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15章 战萧楠
  随着三十二人全部抽得自己的【逆天邪神】号码,三十二位战的【逆天邪神】对战顺序,也出现在了玄石上面。

  这个对战顺序一出,顿然引发了众人的【逆天邪神】纷纷议论声。

  三十二位战总分两组,每组十六人。每一场对战,便会淘汰一人,两组最后胜出的【逆天邪神】两人,将进行最终的【逆天邪神】对决,决出这次排位战的【逆天邪神】首位和次位。

  但,这通过所有参战弟子所抽取的【逆天邪神】号码来进行划分的【逆天邪神】两组,平均实力上却分明存在着相当巨大的【逆天邪神】差距!

  苍风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最后,都会演变成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排位战,几百年来都是【逆天邪神】如此,这次也不会例外,因而要比较两组的【逆天邪神】实力,对比一下两组人中四大宗门弟子的【逆天邪神】数量和质量便可一目了然。

  第二组,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共有七个人,分别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少庄主,在任何人眼中百分之百会夺得首位的【逆天邪神】凌云,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水无双、舞雪心、夏倾月,全部在这一组,两外三人,分别是【逆天邪神】萧宗的【逆天邪神】萧狂雷、萧震和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焚烬!!

  四大宗门在这场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核心弟子,全部在第二组!

  凌云自不必说,玄力高达地玄境三级,傲视全场。水无双、舞雪心、焚烬、萧狂雷、萧震都是【逆天邪神】灵玄境九级,玄力在这次排位战都仅次于凌云,也都有可能取得次位。最低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也有灵玄境八级。

  反观第一组,属于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仅有五个,而且全部是【逆天邪神】各宗门的【逆天邪神】第二、第三线,分别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凌飞宇、凌杰,萧宗的【逆天邪神】萧楠、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焚绝壁,焚元戈。

  其中,只有凌飞宇是【逆天邪神】灵玄境九级,其他人:焚绝壁灵玄境八级,凌杰年纪太小,只有灵玄境六级,萧楠和焚元戈同样年纪尚小,这次来是【逆天邪神】以历练为主,分别只有灵玄境六级和灵玄境七级。

  两组的【逆天邪神】差距,大的【逆天邪神】出奇!

  “这两组的【逆天邪神】实力差距也太大了吧?以前的【逆天邪神】排位战,两组的【逆天邪神】差距有这么大过吗?”。

  “从来没有过。不过这都是【逆天邪神】根据参赛弟子自己随机抽到的【逆天邪神】号码排列,出现这种状况也没有办法。只能说,分到一组的【逆天邪神】那些人,太幸运了。二组的【逆天邪神】那些核心弟子,随便拿出一个都能碾压一组的【逆天邪神】全部。”

  “反正不管怎么样,最后的【逆天邪神】胜者都只会是【逆天邪神】凌云。”

  “太好了,云师弟所在的【逆天邪神】一组顶尖强者很少。”看到比赛安排,苍月开心的【逆天邪神】道。

  秦无伤也是【逆天邪神】笑着点头:“不是【逆天邪神】很少,是【逆天邪神】基本没有。看来,幸运之神一直在眷顾着我们。如果运气继续好下去,说不定云澈不会止步于三十二强赛,说不定能挤入十六强!如果那样的【逆天邪神】话,那可真是【逆天邪神】奇迹中的【逆天邪神】奇迹。”

  “第一场比赛就是【逆天邪神】姐夫的【逆天邪神】,姐夫的【逆天邪神】对手……啊,是【逆天邪神】萧宗的【逆天邪神】萧楠!哇,是【逆天邪神】萧宗的【逆天邪神】啊……额,不过这个萧楠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灵玄境六级,姐夫之前已经战胜了很多灵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对手,这一场,一定也能赢!”夏元霸满是【逆天邪神】期待的【逆天邪神】道。

  “不,”秦无伤远没有他那么乐观:“同一等级,四大宗门弟子的【逆天邪神】实力,远不是【逆天邪神】其他宗门弟子可比的【逆天邪神】。这个萧楠虽然只有灵玄境六级,但他就算是【逆天邪神】战胜其他宗门灵玄境八级的【逆天邪神】弟子,也并不奇怪。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他能以这样的【逆天邪神】玄力进入三十二强……云澈,千万不要大意。若事不可为,记得我之前说过的【逆天邪神】话。”

  “是【逆天邪神】。”云澈应声。

  论剑台上,展示完出战顺序的【逆天邪神】玄石被凌无垢收起,他朗声道:“三十二位战出战顺序已确定,第一场对战马上开始,对战双方:苍风皇室云澈、萧宗萧楠,请马上做好准备,并在六十息之内上台!”

  云澈毫不拖泥带水,当即起身,走向了论剑台,他的【逆天邪神】身后,响起了苍月和夏元霸带着紧张的【逆天邪神】加油声……毕竟,他这次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

  “楠儿,去吧,这次的【逆天邪神】对手,你应该足以轻松获胜,但只是【逆天邪神】‘应该’,而非‘绝对’,记得爷爷说过的【逆天邪神】话,无论对手是【逆天邪神】谁,都不可以轻敌。”萧无机向萧楠叮嘱道。

  “是【逆天邪神】,爷爷。”看到云澈已上台,萧楠也站起身来,微一提气,身体高高跃起,凌空一纵几十丈,然后轻飘飘的【逆天邪神】落在了论剑台上,与云澈相对而立。

  “云澈……这个名字,怎么总觉得以前在哪里听过。”看着台上的【逆天邪神】两人,萧无机皱了皱眉,低声自言自语道。

  “萧楠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对手,居然就是【逆天邪神】这个一路靠逆天的【逆天邪神】运气爬上来的【逆天邪神】黑马,嘿,还真是【逆天邪神】走运,如果他这都输了,那简直丢人到老家了。”旁边的【逆天邪神】萧狂雷低声道。

  台上,萧楠已拿出自己的【逆天邪神】武器,一把寒光闪闪的【逆天邪神】碧绿之剑,此剑名为风灵剑,是【逆天邪神】一把强大的【逆天邪神】地玄器,他握剑向云澈一拱手:“萧宗剑宗弟子萧楠,请赐教!”

  因为萧狂云的【逆天邪神】关系,云澈对萧宗的【逆天邪神】印象极差,不过这个萧楠显然和萧狂云是【逆天邪神】两个完全不同的【逆天邪神】类型,面色坚毅,彬彬有礼,而且面对他这个“极弱”的【逆天邪神】对手也是【逆天邪神】满目凝重,毫无轻视之色。云澈也点点头,拿出霸王巨剑:“苍风玄府弟子云澈……请赐教……凌长老,不用等六十息,我们已经可以开始了。”

  “好!”凌无垢点头:“三十二位战第一场对战——开始!”

  凌无垢的【逆天邪神】声音一落,原本喧嚣的【逆天邪神】论剑台霎时安静一片,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都集中在了论剑台上,但却并不是【逆天邪神】盯着来自萧宗的【逆天邪神】萧楠,而是【逆天邪神】看着云澈。这是【逆天邪神】玄力等级相差极为悬殊的【逆天邪神】两人,但这一次,却没有一个人再发出嘲讽、蔑视,或者直接断言云澈已经必败,因为在云澈之前的【逆天邪神】比赛中,人们每次说出相似的【逆天邪神】话时,云澈都会回敬一个让他们目瞪口呆,面红耳赤的【逆天邪神】结果。

  现在,更多的【逆天邪神】人想知道,以真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奇迹般闯到三十二强的【逆天邪神】这个云澈,有没有可能再次创造奇迹,将这个萧宗弟子也打败。

  期望看到戏剧化的【逆天邪神】结果,某种概念上来讲,也算是【逆天邪神】人的【逆天邪神】一种潜在本能。

  论剑台上,在凌无垢话落之后,一股凌厉的【逆天邪神】风暴陡然从萧楠的【逆天邪神】身体和风灵剑上释放而出,然后围绕着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肆意游走着,这股风暴并不强烈,但却凌厉无比,就如无数把刀子在混乱的【逆天邪神】飞舞,纵然是【逆天邪神】远离论剑台中心的【逆天邪神】看众,都能隐约感觉到一种让人心惊胆寒的【逆天邪神】锋利气息。

  反观云澈,在这样的【逆天邪神】惊人气场之下,却是【逆天邪神】面不改色的【逆天邪神】看着萧楠,无论身体、重剑,都毫无动静,更没有要主动攻击的【逆天邪神】迹象。

  “接招……风极剑!!”

  萧楠手中风灵剑猛然前指,霎时,他周身的【逆天邪神】风暴混合着数十道剑影,带着凌厉到让人胆寒的【逆天邪神】风声卷向云澈,所到之处,坚硬无比的【逆天邪神】论剑台台面被撕扯的【逆天邪神】片片破碎。

  这一剑之威,引得全场四处惊呼。

  “哇啊啊……好,好可怕的【逆天邪神】剑势!”夏元霸一声惊呼,目中满是【逆天邪神】惊恐,连他一个只有初玄境的【逆天邪神】入门玄者,都能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这一剑的【逆天邪神】可怕。

  “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优势之一,便是【逆天邪神】他们极其强大的【逆天邪神】玄功玄技!这一剑,同等级的【逆天邪神】对手,四大宗门之外的【逆天邪神】弟子无人能正面接下!”秦无伤凝重道。

  “快躲开!”苍月紧张的【逆天邪神】低呼道。

  风暴与漫天剑影同时铺面而来,云澈却依然是【逆天邪神】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吓傻。直到风暴与剑影临近身前,将他的【逆天邪神】头发和衣袂全部强烈的【逆天邪神】吹起时,他才有了动作……上一秒,就如一座巍然不动的【逆天邪神】高山,下一秒,却忽然变成了一座轰然爆发的【逆天邪神】火山。

  五十四玄关全开,狂暴的【逆天邪神】玄力在一瞬间轰然爆发,手中的【逆天邪神】霸王巨剑迎着剑影风暴猛然扫去,带起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力量漩涡,重重的【逆天邪神】迎击在萧楠的【逆天邪神】剑影风暴上。

  砰砰砰砰……

  激烈的【逆天邪神】碰撞声震耳欲聋,重剑的【逆天邪神】那一挥之力,宛若释放出了一条狰狞的【逆天邪神】蛟龙,以它强横无匹的【逆天邪神】身体和爪牙凶猛的【逆天邪神】冲击着风暴剑影,碰撞声中,萧楠释放出的【逆天邪神】风暴剑影,在重剑的【逆天邪神】一挥之力下被层层绞碎,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消逝在了那里……而重剑的【逆天邪神】威力却没有就此散尽,继续向前,带起一股汹涌的【逆天邪神】劲风吹过萧楠的【逆天邪神】身体,让他刹那的【逆天邪神】窒息之下差点被冲击的【逆天邪神】倒退。

  什……什么!?

  萧楠的【逆天邪神】双手和心魂同时颤荡,脸上露出了浓浓的【逆天邪神】不可置信。

  面对云澈,他没有轻敌,刚才的【逆天邪神】那一剑,虽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绝招,但也是【逆天邪神】最强的【逆天邪神】几个剑招之一,这一招释放之后,他确信云澈根本不可能正面接下,唯一的【逆天邪神】选择就是【逆天邪神】全力避开,而他的【逆天邪神】手已牢牢抓在剑柄之上,视线死死锁定他的【逆天邪神】方位,等他移位之后会闪电般追击,打云澈一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从而占得先机,速战速决。

  他怎么都没想到,云澈选择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回避,而是【逆天邪神】正面迎接……而且只是【逆天邪神】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剑,便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接下了!

  “他竟然……接下来了!”

  “这个云澈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玄境?萧楠的【逆天邪神】这一剑,就连我,都不可能正面接的【逆天邪神】下来!”

  周围的【逆天邪神】看者们在极度的【逆天邪神】震惊中近乎麻木,这个云澈简直就像是【逆天邪神】个怪物,一次又一次的【逆天邪神】将各种不可能**裸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们眼前。尤其是【逆天邪神】深知那一剑威力的【逆天邪神】萧宗之人,都是【逆天邪神】脸色一阵疾变。

  云澈踏前一步,全身玄力涌动,重剑横扫而去,霎时,论剑台之上刮起一阵恐怖之极的【逆天邪神】风暴,在这股风暴之下,萧楠别说呼吸,连眼睛都几乎无法睁开,他本欲迎上的【逆天邪神】剑快速收回……因为他所有的【逆天邪神】知觉都告诉他,这一剑,有着摧山裂地之威,如果就这么正面迎击的【逆天邪神】话,轻则重伤,重则丧命。

  他来不及震惊一个真玄境的【逆天邪神】玄者竟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攻击,他玄力聚于脚下,身体瞬间拔起十几丈,避开了云澈这狂暴的【逆天邪神】一击,停在半空最高点时,他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忽然荡起一圈圈水纹般的【逆天邪神】涟漪,身后,形成了一只青色巨鹰的【逆天邪神】虚影,展翅欲飞,傲然无前。

  萧楠飞坠而下,整个身影也在飞坠时融入了绿色巨鹰的【逆天邪神】虚影之中,仿佛化作了一只俯空而下的【逆天邪神】雄鹰,他的【逆天邪神】剑指在前方,带着锋利无比的【逆天邪神】气质直刺云澈胸口,剑尖所至,空气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

  上方刺来的【逆天邪神】一剑凌厉无比,远在十丈之外时,便让云澈有了一种身体被洞穿的【逆天邪神】可怕感觉,但身负重剑的【逆天邪神】他,断然不会在轻剑之下退让。他面不改色,双臂一甩,向上一剑轰出。

  重剑之威若排山倒海,重剑所指向的【逆天邪神】方向,空间都出现了轻微的【逆天邪神】扭曲。云澈的【逆天邪神】第一剑,萧楠第一时间避开,而此时,他身在半空,纵然想避开也不可能。但迎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狂暴一击,他的【逆天邪神】眼中却毫无紧张之色,唯有坚毅和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冷光。

  他背后的【逆天邪神】巨鹰虚影忽然展翅,风灵剑之上,青光大盛。

  哧!!

  云澈那一道所带起的【逆天邪神】力量风暴在刺耳无比的【逆天邪神】撕裂声中,竟被萧楠一剑切裂,如被迎面切开的【逆天邪神】流水一般向两边分散而去。

  将玄力风暴都切开的【逆天邪神】风灵剑也就此带着无比锋利的【逆天邪神】气芒直刺向前,直直刺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左肩上。

  “啊!!!”苍月一声惊呼,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什么?这……这是【逆天邪神】什么剑技?竟……竟然把玄力都给切开了!”秦无伤也是【逆天邪神】大惊失色。

  “略有惊,但果然无险,胜负已定。”看着刺在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一剑,萧宗萧狂雨淡淡一笑。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