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13章 月下倾月

第213章 月下倾月

  夜黑风高,月暗星稀,正值偷鸡摸狗……哦不,偷香窃玉的【逆天邪神】好时机。

  明天就是【逆天邪神】第二轮小组赛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天,十战十胜的【逆天邪神】云澈已稳入前一百位,云澈自己倒还没就觉得什么,秦无伤却是【逆天邪神】乐的【逆天邪神】够呛,从下午到晚上那嘴巴就笑的【逆天邪神】没合上过。苍月也自然是【逆天邪神】欢欣无限,而趁着美人欢欣的【逆天邪神】时候,下手自然要容易的【逆天邪神】多。

  搞不好,今夜就从了自己。

  一念至此,云澈顿时淫笑了起来,他从床上跳下,刚准备出门去往苍月的【逆天邪神】房间,他的【逆天邪神】房门便忽然被敲响,外面传来了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声音:“姐夫,你睡了吗?”。

  时间还不是【逆天邪神】很晚,但外面已是【逆天邪神】一片安静。因为怕打扰到他,秦无伤和夏元霸从来不在晚上找他,除非是【逆天邪神】有什么要事。

  云澈过去打开门:“元霸,什么事?”

  “哦,是【逆天邪神】姐姐她刚才来过了,让我把这件东西交给你。”夏元霸拿出一枚小型空间戒指,交给了云澈。

  “你姐姐?倾月她刚刚来过?”云澈接过戒指,惊讶道。

  “嗯。”夏元霸点头:“姐姐说这些东西你其实已经并不需要了,但她放在身上也没有用,让我还是【逆天邪神】转交给你。”

  倾月老婆给我的【逆天邪神】东西?会是【逆天邪神】什么?

  云澈拿起戒指,开启内视……空荡荡的【逆天邪神】空间戒指里,只摆放着三件东西……

  一颗玄丹,其气息浓郁醇厚,分明是【逆天邪神】地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一块拳头大小,宛若紫色冰晶的【逆天邪神】宝晶……赫然是【逆天邪神】紫脉天晶!还有一株植于透明玉瓶之中,根茎扭曲,长着七片尖长叶子,通体隐约流动着七彩光芒的【逆天邪神】异草……

  七玄玲珑草!!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猛的【逆天邪神】一震。

  七玄玲珑草、紫脉天晶、地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这分明是【逆天邪神】当初他偶然向夏倾月提过,可以用来治愈他那时残废玄脉的【逆天邪神】三件东西!

  云澈抬头,急切的【逆天邪神】问道:“倾月她走了多久?”

  “额,刚走一小会儿,姐夫你要……”

  夏元霸还没说完,云澈已一阵风般的【逆天邪神】窜出,转眼便消失在了夏元霸的【逆天邪神】眼前。

  夏元霸站在房门口,满脸无辜的【逆天邪神】抓了抓脑袋,小声嘀咕道:“我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应该在姐姐来的【逆天邪神】时候就告诉姐夫呢……”

  出了院子,云澈停留了一瞬,以他敏锐无比的【逆天邪神】灵觉感知了丝丝冰冷气息的【逆天邪神】残存,沿着这些冰冷气息所去的【逆天邪神】方向,云澈速度全开,狂追而去,没过多久,漆黑的【逆天邪神】夜幕之下,一个雪衣飘飘的【逆天邪神】曼妙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他脚步放缓,快速喊了一声:“倾月!”

  背后的【逆天邪神】声音让夏倾月停住了脚步,静静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和追过来的【逆天邪神】云澈四目相对。对于云澈的【逆天邪神】追来,她似乎并不怎么惊讶,美眸无波,声音柔缓:“云公子找倾月有什么事?”

  “云公子”这个称呼让云澈的【逆天邪神】嘴角微微一抽,他开口问道:“倾月老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那天交给你的【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婚书……还在不在?”

  夏倾月雪手抬起,在戒指上轻轻一抹,一张平平整整,精心护在无色水晶中的【逆天邪神】婚书被她拿出。她手一扬,那纸婚书飞向了云澈,落在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中……而这一张,正是【逆天邪神】他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婚书,完好无损!

  一种无言的【逆天邪神】感动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生出,这纸婚书的【逆天邪神】存在,或许并不能证明夏倾月真的【逆天邪神】对他有什么感情,但却证明者那天在他走了之后,她全力护住了他最后的【逆天邪神】一点尊严。

  至少,在自己的【逆天邪神】丈夫陷入四面楚歌之时,身为妻子的【逆天邪神】她没有趁机离弃,而是【逆天邪神】尽到了一个妻子最神圣的【逆天邪神】那部分责任。

  这纸婚书的【逆天邪神】存在,也宣告着他们一直都还是【逆天邪神】夫妻,包括现在。

  “那个时候,你没有能力护住这份婚书,所以交给了我。现在,我相信你已经有了保护好它的【逆天邪神】力量,所以也该交还给你。”夏倾月轻轻的【逆天邪神】说道。

  “那你还记得我把婚书给你时,所说的【逆天邪神】话吗?”。云澈把婚书小心的【逆天邪神】收起,用很轻的【逆天邪神】声音道。

  夏倾月:“……”

  “我那时候说:‘若你还想继续做我的【逆天邪神】妻子,那就保住它,如果你想获得完全的【逆天邪神】自由,就毁掉它’……”说到这里,云澈自嘲的【逆天邪神】一笑:“其实,那天离开之后,我一直以为你的【逆天邪神】选择会是【逆天邪神】毁掉婚书,因为,无论为了你父亲的【逆天邪神】承诺也好,为了向萧鹰叔叔报恩也好,你嫁的【逆天邪神】,都该是【逆天邪神】萧鹰的【逆天邪神】儿子,但,你那时候已经知道了我根本不是【逆天邪神】萧鹰的【逆天邪神】儿子,而是【逆天邪神】一个他们口中‘捡来的【逆天邪神】野种’,你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逆天邪神】毁掉婚书和夫妻之名,然后清清白白的【逆天邪神】进入冰云仙宫,为什么你却选择护住这张婚书?”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美眸与云澈对视,一点都没有避开的【逆天邪神】意思,眼波一片平静。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这一年半,云澈无比明显的【逆天邪神】感觉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整个人的【逆天邪神】气质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与她成婚后相处的【逆天邪神】那几天,她的【逆天邪神】眼神平淡、清冷,还透着些微的【逆天邪神】冷傲和稚嫩,但如今的【逆天邪神】夏倾月眸中的【逆天邪神】清冷却完全被平淡代替,平淡的【逆天邪神】就如一汪毫无波澜的【逆天邪神】静水。而力量气息,却是【逆天邪神】变得寒冷刺骨。

  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核心玄功除了冰云诀,还有冰心诀,后者,可让人平心静息,心海空灵,极致,便可做到真正的【逆天邪神】无欲无求,看淡世间一切生死、胜败、**、善恶……

  只是【逆天邪神】,没有了**和追求的【逆天邪神】人,还能称之为“人”吗?

  “这个问题,倾月无法回答。”

  “为什么无法回答?”

  夏倾月静静的【逆天邪神】道:“因为那时倾月所想,现在已经不记得了。或许,是【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夫妻缘分未尽吧。”

  她口中说起了“夫妻缘分”四个字,这本该带着暧昧气息的【逆天邪神】字眼,她却说的【逆天邪神】平平淡淡,没有一丝感**彩的【逆天邪神】浮动,而这种平淡,给了云澈一种难受的【逆天邪神】窒息感。曾经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便如一座傲然的【逆天邪神】雪山冰莲,那时的【逆天邪神】他虽然残废而渺小,却依然有无穷的【逆天邪神】心思去各种试探撩拨,想着要把她征服、采摘。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发生后来的【逆天邪神】变故,给他足够的【逆天邪神】时间,朝夕相处之下,他坚信自己能成功。

  但现在的【逆天邪神】夏倾月,给他的【逆天邪神】感觉却如同高悬苍穹的【逆天邪神】皎月,依旧完美无瑕,却已距离他很远很远,远到不可能碰触的【逆天邪神】到。

  冰云仙宫这个地方,真是【逆天邪神】害人啊啊啊!!

  想着共处五个月,还xxoo过,却依然决绝离开的【逆天邪神】楚月婵,想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变化……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顿时翻腾起一种把冰云仙宫给灭了的【逆天邪神】冲动。

  收罗了这么多的【逆天邪神】绝世美女,却把她们一个个变得不食人间烟火,不染人世凡尘……简直就是【逆天邪神】男人心中的【逆天邪神】人神共愤之地!

  云澈胸口起伏,平静心境,平和的【逆天邪神】说道:“谢谢你为我找到的【逆天邪神】七玄玲珑草、地玄兽玄丹和紫脉天晶。我知道就算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要在一年半的【逆天邪神】时间里把这三件都集齐也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何况,你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刚入宫的【逆天邪神】弟子。”

  “不用谢,”夏倾月声音清淡而优雅:“相比于你为了打通所有玄关的【逆天邪神】恩惠,这些,不不足为道。”

  “我给你打通玄关,不过是【逆天邪神】流几滴汗水,你为我找到这些东西,却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几滴汗水这么简单。不过,我的【逆天邪神】确不应该和你说谢谢,因为,我们是【逆天邪神】夫妻。”云澈微微笑了起来。

  夏倾月:“……”

  “我能问你三个问题吗?”。

  “请问。”夏倾月没有拒绝。

  夜越来越深,天空虽然只有零星的【逆天邪神】几颗星辰,但圆月却是【逆天邪神】格外皎洁,毫不吝啬的【逆天邪神】洒下明亮的【逆天邪神】光芒,但当照落在夏倾月身上时,这些美丽无瑕的【逆天邪神】月光,却只能沦为不被注目的【逆天邪神】陪衬,月光下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宛若落尘天女,释放着一种无法形容,让人屏息的【逆天邪神】美感。看着眼前这美到近乎虚幻的【逆天邪神】身影,若说云澈没有心跳加速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他缓缓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在冰云仙宫,过的【逆天邪神】还好吗?”。

  “很好。宫主、师父、师伯、师叔,所有的【逆天邪神】师姐妹都对我很好。”夏倾月很简短的【逆天邪神】回答。

  “嗯,那就好。”云澈点了点头:“第二个问题,在很久之前,我就想得到答案,只是【逆天邪神】那个时候,你并没有告诉我……我想知道,在我们成婚时,你的【逆天邪神】玄力,到底已经是【逆天邪神】什么境界?”

  那时的【逆天邪神】云澈无比的【逆天邪神】肯定,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玄力绝对不止表面上所呈现的【逆天邪神】初玄境十级。只是【逆天邪神】,她初玄境十级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却是【逆天邪神】全城皆知,从未有人质疑,就连那些实力远超初玄境的【逆天邪神】长者,也都是【逆天邪神】以为她只有初玄境十级,似乎,是【逆天邪神】她真实的【逆天邪神】玄力被什么特殊的【逆天邪神】方法给掩藏住了。至于隐藏的【逆天邪神】原因,云澈很能理解,在流云城那个小地方,16岁的【逆天邪神】初玄境巅峰已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第一天赋,若她展露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入玄境,甚至入玄境巅峰,必然会引起难以预料的【逆天邪神】轰动。

  这一次,夏倾月没有拒绝,直接回答道:“十二岁那年,我遇到了师傅;十三岁,我突破初玄,踏足入玄之境,十四岁时,突破入玄,进入真玄之境,十六岁与你完婚时,正处在真玄境的【逆天邪神】巅峰之境,便如现在的【逆天邪神】你。”

  云澈:“……!!!”

  【被关小黑屋了,刚出来!!】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