了秦无伤一眼,蔑然笑道:“苍风玄府这么多年,可曾培养出一个能让人记住的【逆天邪神】顶尖弟子?至于云贤侄,应该也是【逆天邪神】外来的【逆天邪神】吧?云贤侄的【逆天邪神】表现,当真让人惊艳,但可惜不是【逆天邪神】你们苍风玄府有资格留住的【逆天邪神】!反而只会将这有能力在将来名震天下的【逆天邪神】天才给糟蹋埋没!而到了我天枪雷火堡就不同了,我们会给予他最好的【逆天邪神】资源和最上乘的【逆天邪神】功法传承,三年之后,我木天北有足够的【逆天邪神】信心,让他在这排位战中夺得前三位,天下闻名。云贤侄,人这一生说到底是【逆天邪神】为自己而活,不要为了所谓的【逆天邪神】‘义气’,耽误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前程和将来。小小一个苍风玄府,根本不配你留在那里。”

  秦无伤怒意横生,恨不能不顾风度的【逆天邪神】与之破口大骂,但同时心里也是【逆天邪神】一阵咯噔,生怕云澈真的【逆天邪神】被他们就此挖走,因为他无法不承认,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实力,要远远胜过苍风玄府,再直白一点,两者的【逆天邪神】纵然实力与条件,根本不再一个层面之上,云澈若是【逆天邪神】去了天枪雷火堡,修玄条件要比在苍风玄府好出不知多少倍。

  不过苍月完全没有这样的【逆天邪神】顾虑,她微微笑道:“云澈虽然是【逆天邪神】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弟子,但苍风玄府创立的【逆天邪神】初衷,是【逆天邪神】为帝国无数年轻的【逆天邪神】玄者提供修炼之地,并不干涉弟子的【逆天邪神】去留自由,木堡主的【逆天邪神】话已经说的【逆天邪神】足够明白,若是【逆天邪神】云澈因此心动,愿意离开苍风玄府而加入你们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话,我们绝不会干涉。”

  “哈哈哈哈!”木天北大笑了起来:“好!不愧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苍月公主,不但如传闻中那般高贵,而且够魄力!云贤侄,你可听清楚了?不过就算他们不答应也没关系,只要你愿意来我天枪雷火堡,就算是【逆天邪神】整个苍风玄府全上进行阻拦,我也不放在眼里。”

  “嘿,木堡主完全不需要有这方面的【逆天邪神】考虑。”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一笑,目光散漫的【逆天邪神】盯着他道:“苍风玄府只允许弟子待到二十岁,我早晚有离开的【逆天邪神】时候,不过,就算现在苍风玄府就把我驱逐出去,我也绝对不会加入你们天枪雷火堡。倒不是【逆天邪神】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们天枪雷火堡实力不济,而是【逆天邪神】我觉得有一个连何为尊重,怎么说人话都不知道的【逆天邪神】堡主,所引领的【逆天邪神】宗门就算实力再强,估计也只是【逆天邪神】个乌烟瘴气的【逆天邪神】三流之地,还是【逆天邪神】不去为好。”

  这番话一出来,气氛顿时为之一屏。

  原本满是【逆天邪神】怒气的【逆天邪神】秦无伤一听这话,首先感觉到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解气和畅快,而是【逆天邪神】惊吓,他完全没有想到,面对威震天下的【逆天邪神】木天北,云澈竟然敢说出这样的【逆天邪神】话。反观苍月只是【逆天邪神】微微惊讶,因为她足够了解云澈……这货从来不怕得罪人!说话时,怎么快意怎么来,不需要隐忍的【逆天邪神】时候,他从来不会忍气吞声。

  木天北想过云澈有可能拒绝,但绝不会想到他一个小辈,竟敢对他说出这样的【逆天邪神】无礼,甚至带着羞辱的【逆天邪神】言辞。他双眉一皱,脸色阴沉了下来:“云贤侄,你刚才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

  “我说,有一个连何为尊重,怎么说人话都不知道的【逆天邪神】堡主,所引领的【逆天邪神】宗门就算实力再强,估计也只是【逆天邪神】个乌烟瘴气的【逆天邪神】三流之地,还是【逆天邪神】不去为好。”面对木天北逼人的【逆天邪神】目光,云澈一脸微笑,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重复了一遍:“这次,木堡主可听清楚了?”

  仿佛有一团子气在胸腔里炸开,木天北怒气冲顶,脸上的【逆天邪神】肌肉一阵发抖。天枪雷火堡虽然不及四大宗门,但也从无人敢招惹,巴结还来不及。但现在,一个小辈,居然在他堂堂堡主面前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大肆讽刺,他目光凶恶,低沉的【逆天邪神】道:“好……很好……”

  “彼此彼此。”云澈则是【逆天邪神】无比平静:“你看不起我苍风玄府,我也看不起你天枪雷火堡,这样一来正好扯平了,木堡主没有其他的【逆天邪神】事的【逆天邪神】话,可以回去了。让我加入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事,以后千万不要再提了,在我眼里,苍风玄府要比天枪雷火堡好千万倍,别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一个堡主出面,就算是【逆天邪神】全宗门的【逆天邪神】人都给我跪下,我也绝对不会答应。”

  云澈三言两语间,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将木天北对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蔑视与讽刺数倍的【逆天邪神】还了回去。要说云澈对苍风玄府,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感情,就算被驱逐出去,他也不会觉得什么。他这番毫不畏惧的【逆天邪神】反击,为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苍风玄府,而是【逆天邪神】苍月。

  如果这里不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不能肆意动手的【逆天邪神】话,木天北一定会直接出手将云澈给毙了。他气急反笑,死盯着云澈道:“好一个狂妄的【逆天邪神】小辈,真是【逆天邪神】让我大开眼界!我原来还怜惜人才,想让炎儿明天对你手下留情,但看起来,是【逆天邪神】你自己不想要命!!我倒要看看明天这个时候,你还有没有能力站在我面前狂妄……我们走!!”

  木天北重哼一声,拂袖而去。木雄义和木雄炎也跟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后,在离开院子时,木雄炎转过身看了云澈一眼,脸上露出一抹阴毒的【逆天邪神】笑。

  云澈的【逆天邪神】一番讽刺反击,自然让负气的【逆天邪神】秦无伤心中大爽,心中对云澈感激之余,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担忧,他低叹一声道:“云澈,你刚才太冲动了。你可以干脆的【逆天邪神】回绝他,完全没必要将他开罪。这样一来,明天比赛的【逆天邪神】话,唉……”

  “秦府主放心,”云澈淡淡一笑,道:“这次的【逆天邪神】排位战,我真正的【逆天邪神】对手只有一个,在遇到这个真正的【逆天邪神】对手前,我绝对不会败。至于明天的【逆天邪神】木雄炎,他别说对我构成危险,连让他使出真正实力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

  ————————————

  一夜过去,新的【逆天邪神】一天开始。新的【逆天邪神】比赛也即将来临。清晨时分,论剑台周围已坐满了人,静待着十六位战的【逆天邪神】开始。至少到目前为止,这场苍风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战程还是【逆天邪神】中规中矩,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太寻常的【逆天邪神】话,那就是【逆天邪神】云澈这匹超级黑马。

  至于排位战最终的【逆天邪神】结果,早在第一天的【逆天邪神】测玄仪式上就已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里注定……首位必然属于凌云,第二、三、四位,还是【逆天邪神】由冰云仙宫、萧宗、焚天门来争夺,其他宗门根本没有角逐其中的【逆天邪神】资格。

  十六位战,注定要比昨日的【逆天邪神】三十二位战激烈和紧张的【逆天邪神】多。

  十六位战第一场:苍风皇室云澈——对战——天枪雷火堡木雄炎。

  “炎儿,废了他!”木雄炎上场之前,木天北声音低沉的【逆天邪神】嘱咐道。一夜过去,他的【逆天邪神】怒气依然没消。他成为堡主之后,云澈是【逆天邪神】第一个敢对他说出侮辱之言的【逆天邪神】人,足以让他记恨到骨子里。

  “父亲放心,我会让他一辈子都别想再站起来。”木雄炎咧嘴一笑,轻松的【逆天邪神】道。

  论剑台上,云澈和木雄炎相对而立。木雄炎双目微眯,微带冷笑,那轻松写意的【逆天邪神】姿态,仿佛眼前的【逆天邪神】云澈不过是【逆天邪神】他手中的【逆天邪神】一条猎物。云澈则是【逆天邪神】一片平静。

  秦无伤昨夜和他详细说过,天枪雷火堡分为天枪宗和雷火宗,其中雷火宗能够化玄为雷火并引爆,造成极其巨大的【逆天邪神】杀伤力,同时雷火宗也一直传承着各种高等火器的【逆天邪神】制作和控制能力,每一个雷火宗弟子身上都隐藏着十几种,甚至几十种危险火器,危险无比,让人防不胜防。

  对于化玄为雷火,云澈倒是【逆天邪神】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他无法判估木雄炎身上的【逆天邪神】火器到底有着多么大的【逆天邪神】威力,而无数次的【逆天邪神】生死逃亡经历告诉他,无法确定的【逆天邪神】东西,往往是【逆天邪神】危险的【逆天邪神】来源,他面对木雄炎,最安全的【逆天邪神】打法,就是【逆天邪神】把可能的【逆天邪神】危险,在最短时间内完全扼杀。

  所以,对他而言,这注定是【逆天邪神】一场转眼之间便会分出胜负的【逆天邪神】比赛。

  “比赛开始!!”

  随着凌无垢声音的【逆天邪神】落下,木雄炎双手抬起,十指张开,指尖之上在一瞬间凝结起十颗紫红色的【逆天邪神】雷电球体,释放着让人胆颤的【逆天邪神】噼里啪啦声。他看着云澈,狰狞的【逆天邪神】笑道:“云澈,准备在我的【逆天邪神】雷火之下嚎叫吧!!我会让你一辈子记住侮辱我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代价!!”

  云澈不答话,握紧重剑,身影一晃,已如一道疾风般冲向木雄炎。

  木雄炎双手一招,十枚玄力所凝的【逆天邪神】雷火珠沿着不同的【逆天邪神】轨迹飞射向云澈。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不闪不避,直接迎了上去。这一幕让木雄炎冷笑了起来:

  “找死……爆!!”

  轰轰轰……

  十枚雷火珠同时炸开,肆虐的【逆天邪神】雷火之光瞬间淹没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木雄炎还没来得及笑出声,便陡然发现,雷火珠炸开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便消失在了那里。

  虚影!?

  下一瞬间,他便忽然察觉到眼角影子一晃,云澈竟已欺尽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侧,距离他不到两步之遥。化作他人,此时纵然能反应过来迅速抵挡,也必然手忙脚乱,但木雄炎却非但不惊慌,反而阴笑起来,他没有侧身,玄力猛一鼓动,三根赤红色的【逆天邪神】雷火箭从他的【逆天邪神】肩膀骤然射出,直飞云澈的【逆天邪神】面门。

  “啊——”

  论剑台周围惊呼一片,苍月更是【逆天邪神】紧张的【逆天邪神】尖叫了一声。如此近的【逆天邪神】距离,又是【逆天邪神】完全出乎意料的【逆天邪神】迎面飞射,这三支雷火箭就算是【逆天邪神】神仙,都不定能躲得过去。

  嗖!!

  电光火石之间,三支雷火箭已射至云澈眼前,从他的【逆天邪神】面部一穿而过……

  依然是【逆天邪神】虚影!!

  木雄炎的【逆天邪神】眼睛一下子瞪大,他还来得及从错愕中回神,一股灼热无比的【逆天邪神】气浪已从上空轰然而至……

  “凤翼天穹!!!”

  轰!!

  云澈如烈鹰般从上空坠落,灼热而狂暴的【逆天邪神】一剑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击在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上,一团巨大的【逆天邪神】火光在巨响声中铺天盖地的【逆天邪神】炸开……

  排位战到了现在,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第一次使用星神碎影,第二重境界的【逆天邪神】连环三重影可谓鬼神莫测,同样,也是【逆天邪神】第一次使用凤凰炎技……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为了速战速决,直接避开所有可能的【逆天邪神】不安定因素。

  冲天火光中,木雄炎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如薄冰般粉碎,他喷出一大口鲜血,狠狠的【逆天邪神】飞了出去,然后撞在玄力屏障上弹回地面,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并没有熄灭,而是【逆天邪神】汹涌的【逆天邪神】燃烧着,燃烧着他的【逆天邪神】衣服和皮肉,也燃烧着他身上暗藏的【逆天邪神】数十件火器……

  砰砰砰轰轰轰……

  火器遇火,全部在木雄炎的【逆天邪神】身上疯狂的【逆天邪神】爆炸起来,将他炸的【逆天邪神】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惨叫声如恶鬼一般凄厉。云澈收起重剑,怜悯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心中暗自低吟道:这些用来对付我的【逆天邪神】火器,你还是【逆天邪神】拿来给自己享用吧!

  【在老家,要多陪爸妈,更新会比较坑--】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