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17章 欺人太甚

第217章 欺人太甚

  如果四大宗门之外,一定要选出个“第五宗门”的【逆天邪神】话,那么名震塞北的【逆天邪神】天枪雷火堡无疑是【逆天邪神】最有资格的【逆天邪神】宗门之一。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两大绝技——一为“天枪”,一为“雷火”。这次,天枪雷火堡也不负盛名,共有两名弟子进入三十二位战,而且两名弟子的【逆天邪神】玄力,都高达灵玄境八级,综合实力还要远胜上一届的【逆天邪神】排位战,在所有参战宗门中,也只是【逆天邪神】稍逊于四大宗门。

  三十二位战第一个对手就是【逆天邪神】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人,木雄义本能的【逆天邪神】心中一紧,但看到是【逆天邪神】只有十六岁,玄力也只有灵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凌杰时,马上又大舒一口气,惬意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嘿嘿,这个凌杰明显只是【逆天邪神】为了下一届排位战来做历练准备的【逆天邪神】,这一场,我赢定了。”

  “还是【逆天邪神】小心为好,天剑山庄弟子的【逆天邪神】实力,决不能单单以玄力强度判定。”同样杀入三十二强的【逆天邪神】木雄炎低声道。

  “哈哈!大哥放心,我要是【逆天邪神】连个灵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小娃子都打不过,还不如一枪把自己捅死……我去了!”

  木雄义大喝一声,跃上论剑台,粗壮的【逆天邪神】右臂一甩,一把九尺之长的【逆天邪神】青铜长枪挥舞而出,直指凌杰:“塞北天枪雷火堡木雄义,请赐教!”

  “好说好说。”凌杰全无面对强敌的【逆天邪神】紧张神色,嬉皮笑脸的【逆天邪神】应答,然后慢吞吞的【逆天邪神】取出他的【逆天邪神】武器——断空剑。这把剑是【逆天邪神】高阶的【逆天邪神】地玄器,是【逆天邪神】他刚刚在上个月的【逆天邪神】御剑台所收服,虽不能与珍奇无比的【逆天邪神】天玄剑相提并论,但在地玄剑之中,绝对是【逆天邪神】上上之品,威力无比惊人。

  “凌长老,可以开始了。”凌杰道。

  “好!”凌无垢点头:“天剑山庄弟子凌杰——对战——天枪雷火堡木雄义,比赛开始!”

  木雄义当先出手,未见什么蓄劲动作,直接一枪.刺出,随着空气的【逆天邪神】尖啸声,枪尖便如吐信的【逆天邪神】毒蛇,直逼凌杰的【逆天邪神】喉咙。凌杰眼睛一眯,断空剑刺出,正面迎向了长枪,只听一阵噼噼啪啪的【逆天邪神】玄力碰撞声,剑影和枪芒在短短几息之间连撞几十次,震耳的【逆天邪神】声音如同雷电齐鸣。

  剑若猛虎,枪如毒龙,龙虎的【逆天邪神】争斗愈演愈烈,转眼间已是【逆天邪神】几百次撞击过去,在僵持中似是【逆天邪神】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个凌杰真是【逆天邪神】了不起,竟然能和比他高出两级的【逆天邪神】对手僵持这么久不落下风。”苍月忍不住赞叹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从论剑台上移开,笃定的【逆天邪神】道:“师姐,你说反了,应该说摹灸嫣煨吧瘛烤雄义很是【逆天邪神】了不起,居然能在凌杰手下走这么多剑,不过,关键还是【逆天邪神】凌杰放水,不然他早败了。”

  “啊?”苍月眨了眨美眸,满脸的【逆天邪神】惊讶。

  云澈和凌杰交过手,虽然只有短暂的【逆天邪神】三剑,但足以让他大致摸索出凌杰的【逆天邪神】真正实力所在。他缓缓的【逆天邪神】说道:“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剑,强在‘剑意’,而非单纯以玄力催动的【逆天邪神】‘剑势’,现在凌杰只以剑势,便和玄力高他两个等级的【逆天邪神】木雄义不相上下……若是【逆天邪神】凌杰剑意尽出,木雄义将很快落败。”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很快应验,剑与枪的【逆天邪神】数百次碰撞后,凌杰似乎已失去了耐心,随着他眼神轻微一变,挥出的【逆天邪神】剑影忽然变得飘忽起来,到了最后,剑影竟几乎完全不见,只能隐约捕捉到一缕缕飘忽不定的【逆天邪神】微小残影。

  这样的【逆天邪神】变化,外人看来只会惊奇,但凌杰对面的【逆天邪神】木雄义却仿佛觉得自己的【逆天邪神】对手忽然换了个人,他的【逆天邪神】每一枪都全力挥出,枪声呼啸,但和凌杰的【逆天邪神】剑撞击在一起时,却没有了之前震耳的【逆天邪神】撞击声,反而只有轻微的【逆天邪神】“叮”的【逆天邪神】一声,然后他倾注在枪身的【逆天邪神】力量便如泥牛入海,毫无防备的【逆天邪神】消失不见,空荡荡的【逆天邪神】感觉让他极为难受。最惊人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目光,竟已捕捉不到了凌杰剑影的【逆天邪神】存在,就连剑啸声都已完全不见,仿佛凌杰手中的【逆天邪神】剑已诡异的【逆天邪神】消失。

  木雄义虽惊不乱,直接不再去管凌杰的【逆天邪神】剑影,有所保留的【逆天邪神】玄力全部释放,枪势再度变得猛烈,九尺长枪如一条愤怒的【逆天邪神】蛟龙,蜿蜒飞腾,气势如虹。

  但出乎他的【逆天邪神】意料,在他强烈数倍的【逆天邪神】枪势之下,凌杰竟没有被逼退,只见他手腕微挑,断空剑便如一条会弯曲的【逆天邪神】灵蛇,穿过汹涌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穿过层层枪影,直刺木雄义。

  哧……哧……

  木雄义的【逆天邪神】玄力防御被轻易的【逆天邪神】撕开,随着剧痛的【逆天邪神】传来,他的【逆天邪神】胸前,已多出了两道深可见骨的【逆天邪神】伤口……而木雄义甚至完全没察觉到凌杰的【逆天邪神】剑什么时候已临近他的【逆天邪神】胸前。

  木雄义心中大惊,大吼一声,长枪一记横扫千军,将凌杰远远逼开,他自己也高高向后跃起,力贯右臂,猛然前掷,长枪顿时化作一道迅若闪电的【逆天邪神】流星,带着让人惊恐的【逆天邪神】空间涟漪,飞射向凌杰。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绝技……天擎之枪!”

  隔着数十丈的【逆天邪神】距离,人们都能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这一枪的【逆天邪神】惊人威力。如果被这一枪击中,就算是【逆天邪神】灵玄境巅峰,估计都要丢半条命。

  凌杰迅速后撤,却没有全力闪开,而是【逆天邪神】在无数人的【逆天邪神】惊呼声中,一剑指向了飞来的【逆天邪神】长枪……

  叮!!

  没有剧烈的【逆天邪神】碰撞声,断空剑与长枪碰撞之时,只有小到近乎听不到的【逆天邪神】一声嗡鸣。

  “好一个‘粘’字诀!”凌月枫点头赞叹,脸上难得露出满意的【逆天邪神】神情。

  “小杰不但天赋远胜于我,魄力也相当不俗,我在小杰这个年纪的【逆天邪神】时候,断然不敢这么做。”凌云也微笑着道。

  滔滔剑意如洪水般涌起,将携着狂暴玄力的【逆天邪神】长枪牢牢吸附,随之,断空剑带动长枪在凌杰的【逆天邪神】身前划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圆弧,这一记“天擎之枪”的【逆天邪神】枪尖方向顿时翻转,飞射向了已目瞪口呆的【逆天邪神】木雄义。

  砰!!!

  论剑台碎石纷飞,长枪狠狠的【逆天邪神】钉在了木雄义的【逆天邪神】脚下,整个枪身完全没入台面之下,带起一道足有数丈长的【逆天邪神】裂痕。

  木雄义退后两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额头上冷汗直冒。如果刚才的【逆天邪神】一枪方向再稍微向前一些,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此时已多了一个透明窟窿。

  “我……我认输。”木雄义战意全无,他胸口起伏,战战兢兢的【逆天邪神】道。

  “嘿嘿,承让。”凌杰收剑,得意洋洋的【逆天邪神】道。

  “天剑山庄凌杰胜,进入明日的【逆天邪神】十六位战!”

  这个结果,很多人意外,更多人则觉得理所当然。云澈手托下巴,低声自言自语道:“同为四大宗门,又是【逆天邪神】同样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实力的【逆天邪神】差距居然这么大……不愧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

  他说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萧宗的【逆天邪神】萧楠和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凌杰。两人都是【逆天邪神】灵玄境六级,但实力差距却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大。

  三十二战继续进行,一个上午,一组的【逆天邪神】比赛便全部完成。下午,二组的【逆天邪神】比赛开始,相对而言,二组的【逆天邪神】比赛要比一组的【逆天邪神】激烈和精彩的【逆天邪神】多,因为二组的【逆天邪神】整体实力,要远远胜过一组。

  到了傍晚时分,三十二位战全部结束。进入明日淘汰赛的【逆天邪神】十六人全部决出。四大宗门之中,除了被云澈击败的【逆天邪神】萧楠,其他十一人全部进入了十六强,足足占了十六强的【逆天邪神】三分之二。

  明日的【逆天邪神】十六战的【逆天邪神】赛事安排,也在比赛结束后,显示在了论剑台中心的【逆天邪神】玄石上。

  云澈明日的【逆天邪神】对手,和凌杰今日的【逆天邪神】对手一样是【逆天邪神】来自塞北的【逆天邪神】天枪雷火堡——木雄炎。

  “今日的【逆天邪神】比赛你也看到了,木雄炎的【逆天邪神】专长和木雄义完全不同,木雄义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枪’,而木雄炎则是【逆天邪神】修的【逆天邪神】‘雷火’,雷火比天枪要难以修炼的【逆天邪神】多,但威力要远远胜过天枪。排位战可以使用任意武器,包括火器!身负雷火的【逆天邪神】木雄炎身上藏着数十种不同的【逆天邪神】火器,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明日务必要小心!”

  今日的【逆天邪神】比赛,云澈再次大胜,无疑让秦无伤大喜过望。但看到明日的【逆天邪神】对手居然是【逆天邪神】木雄炎,他不由得担忧起来……比起木雄炎,他反倒希望对手是【逆天邪神】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人。因为这个木雄炎的【逆天邪神】攻击手段,实在是【逆天邪神】太可怕了,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个残废。万一真到了那一步,这颗为苍风玄府带来灼眼光芒的【逆天邪神】明星,也将就此暗淡。

  “放心吧秦府主,我不会那么容易受伤的【逆天邪神】。而且,”他眸光一闪,微笑道:“明天,我依然会赢给你看!”

  “呵呵,好!”秦无伤笑了起来。云澈没经过一场比赛,他便又一次发现自己还是【逆天邪神】低估了云澈。现在的【逆天邪神】他不再想着云澈到了这里便已注定止步,而是【逆天邪神】充满希望和期待的【逆天邪神】想要看着他究竟可以走多远……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还能进入八强……甚至,撕裂四大宗门数百年的【逆天邪神】“垄断”,带着震惊世人的【逆天邪神】光芒进入四强!

  赛后,苍风玄府四人回到院子时,院里已经有三个人在等着他们,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在等待云澈一个人。

  三人之中,一个中年,气势逼人,另外两个青年人则在今天的【逆天邪神】赛场上都见过,一个是【逆天邪神】被凌杰击败的【逆天邪神】木雄义,另一个则是【逆天邪神】击败对手,进入明天十六位战,也是【逆天邪神】云澈明日对手的【逆天邪神】木雄炎。

  看到云澈,那个中年人直接大步流星的【逆天邪神】走过来,向云澈道:“我是【逆天邪神】天枪雷火堡现任堡主木天北,冒昧叨扰,是【逆天邪神】有件大事要和云贤侄商量。”

  木天北长相粗犷,神态间更是【逆天邪神】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傲然,毕竟,在塞北一带,天枪雷火堡是【逆天邪神】不折不扣的【逆天邪神】霸王,身为堡主,他在那里可谓一手遮天,无所不从。在整个苍风帝国范围内,天枪雷火堡的【逆天邪神】声明之盛,也基本仅次于四大宗门。

  他上来便直问云澈,对他身边的【逆天邪神】秦无伤,甚至苍月公主连看都不看一眼,可谓傲的【逆天邪神】无法无天。秦无伤眉头一皱,但并没有说话。云澈上前道:“原来是【逆天邪神】大名鼎鼎的【逆天邪神】木堡主,不知木堡主想要和晚辈商量什么事?”

  “很简单,”木天北直视着云澈:“这些天看了云贤侄在排位战的【逆天邪神】表现,心生赞叹。云贤侄如此的【逆天邪神】天赋和实力,就算是【逆天邪神】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也没几个比得上,留在区区一个苍风玄府,简直是【逆天邪神】埋没明珠,就加入我天枪雷火堡如何?”

  这番话一出,秦无伤就算涵养再好也不由得勃然大怒。挖墙脚也就算了,但这个木天北,竟然当着他,当着苍月公主的【逆天邪神】面挖墙脚,还毫不掩饰对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蔑视,根本完全不把苍风玄府和皇室放在眼里,简直欺人太甚。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