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99章 第一美女

第199章 第一美女

  “这参赛弟子的【逆天邪神】事,就需要再废些周折了。重新选择选拔赛事上第四与第五的【逆天邪神】弟子好了,只是【逆天邪神】在寻找和准备上,可能要再多花上一些时间。”秦无忧多少有些无奈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忽然道:“秦府主,刚才师姐说过,排位战中的【逆天邪神】势力排名,是【逆天邪神】依照弟子的【逆天邪神】最高排名而排位,而不是【逆天邪神】平均排名,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秦无伤点头:“的【逆天邪神】确如此。好比说,一个势力的【逆天邪神】某个弟子个人排名第一,其他两个弟子都是【逆天邪神】百名之外,另一个势力的【逆天邪神】弟子的【逆天邪神】个人排名分明是【逆天邪神】第二、第三、第四位,那么,前者,依旧是【逆天邪神】势力排名的【逆天邪神】第一位,后者只能屈居第二。因为能培养出一个顶尖的【逆天邪神】强者,才是【逆天邪神】一个势力强盛的【逆天邪神】最重要标志。”

  云澈笑了起来,傲然道:“那么,由我一个人代表皇室参赛,不就够了么?焚绝尘、风不凡、方飞龙虽然不俗,但我自信他们在排位战上的【逆天邪神】排名,绝对不可能高过我,玄府之内的【逆天邪神】其他弟子也不可能,既然如此,何必再浪费时间去召唤其他的【逆天邪神】弟子。”

  “这……你说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事实,但,参加苍风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机会毕竟极为难得。不论排名,能亲临赛场,对任何一个年轻玄者来说,都能有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收获。这样的【逆天邪神】机会,自然不能浪费掉。”秦无忧道。

  “这一点我明白。”云澈道:“如果时间充裕,的【逆天邪神】确可以再重新选定其他两个参赛弟子,但距离排位战还有两天的【逆天邪神】时间,现在出发,时间已经有些紧迫,再选定弟子和准备的【逆天邪神】话,时间上极有可能会来不及。若是【逆天邪神】途中万一再出现小波折,导致没能及时到达天剑山庄,那就完全得不偿失了。”

  “这……”云澈的【逆天邪神】话,秦无伤无法反驳。

  云澈转向夏元霸道:“元霸,你想不想去排位战的【逆天邪神】现场看看?”

  “啊?想……当然想!”夏元霸小鸡啄米般的【逆天邪神】点头:“我在很小的【逆天邪神】时候,就听司空表叔说起过排位战的【逆天邪神】事,说摹灸嫣煨吧瘛壳里聚集着整个帝国最最顶尖的【逆天邪神】青年俊杰,能亲临排位战,才不枉一生。我当然是【逆天邪神】做梦都想。”

  说到这里,他的【逆天邪神】神色又暗淡下来:“可是【逆天邪神】,那种地方,我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的【逆天邪神】。我现在才是【逆天邪神】初玄境,在流云城的【逆天邪神】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到了苍风玄府,我才知道,我的【逆天邪神】这点玄力,根本连垫底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至于排位战,我这辈子都不敢奢望的【逆天邪神】。姐夫,你在排位战上一定要好好加油,拿一个好的【逆天邪神】名次回来,然后给我讲讲那边的【逆天邪神】事。”

  “不!我拒绝,我才懒的【逆天邪神】和你讲。”云澈咧嘴道。

  “呃……”夏元霸挠了挠头。

  “想要知道排位战是【逆天邪神】什么样子,就自己去现场看。”云澈说完,向秦无伤道:“秦府主,我有一个自私的【逆天邪神】请求,还请秦府主成全。既然再重新选择参赛弟子很有可能耽误时间,那么位置空着也是【逆天邪神】白空,就把元霸带上如何?”

  云澈话说到一半时,秦无伤就明白了他要说什么,只能苦笑道:“这可为难到我了,这种事,实在是【逆天邪神】没有先例啊。”

  带一个只有初玄境的【逆天邪神】弟子去参加排位战,这比带上残废的【逆天邪神】风不凡和方飞龙,更加让人“瞩目”啊。

  这种事岂是【逆天邪神】不妥,简直就是【逆天邪神】胡闹。说句不太客气的【逆天邪神】话,带一个初玄境的【逆天邪神】弟子去参加天下顶尖俊杰齐聚的【逆天邪神】排位战,简直都拉低了整个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档次。估计还未开赛,各种讽刺讥笑的【逆天邪神】声音便将苍风玄府,乃至整个皇室给彻底淹了。

  不过,苍月却不管这些。面对“失而复得”的【逆天邪神】云澈,她现在整颗心都系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情感在极度压抑和绝望后,又在巨大无比的【逆天邪神】惊喜后泛滥,什么皇女身份,什么排位战,全部被甩在云澈之后,云澈说什么就是【逆天邪神】什么:“秦府主,云师弟说的【逆天邪神】没错,再挑选弟子的【逆天邪神】话,很有可能赶不上排位战。虽然带元霸去,会有一点点小不妥,但云师弟的【逆天邪神】实力你也看到了,他连焚绝尘都可以轻松击败,这一次,一定能代表皇室取得一个非常好的【逆天邪神】名次。云师弟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苍月公主金口一开,秦无伤自然无话可说,只能苦笑一声,道:“好吧,既然公主殿下也这么说,那就不再另选弟子,把元霸带上吧。”

  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他心中阵阵呻吟……尼玛!这都是【逆天邪神】什么事儿啊!苍风排位战这么重要,这么严肃的【逆天邪神】事,原本定下的【逆天邪神】三个参赛弟子一转眼功夫被打残两个,逼走一个,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强的【逆天邪神】出人预料的【逆天邪神】,和一个弱的【逆天邪神】没法看的【逆天邪神】……事关皇室颜面的【逆天邪神】大事,整的【逆天邪神】跟儿戏一样乱七八糟。

  算了,就这样吧。

  “不过,作为交换,云澈,我也有两个请求。”秦无伤一脸严肃的【逆天邪神】道:“第一,元霸可以去,但身份只能和我们一样,是【逆天邪神】陪同者,而不是【逆天邪神】参赛者。”

  “好。”云澈点头。他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满足夏元霸能亲临现场的【逆天邪神】愿望。至于让他参赛,纵然夏元霸真的【逆天邪神】想上去,他也不会允许。因为在那个赛场,夏元霸实在太弱,若对方心稍微阴毒一点,会有可能重伤到夏元霸。

  “第二个。”秦无伤直视云澈,无比认真的【逆天邪神】道:“我希望你在这场排位战上,个人排名……能进入前百位!听好了,是【逆天邪神】个人排名,而不是【逆天邪神】势力排名!”

  “啊!”云澈还未回应,苍月已是【逆天邪神】一声惊呼。

  上一届排位战,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势力排名是【逆天邪神】第两百二十三位,但个人最高排名,只有五百三十七位!这样的【逆天邪神】排名,换做其他势力,可以算的【逆天邪神】上荣耀,在一方,也足以称得上霸主。但权倾天下的【逆天邪神】堂堂皇室获得如此排位,只堪沦为笑柄……而且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如此惨淡的【逆天邪神】排位。

  别说个人排名,就是【逆天邪神】势力排名进入前百,都只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帝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梦想,从未实现过。

  而这次,秦无伤口中所出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要云澈进入个人排名前百!!

  也就是【逆天邪神】,在天下二十岁以下的【逆天邪神】顶尖青年俊杰角逐中,杀进前一百位!

  而能入前一百位的【逆天邪神】,无一不是【逆天邪神】顶尖强者中的【逆天邪神】强者。无一不是【逆天邪神】名扬天下,将来也必定威震四海。

  而若云澈的【逆天邪神】个人排位若真的【逆天邪神】能进前百,那么苍风皇室的【逆天邪神】势力排名,将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进入前百那么简单,很有可能直接进入前五十名之内!可谓一雪前耻,吐气扬眉。

  秦无伤会给予云澈这样的【逆天邪神】目标,当然不是【逆天邪神】刻意为难和信口妄言。云澈秒败风不凡和方飞龙,秦无伤心中震惊,而他刚才面对焚绝尘时展露的【逆天邪神】实力,更是【逆天邪神】让他惊上加惊。前两届的【逆天邪神】排位战,他都有亲临现场,对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实力层面,也多少有些了解。以他对云澈实力的【逆天邪神】推测,他进入个人前百,或许真的【逆天邪神】有可能!

  “好!”云澈想也不想,直接点头:“绝不会让秦府主失望。”

  “嗯。”秦无伤欣然点头。

  “元霸,你听到了么,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排位战现场了,还不快谢谢秦府主和雪若师姐。”云澈对夏元霸笑着道。

  他们的【逆天邪神】谈话,让夏元霸早已激动的【逆天邪神】手足无措,惊喜的【逆天邪神】几乎都分不清东西南北,说话更是【逆天邪神】哆哆嗦嗦:“谢谢秦府主,谢……谢雪若师姐,我我我……我真的【逆天邪神】也能去……排……排位战?”

  “呵呵呵呵,”夏元霸的【逆天邪神】样子让秦无伤笑了起来,他向元霸一招手:“元霸,来,和我乘坐一只雪雕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啊?好……好好好好!”夏元霸慌不迭的【逆天邪神】点头,然后跟着秦无伤走向最大的【逆天邪神】那只巨雪雕……以他的【逆天邪神】体格,不选择最大的【逆天邪神】那只也不行。

  “云师弟,我们也走吧……小雪,我们出发。”

  云澈和苍月上了另一个巨雪雕,两只巨雪雕一起腾空而起,不多时,便远远消失在了天际。

  巨雪雕乘风而行,很快便已达到了数千尺的【逆天邪神】高空,速度飞快,但已飞的【逆天邪神】格外平稳。两只巨雪雕的【逆天邪神】速度毕竟会有偏差,没过多久,便已远远拉开距离,互相看不到对方。

  “云师弟……”

  外人在侧,一直努力压抑情感的【逆天邪神】苍月终于一声娇唤,紧紧的【逆天邪神】抱住了云澈,抱的【逆天邪神】很用力,久久都没有松开。

  “对不起,师姐,让你为我担心了。”云澈反抱住她柔软的【逆天邪神】身体,轻轻的【逆天邪神】道。

  “不,是【逆天邪神】我不好,是【逆天邪神】我自己胡思乱想。我就应该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不会出事。”蓝雪若闭上眼睛,轻轻的【逆天邪神】说道,安然恬静的【逆天邪神】享受着此刻的【逆天邪神】温存。

  “师姐……”

  巨雪雕一声欢鸣,速度再度加快,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飞出了苍风皇城的【逆天邪神】范围。

  这是【逆天邪神】他们第二次共乘巨雪雕。第一次的【逆天邪神】共乘,也让他们经历了第一次的【逆天邪神】共同患难。苍月对他的【逆天邪神】情感,也是【逆天邪神】从那时候起,一点点的【逆天邪神】从单纯的【逆天邪神】重视,转变为越来越深的【逆天邪神】依赖,再到此刻无法割离的【逆天邪神】依恋。

  苍月伏在云澈胸前,幽幽道:“云师弟,你和元霸的【逆天邪神】感情真的【逆天邪神】很好。听到你出事的【逆天邪神】消息,他哭的【逆天邪神】像个孩子一样,他受到了欺负,你也发怒成那个样子……你们并不是【逆天邪神】亲兄弟便已如此,而我的【逆天邪神】那些兄长……”

  云澈微微仰头,感怀的【逆天邪神】道:“我和元霸从小一起长大。小的【逆天邪神】时候,他体格并不健壮,相反还有些瘦弱,那时他受到什么欺负,我都会帮他。后来,他的【逆天邪神】体格突飞猛涨,而我,却被查出玄脉先天残废,无论家族内外,几乎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任谁都可以任意欺凌我,那时候,都是【逆天邪神】元霸在保护我,甚至为了我,和很多嘲讽、欺负我的【逆天邪神】玩伴断绝来往。在我眼里,除了爷爷和小姑妈,他是【逆天邪神】我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人……现在,我有了保护他的【逆天邪神】能力,谁敢欺负他,我当然要让对方付出更多倍的【逆天邪神】代价。”

  “怎么会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人呢,明明还有一个妻子……哼。”苍月很小声的【逆天邪神】低念一句,最后的【逆天邪神】轻轻一哼,弥漫着丝丝少女才会有的【逆天邪神】单纯醋意。

  “她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绝世仙颜在他脑海中浮现,十六岁的【逆天邪神】她便已极美无暇,一年半未见,如今已经十七岁半的【逆天邪神】她,必然已出落的【逆天邪神】更加风采绝世。只是【逆天邪神】,她虽然是【逆天邪神】他名义上的【逆天邪神】妻子,但毕竟只属于冰云仙宫,而不属于他。他语气平淡的【逆天邪神】道:“虽然她对我还不错,至少从未看不起我,还一直努力的【逆天邪神】维护着我当时脆弱不堪的【逆天邪神】尊严,但她从来没把我当成过她的【逆天邪神】丈夫,也不可能把我视为她的【逆天邪神】亲人。”

  在一个女孩面前,最好不要太多谈及另外一个女孩,何况对方还和自己有着极为敏感的【逆天邪神】关系。这一点云澈自然懂。他马上岔开话题道:“对了,师姐,你有没有听过楚月婵这个名字?”

  “楚月婵?你说楚月婵?”苍月的【逆天邪神】反应,出乎云澈预料的【逆天邪神】强烈。

  “师姐知道这个名字?”

  “当然知道。这个名字,天下间,又有多少不知道的【逆天邪神】呢?”

  云澈:“……”

  “楚月婵,冰云仙宫威震天下的【逆天邪神】‘冰云七仙’之首。而且从二十年多前起,她就一直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苍风帝国第一美女,更是【逆天邪神】同年龄段女性中无人超越的【逆天邪神】第一强者。但她的【逆天邪神】艳名,要远远胜过她的【逆天邪神】威名。”

  说起“楚月婵”,苍月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诸多的【逆天邪神】感慨和向往之色:“在很多年以前,倾慕她的【逆天邪神】人就遍布四海,曾经为了博她一笑,或仅仅是【逆天邪神】为了见她一面,多少人冒死前往冰云仙宫。这些人,包括萧宗的【逆天邪神】现任宗主,还包括天剑山庄的【逆天邪神】庄主……甚至包括我的【逆天邪神】父皇,父皇当年见过楚月婵一面后,便不可自拔,后来继承皇位,也从未立后,只因楚月婵,甚至到了现在,他都经常无意识的【逆天邪神】念叨‘冰婵仙子’的【逆天邪神】名字。”

  云澈嘴巴微张,一脸呆滞……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