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12章 连胜!
  看到对手是【逆天邪神】云澈,雷震天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我今天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对手居然是【逆天邪神】你小子,看来你这只大黑马,马上就要变成死马了。亮出你的【逆天邪神】武器吧!”

  “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如果对方是【逆天邪神】个高出他数级的【逆天邪神】人说这话也就罢了,但这话来自一个只有真玄境的【逆天邪神】人,无疑让他直接大怒,不再废话,双锤挥舞,卷起两股凶猛异常的【逆天邪神】风浪,直轰云澈胸前。

  雷震天的【逆天邪神】霹雳双锤每一个都重达八百斤,但在他的【逆天邪神】手中却挥舞的【逆天邪神】无比轻灵,带起的【逆天邪神】风声更是【逆天邪神】格外沉重。

  砰!砰!砰!砰!砰!砰!

  凶狠无比的【逆天邪神】连环六锤,全部被云澈用手背挡下,那密集的【逆天邪神】碰撞声完全不像是【逆天邪神】躯体与重锤的【逆天邪神】碰撞,倒像是【逆天邪神】重锤轰砸在磐石之上。这六锤下去,雷震天的【逆天邪神】脸上浮现惊容,两个加起来一千六百斤的【逆天邪神】霹雳双锤,加上自己的【逆天邪神】天生神力,居然被对方连续徒手接下!

  而且接下之后,他的【逆天邪神】手背别说受伤,连红痕都没有留下。

  他的【逆天邪神】身体难道是【逆天邪神】铁打的【逆天邪神】吗?!

  我就不信,你能一直接下去!!

  雷震天目光一阴,全身的【逆天邪神】玄力疯狂的【逆天邪神】流动,身体如风火轮般快速旋转,带动着霹雳双锤如暴风般轰砸着云澈,一下比一下凶狠。

  砰砰砰砰……

  几个呼吸的【逆天邪神】时间,几十锤疯狂砸落,却依然没有沾到云澈的【逆天邪神】一丝衣角,全部被他用手背手腕给挡下。雷震天越打越惊,终于一声大吼,宗门玄功在一瞬间倾力爆发:

  “霹雳雷霆!!”

  霹雳双锤忽然同时轰下,压迫力足足比之前强大了数倍,云澈眉头一皱,没有硬接,身体迅速后闪三个身位,双锤击空之后,忽然相撞,一道霹雳带着密度极高的【逆天邪神】雷电之力骤然迸出,直冲云澈的【逆天邪神】面门。

  咔嚓!

  一道平地雷霆在震耳欲聋的【逆天邪神】响动中炸开,将大片的【逆天邪神】地面轰的【逆天邪神】焦黑一片,而云澈已远远的【逆天邪神】后跃出去,落地之时,手臂一招,霸王巨剑已被他双手握于身前。

  这场排位战,他终于亮出重剑。

  “我靠!好大的【逆天邪神】剑!这就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武器?”

  “难道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重剑?他竟然以重剑为武器?他挥舞的【逆天邪神】起来吗?”

  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一出,顿时引起大片的【逆天邪神】惊奇和窃窃私语声。在论剑台上,雷震天的【逆天邪神】脸色却一阵动荡,因为他发现,在云澈拿起重剑时,他整个人完全的【逆天邪神】变了。

  重剑过于庞大,无论重量、还是【逆天邪神】大小上,都极难驾驭。但,如此大的【逆天邪神】一把剑被他抓在手里,看上去却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和谐,没有哪怕一丝的【逆天邪神】不协调感,仿佛这把剑就是【逆天邪神】为他而生,与他融为一体,不是【逆天邪神】被他抓在手里,而是【逆天邪神】长在他的【逆天邪神】手里,本就是【逆天邪神】他身体的【逆天邪神】一部分。

  云澈的【逆天邪神】气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之前,他看到的【逆天邪神】云澈平淡中带着些许神秘莫测,但毫无锋芒,但当他拿起重剑,他却仿佛看到了一座高不见顶的【逆天邪神】巍峨大山立于身前,一种“根本不可能战胜”的【逆天邪神】念想在心底快速滋生,让他握着双锤的【逆天邪神】手越来越紧,却久久不敢上前。

  这是【逆天邪神】个什么怪胎……重剑类武器,我曾尝试过,却完全不能驾驭,只能放弃,这个人不但手持重剑,而且居然能和重剑契合到这种程度……以重剑的【逆天邪神】特性,就算是【逆天邪神】一个天才,也起码要百年甚至几百年才能到达这种境界……

  一边想着,雷震天更是【逆天邪神】汗流侠背。

  “接我一剑!”

  云澈重剑横起,身体一晃,五丈距离一瞬间拉近。雷震天迅速收敛心神,大吼一声,力贯双臂,倾尽全力的【逆天邪神】迎击上去……手持重剑却移动的【逆天邪神】这么快,说不定,这个重剑只是【逆天邪神】外形巨大,实则比轻剑重不了多少。

  当霹雳双锤与霸王巨剑相撞时,雷震天才意识到他心中所想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可笑的【逆天邪神】“错觉”。一股股远远超过他预想的【逆天邪神】磅礴大力从前方传来,让他握锤的【逆天邪神】双手连同双臂一瞬间失去知觉,他整个人也如被狂风卷起,高高的【逆天邪神】飞了起来……

  砰!!!

  雷震天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在了后方的【逆天邪神】玄力屏障上,翻滚着落下,摔了个七晕八素,他好不容易站起来时,手里的【逆天邪神】霹雳双锤却早已不知被丢到了哪里。

  “还打吗?”云澈把重剑往地上轻轻一顿,剑尖所指,坚硬无比的【逆天邪神】论剑台直接崩出一道裂痕。若他没拿出重剑,雷震天倒是【逆天邪神】勉强可以和他一战,但他拿起重剑时,雷震天就成了一盘菜。

  可以说,空手的【逆天邪神】云澈和拿起重剑的【逆天邪神】云澈,综合战力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逆天邪神】层面。

  想起刚才那一股足以排山倒海的【逆天邪神】力量,雷震天虽然并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逆天邪神】伤,但却再也生不出继续战下去的【逆天邪神】勇气,一垂首,低低的【逆天邪神】道:“我认输……就凭你能驾驭我拼命努力都驾驭不了的【逆天邪神】重剑,我就输的【逆天邪神】心服口服!”

  “雷震天认输,苍风皇室云澈胜!!”

  关注着这场比赛,等着看云澈惨败的【逆天邪神】人们再一次狠狠的【逆天邪神】傻眼。

  居然连雷震天,都败在了这个来自苍风皇室,玄力只有区区真玄境十级的【逆天邪神】弟子手上!!

  这样的【逆天邪神】结果,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

  云澈的【逆天邪神】第二场比赛,是【逆天邪神】一个灵玄境五级的【逆天邪神】枪系玄者,这次,云澈直接手持重剑出场,三个照面,便将对手的【逆天邪神】长枪给砸飞,第四个照面人也给砸飞了出去……

  “……苍风皇室云澈胜!”

  第三场…………

  “……苍风皇室云澈胜!”

  第四场…………

  “……苍风皇室云澈胜!”

  第五场…………

  第六场………

  第七场……

  第八场…

  ………

  ……

  云澈的【逆天邪神】比赛,受到的【逆天邪神】关注度开始越来越高,到后来,只要他一上论剑台,纵然其他论剑台上有四大宗门弟子的【逆天邪神】比赛,绝大多数的【逆天邪神】目光,也会直接转到他在的【逆天邪神】论剑台上,然后看着他胜利……胜利……胜利……再胜利……还是【逆天邪神】胜利……他们看向他的【逆天邪神】目光也一变再变,惊讶……吃惊……震惊……惊骇……到最后都几乎麻木。

  他们每个人都犹记得排位战第一天,云澈上台测试玄力时,那响彻全场的【逆天邪神】哄笑声,但现在,他却用一场又一场,每一场都可以被冠以“不可能”和“奇迹”标签的【逆天邪神】胜利回敬那些嘲笑他的【逆天邪神】人一个又一个响亮的【逆天邪神】耳光。

  每一场比赛一开始,人们都会以为他这一场肯定会败了,但他依然会胜……人们开始想看他的【逆天邪神】首败会在那一场,但他们依然失望了,第一轮小组赛,云澈十二场全胜,如今第二轮小组赛一场又一场的【逆天邪神】过去,他依旧一路胜过来,没有让他们等到一场败绩。

  如果这是【逆天邪神】个灵玄境顶峰,或者哪怕只有六七级的【逆天邪神】玄者,那么一路胜过来,所有人会惊叹,但不会觉得无法接受。但这个云澈……他却是【逆天邪神】只有区区的【逆天邪神】真玄境玄力!一个他们认为根本不配参加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玄力境界。

  却横扫了一个又一个灵玄境的【逆天邪神】绝顶天才!

  也横扫了他们的【逆天邪神】认知。

  随着云澈胜场越来越多,秦无伤的【逆天邪神】神色也越来越激动。当云澈的【逆天邪神】第十场对战胜利时,他激动的【逆天邪神】从座位上站起来,顷刻间老泪纵横……因为有了这十胜场,就算后面的【逆天邪神】五场全败了,个人排位也足以进前一百位!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势力排位,更是【逆天邪神】有可能直接进入到前五十位!!

  这不仅打破了苍风皇室在排位战上从未进入过前百的【逆天邪神】历史,而且是【逆天邪神】狠狠的【逆天邪神】打破!

  苍月双手捂着嘴唇,同样已是【逆天邪神】泪染双颊。她看着从论剑台上走下的【逆天邪神】云澈,视线变得越来越朦胧,心中一遍遍的【逆天邪神】呼喊着:父皇,你看到了吗?云师弟已经带着我们冲进了前一百位……父皇,你的【逆天邪神】梦想真正的【逆天邪神】实现了,我们苍风皇室这一次扬眉吐气,再也不会被人耻笑……父皇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有人欢喜,也有人暴怒。焚天门坐席处,焚绝城一脸阴沉,肺都快要气炸了。他现在非常的【逆天邪神】后悔亲自到来这天剑山庄,否则也不至于恼怒到极点却又无法亲自动手,压抑的【逆天邪神】几乎想死。他想看到云澈出丑,想看到他被对手暴虐,但,他看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云澈一次又一次的【逆天邪神】出风头,一次又一次的【逆天邪神】赚足所有的【逆天邪神】眼球,甚至把四大宗门弟子的【逆天邪神】风头都给压了下去。

  这两轮小组赛,简直都成了他个人的【逆天邪神】表演赛!!

  “大哥,你完全不必要为了这么一个小人物生这么大的【逆天邪神】气。”焚绝壁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他能赢到现在,我只能说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运气实在太好了,第一轮小组赛,被分到了平均实力最差的【逆天邪神】一个组,这第二轮,啧啧,你看看他都遇到些什么渣渣对手?到目前为止,最强的【逆天邪神】才灵玄境六级,要是【逆天邪神】随便遇上个排位前十的【逆天邪神】某个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早就被揍的【逆天邪神】亲妈都不认识了。”

  “哼!”焚绝城斜眼看他一眼:“你在真玄境十级的【逆天邪神】能力,能战胜灵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对手吗!”

  焚绝壁一时语塞,然后又无所谓的【逆天邪神】撇了撇嘴:“你要是【逆天邪神】这么说的【逆天邪神】话,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怪胎。不过现在,我倒是【逆天邪神】希望他再继续赢下去,一直赢到……胜场数排到前三十二位。”

  焚绝城目光一闪:“你是【逆天邪神】说?”

  “嘿嘿!若他真排进前三十二位,进入了淘汰赛,再不幸遇到我的【逆天邪神】话,啧啧……”焚绝壁舔了舔嘴角,脸上露出毒蛇般的【逆天邪神】笑:“我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办法让他这个怪胎变成废物。亲手毁掉一个怪胎级天才的【逆天邪神】快感,大哥你是【逆天邪神】知道的【逆天邪神】,那是【逆天邪神】一种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美妙。”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