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89章 无尽追杀

第189章 无尽追杀

  苍月淡淡一笑,道:“感谢焚少主盛情,苍月一切安好,焚少主无需挂心。不知焚少主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刚才苍朔很直白的【逆天邪神】说了,焚绝城到来的【逆天邪神】唯一目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来见她。苍月却仿若没听懂一般。

  焚绝城也是【逆天邪神】微微而笑,温文而直白说道:“听闻公主殿下这两年一直在各大分支玄府历练,绝城记挂之余,也无比钦佩,虽然做梦都想着能多见上公主几次,但又怕惊扰公主,所以一直压抑在心。如今终于能再见到公主,绝城实在开心不已。公主殿下比之两年前,更加美丽尊雅,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天仙化人也不过如此。在绝城看来,公主殿下的【逆天邪神】美丽,是【逆天邪神】苍风皇室,乃至整个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天赐瑰宝。”

  说话间,焚绝城的【逆天邪神】爱慕与痴迷之情尽皆显露,**裸的【逆天邪神】毫无遮掩。苍月公主却仿佛完全没看到这些,依旧报以淡笑:“焚少主谬赞了,苍月受之不起。”

  “我替皇妹谢过焚少主的【逆天邪神】夸赞。皇妹是【逆天邪神】我皇室瑰宝这句话,我也是【逆天邪神】深以为然。”苍朔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他眸光一转,不着痕迹向后方的【逆天邪神】随从使了个颜色。那个随从立即心领神会,马上上前,装模作样的【逆天邪神】在他耳边耳语一番。

  “哦?”苍朔目露讶异,然后向焚绝城歉意道:“焚少主,本宫忽然想起有一件急事尚未处理,必须先失陪一下了……皇妹,焚少主已经许久未来皇宫,你就陪焚少主在宫中走走吧。”

  “请恕苍月拒绝。”苍朔的【逆天邪神】话刚一说完,苍月便直接推掉:“非是【逆天邪神】苍月不愿,父皇之前让人传旨,嘱我这个时辰去寝宫商议要事,父皇之命苍月不敢违背,还望皇兄和焚少主不要见怪,苍月先失陪了。”

  说完,苍月微一颔首,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向揽月宫之外走去。

  苍朔眉头大皱,焚绝城却只是【逆天邪神】淡然一笑,在苍月从他身侧走过时,他忽然回身道:“公主殿下,绝城到来皇宫时,无意间听闻公主似乎正在全力找寻一株名为‘焚魂花’的【逆天邪神】异花,不知道公主可已寻到?若是【逆天邪神】还未寻到的【逆天邪神】话,绝城倒是【逆天邪神】刚好知道哪里有焚魂花的【逆天邪神】存在。”

  焚绝城的【逆天邪神】到来,让苍月既是【逆天邪神】不安,也是【逆天邪神】全身不舒服,只想尽快离开。焚绝城的【逆天邪神】这番话,让她全身一僵,离开的【逆天邪神】脚步死死的【逆天邪神】定在了那里。她转过身来,以尽量平静的【逆天邪神】语气道:“焚少主所言当真?苍月确实在寻找焚魂花,如果焚少主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的【逆天邪神】话,还望不吝告知,苍月必定感激不尽。”

  焚绝城微笑道:“苍月公主的【逆天邪神】请求,绝城当然不会拒绝。绝城知道的【逆天邪神】这株焚魂花,刚好就在我焚天门的【逆天邪神】修炼之地——烈阳天域中。”

  苍月心里一突,她压抑着激动道:“那太好了。不知贵门可否将那株焚魂花转让给我们皇室,价格或转让条件,贵门可随意开口。”

  焚绝城双目微眯,近乎贪婪的【逆天邪神】看着苍月绝美与尊然到极致的【逆天邪神】容颜与身姿,放轻声音道:“这件事,绝城无法做主。烈阳天赋之中,千年也只生长了一株焚魂花,全宗门上下都将它视作至宝,断然不可能转让给他人,不过……”

  焚绝城声音一顿,笑的【逆天邪神】更加悠然:“如果想要焚魂花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我宗门内部之人,而且确实急需这株焚魂花的【逆天邪神】话,再加上我这个未来门主的【逆天邪神】亲自求情,相信我的【逆天邪神】父亲和长老们也都不是【逆天邪神】顽固不化的【逆天邪神】死板之人,一定会予以通融。”

  焚绝城的【逆天邪神】话听似温雅含蓄,实则直白之中带着一丝逼迫。让一个外人成为焚天门内部之人,或者成为门下弟子,或者嫁到焚天门中。

  苍月的【逆天邪神】高耸的【逆天邪神】胸脯微微起伏,但随之,她却是【逆天邪神】缓缓的【逆天邪神】摇头:“既然焚魂花对贵门来说如此贵重,那苍月便不奢求了,感谢焚少主告知,告辞。”

  苍月如此干脆而坚决的【逆天邪神】反应出乎了焚绝城的【逆天邪神】预料,他神色一僵,看着苍月离开的【逆天邪神】背影,眉头也缓缓沉了下来。

  “我这个皇妹的【逆天邪神】性子,依然还是【逆天邪神】那么倔。”苍朔开口道,此时面对焚绝城,他的【逆天邪神】言行之间竟隐隐带上了一丝恭敬。

  “是【逆天邪神】比之前更倔了,至少当初,她纵然拒绝,也很是【逆天邪神】委婉,现在,却是【逆天邪神】这么强硬,好像在告诉我不要有任何幻想。”焚绝城似是【逆天邪神】自嘲,似是【逆天邪神】恼怒的【逆天邪神】笑了笑。

  “焚少主完全不必这么悲观,”苍朔连忙劝慰道:“以焚少主的【逆天邪神】实力、长相、身份地位,整个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年轻才俊哪个比得上。苍月她现在年纪还小,一些事还没看开,相信再过不久,不需要焚少主追求,她自己就会主动上门投怀送抱的【逆天邪神】。”说到这里,苍朔犹豫了一番,接着说道:“苍月态度忽然变得这么坚决的【逆天邪神】原因,我倒是【逆天邪神】知道一些。”

  “哦?”焚绝城目光一转。

  苍朔道:“据我所知道的【逆天邪神】消息,苍月这段时间以来不但四处找寻焚魂花,同时也在找寻一个人,一个她亲自从新月城带回来的【逆天邪神】人。据说把他带回来的【逆天邪神】那几个月里,她和他走的【逆天邪神】非常近……不过焚少主放心,那个人早在五个月前就消失了,似乎是【逆天邪神】不自量力的【逆天邪神】进了死亡荒原,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在他失踪之后,我听苍月身边的【逆天邪神】宫女说她曾数度落泪,寝食不安……”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云澈……年纪很小,今年也就十七岁,但天资不凡,我和苍霖都曾试图将他拉入自己的【逆天邪神】阵营。”

  “哼!”焚绝城的【逆天邪神】双眉死死锁起,全身涌起浓郁到惊人的【逆天邪神】煞气:“本少主看上的【逆天邪神】女人,居然也有人意图染指……他最好是【逆天邪神】死了,否则,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焚绝城身上忽然释放的【逆天邪神】怒气,让苍朔全身打了个哆嗦。苍朔的【逆天邪神】随身护卫更是【逆天邪神】双目圆瞪,一阵惊颤。因为来**绝城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分明已至地玄之境!

  ————————————

  龙神试炼之境,无尽平原。

  这也是【逆天邪神】云澈进入这里的【逆天邪神】第五个月。

  前方,一道小溪流水潺潺,溪水清澈见底,清澈的【逆天邪神】溪水之中,一条条颜色形态各异的【逆天邪神】鱼儿欢快的【逆天邪神】游动着。

  云澈把楚月婵轻轻的【逆天邪神】放在小溪边松软的【逆天邪神】草地上,然后蹲在溪畔,看着溪水中的【逆天邪神】游鱼笑眯眯道:“小仙女,我们又有鱼汤可以喝了……嗯,今天我们喝什么味道的【逆天邪神】鱼汤呢?”

  声音落下,云澈的【逆天邪神】左手已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插入水中,将一尾近尺长的【逆天邪神】大鱼抓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他右侧方的【逆天邪神】一块河石忽然翻动,一只足有云澈半个身体大小的【逆天邪神】巨蟹弹射而起,漆黑色的【逆天邪神】巨大蟹钳张开猛夹向云澈的【逆天邪神】脖颈……这只蟹钳上的【逆天邪神】倒刺寒光凛凛,别说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脖颈,就算是【逆天邪神】钢铁,也能一夹而断。

  云澈将左手中的【逆天邪神】鱼丢到草地上,头也不抬,右手闪电般伸出,一把抓在了那只蟹钳的【逆天邪神】边缘,手上一用力,带着整只杀人巨蟹猛然甩向旁边的【逆天邪神】一块河石。

  云澈的【逆天邪神】臂力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恐怖,“砰”的【逆天邪神】一声巨响,河石四分五裂,杀人巨蟹也被砸的【逆天邪神】半晕过去,而这声响动也捅了马蜂窝,十几只杀人巨蟹同时窜起,巨钳如一把把张开铡刀,寒光闪闪的【逆天邪神】切来,云澈闪电般抽出龙阙,身体一动,瞬间在不同的【逆天邪神】三个方位闪出三个肉眼完全辨不出虚实的【逆天邪神】身影,八千斤中的【逆天邪神】龙阙在他手中如若轻灵鸿羽,几息之间连出十几剑,每一剑都重击在一只杀人巨蟹的【逆天邪神】背上。

  杀人巨蟹是【逆天邪神】灵玄境二级的【逆天邪神】危险玄兽,有着恐怖的【逆天邪神】双钳,其壳更是【逆天邪神】坚硬无比,寻常的【逆天邪神】灵玄境玄者都难以伤及。但云澈一轮重击下来,随着十三声交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爆裂声,十三个杀人巨蟹的【逆天邪神】背壳全部炸裂,狂暴的【逆天邪神】玄力顿时涌入,将它们的【逆天邪神】命脉瞬间冲断。

  手腕一甩,龙阙便回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背上。为了完全适应龙阙的【逆天邪神】重量,在把星神碎影修至第二重境界后,他便时时把龙阙负于背上。

  “八万三千九百四十七个。”随着十三个杀人巨蟹的【逆天邪神】灭亡,云澈脑海中的【逆天邪神】数字也随之刷新。看着满地四脚朝天的【逆天邪神】死蟹,云澈捏了捏下巴,嘀咕道:“不知道这些大螃蟹能不能熬汤……”

  云澈最终还是【逆天邪神】放弃了这个诱人的【逆天邪神】想法,拎着鱼走回楚月婵身边,然后在草地上架起锅灶,放上溪水和鱼,然后烧起了灶火……要是【逆天邪神】被凤凰神兽知道云澈得到凤凰之血后用的【逆天邪神】最多的【逆天邪神】地方是【逆天邪神】以凤凰之炎烧饭,不知会不会气的【逆天邪神】一把火把云澈烧成渣。

  灶火刚烧起,麻烦便接踵而至,他脚下的【逆天邪神】草地一阵不正常的【逆天邪神】微动,不等地下的【逆天邪神】东西出来,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便猛然插入地面,将一只正要攻击的【逆天邪神】灵玄兽铁甲地龙硬生生揪了出来,然后三两下把它的【逆天邪神】身体打成一个死结,远远丢了出去……可怜这只铁甲地龙堂堂低等灵玄兽,身体硬若精钢,在云澈手中却跟一根普通的【逆天邪神】麻绳一样,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虽然低,但他的【逆天邪神】臂力,却是【逆天邪神】灵玄境高级的【逆天邪神】玄者都万万不能相比的【逆天邪神】。

  被缠成死结的【逆天邪神】铁甲地龙在草地上混乱的【逆天邪神】抽搐着,但过多久便气血逆流,再也无法动弹。

  “八万三千九百四十八个。”云澈低念了一句,刚念叨完,手臂便忽然向上挥出,一道凤凰之炎飞射而出,将上空刚要俯冲而下的【逆天邪神】两只风暴烈鹰给轰了下来。

  如今,经过五个月的【逆天邪神】融会贯通,他的【逆天邪神】凤凰破已不需由重剑来发动,手臂也可挥出。因为手臂,也可视作重剑。

  以凤凰之炎的【逆天邪神】炙热,不到六十息的【逆天邪神】功夫,鱼汤便已炖好。

  盛好鱼汤,云澈小心的【逆天邪神】吹凉,来到小仙女身侧,扶起她的【逆天邪神】上身,把小碗触近她的【逆天邪神】唇边:“来,已经不烫了。”

  楚月婵睁开美眸,分开嫩唇,用很小的【逆天邪神】力气,一小口一小口的【逆天邪神】饮着鱼汤。在她刚饮下第一口时,天空便传来一阵怪叫,六只长着长尾,全身青绿的【逆天邪神】怪异大鸟从不同方向飞扑而下,直取云澈。

  云澈头也不抬,左手向上一挥,龙阙已被他抓在手间,他锁定六只碧绿大鸟的【逆天邪神】位置,龙阙在两息之间连续挥舞六次,第三息,龙阙已被他置回背后。

  啾啾啾啾……

  混乱的【逆天邪神】凤鸣声中,六道凤凰破冲天而起,准确无误的【逆天邪神】轰击在六个飞击而来的【逆天邪神】碧绿大鸟上,将它们一一轰飞。整个过程,小碗中的【逆天邪神】鱼汤没有一滴洒出,楚月婵亦没有受惊,雪唇也未离开小碗,六只大鸟全部落下时,小碗中的【逆天邪神】鱼汤已被饮下一半。

  因为这种情形,他们五个月来每天都遭遇着,早已习惯,她更是【逆天邪神】完全相信着云澈能完美的【逆天邪神】抵挡下来。

  五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他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各种玄兽的【逆天邪神】袭击,时多时少,但几乎从未间断。太古苍龙之前所说的【逆天邪神】“夜不能寐、食不能安”,没有一丝夸张和吓唬的【逆天邪神】成分。

  这一关的【逆天邪神】试炼难度,比之第一关要高出十倍不止。其可怕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玄兽过高的【逆天邪神】等级,亦不是【逆天邪神】其惊人的【逆天邪神】数量,而是【逆天邪神】那不间断的【逆天邪神】攻击!地面、地下、水中、空中,随时都可能有玄兽袭来,精神哪怕有一秒的【逆天邪神】松弛,都有可能丧命。这种情境之下,坚持一两天或许容易,三四天也可勉强,但时间再长,就算身体撑得住,精神也会崩溃……若换做常人,哪怕玄力比云澈高出一倍,也几乎不可能坚持下来。

  但偏偏对云澈而言,这场试炼的【逆天邪神】难度,并不高于第一关。

  因为,他的【逆天邪神】上一世,就是【逆天邪神】在追杀中度过。无尽平原的【逆天邪神】玄兽追杀固然恐怖,但他上一世,承受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全天下所有至高宗门,所有至尊强者的【逆天邪神】追杀!而且持续了整整七年。七年之间,他的【逆天邪神】警觉性、感知力、反应力、反追杀能力,也在那样的【逆天邪神】追杀中被锤炼至极端恐怖的【逆天邪神】境界。

  重生之后,他的【逆天邪神】这些能力并没有什么机会展现。而在这无尽荒原的【逆天邪神】无尽玄兽追杀中,他的【逆天邪神】这些能力被重新唤醒。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