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02章 天剑庄主

第202章 天剑庄主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高文字。  会遇到这样的【逆天邪神】对待,秦无伤丝毫不觉得意外。他本以为苍月会带几个高手护卫随行,所以自己除了三个参赛弟子,没敢擅自带任何人,没想到苍月却是【逆天邪神】孤身前往,三个弟子又被云澈打残两个,逼走一个,后来算上夏元霸,也才四个人,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谛笑皆非。

  他上前道:“这位小兄弟,在下秦无伤,此次便是【逆天邪神】参加排位战而来。”

  “你们四个……是【逆天邪神】来参加排位战?”守在山门前的【逆天邪神】天剑弟子都愣了一下,凌海崖在这时注意到了苍月,一愣之后,连忙道:“这位,可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苍月公主?”

  “正是【逆天邪神】。”苍月微微颔,同时把邀请函与名单寄上:“我们四人是【逆天邪神】代表皇室,参加这一届的【逆天邪神】排位战而来,这是【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邀请函以及名单。”

  名单上当然也只有四人:秦无伤、苍月、夏元霸、云澈。

  而且参赛弟子栏里,只有“云澈”一个名字。

  凌海崖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然后让到一边,礼貌的【逆天邪神】道:“原来是【逆天邪神】皇室贵客到来,刚才失礼,还请见谅,四位贵客请进,前方十里,便是【逆天邪神】山庄所在,庄主和庄主夫人已亲自再亲自再等候,请。”

  四人过了山门后,守门的【逆天邪神】几个弟子都是【逆天邪神】面面相觑。

  “只带一个参赛弟子,还只是【逆天邪神】个真玄境……话说我所知道的【逆天邪神】这些届排位战,好像还从来没有真玄境的【逆天邪神】参赛弟子。”一个弟子道。

  “自从苍万壑重病之后,他的【逆天邪神】权势被太子和三皇子趁机暗中抢夺拉拢瓜分,皇室风云动荡,估计也没心思管什么排位战了。皇室的【逆天邪神】成绩一直惨淡,这一次,估计是【逆天邪神】破罐子破摔了。能让苍月公主亲自带队,估计也只是【逆天邪神】为了彰显对我们山庄的【逆天邪神】看重。”

  “有两点是【逆天邪神】肯定的【逆天邪神】。”凌海崖说道:“这一届的【逆天邪神】排位战,皇室的【逆天邪神】成绩将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惨淡,估计倒退第一非其莫属。第二嘛,明天上午的【逆天邪神】年龄与玄力测试,皇室估计要闹个大笑话了。唉,想当年我们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先祖和皇室先祖互为兄弟,相互扶持,一个手掌天下权,一个手掌天下势,如今,我们天剑山庄雄冠苍风,无人可及,皇室却日渐衰落,也就在寻常百姓那里尚有权威,在那些势力强大的【逆天邪神】宗门眼里,日渐没有威慑可言。这一次将被更多的【逆天邪神】人看不起,还真是【逆天邪神】可叹。”

  云澈四人走进山道,虽然这里距离天剑山庄还有十里之遥,但已能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前方传出的【逆天邪神】磅礴中带着凌然的【逆天邪神】气息。

  “不愧是【逆天邪神】天剑山庄,这种气息,让人感觉仿佛有千万把剑在身边飞舞。”云澈感叹着道。

  “哇啊啊……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有一天可以亲自到来天剑山庄。我以前最崇拜的【逆天邪神】司空表叔,都没有到过天剑山庄。”夏元霸一路上看上看下,望东望西,两只眼睛一直瞪到最大,根本都不舍得眨一下。

  夏元霸激动的【逆天邪神】样子,让苍月不自禁的【逆天邪神】勾唇一笑,她对云澈道:“云师弟,天剑山庄不比别的【逆天邪神】地方,这里可以称得上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圣地,也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圣地。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弟子,即使是【逆天邪神】最底层的【逆天邪神】,在外界也是【逆天邪神】天才级别。之前看守山门的【逆天邪神】那些弟子,实力都在灵玄境,二十几岁的【逆天邪神】灵玄境,在各大分支玄府,都有资格成为导师,但在天剑山庄,却只是【逆天邪神】守门弟子。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底蕴之丰厚,实力之庞大,绝非常人所能想象。”

  “师姐,我明白,你放心,如果受到什么讥讽挑衅,只要不触及我的【逆天邪神】底线,我都会退避。”云澈微笑点头道。他明白苍月说这些的【逆天邪神】意思。因为苍月知道他是【逆天邪神】个绝不吃亏的【逆天邪神】人,他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在这一千多个参赛弟子中,只是【逆天邪神】垫底的【逆天邪神】垫底,很容易受到嘲讽,如果他就地反击的【逆天邪神】话,万一惹怒了天剑山庄,纵然是【逆天邪神】苍月亲自出面,也不一定能控制下来。

  不过,他的【逆天邪神】前提,是【逆天邪神】不触及他的【逆天邪神】底线。至于这个底线,当然由他自己来控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那是【逆天邪神】对君子而言,他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逆天邪神】什么君子。

  同一时间,冰云仙宫一行五人已临近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大门。

  “姐姐,除了之前你为了取三颗冰系天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为倾月炼制‘冰心玉液’外,十几年从未出过冰云仙宫。为什么这一次会主动提出来这届的【逆天邪神】排位战?”楚月璃美眸微转,问出了自出宫开始就沉积在心中的【逆天邪神】疑问。

  楚月婵眸光如晶,毫无波澜,声音更如风拂玄冰,轻柔中透着刺骨之寒:“避世太久,想看看如今的【逆天邪神】年轻一辈是【逆天邪神】更加兴盛,还是【逆天邪神】已没落。”

  楚月璃却是【逆天邪神】微摇颔:“姐姐,这个世界上,我是【逆天邪神】最了解你的【逆天邪神】人。你的【逆天邪神】这个理由,或许别人会信,但我又怎么可能会信呢。”

  楚月婵:“……”

  “你半年前忽然离宫,上个月才回来。回来之后便经常心神不宁。姐姐的【逆天邪神】冰云诀与冰心诀都已达第六重境,如果不是【逆天邪神】生了天大的【逆天邪神】事,断然不至于如此。姐姐这次又忽然提出要亲自到来天剑山庄……”

  “天剑山庄已到,不该问的【逆天邪神】事,不许再多问。”楚月婵冷冷出声,将楚月璃的【逆天邪神】话打断,声音中的【逆天邪神】冷意让后方的【逆天邪神】三个冰云弟子全部心惊胆颤。

  楚月璃顿时收声,再不敢问。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大门,也在这时出现在眼前。

  “倾月,把这个戴上,不到最后时刻,不许拿下来。”楚月璃转过身,将一串冰结项链放到那个佩戴面纱的【逆天邪神】少女手中。

  “是【逆天邪神】,师父。”少女接过冰晶项链,将它环在雪颈之上。

  凌月枫五十有余,但看上去顶多不过三十岁。到了王玄之境,寿命将长达四五百岁,五十岁对一个王座来说,不过是【逆天邪神】青春的【逆天邪神】起始。

  凌月枫面如冠玉,肤净无须,长相俊雅,气质温文平和,没有一丝剑道至尊的【逆天邪神】凌然之气。一双手宛若白玉,完全不像是【逆天邪神】经常握剑的【逆天邪神】手。面对来客,他不但亲自门前迎接,而且面带谦和微笑,举止温软有礼,更无一丝苍风第一霸主的【逆天邪神】骄气与傲气。一些参赛而来的【逆天邪神】年轻女弟子见到他时都是【逆天邪神】目露倾慕甚至痴迷。

  他身边站着一个看上去年纪三十出头的【逆天邪神】华服女子,她便是【逆天邪神】凌月枫的【逆天邪神】唯一妻室轩辕玉凤,也是【逆天邪神】凌云与凌杰的【逆天邪神】生母。她气质雍容,貌美如花,虽然就长相而言也是【逆天邪神】千里挑一,但若与楚月婵相比,只能是【逆天邪神】人间女子与天上仙女的【逆天邪神】区别,差了至少十万八千里。

  能让痴恋楚月婵的【逆天邪神】凌月枫最终娶轩辕玉凤为妻,当然不可能因为她的【逆天邪神】相貌,而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家世背.景……只是【逆天邪神】,他们成为夫妻二十多年,从未有人敢问及天剑山庄庄主夫人的【逆天邪神】背.景来历,更无人敢去调查。因为她的【逆天邪神】姓氏“轩辕”,让人单单是【逆天邪神】想起,心中都会涌起一股深深的【逆天邪神】怯意。

  因为,那是【逆天邪神】天玄大6四大圣地之中,某个圣地之主的【逆天邪神】姓氏。

  “冰云仙宫楚月璃,携师姐楚月婵,弟子水无双、舞雪心、夏倾月特来拜会天剑山庄,并代宫主向凌庄主及凌夫人问好。”面对迎客的【逆天邪神】凌月枫与轩辕玉凤,楚月璃走在最前,向凌氏夫妇微微一礼。

  早在他们走来时,凌月枫的【逆天邪神】心神便已大乱,因为他看到了楚月婵。纵然楚月婵面带冰纱,纵然他和楚月婵已三十一年未见,但她的【逆天邪神】那双眼睛他依旧一眼就认出,只是【逆天邪神】,他并不敢确定,因为他不相信楚月婵会亲自到来天剑山庄,直到楚月璃亲口说出“楚月婵”的【逆天邪神】名字,他才敢于相信。

  三十一年过去,没有人会想到,他对她也魂牵梦萦了整整三十一年,纵然娶妻生子,且两个儿子也都到了婚娶年龄,他依然没有让那个美到极致的【逆天邪神】影子从内心和灵魂深处走出。

  这个天下第一霸主,这几十年来第一次心神大乱,楚月璃报完家门后,他竟足足呆了三秒,才自愧的【逆天邪神】笑了一下,还礼道:“欢迎五位仙子光临鄙山庄,我与贵宫主也已数年未见,不知她可还安好?”

  “宫主一切安好,谢凌庄主挂心。”楚月璃微微颔。

  “哦?这一位,就是【逆天邪神】名扬天下的【逆天邪神】‘冰婵仙子’楚月婵?”轩辕玉凤把目光落在了楚月婵身上,脸上也露出意味深长的【逆天邪神】笑:“玉凤数十年前便已听闻过苍风第一美女冰婵仙子的【逆天邪神】大名,没想到今日竟能有幸一见。不知冰婵仙子可否取下脸上面纱,让玉凤可以一睹苍风第一美人的【逆天邪神】风采,也可了却一件平生所愿?”

  苍风第一霸主之妻的【逆天邪神】话,整个苍风帝国有几人敢不应?但这些话明明是【逆天邪神】对楚月婵所说,楚月婵的【逆天邪神】眸光却无一丝偏斜,清冷的【逆天邪神】目光直视前方,毫无荡动,仿佛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月眉蓦然一蹩。

  凌月枫呵呵一笑,开口道:“夫人,几位仙子是【逆天邪神】我们的【逆天邪神】贵客,我知夫人心切,但还未迎进门便有所求,实在是【逆天邪神】有些怠慢了。”

  轩辕玉凤微笑点头:“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心急了,还望冰婵仙子勿要介意。几位仙子请进,自会有人为几位安排好住处,如有什么需要,可尽管告知庄中弟子,若有怠慢之处,还请海涵。”

  “夫人客气了。”楚月璃再次一礼。一行五人就此进入天剑山庄之中。

  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脸色,也在她们入庄之后拉了下来,她目瞥凌月枫,冷笑道:“凌月枫,你还真是【逆天邪神】用情至深。当年你苦求十年,连她的【逆天邪神】影子都没见到,如今我们结夫妻二十多年,你居然还没忘记她!这次她自己送上门时,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正心花怒放呢?”

  “夫人,你这话可误会我了。”凌月枫抓住轩辕玉凤的【逆天邪神】手,苦笑着道:“当初年少,总要做出一些少年人会做的【逆天邪神】傻事。我们完婚二十一年,当初的【逆天邪神】单纯向往,又怎么及得上我们二十多年感情之万一。我凌月枫这一生有妻如你,已再无所求,二十多年连妾室都没纳过,又怎么还会有他想。我刚才失神,只是【逆天邪神】想起当年做的【逆天邪神】傻事,多少有些感慨罢了。”

  轩辕玉凤反握住凌月枫的【逆天邪神】手,脸上的【逆天邪神】阴云一消而散。只是【逆天邪神】,她不知道,凌月枫口中所话时,心中的【逆天邪神】声音更要比口中的【逆天邪神】声音激烈十倍百倍……

  她竟然来了……她竟然来了……

  我终于又见到她了……

  ————————————————

  老提凌月枫迷恋楚月婵的【逆天邪神】情节会不会觉得啰嗦……其实,这是【逆天邪神】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逆天邪神】导火.索(我勒个去,连这三个字都禁!)。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