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97章 激怒
  秦无伤愣了好半天,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去查看风不凡与方飞龙的【逆天邪神】伤势,查看的【逆天邪神】结果让他一阵无语……两人的【逆天邪神】肩骨粉碎性崩裂,肩部的【逆天邪神】经脉也全部被震断,这样的【逆天邪神】状态,别说去参加排位战,接下来至少一两个月都必须安静修养,不能妄动玄力。

  秦无伤心里暗暗吃惊,刚才云澈那一击分明打出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随意,别说全力,估计连一半力量都没用上,却将这两个雄霸内府天玄榜前三的【逆天邪神】灵玄境弟子伤成这个样子。他以真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力,却能打出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威力……简直难以置信。

  看完两人的【逆天邪神】伤势,秦无伤叹息一声,洋装疼惜道:“肩骨严重碎裂……唉,这次的【逆天邪神】排位战,你们怕是【逆天邪神】无法参加了,赶紧去药府那边吧。”

  秦无伤的【逆天邪神】话,让两人脸色一变……苍风排位战是【逆天邪神】苍风帝国最盛大,有着最高关注度的【逆天邪神】盛事,尤其是【逆天邪神】对于年轻一辈,能亲临排位战赛场,可谓是【逆天邪神】一生所梦。因为那里集结着年轻一辈站在最最顶峰的【逆天邪神】一群人,将来,他们都会是【逆天邪神】苍风帝国未来玄力界的【逆天邪神】霸主级人物。平日只能闻名,见一面难如登天的【逆天邪神】各大顶级宗门宗主、长老,也都会在那个赛场扎堆出现。

  对很多年轻玄者而言,能不能在排位战上拿到好名次尚且不论,仅仅能亲临一次赛场,便是【逆天邪神】一笔无法估量的【逆天邪神】人生财富。

  风不凡和方飞龙都已接近21岁,这是【逆天邪神】他们参加苍风排位战的【逆天邪神】唯一一次机会,他们本都是【逆天邪神】激动的【逆天邪神】一夜没睡,大清早就在这里等着准备出发,没想到,来了一个云澈,一瞬间将他们即将达成的【逆天邪神】美梦给粉碎。

  “秦府主,我的【逆天邪神】伤……并没有什么大碍,我完全可以继续参加排位战。”风不凡直起身,强忍着肩膀上的【逆天邪神】剧痛,努力装出一脸的【逆天邪神】平静。

  “不要硬撑了。”秦无伤一挥手,“你现在肩膀已暂废,若我们苍风玄府带一个废人去参加排位战,岂不是【逆天邪神】让人嗤笑。”

  “秦府主!”方飞龙咬牙指向云澈:“这个云澈……他不但偷袭我们,还恶意下重手!我们可是【逆天邪神】代表皇室的【逆天邪神】参战弟子,他这样重伤我们,简直不可饶恕!他废我们一人一只手臂,作为责罚,秦府主你至少要废他双臂,然后把他赶出苍风玄府!”

  “够了!”秦无伤皱眉冷喝:“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偷袭,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技不如人,就该认栽。你们平时和他人切磋时,恶意下的【逆天邪神】重手还少吗?如果照你口中所说进行责罚,你们两个早就已经被废的【逆天邪神】一根骨头都不剩。排位战的【逆天邪神】事,你们不能参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遗憾,但也没有办法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再不去药府,你们的【逆天邪神】手臂搞不好就永远废了。”

  秦无伤明显是【逆天邪神】在偏袒着云澈。这也难怪,无论是【逆天邪神】云澈和苍月公主的【逆天邪神】关系,还是【逆天邪神】云澈表现出的【逆天邪神】惊人实力,秦无伤都没半点理由不偏袒他。风不凡和方飞龙两人同时恶毒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一眼,口中低念几声,然后捂着肩膀,跌跌撞撞的【逆天邪神】离开。

  “秦府主,我可以代表皇室,参加这次排位战了吗?”风不凡和方飞龙离开后,云澈很是【逆天邪神】淡定的【逆天邪神】问道,一副刚才完全不关他事的【逆天邪神】样子。

  秦无伤苦笑:“你都把他们两个伤成那个样子了,我还能有别的【逆天邪神】选择吗?”

  苍月站到云澈面前,笑盈盈的【逆天邪神】脸上挂着满满的【逆天邪神】喜悦:“秦府主,你也看到了,云师弟要比他们两人强多了。苍风排位战中的【逆天邪神】势力排名是【逆天邪神】由弟子获得的【逆天邪神】最高名次来决定,而不是【逆天邪神】平均名次,由云师弟来参加,要比他们两个加起来还要好一百倍!”

  这时,内府的【逆天邪神】入口,忽然传来了一个焦急的【逆天邪神】喊叫声。

  “让我进去吧……我就进去找一个人……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保证见到那个人之后,马上就出来……长老,你就让我进去吧……”

  这个声音让云澈和苍月同时一愣,云澈马上转头看向内府大门方向:“这是【逆天邪神】元霸的【逆天邪神】声音。”

  苍月连忙道:“秦府主,快让他进来。他应该是【逆天邪神】听到云师弟回来了,所以才激动的【逆天邪神】跑过来。”

  秦无伤点头,带着强烈穿透力的【逆天邪神】声音释放而出:“徐长老,让他进来。”

  内府入口的【逆天邪神】封印阵消失,一个高大粗壮的【逆天邪神】人影冲了过来,走近之后,一眼就看到了云澈。

  “姐夫!!”

  夏元霸一声激动的【逆天邪神】大喊,然后直接无视了苍月和秦无伤的【逆天邪神】存在,洒着眼泪扑了上来,抱着云澈如个孩子一般嚎啕大哭起来:“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我就知道姐夫一定没事……太好了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许久不见,夏元霸本就雄壮的【逆天邪神】看上去又高壮了几分。云澈拍了拍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肩膀,微笑着安慰道:“好了,我这不是【逆天邪神】没事么。你姐夫我福大命大,哪有那么容易就丢命。”

  巨人的【逆天邪神】身体,孩子般的【逆天邪神】内心,两种有着巨大反差的【逆天邪神】元素集合在了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身上。或许别人会觉得很是【逆天邪神】别扭,但对云澈而言,这就是【逆天邪神】他最熟悉,最真实善纯的【逆天邪神】夏元霸。

  云澈用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让夏元霸的【逆天邪神】情绪平静下来。对夏元霸来说,云澈是【逆天邪神】他从小到大唯一的【逆天邪神】玩伴、挚友、以及姐夫,一起留在苍风玄府后,云澈的【逆天邪神】一番番表现更是【逆天邪神】让他惊喜中生出越来越深的【逆天邪神】崇拜感。在他的【逆天邪神】心里,云澈是【逆天邪神】等同家人一般的【逆天邪神】重要存在。几个月前,云澈葬身死亡荒原的【逆天邪神】消息,让他都险些崩溃。

  云澈无意间感知了一下夏元霸身上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惊讶的【逆天邪神】发现他如今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竟只有初玄境七级!他们初来苍风玄府时,夏元霸的【逆天邪神】玄力便是【逆天邪神】初玄境六级,整整八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居然在初玄这个最基础的【逆天邪神】境界上,只前进了一个等级。

  如果这是【逆天邪神】在流云城,还勉勉强强说的【逆天邪神】过去。但这里是【逆天邪神】苍风玄府,有着好了不知多少倍的【逆天邪神】条件和氛围、丹药补给,有着各种各样的【逆天邪神】玄技,有着很多经验丰厚的【逆天邪神】导师和成熟的【逆天邪神】修玄体系,这种环境下,这种速度的【逆天邪神】进境,实在是【逆天邪神】太不应该了。

  “云师弟,之前你出事的【逆天邪神】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元霸知道后,直接大哭了一场……至少为了元霸,以后不要再去那么危险的【逆天邪神】地方了。”苍月轻轻的【逆天邪神】说道,想到死亡荒原的【逆天邪神】恶名,纵然云澈现在完好无损的【逆天邪神】站在他面前,她依旧一阵后怕。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师姐的【逆天邪神】吩咐,我一定认真听从。”云澈当然是【逆天邪神】连忙答应。

  在他们的【逆天邪神】好奇追问下,云澈向三人简单的【逆天邪神】说了一下在死亡荒原的【逆天邪神】经历……当然,关于小仙女的【逆天邪神】事他并没有提及,对于遭遇龙神试炼,他也只是【逆天邪神】说遇到了一番奇遇。不知不觉,一刻钟过去,焚绝尘依旧没有出现。

  “奇怪……按理说,焚绝尘拼命修炼,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能在苍风排位战上向焚绝壁一雪前耻,怎么会刻意迟到……难道是【逆天邪神】他在聚玄塔里修炼忘记了时间?”

  秦无伤顿时越想越觉得可能,他目光转向聚玄塔的【逆天邪神】方向,对夏元霸道:“元霸,你去聚玄塔的【逆天邪神】一号玄间看一下焚绝尘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在里面。一号玄间,就在聚玄塔第二层的【逆天邪神】右手边。”

  “聚玄塔……我……我去?”夏元霸指了指自己,先是【逆天邪神】惊讶,然后不自禁的【逆天邪神】激动起来。毕竟,聚玄塔是【逆天邪神】内府弟子才有资格进入的【逆天邪神】地方,据说在里面修炼能事半功倍,外府与中府的【逆天邪神】弟子只能干巴巴的【逆天邪神】看着,根本不敢奢望。而焚绝尘,更是【逆天邪神】内府天玄榜,乃至整个苍风玄府的【逆天邪神】第一,但内府之外的【逆天邪神】所有弟子都是【逆天邪神】只闻其名,不见其人,都对他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却从来不得见。

  “嗯,元霸,你去吧,聚玄塔的【逆天邪神】气息很特殊,说不定你能从中获得一些收益。”云澈随之说道:“不过焚绝尘要是【逆天邪神】真在里面的【逆天邪神】话,和他接触要小心一些,这个人脾气应该不太好。”

  “好,我知道了。”夏元霸一脸兴奋着小跑向了那个以前只能遥遥远观的【逆天邪神】高塔。

  秦无伤没有猜错,焚绝尘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做排位战前的【逆天邪神】最后修炼而忘记了时间。没过多久,夏元霸便回来了,但不是【逆天邪神】一个人回来。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一身黑衣,脸色刚硬如刀的【逆天邪神】少年走在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前方,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平淡如一汪死水,毫无波澜。他的【逆天邪神】脚步均匀而缓慢,全身上下,凝结着一股已深入骨子里的【逆天邪神】傲气。

  焚绝尘!

  焚绝尘走近,目光在秦无忧、苍月、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都仅仅只停留了一瞬,然后便再也不看第二眼,径自来到三只巨雪雕最大的【逆天邪神】那一只前,冷冷的【逆天邪神】道:“走!”

  让身为副府主的【逆天邪神】秦无伤与身为皇女的【逆天邪神】苍月公主等了他那么久,却没有半句抱歉和解释,这就罢了,对他们,却根本连丝毫客气都没有,那一声“走”,更是【逆天邪神】命令式的【逆天邪神】口气。仿佛这天下之间,惟他最大。除他自己,一切都不入他的【逆天邪神】眼中。

  云澈瞥了一眼焚绝尘,然后看向夏元霸,刚要说话,忽然眉头一皱,因为夏元霸走路的【逆天邪神】姿势很不自然,右腿不断托顿,像是【逆天邪神】受了什么创伤。行走时,他右手臂摆动的【逆天邪神】幅度也很不正常……夏元霸已经在很努力的【逆天邪神】装出什么事都没有的【逆天邪神】样子,但又怎么瞒得过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

  云澈迅速上前,扶住夏元霸道:“元霸,你怎么了?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哪里受伤了?”

  “没……没有。”云澈这么一问,顿时让夏元霸露出了惊慌,他连忙否认:“我只是【逆天邪神】……我只是【逆天邪神】下聚玄塔的【逆天邪神】楼梯时,不小心摔了一跤。”

  “以你的【逆天邪神】体格,就算是【逆天邪神】从楼梯上摔下十次,也不至于如此。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哪个内府弟子恶意出手伤你?”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眉斜成两把利剑状:“老实和我说!有我在……没人欺负的【逆天邪神】了你!无论是【逆天邪神】谁,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真……真的【逆天邪神】没事。”夏元霸继续想要否认,而这时,一个带着深深不屑的【逆天邪神】声音冷冷的【逆天邪神】传来:“这个只有初玄境的【逆天邪神】废物居然敢走在我的【逆天邪神】前面,所以我让他长了点记性……你准备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云澈转过身来,目光落在焚绝尘的【逆天邪神】身上,随着眼眸缓缓眯起,双束眸光也变得冰冷。

  “是【逆天邪神】你伤的【逆天邪神】元霸?很好……马上向元霸道歉,然后自打三个耳光。否则,我让你这辈子都别想参加排位战!”r1058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