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98章 空手接炎刃

第198章 空手接炎刃

  焚绝尘一入苍风玄府,便长居内府天玄榜第一,无人撼动。再加上他惊人的【逆天邪神】身世背.景,在苍风玄府,他在很多弟子眼中是【逆天邪神】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存在,只有仰慕和向往,从未有人敢招惹。

  敢如此对他说话的【逆天邪神】,云澈完全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就算傲气十足的【逆天邪神】风不凡与方飞龙,也绝对不敢。

  云澈的【逆天邪神】这番话一出,焚绝尘却丝毫不动气,连一丝情感波动都没有。因为在他眼里,眼前这个人根本没有让他动气的【逆天邪神】资格。他的【逆天邪神】口中,淡淡吐出三个字:“就凭你?”

  “对,就凭我!”与焚绝尘相反,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似乎不掩饰自己的【逆天邪神】怒气。他对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看法也当即改观。他第一次见到焚绝尘时,只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重到惊人的【逆天邪神】傲气。此时才知道,这个焚绝尘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傲,而且狂,并且是【逆天邪神】那种带着“蔑视”的【逆天邪神】狂。毕竟,他是【逆天邪神】出**天门——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顶峰宗门之一。出生在这样的【逆天邪神】家族,从小就会有清晰的【逆天邪神】“上等人”与“下等人”概念。在苍风玄府中,他或许看谁,都是【逆天邪神】下等人。出手教训一个“下等人”,对他而言几乎算得上是【逆天邪神】天经地义。

  “唉,你们两个……”

  两人之间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秦无伤刚要开口准备阻止他们,便被苍月用手势阻止,然后向秦无伤默默的【逆天邪神】摇头。她很清楚,云澈是【逆天邪神】个极为护短的【逆天邪神】人,别的【逆天邪神】事他可以不计较或退让,但伤及他身边的【逆天邪神】人,已是【逆天邪神】严重的【逆天邪神】触及了他的【逆天邪神】逆鳞。

  这种事,无论对面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谁,他都绝不会善罢甘休。

  “你还没资格。”一丝嘲讽在焚绝尘冷硬的【逆天邪神】脸上一晃而过。

  “有没有资格,是【逆天邪神】我说了算,而不是【逆天邪神】你说了算。”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也冷了下来,他走向焚绝尘,沉声道:“看来,你是【逆天邪神】不打算道歉了。很好,我已经给过你机会,是【逆天邪神】你自己不肯要……现在,我不但要你向元霸道歉,还必须下跪叩首!”

  说完,云澈脚下一错,速度瞬间暴增,一手抓向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胸口。

  “找死!!”

  面对云澈的【逆天邪神】主动出手,焚绝尘头也不抬,一拳轰了过去,拳头之上,一团火焰瞬间燃起。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顿时变抓为拳,与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拳头对轰在了一起。

  砰!!

  一股远远超出焚绝尘预料的【逆天邪神】大力从双拳相撞的【逆天邪神】部位袭来,焚绝尘虽然瞬间警觉,然后马上催动玄力,但却依然无法抗拒那股力量的【逆天邪神】强横,被轰的【逆天邪神】后翻而去,落地时连续倒退好几步,一时间狼狈不堪。

  而云澈则是【逆天邪神】站在原地,别说脚下,就连上身都没有一丝后倾。

  右手连同整只右臂都隐隐作痛,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内心无法遏制的【逆天邪神】泛起震惊……因为这根本不可能是【逆天邪神】真玄境的【逆天邪神】玄者所能拥有的【逆天邪神】力量。

  而自己身为灵玄境五级,却被一个真玄境的【逆天邪神】弟子一招逼出狼狈相,这对他而言,可是【逆天邪神】从来没有过的【逆天邪神】耻辱。这对他深入骨髓的【逆天邪神】傲气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一种沉重的【逆天邪神】践踏。他全身释放出磅礴的【逆天邪神】怒气,一双眼睛变得无比冰寒。

  而他对面的【逆天邪神】云测,则在这时又来了个火上浇油:“这就是【逆天邪神】内府天玄榜第一的【逆天邪神】实力?原来也不过如此,还真是【逆天邪神】让人笑掉大牙。”

  “找~~死!!”

  焚绝尘口中的【逆天邪神】这一句“找死”,和上一句全然不同。第一次是【逆天邪神】带着嘲讽,而这次,却是【逆天邪神】带着冰冷的【逆天邪神】杀气。他的【逆天邪神】双手间火光一闪,出现了一把足有八尺长的【逆天邪神】赤红色大刀……刀是【逆天邪神】焚天门的【逆天邪神】宗门武器,“焚天刀”,更是【逆天邪神】焚天门的【逆天邪神】灵魂玄技。

  “亮出你的【逆天邪神】武器,我会给你一个……光荣的【逆天邪神】死!”焚绝尘脸色阴沉道。

  云澈双手抱胸,冷笑道:“就凭你,还没资格让我动用武器。”

  “找~~~死~~~”

  这一次的【逆天邪神】同样两个字,则充斥了焚绝尘盛至极致的【逆天邪神】怒火与杀意。生平第一次,身为焚天门门主之子的【逆天邪神】他竟被人如此轻视。随着他怒气和杀气的【逆天邪神】升腾,他的【逆天邪神】赤炎刀上也燃烧起通红的【逆天邪神】火焰。

  哧啦!!

  焚绝尘身影一晃,火焰燃烧的【逆天邪神】赤炎刀在刺耳的【逆天邪神】撕裂声中狠狠的【逆天邪神】划过空间,斩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部。刀身未至,一股灼热无比的【逆天邪神】气浪已铺面而来,而这种灼热,对云澈根本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影响,反而让他有一种分外的【逆天邪神】舒适感。盯着焚绝尘砍来的【逆天邪神】赤炎刀,他不退不进,不避不让,亦不反击,而是【逆天邪神】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伸出右手,直直向赤炎刀抓去。

  这个举动,让秦无伤、苍月、夏元霸都是【逆天邪神】大惊失色。看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分明是【逆天邪神】要空手去接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赤炎刀!

  空手接白刃这种事倒也不能说罕见,但它仅会发生在两个实力差距很大的【逆天邪神】人之间。这个差距,至少要五个等级!而且即便如此,也会伴随着很大的【逆天邪神】危险。

  而焚绝尘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他的【逆天邪神】玄力非但不比云澈弱,反而强出他五个等级!而且,他手中的【逆天邪神】赤炎刀,可是【逆天邪神】一把不坚不催的【逆天邪神】地玄器!上面燃烧的【逆天邪神】焚天之炎,更是【逆天邪神】足以将钢铁融化……这一刀如果砍实,不要说人的【逆天邪神】身体,就连精钢都能一斩而断。

  “云师弟,快闪开!!”

  苍月目露惊恐,失声喊道。秦无伤也是【逆天邪神】心中大急,但他与两人距离太远,纵然他是【逆天邪神】天玄境的【逆天邪神】超级强者,也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拦,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就这么抓在了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赤炎刀上……

  然后,画面便直接停止……没有皮肉割裂声,没有看到血液的【逆天邪神】迸发,更没有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连同手臂被切断的【逆天邪神】画面,赤炎刀和云澈的【逆天邪神】手,都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定格在了那里。

  而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手,牢牢的【逆天邪神】抓住了赤炎刀的【逆天邪神】刀刃,让赤炎刀再也无法下落半分。而停止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赤炎刀,随着云澈目光一闪,赤炎刀上的【逆天邪神】火焰就如快速退去的【逆天邪神】潮水,转眼之间全部熄灭,不留一丝火苗。

  被接住的【逆天邪神】赤炎刀,和忽然熄灭的【逆天邪神】焚天之火,让秦无伤、苍月、夏元霸深深惊然,更是【逆天邪神】让焚绝尘骇然失色。趁着他心神错乱之机,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瞬间爆发,抓着刀刃硬生生的【逆天邪神】将赤炎刀从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手上夺了过来,左脚凶猛的【逆天邪神】踢出,重重踢在他的【逆天邪神】小腹上,让他闷哼一声,向后飞扑在地。

  云澈将赤炎刀向后随手一扔,闪电般冲向刚刚趴倒在地的【逆天邪神】焚绝尘,重重一脚踏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上,让他刚刚重新提起的【逆天邪神】玄气直接溃散。

  “元霸,过来接受他的【逆天邪神】磕头道歉。”云澈脚踏焚绝尘,向夏元霸道。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何其强横,右脚就如一座大山般压在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背上,让焚绝尘纵然用尽全力,也根本无法挣脱起身。

  这个结果,所有人始料未及。不要说夏元霸和苍月,就连秦无伤都惊呆当场。来**天门,一直雄霸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焚绝尘,竟然在只有真玄境的【逆天邪神】云澈手下败了……而且是【逆天邪神】惨败!他的【逆天邪神】焚天一刀别说伤到云澈,竟被他一只手空手给接了下来!

  听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夏元霸有些晕晕乎乎的【逆天邪神】走了过去,刚一走近,云澈的【逆天邪神】脚便从后背忽然移到颈部,让焚绝尘的【逆天邪神】额头重重的【逆天邪神】砸在了地上。

  “云~~澈~~~我杀了你!!”焚绝尘口中发出野兽般的【逆天邪神】嘶吼,全身释放着狂乱无比的【逆天邪神】杀气。

  “虽然还没嘴上道歉,但头总算是【逆天邪神】磕过了。元霸,要是【逆天邪神】还没解气的【逆天邪神】话,就过来揍他一顿,我保证他还不了手。”云澈继续踩着焚绝尘,一脸轻松的【逆天邪神】对夏元霸道。

  “不……不用了,已经……已经够了。”夏元霸吞了一口口水,连忙拒绝,心中不知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激动还是【逆天邪神】惊恐……自己的【逆天邪神】姐夫,居然轻松就战胜了焚绝尘!内府天玄榜第一的【逆天邪神】焚绝尘,竟然给自己磕头……

  他感觉到大脑阵阵眩晕,这一切,简直如同在做梦一样。

  “我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吼叫一声比一声嘶哑凄厉,但他吼叫的【逆天邪神】再大声,也无法脱离云澈的【逆天邪神】踩踏。这时,他的【逆天邪神】身上,一团火焰忽然从他后背冲天而起,瞬间窜起三米多高。

  在我面前玩火?云澈一声冷笑,脚下一动,冲天而起的【逆天邪神】火焰忽然逆反,直接撕裂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玄力防御,灼烧在了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上。

  “呃啊啊啊啊!!”

  焚绝尘双眼圆瞪,口中发出痛苦至极的【逆天邪神】嘶吼声。云澈稍稍低下身,目光俯视,冷冷的【逆天邪神】说道:“焚绝尘,你不必叫的【逆天邪神】这么不甘心,今天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你咎由自取!辱人者,人恒辱之。呵……听我说这几句话,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在想侮辱一个只有初玄境,没实力没背.景,在你眼中只是【逆天邪神】‘下等人’的【逆天邪神】人根本不算什么事?”

  “但在我眼里,你的【逆天邪神】一条命,都比不上元霸的【逆天邪神】一根头发!”

  “我是【逆天邪神】真不明白,你焚绝尘有什么可傲可狂的【逆天邪神】。我听说,你是【逆天邪神】被你的【逆天邪神】二哥焚绝壁打的【逆天邪神】惨败,而来的【逆天邪神】我苍风玄府……从那时候起,你就不过是【逆天邪神】一个输不起,然后夹着尾巴躲到苍风玄府来的【逆天邪神】失败者!”

  “我年纪比你小,玄力也比你低得多,你却在我手下连三个照面都走不过。你说元霸是【逆天邪神】废物?那你自己呢?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废物都是【逆天邪神】抬举你!就你这种货色还目中无人?简直是【逆天邪神】个笑话!”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子剜进焚绝尘的【逆天邪神】心。云澈说完,一脚飞起,将焚绝尘远远的【逆天邪神】踢飞出去。

  焚绝尘脸色苍白的【逆天邪神】站起,全身骨节更是【逆天邪神】在无尽的【逆天邪神】愤恨、杀意与屈辱下变得煞白。他没有失控的【逆天邪神】冲上来,而是【逆天邪神】捡起赤炎刀,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逆天邪神】道:“今日之耻……来日……必定……百倍……千倍……万倍的【逆天邪神】奉还!!”

  说完,他拖着一身剧痛,带着一股死死忍住的【逆天邪神】杀气与怨恨,一瘸一拐的【逆天邪神】离开……他走去的【逆天邪神】那个方向,不是【逆天邪神】居所,不是【逆天邪神】聚玄塔,而是【逆天邪神】内府的【逆天邪神】出口方向。

  看着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背影,云澈沉了沉眉,重重的【逆天邪神】呼吸了一下。他有预感,自己对焚绝尘的【逆天邪神】教训,很有可能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可怕的【逆天邪神】敌人……一个如疯子般的【逆天邪神】敌人,但他绝不后悔。

  “秦府主,抱歉,又给你赶走了一个参战的【逆天邪神】弟子。”云澈歉意的【逆天邪神】向秦无伤道。

  “这……唉。”事到如今,秦无伤也根本无法责怪云澈什么,只能叹息道:“算了,也怪不得你,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他咎由自取。他到了苍风玄府后,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出手伤过不少人,是【逆天邪神】该有人教训教训他了。只是【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那些话,是【逆天邪神】有些重了,让他叩首更是【逆天邪神】……唉,他毕竟是【逆天邪神】焚天门门主的【逆天邪神】儿子,从小到大从来没受到这样的【逆天邪神】屈辱。”

  “我这可是【逆天邪神】为了他好。就他这种性情,今天不吃这个小亏,来日必定吃大亏。哼,他毕竟还是【逆天邪神】太年轻了。”云澈淡淡的【逆天邪神】道。

  他最后一句话,说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老气横秋,听的【逆天邪神】苍月顿时莞尔……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年龄,分明比焚绝尘还要小。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