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03章 有人来了

第203章 有人来了

  冰月仙宫一行人进入后不久,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四人便也进入庄中,此次并未碰面。入庄之后,他们很快就被迎入已安排好的【逆天邪神】住处。而这个暂住地的【逆天邪神】规格,远远超出了云澈和夏元霸的【逆天邪神】预料。

  因为这并不是【逆天邪神】什么简单的【逆天邪神】客房,而分明是【逆天邪神】一个雅致的【逆天邪神】小院……啊不,大院!院里足有八间**房间,院内有树、有亭、有水,还有一个摆放着十几种武器的【逆天邪神】武器架。

  “哇!这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吧……我本来以为至少要两个人挤一个房间,没想到,居然这么大,这么豪华。”夏元霸看着这个大院,不断的【逆天邪神】惊呼着。

  “不愧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光这待客的【逆天邪神】手笔,就不是【逆天邪神】其他宗门可比的【逆天邪神】。”云澈也惊叹道。

  秦无伤呵呵一笑,道:“前来参加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势力足有五百多个,每一个势力,都会有一个这样的【逆天邪神】一个院子,院子里的【逆天邪神】房间也都不会少于八个,也就是【逆天邪神】让每一个来客都可以有一间**的【逆天邪神】房间。以天剑山庄之大,别说五百个队伍,就算再来五百个,这样安排也完全不成问题。”

  “几位贵客,请选择好自己的【逆天邪神】房间,晚些时间,我会把餐点送到各位房间中。未恐赛前有不必须的【逆天邪神】冲突,便不安排聚餐,还请见谅。”带他们进来的【逆天邪神】那个天剑女弟子礼貌的【逆天邪神】道。

  四个人,八个房间,选择起来自然有很大的【逆天邪神】余地。秦无伤选择了右边第二个房间,夏元霸选择了右三,云澈选择了左四,苍月则选择了左三。四人中间只隔了正冲院门的【逆天邪神】那间房。

  虽只是【逆天邪神】客房,但里面的【逆天邪神】装饰却相当不简单,比苍风玄府内府弟子房都要奢华数倍有余。

  有空间戒指的【逆天邪神】存在,他们自然不会有类似行李之类需要放置收拾的【逆天邪神】东西。秦无伤道:“云澈和元霸都是【逆天邪神】第一次来天剑山庄,机会难得,时间也尚早,不如你们便在山庄里逛逛吧,好好感受一番苍风第一山庄的【逆天邪神】恢宏。”

  “好!”云澈和夏元霸同时点头。

  苍月马上道:“我也去。我三年前来过一次,一些地方还依稀记得,特别是【逆天邪神】御剑台,刚好可以带路。秦府主,你不在山庄里走走吗?”

  “我就算了,这些年也来过不少次了,可不想再见到那几张满是【逆天邪神】嘲讽的【逆天邪神】臭脸。”秦无伤呵呵一笑道。

  秦无伤口中所说“那几张满是【逆天邪神】嘲讽的【逆天邪神】臭脸”是【逆天邪神】指什么,苍月当然清楚,她安慰道:“秦府主,你放心,这次云师弟一定能让我们狠狠的【逆天邪神】扬眉吐气。”

  “好,”秦无伤笑着点头:“你们去吧,我正好打打坐,这山庄里回荡不绝的【逆天邪神】剑气,每一次都让我受益匪浅。”

  三人出了院门,视线中人影晃动。宾客的【逆天邪神】居住地比较集中,大抵都在附近,随着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到来,这处宾客区也自然热闹起来。一些旧识停下脚步,互相攀谈。互不相识的【逆天邪神】人照面时也会微笑问好……在天剑山庄之内,这些平时尊傲不凡的【逆天邪神】霸主级人物,无论年长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年轻的【逆天邪神】,都会收敛傲气,变得谦逊有礼,因为在自己的【逆天邪神】地盘上可一手遮天的【逆天邪神】人,在这里或许只能沦为平庸,甚至底层,谁都不敢确定自己迎面走来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能两个指头就捏死自己。

  而且,苍风帝国境内,敢在天剑山庄撒野的【逆天邪神】人还没出生过。

  “你们想先看御剑台,还是【逆天邪神】论剑台呢?御剑台上有几千把剑,而且每一把剑都不是【逆天邪神】凡品。天剑弟子想获得御剑台上的【逆天邪神】剑,就必须将选中的【逆天邪神】那一把剑征服。数千把剑齐飞的【逆天邪神】状况景象,保证你们看了一辈子都忘不掉。”苍月目光闪闪的【逆天邪神】道:“论剑台呢,就是【逆天邪神】进行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地方,共有一个主剑台和三十个小剑台。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小组战都会在小剑台进行,最终的【逆天邪神】三十二位排位战会在主剑台进行。”

  苍月刚说完,她的【逆天邪神】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惊喜的【逆天邪神】声音:“苍月公主?”

  云澈循声抬头,看到一行七人正向这边走来。这七个人三老四少,都是【逆天邪神】一身红衣,胸前绣着一团赤火图案。七人之中年纪最长的【逆天邪神】那一个已是【逆天邪神】头发胡子花白,一张老脸和微现浑浊的【逆天邪神】老目都沉淀着大量的【逆天邪神】沧桑。但他身上隐隐释放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却是【逆天邪神】浑厚无比,让不少经过的【逆天邪神】人在看向他时都露出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惊和忌惮之色,脚步也会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绕开,不敢稍有靠近。

  而这个老者,让云澈有了一种熟悉感,微一思索,他便想起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

  赤龙山脉,炎龙的【逆天邪神】居所……企图打炎龙主意的【逆天邪神】焚天门五人之中,被其他四人称作大长老,有着半步王玄实力的【逆天邪神】焚莫离!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这七个人,是【逆天邪神】焚天门的【逆天邪神】人。

  而发出声音的【逆天邪神】那人是【逆天邪神】一个年纪二十三岁上下的【逆天邪神】青年人,他微笑看着苍月,目光惊喜和……迷恋。

  听到这个声音,苍月的【逆天邪神】眉头一皱,侧过身来,礼貌的【逆天邪神】道:“原来是【逆天邪神】焚少主,幸会。”

  焚绝城走了过来,脸上更是【逆天邪神】带着喜悦与优雅共存的【逆天邪神】微笑,他向苍月微微一礼,笑着道:“该说幸运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绝城,因为绝城终于赌对了。绝城这次毫不容易争取到来天剑山庄,唯一的【逆天邪神】原因,就是【逆天邪神】为见公主殿下凤颜,果然,公主殿下的【逆天邪神】确亲自到来,绝城真是【逆天邪神】欢喜不已。”

  焚绝城的【逆天邪神】目光**裸的【逆天邪神】落在苍月的【逆天邪神】身上,对她身边的【逆天邪神】云澈和夏元霸看都没看一眼……一个真玄境,一个初玄境,让他开口询问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

  “焚少主有心了,”苍月勉强的【逆天邪神】一笑:“我还要带两位朋友在庄中转转,若无他事,我便告辞了。”

  焚绝城也不纠缠,微一欠身:“那就不耽误公主殿下时间了,晚些时间,绝城再来拜会。”

  苍月随意的【逆天邪神】一点头,便带着云澈和夏元霸离开。

  “呵呵,大哥,第一次见你对一个女人这么有耐心。啧啧,都已经整整三年了。我倒是【逆天邪神】真想知道你这次的【逆天邪神】耐心能到什么时候。”

  焚绝壁走过来,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不过这个苍月公主倒也真不一般,连大哥你都看不上,难道她想嫁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天上玉帝不成?嘿……你要是【逆天邪神】哪天不想玩这个游戏了,只要你一句话,我亲自去把她给绑了送你床上去,咋样?”

  “不许胡闹。”焚绝城冷哼一声:“征服一个女人的【逆天邪神】快感,要远远超过得到一个女人。而且,虽然皇室渐衰,而且马上要被我们掌控,但她现在毕竟是【逆天邪神】皇宫公主,岂是【逆天邪神】你想绑就能绑的【逆天邪神】,万一因此惹怒天剑山庄,看你如何收场。”

  “天剑山庄顶多保一个苍万壑,我不认为他们有心思管一个皇女的【逆天邪神】死活。”焚绝壁笑了笑,然后看着苍月曼妙绝美的【逆天邪神】背影,缓缓用舌头刮了一下嘴角。

  焚绝城目光转向苍月走出的【逆天邪神】那个庭院,刚好,为苍月他们安排庭院的【逆天邪神】那个天剑女弟子走了出来。焚绝城上前问道:“这位师妹,在下焚天门焚绝城,敢问苍月公主殿下的【逆天邪神】房间是【逆天邪神】哪一间?”

  ————————————————

  夜幕开始降下,来参加排位战的【逆天邪神】众势力也全部到齐。云澈三人在天剑山庄可活动范围内走了一圈后便回到自己房间。

  天剑山庄准备的【逆天邪神】餐点也格外丰盛,吃过晚点,时间已是【逆天邪神】戌时,虽然尚不太晚,外面的【逆天邪神】天还隐有光明,但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宾客区已是【逆天邪神】一片安静。为准备明日的【逆天邪神】排位战,参赛弟子都是【逆天邪神】早早睡下,养精蓄锐,来陪同的【逆天邪神】长着也自然都不会出声打扰。

  不过对云澈来说,这个时间点睡觉实在有些过早了。他在床上翻覆几个回来后,一屁股坐起,然后推门而出,来到隔壁苍月的【逆天邪神】房间前,苍月房间里的【逆天邪神】灯还亮着,她明日不参与比赛,自然也不需要那么早睡。

  “咚、咚、咚”,云澈抬手敲门:“师姐,是【逆天邪神】我。”

  门很快被打开,映出苍月在月光和灯光共同照耀下雪白剔透的【逆天邪神】娇颜:“云师弟,明天就要比赛了,你怎么还没睡?”

  云澈暧昧一笑,一言不发的【逆天邪神】走进去,把门一关,拉上门栓,然后忽然在苍月的【逆天邪神】娇呼声中把她拦腰抱起,快步向床边走去:“当然是【逆天邪神】因为想念师姐了。”

  “啊……可是【逆天邪神】你……你明天还要比……唔……唔唔……”

  她话还没说话,嘴唇已被云澈用力的【逆天邪神】吻上,人也被她压在床上,所有的【逆天邪神】声音顿时化作呜咽,她象征性的【逆天邪神】挣扎了一下,便不自禁的【逆天邪神】闭上眼睛,沉浸在和云澈的【逆天邪神】缠绵相吻中。

  苍月的【逆天邪神】双唇宛若花瓣一般娇嫩,触感柔软而滑腻,云澈吮吸的【逆天邪神】如痴如醉,他双手放在她的【逆天邪神】腰间,舌头长驱直入,与苍月娇怯的【逆天邪神】丁香小舌碰触、交缠在一起。

  苍月“呜”的【逆天邪神】一声,细巧的【逆天邪神】眉毛在紧张中轻轻发颤,贝齿下意识的【逆天邪神】轻轻咬住云澈侵略口中的【逆天邪神】舌头,呼吸吁吁,莲香轻吐,徐徐拂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

  缠绵之中,苍月的【逆天邪神】脸上已不知不觉粉色遍布,似开似合的【逆天邪神】双目一片迷离。迷蒙之中,她腰间的【逆天邪神】衣带已被云澈拉开,裙裳的【逆天邪神】玉石扣子也一一解开,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长驱直入,袭入她的【逆天邪神】衣内,毫无阻隔的【逆天邪神】在她嫩滑的【逆天邪神】纤腰上游走起来。

  “呜……”肌肤的【逆天邪神】直接接触,让苍月的【逆天邪神】眼睫猛的【逆天邪神】一跳,美眸瞪大,口中呜咽,身体更是【逆天邪神】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挣扎起来,她螓首一侧,总算逃过云澈的【逆天邪神】唇舌,气喘吁吁的【逆天邪神】道:“不……不要……你明天还要比赛……”

  “有师姐给我力量,明天我只会表现的【逆天邪神】更好!”说完他头部压下,再次把苍月吻住,插在她衣内的【逆天邪神】双手忽然向上,抓住了两只异常饱满的【逆天邪神】柔软雪丘,轻轻的【逆天邪神】揉捏起来。

  “呜……呜!”敏感部位受袭,苍月的【逆天邪神】呜咽和挣扎更加剧烈,但以她的【逆天邪神】力气又怎么能抗拒的【逆天邪神】了云澈,很快,她的【逆天邪神】挣扎就越来越微弱了下去,不多时,一种陌生的【逆天邪神】奇异感觉在体内悄悄弥漫开来,那双正在侵犯她玉洁身体的【逆天邪神】手也似乎变得越来越炽热,火热的【逆天邪神】触感透过肌肤传入体内,让她的【逆天邪神】身体内部仿佛忽然有了一团火在燃烧,纤柔的【逆天邪神】腰肢开始不自觉的【逆天邪神】轻轻扭动,鼻中发出无意识的【逆天邪神】喘息声,红晕满面,眼瞳中更是【逆天邪神】一片醺醺然。

  这一刻的【逆天邪神】苍月,娇媚的【逆天邪神】不可方物。

  这时,毫无预兆的【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动作忽然停止,双手依然轻轻的【逆天邪神】抓在苍月的【逆天邪神】高耸的【逆天邪神】酥胸上,但嘴唇已离开苍月的【逆天邪神】香唇,神色变得平静,呼吸也收敛了起来。

  苍月缓缓睁开迷离的【逆天邪神】眼睛,声音绵软如水:“云师弟……”

  “嘘……有人来了。”云澈低头在她唇上一吻,用极轻的【逆天邪神】声音道。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