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11章 第二轮小组赛

第211章 第二轮小组赛

  “看起来,你应该是【逆天邪神】遇到了某个奇人,使得你脱胎换骨,这也是【逆天邪神】属于你的【逆天邪神】造化。”楚月璃微微颔首:“如此一来,相信倾月也会更加放心。不过……”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变得冰冷起来:“我希望你不要忘记倾月冰云仙宫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份,更不要忘记我冰云仙宫为什么会允许她与你完婚。我不希望你摆脱残废之身后,滋生其他什么不该有的【逆天邪神】想法。”

  云澈淡淡一笑,道:“前辈放心,弟子对倾月只有无限的【逆天邪神】欣赏和无限的【逆天邪神】感激,断然不会做出任何让她为难的【逆天邪神】事。”

  这句话虽然是【逆天邪神】在应承楚月璃的【逆天邪神】话,但背后还隐藏着另一层意思……不做会让她为难的【逆天邪神】事,至于不会让她为难的【逆天邪神】嘛……

  楚月璃眸光看了楚月婵一眼,她知道楚月婵性子孤冷,从不喜欢与外人久处,当下说道:“我们走吧。”

  “元霸,照顾好自己和父亲。”夏倾月向夏元霸轻轻一语,一双美眸从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一扫而过,便随着楚月婵与楚月璃离开。

  “啊啊……姐姐,我还有好多话要和你说!”

  云澈一把拉住有追上去趋势的【逆天邪神】夏元霸,摇头道:“好了元霸,不要过去了。自从她入了冰云仙宫,便已不再是【逆天邪神】你们夏家的【逆天邪神】人,而是【逆天邪神】属于冰云仙宫了。冰云仙宫不像我们所在的【逆天邪神】苍风玄府,一旦进入,便终生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纵然哪一天死去,也只会长眠于宫中。”

  “哦。”夏元霸似懂非懂的【逆天邪神】点头,然后又咧着嘴笑了起来:“没关系,至少姐夫还在。姐姐在那里才不到两年,就变得这么厉害,她一定很开心的【逆天邪神】。”

  “……”夏元霸这大心脏,冷不丁的【逆天邪神】就会让云澈久久无言。

  “听说,这次冰云仙宫带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冰璃仙子楚月璃和已经许久没有出面的【逆天邪神】冰婵仙子楚月婵。楚月璃身边的【逆天邪神】那一位,应该就是【逆天邪神】当年让无数青年俊杰魂牵梦萦的【逆天邪神】楚月婵了。”苍月走过来说道:“可惜她戴着面纱,真想看看让我父皇念叨了半生的【逆天邪神】‘苍风第一美女’究竟有多美。”

  “这位冰婵仙子,倒是【逆天邪神】和传闻中的【逆天邪神】一样清冷孤傲,仅仅是【逆天邪神】看她几眼,就如一种灵魂都快要结冰的【逆天邪神】感觉,让我都根本没有勇气上前和她说话。”苍风轻轻拍了拍胸脯,楚月婵那冷然无双的【逆天邪神】姿态,让她的【逆天邪神】印象无比深刻,她小心的【逆天邪神】道:“不过好奇怪,传闻她一般都是【逆天邪神】留居在冰云仙宫之中,经常连续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出来,别人想见她一面,比登天还要难,为什么这次会来这一届的【逆天邪神】排位战呢?”

  “……兴许,是【逆天邪神】她在冰云仙宫闷久了,想出来散散心吧。”云澈随口道。然后在心中幽幽一叹,刚才,他不断的【逆天邪神】看向楚月婵,想与她有目光上的【逆天邪神】碰触,哪怕对方只是【逆天邪神】冰冷无情,甚至毫无感情的【逆天邪神】眸光……但楚月婵始终目不斜视,冷若冰雕,面纱之下的【逆天邪神】雪颜更是【逆天邪神】一片沉静,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无视了他的【逆天邪神】存在。

  这种无视,比无情还要无情。

  “不过,我老感觉,楚月婵好像一直在偷看你。”苍月忽然说道。

  “偷看……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嘴巴张了张:“她明明站在那里动都没动过,你怎么知道她在偷看我?”

  苍月螓首一歪,想了好一会儿后,满脸认真的【逆天邪神】回答道:“女人的【逆天邪神】直觉。”

  云澈:“噗……”

  ——————————————

  “大千世界,真是【逆天邪神】无奇不有,一个原本彻彻底底废掉的【逆天邪神】人,时隔不到两年,竟然在这排位战上一鸣惊人。看来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这些年,我着实有些坐井观天了。”

  楚月璃感叹着道,显然云澈的【逆天邪神】脱胎换骨给她造成了极大的【逆天邪神】震撼。

  “姐姐,你是【逆天邪神】否知道这世上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一个玄脉从小就废掉的【逆天邪神】人完全恢复?”楚月璃向楚月婵问道。但她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得到回答。楚月婵目视前方,眸光如一潭清澈的【逆天邪神】死水般毫无波澜,仿佛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姐姐?”

  楚月婵依旧毫无回应。

  楚月璃没有再出声……自从楚月婵忽然离宫半年回来后,便如忽然换了一个人般,作为最为了解她的【逆天邪神】妹妹,她也已完全猜不透她在想着什么。

  她的【逆天邪神】身后,水无双和舞雪心正一左一右围着夏倾月窃窃私语着。

  “夏师妹,那个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弟弟?你们姐弟的【逆天邪神】差别好大,你这么柔柔弱弱,你的【逆天邪神】弟弟却像个小巨人。”

  “那个云澈就是【逆天邪神】你嫁的【逆天邪神】那个人?居然会在这里碰上,好让人惊奇。不过,他长的【逆天邪神】还蛮好看的【逆天邪神】……夏师妹,你之所以坚持要嫁给他,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对他也有一点点喜欢呢?”

  夏倾月轻轻摇头:“我嫁给他,只是【逆天邪神】为了父亲当年的【逆天邪神】承诺,和他的【逆天邪神】父亲当年的【逆天邪神】救命之恩,我既然已入了冰云仙宫,又怎么会对他产生感情呢。”

  说到这里,她的【逆天邪神】脑海晃过了刚看到云澈时,他和一个一身宫裳,气质恰灸嫣煨吧瘛垮雅,长相极美的【逆天邪神】女孩亲密走在一起的【逆天邪神】画面,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丝不舒服……但这种不舒服的【逆天邪神】感觉很轻很轻,而且一闪即逝,之后便不再出现。

  ————————————

  第二天和第三天,苍风排位战第一轮小组赛继续进行。

  这一轮小组赛,云澈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相当幸运。他所在的【逆天邪神】这一组五十人中,不但没有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而且最强者也只有灵玄境五级,但六个灵玄境五级的【逆天邪神】宗门弟子,他一个都没碰上。三天时间,他打完十二场,遇到的【逆天邪神】最强者也只有灵玄境四级……他以十二场全胜的【逆天邪神】成绩出线,进入前三百位,杀入了第二轮小组赛。

  这个成绩,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我靠!虽然我承认这个真玄境的【逆天邪神】家伙比预想的【逆天邪神】强的【逆天邪神】多,居然能越级挑战,但居然杀入了第二轮小组赛,还是【逆天邪神】全胜……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

  “这家伙命实在太好了,遇到的【逆天邪神】最强对手也才灵玄境四级。我的【逆天邪神】命怎么就没这么好,遇到的【逆天邪神】全是【逆天邪神】一群变态。我要是【逆天邪神】换成他,我也能全胜。”

  “得了吧,真是【逆天邪神】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真玄境十级的【逆天邪神】时候和灵玄境三四级的【逆天邪神】人交手试试!?”

  “……”

  夏倾月、凌云同样是【逆天邪神】毫无悬念的【逆天邪神】以全胜的【逆天邪神】成绩结束第一轮小组赛,他们的【逆天邪神】十二场比赛中,一大半都是【逆天邪神】对手直接投降,效率简直不能更高。

  第一轮小组赛结束,夏元霸振臂欢呼,苍风笑意盈盈,秦无伤则已是【逆天邪神】高兴的【逆天邪神】合不拢嘴。虽然对云澈杀入第二轮小组赛有着绝对的【逆天邪神】信心,但这一刻到来时,他依旧按捺不住心中的【逆天邪神】激动……因为这可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室历史上第一次进入第二轮小组赛!第一次有弟子进入前三百位!

  “我马上传音给皇上,他得到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兴许心情大好之下,病情都会有所好转。”秦无伤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说道,然后迫不及待的【逆天邪神】找了个角落传音去了。

  “云师弟,太好了。你创造了我们苍风皇室在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历史哦,父皇知道以后,一定会很高兴很高兴,如果再进入前一百位的【逆天邪神】话,父皇就算殡天,也会没有多少的【逆天邪神】遗憾……云师弟,真的【逆天邪神】谢谢你。”苍月满面红晕,她轻握住云澈的【逆天邪神】手,好看的【逆天邪神】眉毛在欢欣中弯成两道美丽的【逆天邪神】月牙儿。

  云澈刚要说话,忽然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逆天邪神】杀气拂过他的【逆天邪神】脸庞,他脸上笑意不变,反握住苍月的【逆天邪神】手,轻柔的【逆天邪神】道:“那……师姐,你要怎么奖励我呢?”

  “啊?你想要什么奖励?”苍月眨了眨美眸。

  “我想要师姐……亲我一下。”云澈稍稍侧过脸,微笑着道。

  “啊?在这里?”苍月看了一眼四周,绝美的【逆天邪神】脸上一片粉红色悄然弥漫,她嘴唇微微翘了翘,忽的【逆天邪神】向前,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快速的【逆天邪神】吻了一下,然后又连忙低下螓首,心若鹿撞。

  不远处,正看着云澈和苍月的【逆天邪神】焚绝城手中传来“砰”的【逆天邪神】一声,座椅的【逆天邪神】第二节扶手也被他盛怒之下直接捏碎。

  “大哥,怎么了?”听到声响的【逆天邪神】焚绝壁回头问道。

  焚绝城面部的【逆天邪神】肌肉抽搐,原本俊美的【逆天邪神】一张脸此时分布着道道狰狞,双目之中,更是【逆天邪神】充斥着让人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阴毒:“我要把云澈这个小畜生……碎…尸…万…段!!”

  ————————————

  苍风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第四天,第二轮小组赛正式开始。与此同时,第一轮被淘汰的【逆天邪神】一千二百弟子转入后山的【逆天邪神】次赛场,进行三百位之后的【逆天邪神】排位战,只不过,次赛场的【逆天邪神】排位战,关注者就极少了,质量和氛围上,更是【逆天邪神】和主赛场的【逆天邪神】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第二轮小组赛同样在三十个小剑台进行,虽然弟子数量压缩至300人,但每个人却要打满整整十五场!同时,这一轮的【逆天邪神】比赛虽然依旧是【逆天邪神】“小组赛”,但却不再分组,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对手,不再限于一个小范围,而是【逆天邪神】在所有进入第二轮的【逆天邪神】弟子中随机抽取。从而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公平性。

  但公平这种东西,从来没有绝对的【逆天邪神】。虽然第二轮不分组,但每一场比赛选到哪个对手,还是【逆天邪神】要看脸。若是【逆天邪神】某个人原本有进百强的【逆天邪神】实力,但却倒霉到十五场比赛的【逆天邪神】对手全部是【逆天邪神】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人,那也只能抱头痛哭,连个说理的【逆天邪神】地儿都没有,而另一个人实力只在中游,所遇到的【逆天邪神】对手却全部是【逆天邪神】下游的【逆天邪神】,估计都能混个全胜。

  当然,这两种极端的【逆天邪神】状况发生的【逆天邪神】概率极小,每人十五场,整体上还是【逆天邪神】很公平公正的【逆天邪神】。

  “七号论剑台第一场,苍风皇室云澈——对战——霹雳雷阁雷震天!”

  三十个论剑台的【逆天邪神】对战同时进行,云澈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对手已站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前,此人身体粗壮无比,年龄虽只有二十岁,但看上去却像是【逆天邪神】一个四十多岁的【逆天邪神】壮汉,他双手的【逆天邪神】武器,是【逆天邪神】两把圆形巨锤。

  爆冷全胜进入第二轮小组赛的【逆天邪神】云澈在这一轮毫无疑问受到了更高的【逆天邪神】关注度,看到他的【逆天邪神】对手时,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里冒出一模一样的【逆天邪神】想法:这次,这个云澈败定了。

  他能败灵玄境三级,能败灵玄境四级……但再怎么妖孽,也该有个限度,而这个雷震天,是【逆天邪神】威震西北的【逆天邪神】霹雳雷阁的【逆天邪神】少阁主!玄力高达灵玄境六级!他双手的【逆天邪神】霹雳双锤,足以将一块巨石轰成碎渣,若砸在人的【逆天邪神】脑袋上,直接就能砸个稀巴烂。

  “云师弟,加油……”苍月双手抓着衣角,紧张的【逆天邪神】低念着。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